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十八章 倒吊男

    在更早一此时间,紧张驻守在大师范府外侧,将贫民区这片街道全部推成平地的帝国部队内部,生了一次极为激烈的争吵,争吵的双方是脸色铁青的机动局局长达西,和一名姿态从容,将脸庞隐藏在阴影之中的帝**官。

    “齐大兵,你疯了?”

    “不,局长,做为皇家特种营的军官,即便面临着当前如此紧张的局面,我仍然不会疯狂。”

    “殿下还在那座院子里,音讯全无,生死不明,你居然要所有部队后枷…如果出了问题。”达西局长用手指着那名军官的鼻子,阴沉无比说道:“你一个小小少校,哪里担得起这种责任?”

    这名帝**官叫齐大兵,是最近两年突兀崛起于皇家特种营的优秀军人,在上次贵族叛乱中表现出了强悍的军事素养和实力,从而得到了皇宫和新军部的赏识,于去年中被临时征调至机动局,参与过那场围捕许乐的行动,也正是此人,险些在地下水道中拦截住许乐,虽然最终他还是失败了,但也给许乐带去了极大的麻烦。

    “我知道皇家特种营的长官很欣赏你,但今天的行动是由我主持。”达西局长冷声说道:“更何况对你的过往战绩,我持有非常不佳的评判。”

    齐大兵听到这句话沉默了下来,啪一声敬了个军礼,走到了晨光昏暗的破院墙下,抬头漠然望着天边的初色,似乎在思考某个重要的问题,又似乎是在等待着某个重要的东西。

    几分钟后,他等待的东西终于到了。从下属手中接过那份轻飘飘,却又显得无比沉重的电子文件,齐大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有些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狠厉,再次转身向那边焦燥不安的临时指挥部走去。

    他不明白组织为什么会冒如此大的风险,不惜曝露自己,也要将大师范府外围的重重包围撕开一条口子。那座白色的院落里究竟生了什么事?撕开这道口子是为了让里面的谁逃出来?

    为之奋斗了半生的事业,难道就要因为这场莫名其妙的事故而葬送?

    强烈的不甘和近乎悲伤的殉亡感,在齐大兵再次走到达西局长面前时,已经被他极好的全部压抑下去,他冷漠地望着达西局长那张因为愤怒焦虑而变形的脸庞,一字一句说道:“在您重复指责之前,最好看一下这份电子文书,然后请您马上执行。”

    达西局长皱着眉头,接过那份电子文书,看到文书中的命令内容,表情剧变,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然而文书最后那个经过电子校验核对无误的……黑色木桂花电子印鉴,却是那样的醒目而不容质疑。

    这是来自皇帝陛下的最高命令。

    大师范府内的许乐和怀草诗,并不知道有一封以极高明电子手段伪造的皇室文书,已经传达到了府外的帝国部队内,更不知道已经严密包围大师范府多日,时刻可能化作铁流进攻的那些机械部队,正在按照这份命令缓缓后撤,被碾成一片碎砾的贫民区宅院间,隐隐出现了一各不怎么清晰却十分要紧的通道。

    他们在看着那扇无声开启的江呆。

    似乎要囚禁他们一生一世,用无尽的黑暗去促使他们疯,从而让那个疯子关于和平爱及文学的荒唐构想变成事实的门,居然就这般毫无预兆,轻描淡写,莫名其妙的…开了!

    那扇沉重的门外透着熹微的晨光,竟像鬼魅的妖域般恐怖。

    这种心理预期和突然现实之间的反差,会让很多人感到不知所措,惘然不能举步,会迟疑很长时间,才敢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如洞里的食草动物那般卑微地观察数眼。

    但许乐和怀草诗都是爱吃肉的,他们体内的神经是这个宇宙里最粗的,他们或许不是这个世界上最无所畏惧的两个人,但绝对是行动力最强悍的两个人。

    意外惊愕呆立不足一秒钟,囚室内便响起两道剧烈的风声,两个人毫不犹豫用最快的度向室外冲了过去。

    既然门开了,说明大师范府内部出现了大问题,现在的局势和先前已经变得截然不同,两个困在囚室内战斗不止的人,此刻最警惕的事物也已经生了变化,怀草诗要做的是必须把许乐重新制伏或者是杀死,许乐要做的则毫无疑问如…再次逃离。

    只不过怀草诗拥有无数帝国部队的帮助,而许乐只有一人。

    从囚室冲入院落,手臂和小腹重伤的许乐,终究比大腿骨折的怀草诗要快了几分,但也不过就是几分之一秒间的差距,然而进入院落内,本应一如兔奔一如虎扑的两个人再次愣住,因为面前出现的画面,实在是比那扇大门无声打开更令他们感到震惊。

    晨光黯淡的院内宁静无比,树下草中有昆虫鸣叫,石坪上有一张躺椅,椅旁几上有一茶杯,杯中热茶犹自冒着热气,然而将他们生困数日的大师范…却并不在椅中。

    大师范在天上。

    在树上。

    上方大村之上一根粗壮的绳索垂了下来,将那名漂亮近妖的帝国中年男人倒悬于末端,于微凉晨风之中轻轻摇摆。

    在帝国内备受尊崇的大师范此刻如同被缚的小鸡儿,双目羞愧愤怒的圆瞪,嘴里被塞了一条内裤般的布头儿,呜呜拼命却喊不出声来,宽大轻薄的白袍被重力拉下,时不时扫拂他红胀的脸颊,露出那双**匀称的大腿和……更加**的臀部及私处。

    急着逃命的许乐身形一滞,倒吸一口寒气。

    急着杀人的怀草诗眼瞳剧缩,瞬间停住脚步。

    许乐倒还罢了,他只是震惊于如此大人物居然摆了如此不堪的模样,然而对于怀草诗来说,这幕荒唐的画面令她感到警惧万分,她很清楚自己这个疯子舅舅实际上是怎样可怕的人物,居然被人整治的如此凄惨,这个宇宙里谁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想起一个人名,一个只存在于她记忆和帝国往事中的人名,怀草诗蓦然止步,瞬间将战意提至巅峰,浑然不顾大腿处的痛楚,似一只狮子般目光尖锐扫视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