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十九章 以文学和平与爱的名义囚

    又是很长的一段话,带着一股子早期席勒剧本陈腐口吻的话?

    许乐隐约明白这位不知道从哪个方面勾搭上的亲戚想表达的某些意思——基于横跨联邦帝国无比辽远的亲戚关系,这位帝国大师范愿意帮自己一些忙,却不愿意为之付出太多的精神,或者说在面对皇室暴怒的境地下,他也没才太多好的方法。

    这段话里还提到了几十年前的一些事儿,大师范明显把许乐能够逃脱帝国芯片监控的原因错识的归结到那件蓝光小仪器上,而不知道他有从颈后抽取芯片的能力,

    许乐想的更多的是,如果那件蓝光小仪器是大叔的明,那自己曾经在脑海里构筑的前任大师范衣袋冒蓝光于联邦周游的画面……自然不是真实的,看来想像终究不是历史的真相。

    “如果您愿意帮助我离开帝国,我非常感激。”

    他微微抬起下颌,不愿意看这名中年男人**的一双大腿,沉默片刻后继续说道:“我对当年那些事情没有太完整的了解,但我想您的父亲既然能够单独一人乘坐飞船进入联邦,肯定拥有一艘很了不起的飞行器。”

    “那艘飞船确实很了不起。”

    大师范将轻薄的上衣掀起,很不雅地挠了挠光滑的大腿,然后点了一根烟,细细缀吸着说道:“不过我可不知道在哪里,另外就是宇宙虽然浩翰,但其中不知道隐藏着多少帝国战舰,你怎么跑出去?”

    许乐再次沉默,猜忖他说的话究竟有几分真假,握枪的手紧了紧,又松了松,低头说道:“那份星图?”

    大师范喷了一口淡蓝色的烟雾,蹙着那双好看的眉毛,自嘲说道:“如果我有飞船和星图,早就自己跑到联邦去玩去了。”

    “你知道星图是什么吗?”中年男人那张俊美不似正常人类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慨然,叼着烟卷,字句随着烟雾温柔喷出。

    “李匹夫或许知道一些,但他却不知道星图在何处。”

    “我们的陛下怀夫差同学,知道那份星图藏在哪里,但他直到今天也不清楚那份星图的真实内容。”

    “至于帝国和联邦里其他的大人物们,则是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整个宇宙里,只有我知道那份星图是什么,也只有我知道它在哪里。”

    大师范用食指中指夹着烟卷,轻轻拂动那头茂密花白迷人的头,烟雾钻入丝中蕴绕很久才缓缓散,就像是苍穹里的星云,以缓慢到难以忍受的度展示某种沧桑感。

    许乐依旧沉默地握着手枪,瞄准着他的头颅,安静地听着,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把安静倾听者的角色扮演的极好。

    “因为星图本来就属于我们家。”大师范脸上的微讽笑容渐渐敛去,淡声说道:“从父亲的手中传到了家姐的手中,你的父亲纳斯里又将这那串手链送回给了我那位外甥女,算是回到了我们家人的手里。”

    许乐眼光微微一滞,想起当年在简水儿皓玉手腕上看到的那串手链,那串刻着古字母歌词的手链,震惊地现,原来从来没有出现在历史档案中,只在军神李匹夫和邰夫人这样层次的大人物心中默然追寻的重要星图,原来一直就在简水儿的手上。

    可是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如果那份藏着星图的手链是帝国大师范祖传之物,为什么上面会镌刻着联邦的古代文字?

    他犹豫片刻后,对着蓬弥漫烟雾里的漂亮中年人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为什么帝国大师范府祖传手链上会镌刻着联邦的古文字?”大师范欢快地笑了起来,口里呼出的空气吹散了面前的烟雾,身上那件轻薄外衣飘荡不安,他抬起大腿踩在身旁的凳上,满怀自我赞叹说道:“这也正是我一直想证明的东西。”

    大师范盯着许乐的眼睛,带着迷人微笑说道:“在最开始的时候,没有联邦,也没有帝国,两边都来自宇宙里同一个地方……而且我必须自恋地得出某个结论,我们家应该在这段历史里占有某种很重要的位置。”

    这个推论并不复杂,这个结论也并不自恋,反而很符合逻辑,但许乐的脸上并没才什么震惊,反而有些漠然,摇头回答道:“联邦里有很多历史学家都在做这方面的研究,但在战火面前,这种尝试的意义并不大。”

    “因为我的地面更高,我说出来的话,帝国必须相信。”大师范平静说道。

    许乐默认了对方这个说法。

    “联邦的历史里有浩劫,可浩劫是什么东西?你们在地下可曾挖出一块史前的遗迹?”大师范挥舞着手臂,不屑说道:“也就是你们这些可怜的被破电脑洗脑的机械公民,才会不对这些事情进行深入的探究,什么叫意义不大?我有证据证明两边就是亲戚,这就够了。”

    “联邦现在的研究,也认为浩劫是史前文明的一次灾难,这一点和你的想法不谋而合。”许乐望着兴奋的对方耸肩说道:“好吧,帝国也许可能是那个史前文明的分支,我们两家可能是亲戚,可是你的证据在哪里?”

    “我那漂亮外甥女手腕上的手链难道不是证据?”

    “你先得拿出她是你外甥女的证据。”

    “看看我这张脸。”大师范仰起头,把那张可以用绝世美丽来形容的脸庞逼破烟雾,逼至许乐脸前,“再想想简水儿那张脸,这么优秀的基因到哪里去我?”

    “这倒也有些道理。”许乐再次耸肩。“但不要忘了你们的公主殿下长的可不怎么漂亮。”

    “还有很多证据,数字单位,在不同宇宙背景下怎么可能产生相同到令人指的天文单位和纪年方式?不论是联邦或是帝国,当政的大人物们只要愿意,可以就此展开一场涉及人类社会各个方面的比较工作。”

    大师范嘲讽说道:“只可惜这场本应是人类历史上最温暖,最令人激动的浩荡认亲场面,被联邦那些贪心的矿产商人,直接变成了无数场杀戮。”

    对面这个中年男人看上去就像一个浪荡的花花老爷,但转究是帝国身份最神秘尊贵的大师范,无论从心理倾向还是屁股立场当然都是坐在帝国方面,对他这句吐糟,许乐不打算做任何辩驳。

    “我为什么对席勒这么感兴趣?不仅仅因为他中期的通俗小说写作在我看来是人类打时间,熬过艰辛生命最好的方法,更因为我觉得从他的著作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帝国与联邦之间的共通点。”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没有一个人的大脑可以想出那么多部需要不同人生经历感悟甚至是极瑞感悟才能写出来的情节。按照我的要求,帝国情报署搜集了大量席勒的著作,我看的越多,越觉得能够写出这么多部剧本小说的人……,不能是一个人。”

    许乐沉默地听着他的感慨,心情有些怪异,关于这个困扰了联邦文学研究院和民间名人八卦爱好者无数年的问题,他忽然想到难道说席勒真的不存在,也不是五人小组中某位的马甲,而……是老东西写的?

    “席勒不是一个人。”大师范微仰着头,目光透过烟雾莲过黑布,望向室外白色的院落,青色的乔木和高远的天,“或者说,那些书不是一个人写的,他只是一个口述者。”

    许乐依旧默然,本来觉得个夜的大师范府之行才些荒谬不可思议,然而一席谈话下来,他才明白这座白色院落里的主人果然不一般。

    “是不是应该把枪放下来了?爹亲妈亲不及舅亲,虽说我们没血缘关系,但你总得喊我一声舅舅。”大师范忽然转了话题。

    这是哪门子舅舅?许乐在心中默然想着,不过在帝国认这样一个大有来历的舅舅似乎并不吃亏,死在矿难中的老爸好像反而占了大便宜,只希望地下的妈妈和妹妹不要介意自己乱认亲戚。

    他放下了枪。

    “这样我的感受要好很多,可以继续说一下我这些年的研究。”

    大师范微笑和蔼望着他,说道:“我自幼的爱好就是文学,在帝国大学拿了六个学士学位之后,最后选择的终身方向就是比较文学研究。”

    “联邦与帝国的比较文学研究,嗯,这个系只有我一个人,从系主任到讲师到学生,都只有我一个人……相信整个宇宙也只有我一个人在搞这个专业,绝对的独一无二。”

    中年男人很得意地笑了起来。

    每一代的大师范都是惊才艳艳,在各自领域内近神的人物,许乐这些天早就认可了这个事实,然而他确实没有想到,这一任的帝国大师范似乎是个,只是个……陶醉在文学中的青年,中年,也许是老年。

    “我写了无数篇未曾表的论文,证明席勒的小说剧本,有很多相似程度太高的文本,以民间传说的形式,在帝国内部流传。”

    “要证明两个社会来自同一个文明,什么样的相似最关键?那就是文化的相似!”

    大师范抿着唇角,高举双手大声说道,轻薄的上衣自手臂滑落,堆至肩头,再配上那双**的腿,看上去就像一名狂热的宗教祭祀。

    “按照遥远的快要模糊的传说,我的先祖虽然是最大的战争寡头,却又是最痛惧战争的人。”

    “我也如此,我的爱好是文学,和平与爱,所以请允许我以生命中最珍贵的文学,和平与爱的名义……,暂时囚禁你。”

    话音落下,震的惭散烟雾散的更快了些,许乐的眼瞳骤然一缩,依旧警惕握着枪的右手刚要抬起,数道粗猛的蓝色电弧已然破烟而至,狠狠地击中他的胸膛。

    (这章还可以,我喜欢这个裸着大腿的非常有爱并且有文青病的漂亮大师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