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十章 一个小时

    许乐的呼吸变得沉重起来,不是因为重伤虚弱的原因,而是因为手腕上的手镯散出来的细微光线。

    手镯表面像水银一般流动,内里骤然射出光线,凝结于面前不远的空中,星星点点汇成残条,线条相聚汇成桔构,结构泛着美丽星空一般的光泽,清晰她展现出一幅地图,复杂的地图中被描粗的几条通道,准确地和面前复杂的地下水道吻合起来。

    大叔留下的手镯里藏着联邦各大机要监狱的地图,这一点他在很早之前就确认,而里面还有些图纸他一直不知道是哪里的地图,直到此刻才得到了确认。

    居然是帝国天京星都城的绝密地图!

    封余肯定到过帝国,从皇帝的愤怒和怀草诗的故事里,可以得到佐证,但是手镯里居然藏着这钟宝藏,依然出了许乐的想像力。

    既然已经与敌人扫遇,帝国方面应该会很快现自己的行踪,他此时虽然心头震惊,却没有时间去消化这种情绪,凭借人的精神控制力平伏急促的呼吸,墨眉微挑,用最快的度剥下脚下帝**人的军装和军靴,同时顺手拾起枪械和帝**方的内部通话系统。

    此刻,他不再需要以强迫乐观的半疯状态唱二十七杯酒那悲切的歌,套着不合脚的军靴,看着面前空中的三维地目,不假思索顺着地图指示的方向走去,心里倒吸着凉气,着嘶嘶的声音。

    黑暗的地下水道瞬间吞噬了他的身影,只有手腕处的淡光时隐时现,像萤火虫般并不分明,却格外清宁。

    ,沉重呼吸,手指打开了手镯,里面的地图,有联邦各大监狱的地图,还有些地图他都不知道是什么,看着洞,重合在一起,走了过去。

    惊的咧,不唱歌了,套着不合脚的鞋子,一路倒吸凉气,向着黑暗的通道里去,嘶嘶嘶嘶。

    由装甲车和防弹重车组成的车队在都城空旷的街路快行驶。

    因为突事件,整个都城范围进入了紧急状态,宵禁的命令下到了每一个家庭,表情紧张的军警像猎人一样散布在城市各个街口,没有任何平民敢在大街上随意行走,所有的大街小巷都显得无比死寂。

    这列撕开浓重的黑夜,一路向南的车队,在这样的夜晚街道上就像是幽灵般令人心生惧意。

    “殿下,变轨七号已经并轨到位,只要搜寻部队与目标生接触,马上就可以进行精确定位。”

    帝**部机动作战局局长杰西皱着眉头低声与前方的下属们进行了最新的通话,他抬起头来望着后排那位年轻的军官,沉声说道:“密集阵已经做好了射的唯备,只要精确定位成功,一次密集轰炸,肯定能够把目标摧毁。”

    怀草诗冷静的目光从面前光募上移开,看了一眼这名军方出身的强硬派下属,冷漠地摇了摇头,否决了这个提议。

    不知道为什么,被许乐离奇逃亡激怒的她并没有选择乘坐更快的战机前往枫湖地区,而是选择乘车南下。

    “殿下,我承认现在政局确实不稳定,贵族叛乱遗毒未清,这时候在都城近郊弄出一场大爆炸来确实不好交待。

    杰西局长努力地劝说道:“但这个联邦人是谋杀卡顿郡王和德林亲王的凶手,陛下非常震怒,那些去医院看过他的元老会贵族………”

    他有些犹豫地者了怀草诗一眼,轻声说道:“很多人知道他是被您俘虏的,但也知离阪星上的那些事精,如果我们不能用最快的度解决掉他,只怕会才些对您不利的谣言传出口。

    怀草诗望着他眯了眯眼,杰西局长顿时觉得车厢里的温度下降了很多,有些寒冷刺骨,讷讷然住了嘴。

    “我比谁都清楚这个联邦人的危险性。他的死亡对于稳定贵族们的情绪也很重要。如果是必须的,我甚至愿意把军部储存的高能炸弹全部扔进枫湖,把那面大湖炸成焦坑。”

    怀草诗淡淡望着自己最忠姓的下属,并没有生气,缓声说到:“但我并不认为湖畔那些部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对他进行精确定位。”

    杰西局长的眉头皱了皱,虽然他无比敬畏面前的殿下,但殿下这句话等于是不信任帝**人的能力,隐隐里对那名联邦逃犯表示了赞赏,他忍不住说道:“这是不可能的事精,虽然南岸森林地形复杂,但我已经派了上万的部队还有几十台狼牙过去,就算不能杀死他,找到他也应该没才问题。”

    怀草诗抬头看了一眼车窗外的夜色,没才回答下属的疑问,问道:“历史上可曾有联邦人能在天京星上生存一个小时?””没有。”杰西局长的回答很斩钉截铁。”所以不用太紧张,人一旦牵上了狗链子,再如何强大,也都只能变成拴在木桩上的一条狗,怎么挣扎都不可能跑的太远

    怀草诗目光重新回到光幕,审看着枫湖周边传回来的态势图,唇角泛起一丝笑容,笑容里夹着一丝寒意,默然想着那个正在拼命逃亡的家伙,就让你在生命的最后再绽放一把吧。

    车内重新陷入死一般的沉默。

    很久之后,依然沉默,枫湖前方的搜捕部队迟迟没有最新的情况回报。

    杰西局长与下属们再次联络后,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犹疑着看了垂目似在养神的殿下一眼,低声说道:“依然没有找到目标………南岸的大部队已经疏理了一遍,没有遇到任何袭击,探测仪和潜艇在溯中也没才现异动……

    怀草诗抬起头来,双眼微眯,沉默很长时间后忽然开。问莲:“北面的情况怎么样?地下道里有没有动静。

    杰西微微一怔,心想预案中虽然在湖北岸设置了三道拦截线,但那个联邦逃犯怎么可能愚蠢到往城市里走?”遵照您的指示,地下水道里的芯片监控在第一时间内全部开启,只是有几个节点的设备因为年久失修,可能会有些小问题,但不影响大局。

    怀草诗没有说什么,只是双眼眯的更加厉害,整齐的眼睫毛像锋利的刀光般闪动。

    紧接着有坏消息传来,负责地下水道搜捕任何的部队确队遭受了三次袭丰,没有任何活下来的人。”殿下,我专门把齐大兵调到地下水道,结果连他都被击倒,现在生死未知。杰西擦着额头的冷汗,来不及表示自己的震惊,连忙解释自己并没有轻犯殿下最初的命令。

    怀草诗皱了皱眉头,她知道那个齐大兵是机动局从皇家特种营征调的强大战士,没想到连那个人也没能拦住许乐。

    应该全身瘫痪的你是怎么动起来的?流了那么多血,受了这么重的伤,你居然还能逃这么远?你顺着她下道往都城里去,难道不知道弄陆时都能揪住你颈后的狗链?

    看着窗外夜色,怀草诗面无表情和那个逃亡路上的家伙进行着对话。”全面封锁地下水道出口。””是。”杰西局长沉声应道,虽然他很清楚天京星都城复杂恐怖的地下水道根本不可能完全封锁,但想到那名联邦逃犯颈后的芯片,想到遍布城市角落里的监控装置,信心重新回到他的体内。

    车窗降了下来,夜风吹了进来,又是长时间的静默,没有任何消息回馈,信心逐渐崩溃,杰西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和紧张。

    怀草诗眯眼望着被夜风吹的插晃不安的崭畔青树,心情第一次摇晃不安起来。”历史上可曾有联邦人能在天京星上生存一个小时?”

    她想到先靠自己冷漠问出来的这句话,心中忽然生出一些不好的兆头,如今一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过去,还没又现许乐。

    她这才想定自己忘了一件事情。

    很多年前,那个叫纳斯里的联邦人在天京星上生存了很长时间,甚至是生活了很长时间。

    一道并不艳丽的枪火喷吐而出,沉闷的枪声在空旷安静的下水道里回荡很长时间,才佳性厘灭。

    幽暗的转角,许乐瑞着帝目军方标配的枪械,一脸沉毅盯着远方的半高平台,观察了很长时间,确认那六名帝国士兵个部被自己击毙才重新抬步,向着前方走去。

    这是地下道逃亡中遇到的第三拨帝国搜捕士兵,一场突如其来的交火,他凭借着自己比一般人敏锐太多的眼力和白玉兰调较出来的枪法,快地将敌人消灭干净。”老东西,没你当眼睛,小爷的枪法一样很**啊。”

    他拖着伤腿,困难地一拐一拐前行,疲惫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内心却在不断用这种话语替自己打气加油。

    逃亡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他知道就算帝国人暂时还没才现自己,暴露的时间也近在眼前,更关键的是,顺着地下水道越靠近天京星都城,就越有可能遇到芯片监控装置。

    是时候取出颈后的总片了。

    但他一直在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