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十七章 大师范府

    许乐不是一般人,不走寻常路,然而一个被帝国方面疯狂(通缉)的联邦逃犯,居然敢一个人带着一把枪就往那座白色院落里闯,连他自己都承认,这路选的未免太陡峭了些,这事儿未免也太疯狂了些。

    基于这种心理预期,当他来到大师范府三号侧门,依照窃听所得的信息回答了几个简单的问题,便没有任何任何阻拦走了进去时,不免生出很多荒谬而无法言说的的味道。

    “你是干嘛嘀?”大师范府里那名满头白的管家面无表情问道。

    “我是来修供暖管线的。”许乐吞了口唾沫润了润有些干的嗓子,递过去一张花了一夜时间伪造的粗滥假卡片,有些不自然地解释道:“去年冬天偏居的热水管线爆过两次,署里让我们赶紧来修,免得入冬后再出问题。”

    现在离下一个冬天还很远,虽然确实最近这些天署里有工程人员会进入大师范府进行维修,可许乐还是觉得这个理由不怎么站得住脚,更何况那张伪造的卡片实在很容易被人识破。

    可没想到那位满意头白的管家根本看都没有看卡片一眼,皱着眉头挥挥手,便将他领了进去。

    进院关门的瞬间,许乐下意识用余光看了一眼大师范府外的黑暗树影,观察了几十天,他很清楚那些黑暗中有多少帝**方的精锐力量在负责安保工作。如果大师范府现自己的问题,不知道有多少颗子弹会射穿自己。

    可偏偏就这样进来了?就这样像玩笑一样地进入了帝国最神秘的大师范府?

    ………………

    “不要出任何声音,府里有很多进行历史研究的老学者,他们很讨厌金属,所以顺带着也很讨厌金属碰撞的声音。

    白老管家明显不怎么在意这个满意头褐的维修工人,冷漠地交待着注意事项。

    不要咳嗽,府里的人们年纪都大了,他们喜欢咳嗽,所以不喜欢听别人咳嗽。

    不要到处乱跑,府里没有机关,也没有养狗,但这府里哪怕一个清洁工人,手里都有杀人执照,万一你跑的时候动静太大,让他的心情变的不好…………”

    许乐极为老实地提着工具箱跟在管家的身后,看假认真地听着这些古怪而带着恐吓意味的警告,实际上微垂的目光一直在身帝扫过,在大师范府外面看不到太多内部的情况。此时难得进入,他必须仔细地查看地形,分析各个区域的功能,以方便稍后的寻找……或者是再次逃亡。

    “不要东张西望。”

    白老管家假乎不用回头也知道许乐在做什么,又或者是以往每个能进入大师范府的外人,都会忍不住好奇东张西望,所以他冷漠地加了这一句。

    …………

    一路走过,尽是墙角花树掩映下的下跑,没有看到太多有价值的东西,直到进入偏僻角落里的管线中控室,他被单独留下。

    工具箱轻轻地放在地上,许乐看着面前繁复的管道线路,眉头深深地蹙了起来,足足有十几秒钟没有任何动作。

    他不是被面前这些复杂的管线弄的有些迷糊,再复杂的机械管线,只要有相应的外部漆玛标注,他都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理清管线构造,找到需要维修或者不需要维修的那条。

    让他皱眉陷入思考的原因是进入这片白色院落的过程。

    与帝国白槿王朝息息相关,无比神秘的大师范府,自己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进来了?

    这个已经生的事实,实在令他感到有些不可思议,没有严密的搜查,没有身份的几重核实,就连脚下的工具箱都没有打开过,府外那些帝**方的精锐部队留着是干什么用的?

    他眯着眼晴望着管道室窗外深沉而安宁的夜色和夜色中那些随春风轻摇的高大乔树,总觉得哪里有问题,却不知道问题在哪里,总觉得安宁的院落中藏着异样,又不知道异样在何处。

    轻轻无声地吐了一口气,他中蹲下身体打开了学生的工具箱,开始进行自己的工作,既然已经进入此间,那么不管有没有问题,总得继续走下去。

    他调出旁边监控屏中的历史数据,找到污水排放最少的几根,然后打开管道室里的中枢阀门,沉默着将取样分析高位碳棒,依次放入每一根管道中。

    基中有一根管道的历史污水排放值最小,而且里面的絮状物偏多,许乐眉尖微微一挑,等着分析高位碳棒采样的结果出现在光屏上,确实(这个应该是认吧?老猫也打错字。)这根管道里排放的污水,果然含有最多的k2因子。

    事前他已经查阅过,k2是帝国高等级图书馆最常使用的清洁剂,问题是为什么有这么多的絮状物,难道大师范府的档案室里居然还在使用植物纤维类书籍?

    虽然心中有犹豫,他的动作却没有任何犹豫。

    从工具箱中取出两块类似橡胶垫的东西,贴在管道上(然后?)连结在一个小金属匣上,然后又取出一根橡胶棒在金属管道上轻轻一敲。

    没有任何人耳能够听到的声音出,橡胶棒与金属管道碰撞所产生的震波,却快地顺着管道传入地下,继续向前,直至末端的出口,然后再次折回,通过那两片橡胶垫似的东西,进入许乐改装后的粗糙声纳接收仪。

    大师范府很大,许乐没有办法确认自己要找的房间在哪里,只有通过这种方式进行挑选。

    确认了档案室的位置后,他没有马上离开,而是从工具箱下方取出维修工经常使用的低端轴转屏工作台,与先前从地下深处拉出的那根缆线连结。

    他要侵入大师范府的监控系统,不,更准备(确,这猪又错一字。)地说,他是要与这套监控系统同步。

    虽说进来的很容易,这片白色院落就像是妓院一样不设防,可是面对着老师的老师的老宅,面对着帝国最神秘的那个名称,许乐警惕小心非常,不敢在细节上冒太多险。更不相信自己入侵对方的监控系统还能不让对方现。

    …………

    戴好耳塞,将微型可视光屏垂在左眼之上,手枪上膛,深呼吸以令灼热力量激荡全身,随时可能挥出豹的度熊的力量,做好一切的准备工作,许乐紧紧关上管道室的门,身体骤然一缩,化作一道影子穿窗而出,然后隐于花树阴影遮蔽之中。

    以他如今的实力或者说境界或者说可以爆出来的度,借着夜色的遮蔽,一般的监控探头很难捕捉到他的身影,一旦停下,即便有人走过他的身边也很难现他的存在。

    他就像个影子一样在院落里行走着,小心翼翼避过一切危险,向着目标前行,大师范府比外面看上去要大很多,要走到他判断出的档案室,需要过很多地方。

    在前进的道路上,房间里不时传出电视新闻声,争论声,敲击膜式键盘特有的嗡嗡声,这些声音让他的感觉有些怪异,似乎这座院落并不是什么神秘森严的高官府邸而是一处充满了青春味道的校园。

    在前进的道路上,他看到了很多建筑,而这些建筑外墙上毫不例外的涂沫着白色的涂料,纵使已经有很岁月和风雨的痕迹,可依然给人一种干净到令人有些寒的感觉。

    不知道绕了几个弯,透过面前的树枝,许乐忽然看到侧前方出现了一堵不是白色的石墙,身体微僵停住了脚步,那面石墙上刻着几排潦草的字。”内心纯洁的人前途无量。“

    他的眼晴眯了起来。心想当年开创大师范府的家伙肯定是个文艺青年,得治病,联邦人对帝国大人物的腹诽连连,于是他没有注意到在那排帝国文字的下方,有一排更小的字。

    …………

    房间里没有一丝灯光,没有一丝声音,没有一个人。只有淡淡的植物纤维防潮药水味道和磁盘阵特有的低沉电流声,里面应该储藏着无数旧式书籍和海量的电子资料。

    许乐的眼晴再次眯了起来,眼皮都眯的有些涩,在黑暗里观察了很长时间,确认这间全合金建筑没有什么太过逆天的安何措施。

    用工具将几个触式警报系统解除,蹲在黑暗的大门处,花了三分钟的时间,将那扇严密的门锁打开,许乐缓缓用力将门推开一道缝隙。闪身而入!

    他比以往任何时刻都要感谢大叔教给自己的那些锁具知识,同时再次确认,只要自己愿意随时可以成为宇宙中最了不起的盗贼。

    些许骄傲自得涌入脑海,然而马上被面前的画面凝结。

    放眼望去,房间里到处都是一幅一幅的黑布,这些石的棉质黑布遮光率大概能够达到百分之百,由天花板上悬下,直垂地面,就如一道道黑色的空间区隔,硬生生将三维的空间切成了无数的小格。

    许乐惊讶地看着这些黑布,看着黑布围成的格子里阵列的书籍和那些磁盘矩阵,隐隐明白黑布大概是用来做隔断,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隔。

    他的时间不多,先快浏览了一下书架上的纸质书籍,现里面应该有很多帝国的秘密,只是对他没有任何用处,连续翻了四个黑布围成的格子,依然如此。

    有些放松的他再次随手掀开一道黑布,却有一道亮光闪入眼眸!

    许乐眼瞳微缩,知道自己来不及放下黑布,右手闪电般掏出手枪,指腹紧摁板机,对准了黑布后方那些背影。

    那是一个中年人的背影。

    中年人没有回头,问道:“你对席勒早期的剧本有什么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