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十一章 囚,是一出荒诞戏剧

    “你又在什么疯?”

    听着不知道从幽暗屋中何处响起的声音,怀草诗的眉尖蹙的极紧,纠结不堪,冷淡的声音从唇齿之间逼出,向来冷静自信傲骄的殿下浑然没有注意到,自己今天极为难得在极短的时间内重复了两个没有太多意义的句子。

    屋外那位裸着大腿正处于飘然得意中的帝国大师范没有理会她,自顾自哼着小曲离开,不知去向何处。

    怀草诗感觉就像一梭乎乎弹扫了过去,却扫在了一堆无感知的臭牛粪上,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沉默片刻后向左手边那堵临着通道的墙走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军装下的瘦削身躯微微颤动,轻哼一声,手臂若一只重锤般狠狠地轰在了墙壁上!

    烟尘起,灰砾落,露出内里寒光逼人的合金内墙和一抹淡至不可见的手掌印记。

    怀草诗震惊地皱眉望着墙体,轻轻揉着手腕,心想那个疯子究竟把这合金墙修了多厚,自己全力一击,没有打破墙体,甚至房间建筑连颤都没有颤一丝!

    夜晚便要踏上抵抗联邦军队的旅途,她没有时间等着那个疯子冷静下来,事实上,此刻这种很荒谬的困境,在天京星居然被人囚禁的事实,让殿下她自己都忘记了冷静两个字该如何写。

    沉重的除尘机把(被,汗下这个错字)她纤细的手腕轻松拎了起来,狠狠地砸到门上,坚硬的现代风格金属花架被她抓住,一次一次暴戾地向墙上砸去,整个房间里满是如枪林弹雨般飞舞的碎砾和不起(时)响起的恐怖的巨响。

    特制囚室外,白色的院落中,大师范躺在阳椅中,**的大腿分的极开极放涎地搁在椅扶手上,手中棒着一个茶壶,听着屋中传出的声音,看着合金墙根基部被震出的烟尘,恼火说道:“看见没有,我就说过现在的年轻人太生猛,太牲口,要你加厚一倍还不信。如果还是原定计划中的合金厚度,不要说外甥女这个恐怖的母怪兽,只怕连许乐都关不住。”

    “可老这么砸下去终究不是个事儿,一来总觉着有些危险,二来这么暴的声音,总会引来一些人的关注。”头花白的老管家恭谨说道。

    “那倒是。”大师范将腿收了回来,缩在臀部下面沉思片剩,搁下茶杯,点燃烟卷,悠悠然说道:“把高压电给我通上,另外告诉里面一声,免得出事儿。”

    幽暗的房间里,沉着脸的怀草诗还在沉默地飙,房间内所有能够对墙体造成某种伤害的物品,全部变成了她手中的武器,勇猛地撞击上合金墙,然后像拍打黑色礁石的海浪那般,变成了白色的泡沫四散落下。

    当她正准备抓起房间内最后那套浅梨花木桌椅时,阴暗的房间角落里,忽然响起了一个人疲惫而无奈的声音。

    “不要砸了,根据我的判断,我们可能需要靠这套桌椅吃好些天的囚饭。”

    怀草诗触在润滑木桌表面的手指微微一僵,眯眼望向那边,看着那个像乞丐一样苦恼蹲在墙角的家伙,这才想起先前大师范曾经说过已经抓到此人。

    房间内很安静,许乐沿着墙壁缓缓站了起来,脸色有些憔悴,染成褐色的头有些枯黄,似大病初愈,又似被饿了无数天。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对方也被莫名其妙地囚禁于此地,怀草诗的心情平静了很多,平衡了很多,眯着的眼睛渐渐放松。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在房间里沉默对视很长时间,逃亡路上的追杀者及被追杀者,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他们现在都成了囚犯,而且被关在了一起。

    “你好。”许乐先打破了沉默,强行挤出一丝笑容。

    怀草诗微沉下颌,回答道:“你好,好久不见。”

    很简洁明了平静甚至平淡的互相问候,生在处于这种关系中的二人之间,便显得格外荒谬,然而正是因为他们是这样性情的人,所以荒谬其实才是自然。

    囚室外有人通知他们墙壁已经通了高压电,请殿下和许乐中校注意人身安全,然后便再也没有什么声音响起。

    用一根飘起然而烧成灰烬的丝,确认了大师范府没有撒谎,怀草诗停止了破坏女王般的动作,依据她的推论,既然许乐都没有办法逃出去,她能破墙面出的可能性也并不大。

    “什么样的锁连你都打不开?或者说你忘记打(带?)工具箱?”

    怀草诗轻掸军装上的灰尘,坐在椅中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在桑树海携手逃亡之后,她早就确认许乐继承甚至越了纳斯里的机修天赋,所以很难相信这世界上有锁能够拦住他。

    “我有准备,我带了最常用的工具设备。”许乐在桌的另一边坐了下来,眯眼望着前方不远处的那道合金门,沉默片刻后感叹说道:“只是这扇合金门用的锁…………是一根大合金粗杆。”

    “你是说……最原始的那种门锁?”怀草诗疑惑问道。

    “不错,我从小接受的机修教育就是:依据最简单物理规则造出来的最原始的工具,最不容易损坏,这里说的工具,也包括了锁具。”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个人隔桌而坐,沉默着一言不,头顶柔润的灯光洒了下来,不知道房间外的太阳究竟挪移了多少角度,不知道桌那边的人接下来会有怎样的动作,也不知道这种幽暗诡异二人对囚的局面多久才会结束,甚至这两今年轻一代最生猛的强者,至今还想不明白大师范是怎样以及为什么把自己抓了起来。

    合金墙传输台上出现一盘水果和几杯清水,许乐看怀草诗一脸阴沉似乎没有动手的想法,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取过来搁在桌上,而这时一道薄卷轴光幕在墙壁上摊开,一道此时听来格外令人疯狂的声音伴着那对白花花的大腿出现在二人面前。

    没有等屋外的大师范开口,怀草诗霍然起身,愤怒而阴沉说道:“我的下属还在府外等着,所有人都知道我在这里,我不管你什么疯,为什么关我,但你总不可能把我一直关下去,不然……”

    “不然什么?”

    光幕上大师范迷人的脸颊上闪过一丝窘怒,大声减道:“我确实忘记了这个问题,但难道我就不能把你一直关下去!不要忘记这里是大师范府,不要忘记那个血誓,没有经过我的允许,谁***敢闯进来?七百多年没一个皇帝敢坏了这个规矩,难道你爹敢?”

    一直谨慎防备怀草诗暴怒下骤然难的许乐,静静地听着她和那位大师范之间的对话,虽然不清楚那个血誓是什么东西,但大概猜到应该是大师范府与帝国皇室之间的某种协议,知道帝国方面不敢随意进入大师范府,虽然他也是囚犯之一,终究心情还是安定了些,转念又想到对方说七百多年都没有一个帝国皇帝敢不经允许进入大师范府,偏生自己昨夜却进来了,真可以称得上是胆大包天,不禁有些小小得意。

    “***,当年我姐要和他离婚,他不干,以为老子不敢报复?”光幕上的大师范用力拍着胸膛,嘭嘭直响。

    怀草诗痛苦地捂着额头,紧握左拳无奈说道:“神圣皇帝怎么可能允许离婚?再说这已经是无数年前的事情,你何必还要记恨?夫妻之间的问题,我这个做女儿的都没办法管……难道你就要因为这种事情报复帝国?我恳请您赶快清醒,我还得马上赶到前线去。”

    大师范没有理会她严厉的质问,深吸一口气后带着无比陶醉的感受说道:“前线?战争?不,在这场大战结束之前,你们都不要想着能够走出这间特制的囚室了。”

    “为什么!”怀草诗和许乐同时问,然后互视一眼,眯眼,转头。

    “许乐你若回去,联邦人知道你还活着,那个喜欢你到骨头里的总统先生肯定会把你塑造成神仙一样的英雄,原本享受正师级待遇的技术主管,肯定会被火线提升为新十七师师长。”

    “联邦新十七师现在已经降落到普鲁郡星系行政星球,是该战区的主力攻坚部队,如此年轻便成为联邦主力师师长,除了李匹夫还有谁做到过?”

    如果许乐能够成功地逃离帝国回到联邦,或者说回到联邦部队中,大师范所说的都可能会生,可是听着这些话,他的心里没有丝毫得意,只是沉重和焦虑,战友们已经攻到了帝国境内,老白和七组那帮兄弟正在血火连天的战场拼命,他却没有办法与他们并肩作战……

    怀草诗早就知道了这个战地情报,没有什么反应。

    “而殿下你是帝**队的神祗,军人的士气,个人武力天下无双,此次你将率领五百台狼牙机甲组成新编机甲纵队,去往战区,必将光照苍穹,威拂四野。

    许乐此时才知道身旁这位尊贵的公主殿下,居然要以身试险前往战场厮杀,他默然想到帝国人本来就习惯组织全机甲战术部队,联邦却是从前年研mx成功后才开始逐渐改变战术理念,完全可以想像,拥有恐怖战斗能力的怀草诗带着一群野兽般的狼牙机甲,会在行星地表正面战场上给联邦部队带来怎样惨重的伤亡,除非李疯子和她正面对上,才有那么一丝机会…………

    “但你们两今年轻人更重要的不是在战场上的作用,而是在各自国度内的地位和将来可能对这个宇宙的影响力。”

    沉默很长时间的许乐终于开口说道:“我很惶恐于您将我与贵国公主殿下相提并论,但希望您能直接说正题。”

    “我讨厌战争,我的家族最讨厌战争,我爱好文学和平与爱。”大师范在光幕中激动地高举双手,大声兴奋说道:“如果我能把宇宙中最危险,在将来肯定拥有最重要地位的两个敌人关住,让他们成为朋友,那么这场注定要持续很多年的战争,肯定能极大幅度地减弱残酷性,甚至……和平!”

    “天真的精神病人!”许乐被震惊的表情呆滞,下意识里轻声说道。

    “疯狂的幼稚儿童!”怀草诗依旧痛苦地捂着额头,低声咒骂道。

    “我不天真,也不疯狂。”

    大师范很认真地盯着摄像头,说道:“如果你们在这场战争中死了,或成为真正不能共存的生死仇敌,这事儿真的很难收场,所以我得努力让你们活着,并且和平的相处,你们的和平,也许很久的将来,便是宇宙的和平。”

    听到此刻,怀草诗放下捂额的手掌,眯着的双眼里的火苗似乎要将世间的一切烧毁,她盯着光幕中那张熟悉而疯癫的容颜,语气冰冷到了极点,寒声说道:“不要忘了,你是帝国人,你把我囚禁在此,前线战事失利怎么办?帝国人的历史不应该为你的疯癫付出血的代价。”

    “我们不是帝国人。”大师范在室外平静回答道。

    “从你们来到这里开始,你们就是帝国人!”怀草诗寒声斥道:“不要忘记你们的血和皇族的血早已密不可分地混在了一起,我的身上留(流)着大师范府的血液,可你的母亲也是皇族的一分子!”

    “不错。”大师范沉默很长时间后说道:“生活在此间,我就是此间人,我就是帝国人,但陛下和你应该都清楚,帝国与联邦的综合实力相差太大,即便以浩翰的宇宙为战略空间后撤换取喘息的机会,可是能撤多后?帝国终究没有办法打赢这场战争。”

    “几十年了,联邦人的入侵哪一次没有被我们打回去?”怀草诗清眉微扬,缓慢而极为(有)力量地回应道。

    “联邦那边以前没有打过仗,所以他们的军队最开始的时候就是一堆屎,但战争锻炼了他们,穿越空间通道的联邦部队一次比一次强大,事实上,上次大战,李匹夫和他的徒子徒孙们已经抢到了绝对的胜势。”

    大师范表情渐趋落寞,幽幽说道:“现在纳斯里已经死了,谁还能去联邦部队的大本营里搞出一场大爆炸来?”

    怀草诗眼帘微垂,然后掀起,明亮莫名,平静坦然自信说道:“我。”

    “你不能。”大师范斩钉截铁说道:“因为你不是联邦人,你不是李匹夫的亲弟弟,你……不是他!”

    怀草诗沉默,许乐也沉默,他被对话中提到的大叔名字和那场大爆炸弄的有些心神不宁,难道联邦上次的失败,真是因为大叔的背叛?

    时间点点滴滴地流走,就像浅梨花木桌面上的水杯,玻璃表面的凝露缓缓滑下,润进木纹之中,消失不见。

    光幕上的大师范摆脱了先前落寞的神色,带着一丝颇堪玩味的笑容,开口说道:“如果你们不能成为朋友,那就结婚吧。”

    这句话就像一串连环雷,打的许乐和怀草诗愕然抬,相看无语,心中默默流下两行泪。

    “许乐,你应该看过席勒那本令人疯狂迷恋的古骑士小说八部曲,应话知道世间的一切都空幻如泡沫织成的影子,只有爱才是真的。”

    “小诗年纪比你大些,不过姐弟恋并没有问题,身为席勒戏剧的忠实爱好者和最好的研究者,我想你应该清楚,既然简水儿是你的亲妹妹,你最好的选择就是她。”

    “当然,小诗长的没有她妹妹好看,不过我想,这间囚室会给你们充裕的时间去培养感情。”

    “小诗,认真而不带偏见地想想我的建议吧,牺牲小我的爱情,拯救整个宇宙……”

    说完这句话,光幕缓缓拉起,大师范再次飘然远去,将这幽闭的空间留给这一对表情怪异的年轻男女。

    “刚才他说我长的没有我妹妹好看,这里的妹妹指的是谁?”

    出乎许乐意料,怀草诗没有暴怒地拎起浅梨花木桌,向自己动宇宙间最恐怖的攻击,而是安静坐在椅中,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按照他的说法,简水儿和你是同母异父的妹妹。”

    “那也就是说,简水儿是纳斯里的女儿,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

    许乐耸耸肩,不想默认,却也不想再次去清理这种麻烦的亲戚关系,只是有些惊讶地现,怀草诗居然能马上判断出简水儿的生父是谁,看来当年帝国皇后与大叔之间的奸情,并不是无人知晓的绝对秘密。

    怀草诗微微眯眼,向他问道:“八部曲是什么东西?”

    许乐醒了过来,想到席勒那本骑士小说里某个著名的无聊情节,看着身周与剧情极为相似的囚室和桌对面那个穿着笔挺军装的殿下,顿时傻了,倒吸一口冷气,骂道:“***的是个疯子!”

    “他本来就是个疯子。”怀草诗面无表情说道。

    许乐看着她还算清秀的五官,手指微微颤抖,心想如果你看过席勒的八部曲,肯定不可能像现在这般轻松。

    他极为严肃认真地警告道:“不要吃水果,不要喝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