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十五章囚室论道德

    慕大信奉宗教的苦修者们最欢喜敲钟这种调调儿,但脚敌什虔诚的苦修者也没有足够的毅力和体力将这项工作整整持续一个昼夜轮回。白色大师范府囚室中的许乐和怀草诗,在没有任何旁观者的幽暗环境中,强悍地持续了一日一夜的战斗。也终于停了下来,那些令院落外帝**人们心惊胆寒的钟声就此告一段落,并且再未响起。

    站在彼此阵营立场上的两个人,不可能如那位疯狂的大师范所言只一对方便化能携手并肩成为友人。更不可能成为伴侣,但必须承认,在战斗方面他们一直都有某种默契,无论是去年那场桑树海中的大逃杀。还是今天的困室斗,都是如此。

    当时,被震动击打的酥软的墙壁外皮有一块毫不引人注意地落了下来。在遍是残砾的地面上出了一声轻响,凶险肃然搏命中的两个人几乎同时放缓了手中的节奏,警惧地注视着对方身体每个微小的动作,缓慢地退回两边的墙壁坐下。

    这是默契,也是无可奈何,此时的许乐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右臂完全耷拉在腰畔,软绵绵地似乎骨头全部碎了,至于脸上和腹部更是青肿一片,惨不忍睹,而怀草诗的脸颊一如往常那般漠然不沾尘,然而从军装肋部渗出的血水,因为乏力而不停颤抖的指尖,退后途中惨然拖行的右腿,都充分说明她也受了极重的伤势。

    谁也不知道在这个幽闭的房间先前的战斗激烈到什么程度,他们所受的这些重伤如果放在别的人集上。只怕那人早就死了,也只有许乐怀草诗这两今生命力顽强到令人恐惧然后赞叹的家伙,才能一直支撑着并且一直战斗着。

    只是战斗至此时,依然没有谁能够杀死谁,他们身体里的力量却已经快要消失殆尽,再也难以负荷高强度的战斗。

    或许。

    只是或许。

    此亥分别坐在两面残墙下的他们体内还隐藏着最后的火焰,时亥等待着喷薄而出,烧死对面那个最强大。似乎也永远无法躲开的敌人,然而两个人都没有动,没有将最后的生命力量全部爆出来,大抵是因为这间囚室给他们一种奇异的感觉,他们和真实的世界只隔了并不厚的一堵墙,随时有可能破墙而出,投身于需要他们的亲人友人之中,而不应该把生命赌在此间。

    墙皮还在时不时的簌簌落下,他们两个人却没有去看一眼,按照各自习惯的姿式盘膝坐在墙边,抓紧一切时间尽快地恢复体力。

    清水洒在满是灰尘石砾的地面上,混着血水的味道,有一股淡淡的腥味,囚室内没有任何灯光。幽暗的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两个强大的年轻人像野兽一般藏在自己的领地中舔纸着伤口,积蓄着力量,等待着下一次的战斗,只是他们的领地相隔的似乎太近了些,近到能够听到对方的呼吸,感受到对方心中在想些什么。

    没有人说话,黑暗的房间里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安静的环境内听不到外界的任何声音。

    然而无论是怀草诗还是许乐,都非常肯定,大师范府的外面此剪一定非常热闹,整个帝,国想必都已经陷入了疯狂之中。

    不知道这份疯狂最后爆炸时的焰火会是怎样的形状。

    许乐卷着身躯剧烈的咳嗽起来。不停地抹着唇边淌下的血水,带着一丝黯然想道,就算没有死在怀草诗的手中,自己受了这么重的伤,又怎么可能在帝**队的包围中逃出去?

    “陛下!我们强烈建议进攻!”

    帝国皇宫之内,几名:十岁左右的军官双膝跪地,满脸激动地望着那位至高无上存在的背苛,额头上满是鲜血,其中一名军官带着悲愤的声音叫说道:“陛下,谁也不知道殿下在里面是否安全,大师范府并没有重火力,只要您下令,我的部队只需要三分钟,就能解决战斗,把殿下救出来!”

    “陛下,请您早下决断,军队不能没有殿下啊!”

    几名军官再次重重跪到在地,用力叩,直至额上的伤口再次迸裂,流下新鲜的血液。

    帝国皇帝怀夫差一直没有转过身来。他的脸上也一直没有什么表情。关于这几名胆大包天胆敢催促自己的军官,他的心中没有什么负面的看法,那个令他感到骄傲的女儿,在军中拥有怎样的威望。他比谁都清楚

    “大师范是你们殿下的亲舅舅,难道他还会伤害她?为什么要进攻?。皇帝随意地挥了挥手,说道:“如果真走出了问题,她自己都没办法出来,你以为你们真的只需要三分钟时间就能成功?”

    “我们集结了一个机甲大队和三个重毒团。”军官们的后背帛已经被冷汗涂湿,他们咬着牙坚持自己的意见,“一次集群进攻,就能解决问题。”

    皇帝不再与这些忠诚于自己女儿的热血军官交谈,有些疲惫地挥挥…旧今部赶出了皇宫。而他则是来到了栏边,看着面前丹临洲天边的那抹白,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很长时间之后,这位宇宙中真正最有权力的男人喃喃自言自语道:“天才的家族,原来果然容易出疯子和白痴,只是如果这个问题这么容易解决,几百年前那座院子就已经被解决拜。

    远处夜色笼罩下的贫民区有光明渗出,将那座白色的院落照的异常清晰,帝国皇帝微微蹙眉望着彼处。想要说服自己不用太过担心令自己骄傲的女儿,可是总觉得有阴影不停旋终于心头。

    凌晨时分,夜色依然深沉,京都贫民区里却是一片灯火透明,以军事演习名义肃然杀进贫民区的机械部队。在被碾平的废墟上紧张待命,反射着金属光芒的狼牙机甲像幽灵一样穿梭于探照灯光线的边缘,时刻准备起对那座白色院落的突袭。

    生活在这里的贫民和贱民们被警察部门和安全部门远远地拦在了安全线外,这些整日为生存奔忙的下层民众,满脸惊恐地望着那边,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其中很多人看着变成废墟的家园,忍不住开始低声哭泣。

    在其中一个街口,一个身形肥胖的中年妇女正挤在人群中向着那边张望,时不时凶狠地与旁边争位置的民众对骂几句,又或是蛮横地推开挡在面前的高个子,谁也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浓郁的担忧和不安。

    “妈,我们回去吧。”保罗满头大汗地挤了过来,紧张地注视了一下四周,扯了扯母亲身上那件廉价的衣裳,压低声音说道:“不可能是哥”就算哥是被通缉的贵族,也不可能引起这么大的骚动,被包围的那座白色院子可不是一般地方。

    苏珊大妈没有理会儿子的劝说。没有转身离开,只是忧郁地望着远处快要看不清楚的那间院子,沉默很长时间后忽然开口说道:“那个孩子已经两天多时间没回来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知道,他肯定就在那里面。”

    “虽然知道你是纳斯里的儿子。或许有避开芯片监控的能力,可我还是没有想到,你居然真的能的在帝国搜捕下躲了这么长时间,我很好奇。这大半年的时间,你究竟躲在哪里。”

    黑暗不见一丝光亮的囚室内,忽然响起了怀草诗沙哑而疲惫的声音。

    许乐有些意外她会开口说话,沉默片方后说道:“还记得在飞船上我们打的赌吗?我说过,我能逃出去。不过我不会告蒋你我是怎样做到的

    房间内再次回复死寂一般的安静。只有地面那些水混碎砾的轻微流

    声。

    “看来治安署和情报署对贫民区的掌控力度果然非常差,这些阴暗污秽的区域里藏着太多见不得光的东西,贱民们早已习惯了应对帝国的意志,你在这里躲着,确实是个非常好的选择

    许乐微微一恺,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猜到了一些什么,自然不肯接话,但听着她话语中那抹自然流露的居高临下和轻蔑味道,想起亲爱的苏珊大妈和保罗,他忍不住摇头说道:“在我看来,你所说的阴暗污秽是真正的温良宽仁,至于你口中的贱民更拥有你们贵族无法比拟的高贵情操。”

    “那个愚蠢被你欺骗的妇人叫什么名字?苏珊?好像是位低层贵族之后,看来她对你果然不错。”

    怀草诗眯着的双眼在黑暗中闪闪亮,不像宝石,而像一把出鞘的剑。

    许乐的眼瞳骤然一缩,强行压制住内心的震惊和那抹隐藏极深的恐惧。沉声说道:“你不可能查到她们。”

    “你低估了帝国的能力

    许乐沉默了很长时间,疲惫伤重的身躯此刻显得那样的无力,他沙声缓慢说道:“说吧,你的条件。”

    怀草诗眯眼如弯刀,透过黑暗的空间望着对面墙下的许乐,半晌后浓郁嘲讽说道:“这里是帝国,日后是我的国度,那个苏珊是我的臣民。要我用自己的臣民去威胁一个联邦敌人,这是对我的羞辱。”

    “我很了解你们这些大人物的思维习惯,事后你要惩治苏珊大妈,必然合乎法规,可事实上”,你这就是在要胁我。”

    怀草诗弯弯的眼眸浓郁的怒意一闪而逝,沉默片刻后淡漠说道:“我不在意你的理鼻,如果是要胁,你又能答应我什么条件?就如同你自以为理解我的思维习惯,我也很理解你们这些道德贩子的思维习惯,虚伪就是你们的标签,负疚感是你们获得快感的最大来源”如果我要你自杀,你会同意吗?”

    (今日更新完毕,还是那句话。网重新开始,如果写的差了些,请大家多担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