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十五章 白院,突如其来的战争

    工程师思维讲究逻辑,大胆假设可以,但求证必须小心,一旦研究的对象是不可重复的生命,求证则会变得更加小心甚至有些小心意,在没有把握的前提前,许乐绝对不会因为内心的渴望和那抹似有似无的希望而去冒险。

    联邦现在应该是宪历七十一年的夏天或秋天,帝国天京星是春天,他在此间的春想着彼处的夏秋,老老实实地在贫民区里沉默地生活。

    看着那些日复一日忙碌的普通帝国贫民,联想到自己的处境,忽然似乎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心情。宇宙这么大如此瑰丽,他们这辈子大概只能停留在地表,除非去作战。就像当年东林大区的民众那样,身处壮丽的太空时代,却依然要被沉重的重力和生活束缚。

    和街坊邻居谈不上熟悉,但能说几句话,没有几个人能记住他那张普通至极的脸,但经常光顾的菜贩已经开始为他留青麦菜。

    在帝国都城生活的越久,许乐的感受越来越怪异。

    这些普通至极,或暴燥或老实的帝国人,偶尔闲聊起遥远的宇宙战争,提到联邦人,总会变得愤怒异常,恨不得将所有的联邦男人全部生吞活剥,把所有的联邦女人抢来当老婆。

    这种愤怒和狂热的叫嚣从何而来,教科书上的侵略,还是多年沿袭下来的种族仇恨?

    这些卖菜的,买菜的,收保护费的,交保护费的,年老的,年轻的,男的,女的,普通的帝国贫民,都是联邦不共戴天的仇敌?

    许乐真的很难把这些人和禽兽联系起来,很不明白,难道就是这样的一群人,在西林星球上把联邦平民如猪狗一般屠杀?

    战争,不止应该让女人走开,也应该让平民走开。

    离开苏珊大妈破落小院的次数越来越多,他随意行走越来越远,经常会下意识路过那片墙漆全为白色的院落,而事实上,这并不是下意识里的举动。

    这片院落占地极广,院内的建筑并不高,都没有过三层楼,远远望去基本上全部是奢侈的原木结构,无论是墙体还是木柱全部刷着一水儿的白,白的令人感到肃淡。

    白色院落四周有高大的青树遮蔽,内里隐隐传来花香,院外街道被打扫的极为干净,阴影里有很多穿便衣的军人在警惕地注视四周,从而显得与这片满是泥土垃圾气息的贫民区有些格格不入。

    许乐经常隔着半条巷道走过,时不时能看到有帝国普通百姓在那座白色大院外面的青石板上跪拜,五体投体,口里念念有辞,神情虔诚狂热至极,没有任何人会上前打扰。

    某日。

    在一家五金店里买了两罐金属粘胶,许乐走过小巷,来到一家卖鱼子饼的食肆,买了两包鱼子饼,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又要了一杯不知名的清淡饮料,坐在二楼临街的座位上,清饮就饼,愉快地吃着,眼角的余光却飘向了那座已经观察很长时间的白色院落。

    大师范府。

    关于这座大师范府甚至是大师范这个称号,联邦的情报资料里没有任何记载,他只隐隐记得听老东西提过一次,但根据他这段时间的认知,尤其是怀草诗讲的那个故事,他很清楚这座大师范府和里面的大师范对于帝国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不知道现任的大师范是什么样的人,但他知道这座院落与帝国白槿王朝皇室世代联姻,以前的某任大师范曾经横跨宇宙,曾经教出过李匹夫和封余两个学生。能教出这样两个逆天存在的人,本身又是何等样逆天的存在?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座白色院落以前的主人,应该算是他的师公?看着这座静幽里透着神秘的府邸,即便是以许乐的强大心志,也不禁感到有些惴惴不安。明知此地暗中戒备肯定无比森严,明知大师范府中肯定有极强大的存在,明知道自己不应该来此冒险,可他终究还是来了。

    因为他的心中有太多的疑问需要解答,手镯的秘密,置换芯片的秘密,八稻真气的秘密,这些秘密对于他的一生来说非常重要。

    而更重要的是,那任大师范曾经横跨宇宙悄然进入联邦,他是怎样做到的?那艘了不起的飞船现在在哪里?军神老爷子在监狱里提到的星图……是不是那位大师范当年走过的捷径?

    许乐嚼着鱼子饼,眯眼望着那边,浑没注意饼屑自唇角簌簌落下,在帝国皇室霸道甚至有些疯狂的抓捕拦截行动面前,他要安全地离开这颗星球,离开帝国,回到联邦……似乎可以走一条前人走过的老路,只是这条路说不定会更加艰难。

    就在前些天,帝**警再次对贫民区进行了一遍梳理,虽然依旧没有现他的存在,可是已经令他开始感到不安,时间似乎越来越紧迫,越来越紧张。

    但要闯入这座白色院落,去探究神秘的大师范府,从理智上判断,实在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更像是送死。

    这个决心太难下了。

    就在这时,远方的大街上忽然传来一阵极大的喧哗声,许乐愕然现很多帝国百姓纷纷放下手中的事儿,向着那边赶了过去,渐渐的那些震天而起的喧哗声变成了整齐的愤怒呐喊。

    “种族不灭,血战到底!”

    “杀死联邦人!”

    “帝国万岁!”

    “陛下万岁!”

    “打到s1去!”

    “杀!”

    联邦宪历七十一年秋,帝国白槿王朝皇历七百二十四年春。

    一千四百艘战舰组成的联邦视队,同时穿过晚蝎星云和加里走廊处的两处巨型扭率空洞。

    联邦舰队轻易击溃帝国边境舰队,直扑帝国西南星域的室女星系。

    第三次宇宙战争正式爆,刚刚平静没有太长时间的浩翰星海,再次被战火烧灼的无比明亮。

    许乐霍然起身,看着那座白色的院落,缩在衣袖里的左手紧紧握了起来,战友和下属们此时正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他不能再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