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一章 湖畔一匹夫

    “带有反对派色彩的议员在这一次的s2地区议会选举中,没有出乎选举专家预测,顺利地拿下了二百四十三个席位,成功地掌握了四个行政州的管理委员会。联邦都星圈的政治家们纷纷指责,这些反对派色彩浓烈的议员,习惯于进行私下沟通,从而让维系了联邦六百年政治平衡的联邦宪章第二条规定成为一纸虚文。”

    满是青竹的院落,在那些自然景致的衬托下,悬挂在雪白墙壁上的光屏,看上去更像是一幅图画,只是此时画面上联邦第四频道那位出名的女记者面容严肃,很煞风景地滔滔不绝说着什么:“三十年前举起乔治卡林的大旗,军放弃了武力对抗联邦,转而奉行非暴力不合作的主张。然而从五年前开始,方开始转变自己的态度,在与联邦政府的谈判框架下,参予到了联邦政治选举事务之中。领袖麦德林,是这一次大转变的强力支持者和推动者。麦德林于四年前当选s2行政大区议员,据消息人士称,麦德林准备参加今年秋天的联邦管理委员会选举,竞选联邦议员。”

    深深**院里,一位戴着眼镜,穿着黑色双襟扣复古服的中年人,默默地注视着光屏,聆听着女记者的分析。

    “此次……”画面中女记者的面容微显慌乱,马上恢复了平静,“反对派议员之所以能够在s2行政区地方选举中大获全胜,一方面是因为s2环山四州是反对派方面实际影区,而选举前夜关于宪历六十五年东林大区的奇异爆炸调查结果的公布,更是给了联邦传统议员们沉重一击。反对派议员拿出了证据,证明总统办公室,特勤局,国防部,管理委员会都参与隐瞒爆炸真相,让民众对于台面上的政治人物失望情绪达到了一个新的程度。”

    中年人的眉尖微微皱了皱,摇头叹了口气,听着画面上的女记者略带一丝兴奋说道:“虽然总统马上下令调查此事,并且通过宪章局向公众宣告,宪历六十五年春天那次造成东林大区河西州士兵意外伤亡达三百名,并且严重伤害了生活区地表,造成了难以逆转的生态灾害的爆炸,是因为联邦针对宪章局第一序列目标,叛国机修师余逢的一次秘密行动。可是这种解释依然不能让民众感到满意,因为所有人都无法理解,这样一次光明正大的行动,为什么会被隐藏了整整一年,而所有的新闻媒体都没有获知丝毫的消息.”

    “面对反对派议员们的指控,联邦方面做出了最严肃的回应,国防部言人公开指责反对派并未恪守条约,依然在s2行政区拥有武装力量。麦德林议员办公室昨天出新闻稿,严正否认了这一指控,并且警告联邦政府,不要试图转移公众的视线,要求政府必须解释,为何针对机修师余逢的除叛行动会被刻意隐瞒如此之久,这件事情的背后究竟有何隐情……”

    “以下是新闻背景资料:机修师余逢,曾任都星第二军事学院机甲修理助教,在联邦与帝国的第三次战争末期,奉征入伍……”

    中年人推了推眼镜,摇头关闭了光屏电视,关于机修师余逢的资料,他比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要清楚,甚至比联邦政府以及那个反对派的领袖麦德林都要清楚。他向着青色的**院走去,一路经过几畦稻香田,几池红鲤水,心中的沉重渐渐散去。他的家族虽然人丁零落,而且远远比不上传说中的七大家实力雄厚,可是能够在费城拥有这样大面积的庄园,中年人知道联邦民众对自己的家**付予了怎样的信任和尊重。

    行走了几分钟,中年人来到了一方平湖前方,看着湖旁低头示意:“父亲,小叔的消息确认了,正如您预料的那样,他……应该已经不在了,我们从国防部查到的情报……慢了半年。”

    距离都一千三百公里的费城,是一个冬暖夏凉的旅游胜地,能在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拥有这样大一片庄园,足以说明居住在里面的人的地位。这一方湖漫漫然不知方圆几何,微风徐来,水波不兴,如一面镜映出远方的山尖雪头倒影,令人顿生美不胜收之感。湖畔青石上坐着一位老人,穿着一身极为朴素简单却略有复古之意的长衫,一头花白的长披散在身后,背影无比沧桑。然而这位老人的出现,却没有影响这一幅如画的风景,那个略有些瘦削和苍老的身躯,似乎在这湖畔已经停留了无数年,早已与这湖这山成为了一体。

    听到中年人的话,老人缓缓低头,看着面前澄静的湖水,似乎有些悲哀,似乎又有些解脱,说道:“死了也好,四十年前他就该死,十四年前他也该死,结果他偏偏不死,永远不死……早死早解脱,我也早愿死了。”

    听着这含着不祥之兆的话语,中年人心中剧震,有些担心父亲会因为叔叔离世的消息而悲伤过度,虽然他一直不是很了解父亲与叔叔之间那种奇特的关系,但从小到大听到了太多有关于叔叔的事迹,他清楚父亲其实一直很在乎这个弟弟。他走到老人身后关切说道:“小叔以前能够逃过联邦的通缉,这次说不定也能。”

    “我并不想关心这些,一个消失了几十年的兄弟,和死了也没什么分别。”老人的背影萧索,但中年人的目光却一直保持着恭敬,虽然他与对方是父子之亲,可他总觉得父亲还是更像联邦宣传颂扬的那个形象,从小到大他对父亲总有一种距离感。老人叹息了一声,声音充满了极其复杂的情绪:“你小叔是个天才,这一辈子无论做什么都可以做到极致。当年他对联邦的展做出了极大贡献的……只是他是个自由主义分子,脑子里想的事情也我也弄不明白,做事情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想法。有一句老话叫种的恶因便要结恶果,既然他触犯了联邦法律,害死了那么多人,惹出了这么多乱子,死亡或许也算他给那些无辜者的一些补偿。”

    中年人清楚父亲所指的并不是当年攻打帝国时生的那场大爆炸,对于久远过去那些事情,他并不是十分了解,沉默片刻后说道:“总统阁下的私人信件昨天晚上到了,您要不要看一下?”

    老人沉默了片刻后说道:“我尊重联邦的精神,也尊重联邦的代表总统先生,但我不想看那封信,我不想让一个外人告诉我,他们在一年前就已经把我的亲弟弟杀死了,虽然我并不介意亲手杀死他。”

    “……知道你小叔与我关系的,只有邰家那个女人,总统先生或许也是最近才知道。我如今只是联邦的一个雕像,他当然不愿意我和那个恶名昭著的机修师扯上什么关系。”

    “几十年前,我打了你小叔一拳,震落了他十七颗牙齿,从那一天起,我和他便恩断义绝,再也没有来往过。”老人缓缓从石头上站了起来,看着平静湖水中那些并不安份的水泡,觉得自己那颗苍老的心也渐渐空无起来,“政府里有些人一直想拿到你小叔手里那份星图,而有些人却不愿意那份星图流出来,这样两股强大的势力并在了一起,你小叔再如何能够分身万千,也不可能一直安稳地躲下去。”

    “我不明白,小叔是个最喜欢热闹的人。”中年人每每想到家族里最不为人所知,却也是最天才横溢的叔叔,便会觉得心里毛,“当初宪章局第一次出通缉令后,他还冒着险在都星的各大学院里呆着,为什么这十几年,他却肯老老实实地呆在东林大区?如今的东林可是冷清的厉害。”

    “以前他愿意留在s1扮演各个不同的角色,是因为他一直有个错误的想法,他认为第一宪章的光辉是一种屈辱,所以他要冒险地留在这里,在最危险的地方去挑战第一宪章的眼睛,这种胡闹的下面隐藏着他的疯狂和勇气……为什么离开?自然是因为他认为第一宪章已经不是禁锢他自由的枷锁,他自然不屑继续玩这个游戏。”

    “他去东林的原因,世界上大概也只有我能够明白…………在暮色下,一个文明片段的消失,是多么惊心动魄的美丽。”老人平静说道:“这就是你小叔去东林想看的东西,他在这个宇宙里所追寻的事物,本身就是一般人无法理解的,我也只是这些年渐渐老了,才明白了他当年的选择……从某种意义来说,我终究还是不如他。”

    中年人静静地看着父亲的背影,家族上一代出了两位绝顶人物,只不过其中一人声名远震联邦与帝国,在第一次战争期间,成功刺杀帝国野心勃勃的皇帝陛下,在个人英雄主义早已没落的当代,成为了联邦里的头号英雄人物。另一个却是强悍地与第一宪章的光辉抗争了一生,最后以一个小人物和叛国贼的伪装身份默默死去。如今小叔已死,父亲已老,费城李家的将来该怎样继续?

    “他在东林呆了十几年,总应该有些亲近的人。”联邦的军神此时只是一个回忆过往的老人,悠悠说道:“他向来薄情冷血,只怕不会顾及自己死后那些人的死活,你去查一查,如果真有什么亲近的人,能帮着的地方就暗中帮一下。”

    “已经查过了,小叔在东林有一个学徒工,关系比较亲密。只是那个学徒工已经在联邦的行动中不幸丧生。”中年人恭敬回答道。

    老人看着湖面,在心里想着不论你是死了还是逃了,你我兄弟二人,其实不过均为一匹夫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