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十四章 泥泞难行的菜场

    第二天,在经讨一番诚恳的技术名词交流之后,苏珊大妈终于承认了这名年轻贵族的判断,挟着头顶那股直冲皇宫的怨意找到了上家,一番由污言秽语充作子弹的唇枪舌剑,换回了合适的元器件。

    自此,联邦的战斗英雄许乐同学,开始了他在帝国都贫民区的非法组装工人漫漫生涯,用设计机甲的机修师大脑设计简陋播放器的排线,用修理机甲的手指安装那些粗劣的仿工元器件,伴着昏暗的灯光幽暗的月光,夜夜夜夜不停歇。

    “这里是六跳线,供电感应断启开关的敏值必须调小,按照这片街区的电压稳定度,如果按原有设计,只怕看一部电影要重启三十次。”

    “这个黄色的硅粒盒是解码器稳定阀,整个播放器最关键的就是解码装置,有专业的人士负责刷软件,我们不用管,但我们可以尽可能地扩展存储通道的传输率。”

    “解码率?如果能硬解码,当然要比软解码的效果好很多,可问题在于,就算是去侵占主芯片的计算频率,还是需要一个专门的硬件装置,价钱?这个我不是很清楚,大概会占到成本的百分之七。”

    许乐一边对身旁的那对母子做着讲解,一面快翻动着十根普通的手指,轻松易常又无比迅地将身前的播放器组装完毕,然后搁到一边的筐中。

    苏珊大妈瞪圆了双眼,忽然现自己看错了这个可怜的年轻贵族,这动手水准完全可以比拟一个熟练的技术工人了,想到这家伙刚才提到的什么硬解码,她挠着头粗声问道:“我听不懂这些技术名词,不过如果能够让高清画面能更流畅,百分之七的成本应该问题不大。”

    “哥,你这手活儿真漂亮,我是学不会了。

    苏珊大妈的儿子保罗今天休假,从第二大学赶回了贫民区的家中,像他的母亲一样,这个小伙子的心地也极为善良,充满了同情心,从来没有反对过母亲收留这个流亡贵族的举动。

    今天保罗本想向这今年轻的流亡贵族学习组装机器,从而让母亲的生活能更轻松些,却没有想到年轻的流亡贵族那十根灵动的手指,极大的挫伤了他的自信。

    许乐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说道:“我在这方面有些天赋。”

    虽然只是最简单的组装工序,但在那位有天赋的流亡贵族帮助下,苏珊大妈小院出产的盗版影音播放机,就是能比别的竞争对手的播放机更稳定,更流畅,更清晰,更关键的是去码率强到难以置信。

    凭借着优良的性能,苏珊大妈组装的播放机逐渐在市场“业界”打响了名声,回头客越来越多,甚至城市中心区某些贵族府上的管家还专门替他们的小主人前来购买,据说那些少年贵族完全沉迷于这套播放机对三维爱情动作片的完美还原效果,无法自拨,手酸腰痛……

    生意越来越好,挣的钱越来越多,苏珊大妈干脆忍痛拿出一大笔钱贿赂了市场管理处和那些凶神恶煞的地痞流氓,在市场里租了一个小门面,雇佣了一名中年妇女营业员,从此正式告别了流动摊贩的不安宁生活。

    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月,帝国进入了冬雨时节,破落而干净的小院中食物种类越来越丰富,大妈爽朗的笑声越来越多,保罗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多,然而许乐却一直还是安安静静地呆在阁楼里,没有踏出过小院一步。

    外面风大雨大,帝国人针对他的搜捕力度肯定没有放松,他开始时不时间大妈和保罗外面的动静,却没有尝试着走出门去。

    寒冷的冰雨轻轻敲打着窗户,今年交足了取暖费用的小院里混暖如春,吃完晚饭的三个人开始在阁楼上玩牌打时光,这已经成了小院例行的节目。玩的是帝国南路花牌,安静的阁楼里时不时响起大妈的笑声和保罗懊丧的声音,许乐笑着陪这对母子打牌,心里却很清楚,这是大妈母子担心自己被幽闭在阁楼中太久会憋出病来。

    这一局保罗输了,年轻的大学生恼火地揉了揉褐,开始洗牌,就在这时,苏珊大妈忽然说道:“你不用担心会牵连我们,我们生活的这片街区的人们,向来只会管自己家的事情,不会对别人的事情感兴趣。”

    许乐沉默无语,没有想到苏珊大妈猜出了自己的担心。

    “我去联防办悄悄看过通辑文书,贵族名册里没有你的三维像,也许那些官老爷们早就忘了你这个不起眼的小家伙。”苏珊大妈认真望着他的眼睛“你不可能一辈子就躲在阁楼里,这些天你经常呆呆地望着院外,我知道你想走,但大妈想说,如果你要走,最好是有把握击的时候再走。”

    保罗也停住了洗牌的手,望着许乐皱眉说道:“哥,学校里对于这场叛乱的真相也有很多悄测,妈和我问过你很多次,你都不肯说,自然是有不方便说的原因,但妈刚才说的对,你最好不要冒险。”

    苏珊大妈沉默了片刻,再次开口微笑说道:“记得走的时候,至少要告诉我们一声。”

    “一定。”许乐很认真地回答道。

    冬雨如丝的城市,如同笼罩在烟雾中的贫民区破旧建筑,是许乐绮窗静观的所有画面,虽然这座小院是如此的温暖,可他终究不属于此间,总要离开。

    他不知道家乡联邦现在处于什么样的情况,部队攻过来了吗?七组那些家伙是不是已经提枪上了战场?那些亲爱的朋友又处于何种境地之中。

    在那夜谈话之后的第三天,他用大妈买回来的染剂仔细地将黑色头染成淡褐,又小心地修理了眉毛,戴上保罗买回来的变色隐形眼镜,第一次走出了小院。

    渐渐的,市场里与苏珊大妈相熟的伙伴,街巷里并不多的邻居,知道苏珊家来了一个投奔她的穷亲戚。

    在天京星都城生活的人们都有一种天然的骄傲感,哪怕他们生活在贫民区,那也是能远远看见巍峨宫墙的贫民区,能够近距离感受陛下气息的贫民区,在乡下人眼中依旧走了不起的地方,这样的投奔戏码,每天不知道要上演多少幕,谁会在乎帝国严格的户籍流动审查制度?

    就在这种安静的生活中,冰雨连绵的冬季过去,青葱迷人的春天到来,又将过去,贫民区人们的生活周而复始的重复再重复,似乎没有生任何变化。

    许乐的生活也是如此,他在阁楼里组装盗版播放机,在夜里陪苏珊大妈聊她那些令人感慨的过去,偶尔指点保罗在大学机械系里的疑难问题,平稳的有如一条不流的河,未漫的湖。

    其实他想走,只是走不了。

    在那些隐藏在冬雨春风中的寒冷目光注视下,他不可能通过正常的途边离开,帝国普通的航运系统根本不可能靠近,所以他只能尝试接近帝国地下社会,想利用那些黑暗势力的走私渠道离开这颗星球,然而他的计划还没有来得及开始,便愕然地现原来这条路很早就完全断了。

    通过街坊邻居的闲聊,保罗从校园里带回的议论中,他才清楚整件事情的尾。

    数月之前,帝**部忽然通过有关途径,向天京星的地下世界去言辞冰冷的最后通知,命令那些黑暗势力即时马上中止所有的走私行动。

    历史上很少出现这种情况,因为当权者很清楚这些地下世界是整个帝国无法完全从根上抹除的存在,这些地下世界的走私贩,往往代表的是那些大贵族甚至是皇族成员的隐秘利益,更何况要即时终止所有走私交易,对于他们来说是极难忍受的事情。

    果然,在那些皇族成员和大贵族的支持下,天京星地下世界对军部的这个要求阳奉阴违,并没有马上中止。

    紧随而来的,是一场令整个帝国地下世界感到颤栗的血腥屠杀。

    所有胆敢离开星球表面的走私飞船,还没有来得及突破大气层,便被军方舰队冷漠地击毁,万炮齐轰的战舰似乎根本不在乎那些飞船上运载着什么货物,又属于哪个家族。

    最大的几个走私贩,当天便被皇家辑私司秘密逮捕,再也没有人看到过他们的踪影,至于他们的走私基地,则是在帝**方的强大火力下,变成了无数尸体搭织而成的破损积木堆。

    传闻中最令人震惊的部分,是那些走私商人幕后的皇族成员和贵族,被皇家情报署官员毫不客气地请回了幽暗的审判室,没有任何贵族敢反抗,因为据说……是殿下亲自带的队。

    帝国社会里绝大多数人都不明白皇室为什么会想到血洗地下世界,花这么大的力气打击走私犯,有的人把这个事件和前不久的贵族叛乱联系在一起,然而有个人心里非常清楚,所有这一切只是为了断绝自己逃亡的可能。

    怀草诗,你真够狠的。

    许乐走在满是泥泞的菜场中,与那些满身泥点的菜贩讨价还价,笑眯眯地将鱼肉收于篮中,忽然间,他抬起头,眯眼望向远处那座巍峨的皇宫,心头一阵无奈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