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十三章 温暖的异国小院

    昏暗的灯光照在黑年轻人脸上,听到这句话后,他那劝如墨般的直眉忽然颤了颤,却没有说什么话。

    苏珊大妈看到他的反应,以为自己那句话触动了对方伤心的魂,不禁有些后悔,讷讷然住了嘴,随口东扯西拉了几句闲话,便往楼下走去,有些后悔地拍了拍后脑。

    十几天前,清晨起床爬上阁楼准备一天贩卖工作的苏珊大妈,吃惊地现一个浑身是血的黑年轻人正躺在自家满是灰尘的地板上,陷入深层昏迷之中,看上去异常恐怖。

    苏珊大妈的胆子很大,确认对方昏迷不醒后,将他拖到草垫上,仔细地打量了一番,从此人并不合身的军装和不合脚的军靴上,她对此人的身份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那些天里,天京星都城遍布着脸色阴沉的军警和皇家情报署的便衣,皇室正在大肆搜捕贵族叛乱的遗党。苏珊大妈以为草席上这个浑身是血的黑年轻人,肯定是被追捕的贵族。

    最后坚定她这个判断的,是黑年轻人腰间露出来的内裤一角,作为当年的贵族小姐,她非常清楚那条内裤的材质,只有真正富有的上层贵族才有资格享用。

    如今的苏珊大妈似乎淡忘了当年家破人亡的惨剧,对于陛下和皇室也没有太多的恨意,更没有牵涉贵族叛乱,收藏逃犯的勇气,当时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报警,然而就在此时,那个昏迷的黑年轻人短暂的醒来了一瞬间。

    就是那一瞬间,那双眯着的小眼睛里流露出惹人无尽怜惜的虚弱,可亲的诚挚与真诚的恳求。

    不知当时苏珊大妈的内心经历了怎样艰难的挣扎,不知道她是不是从这个可怜的贵族逃犯身上看到了当年父母的影子,不知道她是不是想起了最疼爱自己的兄长也拥有这样一双清湛的眼睛。

    她没有报警,她把他藏了起来,藏在小院的阁楼里,藏在灰尘里,喂他清粥清水,替他擦洗满是伤口凄惨的身体,将药片碾碎了塞进他的嘴里,直至他醒来。

    黑年轻人醒来后的第一声道谢,让苏珊大妈再次确定自己的猜测,那口标准的天京贵族,不,更准确地说是皇室腔调,有多少年没有听到过了?

    “这小家伙的父母肯定是大人物。”

    苏珊大妈在楼下的厨房里忙碌着,菜刀在塑料菜板上出清脆的砍剁声,带着一丝恼火咕哝道:“可贵族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只知道腔调要风雅,却连个螺丝都不会上。”

    白天在菜场里购买的廉价青菜,被老旧的菜刀切成碎末,扔进锅里的白粥,配上几片即食肉,混上一勺黄褐色的辛味料,一锅热气腾腾,勾人食欲的杂烩锅便大功告成。

    苏珊大妈得意地拍拍手,正准备将锅里的食物盛入盘里,忽然想到阁楼里那个可怜贵族苍白的脸,沉默了很长时间,忍不住长长地叹了口气,从冰箱里取出预备周末儿子吃的黑羽鸡块和红桔子,扔进了锅里。

    “以后再也不能当这种烂好人了,又没什么好处,还要天天担惊受怕。”

    她一边搅拦着食物,一面抹着额头上的汗珠,埋怨着自己。

    ……

    ……

    “黑羽鸡和红桔子,对补血有好处,你都挑出来吃了!”

    苏珊大妈恶声恶气地将小钵扔到黑青年的身前,说道:“赶紧把你这娘们儿身体养好,然后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黑青年捧着有些烫的食钵,沉默了很长时间,才缓缓拿起筷子,大口大口地进餐。

    将钵里的食物一扫而光,他抬起头望向一直靠着廊柱的苏珊大妈,似乎想说什么,却终究什么都没有说,或许是食物太烫的缘故,那双还有些肿胀痕迹的小眼睛里晶莹亮。

    “不要用这种小狗的眼神望着我,剩的那半只鸡是留给保罗的,你可别想我还煮给你!”

    苏珊大妈没好气地把食钵抢了过来。

    黑青年望着她呵呵地憨笑了声。

    “不过最近不要急着走。”

    苏珊大妈有些受不了这个可怜贵族干净而无害的笑容,像驱赶蚊子一样用力地挥了挥右手里的抹布,似乎要将这抹笑容挥跑,语气加重说道:“听说最近有联邦逃犯跑出来了,联防办当然没有说,是黑道上的小道消息,军警正在到处拉人,你可得小心一点儿。”

    “我又不是联邦人,不怕的。”黑青年回答道。

    “不怕?如果让军部抓着你这个逃亡贵族,只怕你的下场要比那个联邦人惨很多。”苏珊大妈粗声说道:“算了,你就暂时在这里呆一段时间吧,这里的户籍查的向来不严,四大市场里不知道藏了多少逃犯,一时半会儿也查不到你。””你就说是我家的远房亲戚,不过……”苏珊大妈皱着眉头打量他,说道:“你得把这口音改掉,这一口地道的皇室腔,唉。”

    她叹息了一声,拿餐具去洗,临下楼前粗豪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得把活路练的更熟一些,不指望你能替老娘挣钱,可你以后不能吃爹吃妈,总要学点儿谋生的本事吧?”

    看着苏珊大妈如一只移动旋转的水桶般转出阁楼,听着沉重的脚步声在下方响起,然后又听到厨房里熟悉亲切的咒骂声,许乐揉了揉黑色的头,心中生出无尽温暖与感激。

    在昏迷中他做了很多梦,很多噩梦,其中最恐惧的梦境正是醒来后,正被无数帝国士兵冰冷的枪口对准,沉重的狼牙机甲守在外围,一脸冷酷的怀草诗正缓缓走来。

    他没有想到自己醒来后,迎接自己的是一碗温暖的清粥,一个外表凶恶内心无比温暖善良的大婶。

    这真是人生最大的幸运。

    他无比感激这位叫苏珊的帝国妇人,然而在某些问题上,他不得不欺骗对方,默认了对方的猜测,假扮一个被帝国政权通辑的可怜年轻贵族。

    善良的苏珊大妈因为她的过去,因为她的同情心可以冒险收留一名贵族,却肯定不愿意收留一名联邦人。

    醒来后现被误认为帝国贵族,而且这个误会在大妈的心里异常坚定,许乐也觉得有些奇怪,直到此时,他才想起自己的帝国语基本上都是向怀草诗学的,带着公主殿下标准的皇族用语和音腔调,想不让人误会都很难。

    苏珊大妈的儿子保罗在第二大学读书,她日常的生活很寂寞,所以显得有些唠叨,而许乐正是从大妈的唠叨中推论出了很多东西,其中有些是他在怀草诗身边曾经学习过却没有注意过的问题。

    帝国过往的阶层划分异常森严,皇族,贵族,平民,贱民,奴隶,构成了这个畸形社会的层层架构,而要区分一个人是不是贵族,有一个不怎么可靠却在民间广为流传的方法:那就是看这个人头的颜色,眼珠的颜色,头与眼珠的颜色越靠近黑色,这名帝国人的身份便越尊贵。

    许乐想起怀草诗那双时常眯着的黝黑眼眸,不由皱起了眉尖。

    那年在联邦倾城监狱里,似乎那位了不起的老爷子说过一句隐隐关联的话语,年月太久有些记不清楚,好像当时老爷子说……如果能把芯片取掉,就可以去帝国冒充皇族?

    凭什么?就凭自己满头的黑,亮的黑眸,还是说当时那位老爷子就已经猜到自己可以取出颈后的芯片?

    许乐皱紧的眉头渐渐舒展,眼睛却眯了起来,缓慢挪动身体半绮在窗台上,看着阁楼外那轮应该陌生其实和联邦月亮差不多的月亮,心思不知道飘去了何处。

    阁楼下方破落小院里传来试机的声音,大妈好像正在播放一部战争大片,小院门口悬挂的那个金属盒,应该就是帝国免费放给所有家庭的芯片监控设备。

    那个盒子从来没有响过。

    许乐下意识里伸手摸了摸颈后,细微的小创口早就已经愈合,心里明白,正是因为那个盒子没有响过,苏珊大妈和保罗才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是联邦人。

    可我是联邦人,我总要离开这片帝国的土地,该怎样做?许乐眯眼看着异乡的月亮,再次陷入沉思,不知道帝国方面的搜捕力度现在如何,这么长时间没有找到自己,他们会不会认为自己已经死了?不,按照那位公主殿下的性情,一天没有找到尸体,她一天都不会放弃。

    这间破落寒酸的小院,在这片贫民区里算的上是不错的建筑,只是因为太过靠近火葬场,所以没有多少人愿意选择在此居住,四周的建筑都熄着***,幽静有如他此刻的心情。

    许乐收回目光,摇头坐回草垫,从墙角拖出一个大箱子,拿起那些粗糙的工具,开始认真地组装劣质廉价的盗版影音播放机。

    逃离帝国返回联邦的大问题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可也得把眼前这最麻烦的问题先解决掉。

    “可是这卡口螺确实型号不对啊,大妈。”

    他愁苦着脸,看着根本吃不进丝的螺丝,现这问题比逃亡更麻烦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