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十四章小院钟声

    汗乐不停咳嗽。咳着血。带着欢愉的笑意咳着他的后背重重撞在墙上,震落了那些水泥塑胶表层,露出下面冰冷的合金材拜

    他不停咳着鲜血,捂着痛楚到快要麻木的小腹,毫不雅观地双腿分开,靠墙坐在地面,盯着坑中怀草诗,眼瞳里却没有什么警惧,有的只是无边无际的明亮,明亮之中带着怎样也抑之不住的快活。

    消耗了他极大精力才布置好的一个机会,确实难得地重伤了怀草诗。然而怀草诗的强大依然出了他的想像,他没有想到在最后那瞬间。怀草诗的左臂居然能够如此短的时间碎片内,先拦住自己的膝击,再将自己的致命一拳夹在了腋下,,

    最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自己右臂击中怀草诗肋。在那等样剧烈的痛楚下,对方居然强悍到将自己的右臂夹了瞬间,就在这失去控制的瞬间,怀草诗一直像钉子般钉在地面的腿抬了起来,踹上了他的腹!

    他受伤也很重,可是那又如何?怀草诗,这个在青春期便震惊宇雷的战斗天才,从未失败过的帝**方偶像,不一样还是在自己的面前倒了下去,狼狈不堪地跌进了自己砸出来的坑里?

    浮强大的敌人,终究也只是一个人。她原来也会脸色苍白,也会吐血。原来她的肋骨也会断,就连断裂的声音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

    确认这一点,对许乐来说有很大的意义,正面的能够让他笑的意义。

    “其实,咳咳,刚才,,咳。”

    他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沉重的喘息数声,望着坑中脸色苍白,唇角渗血的怀草诗,双眼微眯说道:“刚才我真正想说的是”你凭什么杀死我?”

    许乐敢和打遍联邦无敌手的李疯子正面对上而不眨一下眼睛,敢拿着一堆枪便往麦德林的大楼里冲,敢单人单枪闯帝国防线去启动宪章光辉,说起心性之坚毅,胆魄之强悍。还有那些深藏在寻常面容下的自信。寻常骨头里的傲,绝对不用怀疑。

    也只有这样的他才会在钟瘦虎死后看似疯癫的从联邦追到帝国,进行那场从早到晚的小人报仇,当他和老东西配合着杀入帝国舰队,刺死屠夫卡顿郡王时,他的人生在那瞬间终于绽放了最夺目的光彩。

    然而正如席勒很多纠结文艺的剧本。刚刚准备要荡气回肠的宇宙英雄史,突兀地终结于一台桃痒机甲和那个强大女人的手里,自那之后。面对着那个帝国女子,他再也找到绝对而娶定的信心,更没有什么必胜的信念。

    这种感觉非常不好。就像是**被人强行打断,花朵勃而未布痛入骨髓的蔫了,就像他此时小腹处不停传来的感受。

    直到此时此玄,那个强大恐怖的帝国殿下终于像普通人一样惨然倒下,许乐才终于将胸中那口闷气吐了出来,将浊气吐成那句看似平静,实际上却充满狠厉意味的问话:你凭什么杀死我?你有杀死我的能力?

    “我一直以为自己已经用足够开放的心态来确定你的战斗能力,但今天看来,我依然低估了你怀草诗缓缓抹去唇边淌下的血水,声音微微沙哑:“不过难道你以为通了经脉,学了一下真气外放的皮毛,便能是我的对手?”

    许乐蹙眉看着自己开始肿胀的腹部,浓眉渐蹙,下意识里想到,如果刚才那一脚躲的再慢一丝,或许自己此时已经死了。

    然后他的眼瞳剧烈一缩。

    因为余光里清晰地看到,前一刻用手支撑着摇摇欲坠身躯的怀草诗,,此刻竟是缓缓地站了起来!

    他很清楚她的肋骨究竟断了多少根,他也清楚那种剧烈的疼痛绝对无法以人类的意志为转移,可是她偏偏再次站了起来。

    “或许我们需要再试一下,我究竟能不能杀死你

    怀草诗的脸色确实有些苍白。但沙哑的声音却格外平缓,似乎完全没有受到身体上的重伤影响。

    人类的身体是第一序列机器。可终究不可能是机器,许乐看着这个不可思议的画面,想到大叔当年说过的话。

    他用最短的时间平伏下内心的震撼。扶着冰冷的合金墙缓缓地站了起来,强行将精神从小腹部离开,不去思考那些剧烈的痛楚究竟代表自己的肠子断了没有,轻轻活动了一下略微有些骨裂的右手腕。

    “再来。”

    怀草诗微微仰脸,面无表情看着囚室内的天花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份似乎只有她独有的天下无双的气概再次回到她的体内,所有的伤势痛楚愤怒都不见了。

    有的,只有强大。

    许乐没有回答,只是眯着眼睛,再次握紧了拳头。

    “根据听到的声音计算了一下,房间里那两个人应该已经打了三场。你猜谁占优势?我那位无表情外甥女?不不不,心岳个宇宙都知道她的强大,可那位许乐中校毕童是纳斯子。如果他能有纳斯里三分之一的智慧及无耻,再加上他原有的实力,小诗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他原来有多少实力?我不清楚。不过按照他全身瘫疾之后恢复的度,应该走过了传说中的那一关。谁也不知道将来他能走到那个层面上。毕竟按照家族的远古记载,开创家族的那个伟大先祖似乎也没有突破这一关,,嗯,那很痛瑰”

    “既然还一直在打,那应该差不多是平手?可按照这两个家伙的恐怖战斗力,应该已经受了很重的伤,怎么还打的动?也不知道最后这两个家伙身上的骨头还有没有好的。”

    穿着一身轻薄白袍的帝国大师范,端正茶碗,叉开两条**无毛的光滑大腿,半躺在竹椅上看着合金囚室的方向,那间全封密的囚室不时传来沉重的撞击声,墙壁上的浮灰簌簌落下,似乎那些厚重的合金墙在里面二人的身躯撞击下,都快要摇动起来。

    看似轻松随意地评点囚室内生的战斗,然而大师范眼眸果的焦虑却是掩之不住,他清楚每一次沉重的撞击,都代表着怎样的危险。

    迸!迸!迸!

    沉闷而令人心惊胆颤的撞击声,从囚室内不停响起,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结束的时候那两个人还有没有人能活着。

    大师范确实是个疯狂的人,却不是嗜血的人,尤其在他看来,囚室内那两今年轻人,不仅仅是关系到日后宇宙和平的重要人物,也是他的亲人。

    大师范低头看着杯中不停荡漆的茶汤,久久沉默不语。

    “老爷,总不能让他们就这么打下去吧?如果他们真的死了,您的大理想可没办法实现,而且”陛下肯定顾不得什么血誓,会直接,”派部队来把院子平了。”

    “怕什么?”大师范那张美丽雍容至极的脸颊上闪过一丝恚意,似乎不想让忠诚的管家看出自己的焦虑,将茶碗重重放在身边,大声说道:“我着急的是着不到里面究竟在生什么!”

    他激动地挥舞着手臂三“不败的帝国公主对上骁勇的联邦军神接班人。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就是正在生的历史,而我”作为唯一的旁观者,有良心的中年历史学家。居然没有办法做第一手记录,这是难以容忍的失败!”

    “许乐中校把所有监控设备全部清除了,技术部门没有想到,这个,联邦人居然在这方面如此了不起。”

    “废话,不要忘记他是纳斯里的儿子,,的设计者。”大师范微垂眼帘,停顿片刻后说道:“再等会儿。如果里面那两个小疯子没有互殴而死,把单向通道开着。我要对他们说些话。”

    白苍苍的管家畏惧而无奈地看了一眼白色院落四周安静的街道。听着远处隐隐传来的战机轰鸣声。装甲车履带碾压声,黯然说道:“我们能等,却不知道外面的部队和宫里的陛下能不能等。”

    “只要不能确定小诗的死活。皇帝不会疯。”疯狂的大师范此玄冷静的像一位侦探,说道:“权衡利弊是皇帝这种畸形生物最擅长做的事情。”

    “可问题是房间里那二位,看样子根本不可能按照您的计刮展一段相亲相爱的故事,可真真算的上是打的舍生忘死,就这么关下去,没有任何意义。”

    “你懂什么?”大师范微挑眉毛,嘲弄说道:“打是亲,骂是爱,我族先祖当年据说靠这一招征服过不少强大的女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距离许乐进入大师范府已经过去了两天一夜。距离怀草诗进入大师范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

    帝国方面终于确认了生了什么,整今天京星的上层都陷入了惶恐不安之中,他们不明白那座白色院落里的大人物,为什么要将帝国最可信赖与依靠的公主殿下囚禁起来,更想不明白他是怎样做到的。

    无数帝国精锐部队紧急调动进入都城,沉默而肃杀地直扑贫民区,沉重巨大的工程机甲毫不客气地将周边数平方公里之内的建筑全部扫平。百余台狼牙机甲和密密麻麻的装甲战车,就在那些破落民房的废墟中紧张待命,将那座白色的院落重重包围。

    在没有陛下的亲自命令之前,没有人敢进攻这座院落,帝**方只能焦虑地注视着那处,用精密的仪器监控着宅院里的一切,他们不知道那间房间里正在生什么,只知道那处不时传来令人心惊胆寒的沉重撞击声,像钟声,声声催人慌。

    (暗室纪事这个章节名我不想继续用了,因为想让情节走的快些。而且我不想二,最近已经够二的了”,今儿第三章大概在三点左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