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六十一章 许乐的飞刀

    当天夜里,在黑暗中做完了全**作,一样变得疲惫不堪的许乐再次进入了洗手间,冲了个冷水澡之后,他的精神似乎变得好了许多。从镜子后面挖空的瓷砖下取出那把锋利的小刀,开始对着镜子认真地刮弄着眉毛,一根一丝都修整的极为细致,最后他往眉毛间涂抹了一些活泉牌紧肤水,对着镜子里那张脸,满意地点了点头。

    许乐并没有自恋的习惯,也没有让自己这张平凡的脸变英俊的想法,就算他有,也不可能选在凌晨来进行这种工作,除非是个神经病——23频道的广告里说这种紧肤水能够收缩毛孔,所以这两个月里他一直在试着用。对着镜子端详了许久,确认眉毛间的那些毛孔已经细微到看不见,如果不用放大镜看,绝对看不出来光滑的皮肤上本来应该生着眉毛。

    这张平凡的脸上最有特色的地方便这对眉毛,当初在矿坑的时候,封余就曾经说过他的眉毛像一把刀,太过正,太过直……修眉的目的不是为了让自己的五官柔顺些,而是为了通过修改眉间距来改变自己的面容。毕竟他的真实身份不敢暴,西林东林虽然距离都星圈无比遥远,但人世间的戍怎么说得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曾经见过许乐的人来到梨花大学……

    许乐原本的眉毛如墨一般,并且中间连在了一起,看上去就像一把锋利而势不可挡的大砍刀,这两个月里他不停地修着眉毛,就是要把这对直眉从中间截断……效果还确实不错,至少镜子里的那张脸,和原本的样子确实有了些区别,虽然区别不是太明显。

    如果说许乐以前的眉毛是一把大砍刀,那现在他的眉毛依然是那样直,那样墨的干脆,却已经变成了两把小飞刀,挑向鬓际。

    ……

    ……

    今夜无眠,许乐坐在黑暗里盯着紧闭的大铁门,关于直觉这种事情,其实只是无数细微变化所引的敏感判断,甚至是一种下意识的判断。许乐是个善于观察事物的人,封余当初便曾经无比欣赏他这一点,所以他相信自己的直觉,校长的突然来临和无声离去,还有西直门前些天的忽然重新开放,校园后门此时绝对的安静,都代表着什么。他嗅到了危险的味道,就像是在电子围墙那头的青色草原上,似乎草丛里潜伏着许多只野兽,令他不安的是,自己根本无法现这些危险究竟在哪里。

    手指轻轻地抚摸着掌心的金属手柄,许乐眼睛微眯,知道自己只要推动那个活动按钮,这个貌似数据存储器的小工具前端便会喷出极强的电流,而当蓄积的电流用光之后,还可以弹出锋利的匕尖。有了这样一个利器护身,他的心情安定了一些,然而当他想到夜店门口那些嚣张的人当街拔出的手枪,他的心又不再那么安定了。

    当年他在封余的指导下做出了两根电击棍,除了一根送给李维,间接导致了后续一切的生,还有一根他一直拿在身旁防身,曾经电昏过野牛,电迷糊过警察局长,被他亲昵地称为“把手”。离开河西州的时候,“把手”已经随着芯片火葬于那个焚化炉中。此时手中的这一把,是一个月前才重新做好的,他旁听的科系还没有开始实验课,但是在校园里寻找合适的材料却不是什么难事,在网上订购了一些特殊的元件之后,许乐重新做好了这个东西,最后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做:

    “飞刀”

    漫长的夜,就在许乐紧惕地等待中一分一秒过去。天边渐渐亮了,s1星球天空上那两个淡淡的月影也分次消失在地平线处,一种灰蒙蒙的白开始笼罩天空。空气中充满了新鲜和清凉的味道,晨风在梨园四周吹拂着,却将那些淡雾吹的越来越拢,越来越浓。虽已到了清晨,却是最初的晨,校园里的人们还在沉睡,草丛里鸣叫了一夜的昆虫却感到了累,纷纷停止了生命的歌唱,四周一片安静。

    许乐也已经困了,自嘲地笑了笑,心想到底不像大叔那样有丰富的逃亡经验,随便的瞎想便让自己紧张了一夜,再这样熬下去,只怕不需要联邦政府来捉,自己就会筋疲力尽而亡。他打开了窗户,让外面的微风透了进来,然后准备开灯,再回床上补一觉。然而就在他的手指关要接触到触摸开关的那一刹那,却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梨花大学冷清的后铁门电子开关处出嘀的一声轻响,然后在薄薄的晨雾之中缓缓拉开。

    许乐惊讶地看着这一幕,手掌握紧了“飞刀”,铁门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开动,只能说明学校里拥有更高权限的人,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输入了指令。如果他此时还在沉睡,一定不会听到嘀的那声轻响,这样无论呆会从校园外进来什么人,他都不会知道。在这一刻,他虽惊愕,却也放下了心中的担心,相信即将到来的古怪客人肯定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因为无论什么时间段,也没有人会用这样光明正大的方式来搞追捕,而且打开学校的大门和捉拿自己似乎也完全扯不上关系。

    只是这一幕看上去确实有些诡异,薄雾之中,铁门缓缓打开,四周却没有一个人影,看上去就像是电影里面常见的恐怖镜头。

    一辆全黑色的汽车快地从雾中驶来,沿着校外的道路向着梨园前行,只看那些变形离散的白色雾气,便能知道这辆汽车的度有多快,然而在这样的度下,这辆黑色汽车却没有出任何声响,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时隐时现的幽灵。

    说来奇妙的是,当许乐看见这辆黑色汽车的时候,他感觉到身周的危险味道似乎淡了许多,强烈的好奇心让他走到了窗边,在暗中窥视着这一幕,不明白这辆外表极其普通,甚至连标志都没有的汽车,怎么能够行驶的如此流畅自然,甚至……给人一种生动的感觉。

    忽然间,许乐现校园内的薄雾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身影,那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女学生,正穿着一套碎花的睡衣,抱着一本书,睡意未去地行走在梨园的马路上。这里距离公寓楼还有一段距离,尤其是最近格外冷清,但依然会有学生贪图梨园美景而来此地晨读,可是晨读的学生极少有起这么早的。

    许乐这时候顾不得考虑那个女学生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因为他现,那个连眼睛都没有完全睁开的女学生在雾中的身影并不清楚,而校外驶来的那辆黑色汽车似乎也没有现她,依然保持着高行驶……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生,或许几秒钟之后,那个可怜的女学生便会被那辆古怪的黑色汽车撞飞到高空去看梨园的风景。

    来不及呼喊,因为汽车里的人根本听不见,而且许乐总觉得对方就算听见了也不会减,至于那个睡意十足的迷糊女学生,许乐也不敢奢望能够把对方喊醒。所以他直接从窗子那里跳了出去,用最快的度冲向了那个女生,甚至比当年和野牛赛跑还要更快,直接将那个女学生扑倒在了公路旁的草地上!

    就在他们两个人倒地的那一刹那,如幽灵一般的黑色汽车高地从他们的身边驶过,没有减,没有停车,甚至没有人注视这里生的插曲,只是带起了地面上的几片青青树叶,消失在了雾中的校园。

    就在许乐冲出来的那一刻,他忽然感觉到有无数的目光望向了自己,可是随着后来生的一幕,那些目光又同时消失。只是此时少年的心情有些愤怒,愤怒于那辆不顾人死活的汽车,所以根本顾不得这些蹊跷的感觉,他恼怒地瞪着那辆黑色汽车的背影,低声骂了几句。

    ……

    ……

    张小萌忍着膝盖上的疼痛,从那个年轻男子的怀里挣扎着站了起来,眼角余光顺着那辆黑色汽车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心中涌起无比的失望与愤怒。议员安排自己回到梨花大学,为的就是要与那个人接触,为了得到那个人今天凌晨从学校后门进入的情报,s2的人们为之付出了多少努力?她也明白,这种撞车偶遇的方法实在是太过冒险,可是她也不得已……眼看着事情正在按照计划展,结果却被一个意外打断!

    然而当她回头去看那个意外时,却意外地看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尤其是那脸上流的真诚关切和眼睛里透的诚恳,让她在一瞬间内想起了对方是谁……那个分自己小狗饼干的人。张小萌愕然地看着许乐的双眼,感觉对方的目光就像两把飞刀一样盯在自己的眼瞳中,一时间竟有些慌了,竟忘了自己最重要的任务。

    许乐此时也呆住了,他现怀里的女孩儿戴着黑框眼镜,正是大巴上遇到,开学时看到的那个清纯丫头。手掌的触觉很软,他紧接着才现自己依然搂着对方的腰臀,一股春天的气息扑面而来,他顿时变成了一块僵硬的东林乡下石头。

    当一对年轻男女变成雕像的时候,那辆黑色汽车已经穿过了薄雾。汽车后座上一个约摸十七八岁的年轻人睁开有些疲惫的眼睛,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

    身旁一位管家模样的人恭谨无比说道:“请少爷放心,虽然家里依然不能派人,但特勤局主动派来了十二位特工,一定能保证您在此地学习的安全。”

    “靳叔,请叫我的名字,邰之源。”年轻人诚恳地说道。他忽然苦笑了一声,“总觉得刚才有谁在瞪我,瞪的好凶,就像两把小飞刀似的,看来我们家在联邦确实挺惹人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