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十八章 宇宙中最复杂最震撼的亲

    进入大师范府之前,许乐花了几十天的时间进行观察监听,从伪装身份到一系列的细节问题,他做了极为充分的准备,细节决定一切,细节似乎也决定了他如此轻而易举地进入。

    虽然做了这么多的预备动作,可他依然没有半点信心。因为这座白色的院落在联邦籍籍无名,对于帝国而言却太为重要,历史的味道太浓,少年时开始接触的手镯,宫城暮色中的故事,让他对此地格外警惕。

    因为这种心理上的充分准备,即便黑布后方藏着一架电磁炮,或者忽然从空中蹦出几十台远现代科技水平的隐形机甲,他或许都不会吃惊…………然而眼前这一幕却着实把他震的无法言语,身体僵硬。

    无论联邦或帝国,它们的历史都是由笔与枪共同写就,此时他的手中紧紧握着那把冰冷的金属枪,枪口对准的那个男人却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席勒的小说。

    那是关于小说关于笔关于文字的内容,与此时的气氛格外殊异,就像是血腥的战场上忽然出现了一名游吟诗人,不是装逼,就是**。

    “我看过不少席勒的小说,但我没有什么文学方面的看法。”

    许乐脚步轻柔无声,面i表情向前两步,枪口抵住那个男人的后脑,怪异的心情让他下意识里压低声音回答道。

    那个中年男人穿着一件样式极普通的轻薄外衣,下摆有些长,遮住了腿与膝盖,房间里暖气如春,例也不用怕冷。

    他似乎也没有感觉到脑后那柄金属手枪的冰冷,挠了挠头,搁下手中的笔,回头皱眉说道:“像你们这种只会打仗的鲁莽汉子,当然没学过什么比较文学,类型文学,我这个问题真的问的有些多余,不过你既然看的多,赶紧把我背几篇出来。帝国的资料收集还是有问题,军部派过去的那些蠢货军人,总觉得小说不是正经事儿,只知道画地图,席勒早期的小说剧本还有好几本没有搜集到。”

    许乐看着枪口下这名帝国中年男人的脸,扳机上的手指头不由微微一颤,不知道为什么生出一股强烈的冲动,恨不得把这张脸轰个稀烂。

    不是因为这张脸生的太丑恶太猥琐或是眉宇轻佻的像个该死的**,而是因为这张脸长的人……美丽。

    许乐这辈子见过不少美男子,清秀闺宁的白玉兰和阴沉似雪中梅的利七少暂时不用提,拥有一张迷死人面庞和概花眼的施清海是他最好的朋友,对于男人生出一张漂亮的脸蛋有足够的承受力,可此时依然有些快要压抑不住内心深处那抹嫉恨与飙欲。

    这名帝国男人头星星花白,年岁应该不小,然而那张脸却生的如此完美,完美的令人嫉妒,比施公子更要靠近妖怪那个范畴,足以令所有的男人都恶向胆边生,感慨造物主是个混蛋。

    “手指头不要抖。”

    帝国中年男人试着要将抵住自己眉心的枪管挪开,现许乐的手握的很紧,无奈地放弃这叮,想法,摊手无辜说道:“我知道,很多雄性动物看着我这张脸,测,有毁灭它的冲动。可这与我无关,是父母,更准备的是说是某位先祖遗传下来的生物标记。”

    他继续感慨说道:“人世间最大的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事物摧毁,并且把过程展览给人看,我承认自己的脸就是无数悲剧的源泉。”

    许乐握着枪的手指关节微微白,现面前这名神秘帝国男人除了漂亮到逆天,唠叨和自恋也到了某种令人指的程度?

    “你究竟是谁?”他知道自己这句问话因为过于类似戏剧老套而显得没有什么力量,可这确实是他此刻最紧张的问题。

    “这里是大师范府。“帝国男人微笑望着他,明亮的眼眸异常迷人,即便是眼角那几丝皱纹都带着股说不出的味道。

    “所以?”许乐浓眉微微挑起。

    “所以……我自然就是大师范。”

    按照怀草诗故事里的背景介绍,大师范是一种尊号,一种由某个家族世代继承的伟大尊称,这个不知道起源的家族帮助怀家建立了白狂王朝,在七百多年的时间里一直隐藏在幕后支持皇族对辽阔星域的统治,而每一任大师范都自然成为帝国皇帝的老师,于是大师范这个尊称渐渐成为了实职。

    这种存在必然走了不起的,尤其是当知道前任大师范教出李匹夫和封余这对兄弟后,许乐对这一点再也没有怀疑过,他想过如今的大师范可能长三个脑袋六个大腿粗的胳膊,却真没想到真正遇着时,依然被狠狠地震惊了一番。

    “好吧,我承认自己不是客人。”许乐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一些,抚摩着扳机的手指放松却又准备着时刻落下,用枪口亲密地抵住那张绝美容颜眉心处,声音微哑说道:“我好像也不得不承认,你似乎知道我要来,一直在等我,可问题是,你知道我是谁?”

    “整个帝国都在找你。”大师范微笑着回答道:“但除了陛下和小诗之外,大概没有人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可是别人不知道,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请尽量简洁一点。”许乐心情渐渐平静下来,扭着双唇毫不动摇地将枪口往前压了压。

    大师范因为这咋,动作有些不愉快地皱了皱眉头,然后站起身来,似乎根本不担心许乐会抠动扳机,挥手说道:“你是纳斯里的儿子,那就应该是简水儿的同父异母兄长,按这层关系论,你也得喊我一声舅舅,难道联邦那边很流行用枪指着自己舅舅的脑袋喊打喊杀?”

    “好吧,如果不从我那苦命的姐姐算起,从我那更苦命的死在老匹夫手里的老爹算起,我和纳斯里是师兄弟,我可是掌门弟子……嗯,联邦那边有这种可爱的称呼吗?”

    “忽然想到一咋,很有趣的问题,你和我外甥女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可根据联邦方面的新闻报导,你们好像在谈恋爱或者是在玩暧昧?有没有上床?”

    大师范认真地看着许乐的双眼,并不乍么愤怒,反而透晋极大的兴趣,感慨万分说道:“生活就是文学啊,席勒中期剧本里那涛雷雨,说的好像就是你们的故事,真是太刺激了。”

    听着面前的中年男人不停地繁絮地说着话,许乐忽然觉得房间里的声音似乎都被无处不在的黑布全部吸纳进去,耳朵里完全听不到任何东西,但那些话却又消消楚楚地传入他的脑袋里,很简单的几段话里锤藏了太多的情节和代索,复杂到以他这颗逻辑生猛的大脑都有些懵。

    “等等,这事儿有点儿太复杂,你得让我先理理,”许乐有些头痛地伸出左手,示意对方暂停。

    “噢,伟大家族的亲戚关系向来是很复杂的,如果你有兴趣,可以研究一下历史当中的。”大师范很兴奋地继续说道。

    许乐无奈地把手中的枪苫向下挪了几分,堵住了他的嘴巴,神情极为严肃说道:“让我们从头开始理,你说简水儿得喊你舅舅,意思就是说,她妈是你姐姐或妹妹?”

    按道理论应该无比等贵无比严肃的大师范,此煮挤弄着那张漂亮异于常人的脸,浑不顾堵在唇上的冰冷枪管,含糊不清解释道:“我说过是姐姐。”

    “难道你姐姐就是前任大师范的幼女?那你算什么?”许乐想到怀草诗讲的故事,有些惘然问道,枪管下意识里移开。

    “她是幼女,我是幼子,这个亲戚关系很简单,前任大师范是我爹,我姐是我爹的女儿,难道不是天经地义?”

    “也就是说,简水儿和怀草诗是同母异父的姐妹?”许乐瞪圆了那双小眼睛,得出一个不可思议的结论。

    大师范望着他点了点头,摊手说道:“纳斯里给陛下戴了很绿的一顶帽子,不然他为什么看到简水儿就要疯?不过你不用太担心和小诗关系太亲密又出现**的情节,她和简水儿是同母异父,你和简水儿是同父异母,你和小诗不同父也不同母。”

    许乐有些头痛对方关注的重点问题,问道:“那你,帝国现任大师范,就是简水儿的舅舅,也是怀草诗的舅舅?”

    “有两个在各自领域内最优秀的外甥女,我这个舅舅为之深感自豪。”

    大师范满足地感慨道,再次挥动手臂,常动身上那件轻薄外衣随风飘起,露出那双**的大腿和内裤的一角。

    许乐没有想到这位大人物居然有这种怪异的穿衣习惯,本想说的话堵在了胸腹中,默然想着这些复杂的东西“心情有着说不出来的滋味,他当然知道自己并不是大叔的儿子,可似乎帝国方面坚持这样认为,于是这些复杂的亲戚关系把他也套了进去?

    “我想你等我来,总不可能就,是为了给我讲故事。”他眯着眼睛,不去看面前那双中年人的大腿,耸肩说道:“事实上,我根本不知道你为什么猜到我能逃出来,并且还会进入大师范府。”

    “听说纳斯里死了,你继承了他的遗产,当然能逃亡成功。”大师范笑眯眯说道:“几十年前,记得当时年纪小,我以小舅子的身份命令他想办法带我去联邦玩,他才把那个蓝光小东西做出来。

    “虽然他很不守信地没有带我去联邦,但我想你身上既然有那个蓝光小东西,帝国的监控怎么可能抓得住你?”

    “至于我为什么猜到你会来大师范府,原因很简单。”

    大师范完全无视他的手枪,自然转身去拿桌上的茶杯,一身薄衣飘然若仙,两条大腿触目惊心。

    “怀夫差同学听到李匹夫和纳斯里这两个名字就会陷入彻底疯狂,你如果想活下去,甚至是想回去,当然得找人帮忙,可你在帝国孤立无援,能找谁?”

    大师范裸着双腿,微笑说道:“咱们终究是亲戚,虽然平日里少了走动,但偶尔也得串串门。”

    跨越漫漫星河,线的一头在联邦,一头在帝国,许乐默然想着,这亲戚走动起来真是麻烦,而搞出这种亲戚关系的那些老家伙们,更是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