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二十九章 地下道里一错指

    有城市的地方,就全有很多人,有很多人的地方,会产生很多的垃圾废水,无论有没有经过处理,那些混杂着菜叶瓜皮纸屑大便的污浊液体。总要排出去,所以需要下水道。

    基于下水道对人类生活的重要性。很多历史学家一直坚持,完善的地下水排放系统,是人类历史中最重要的明之一,而城市排水系统势优劣,直接反映该城甫社会文明程度的高下。

    做为左天星域最大的一座巨型城市,天京星都城毫无疑问拥有帝国最达的排水系统,数千平方公里城市建成区的水泥地下深处,复杂的下水管线像蛛网一样延展,有的下水道只能容许饥瘦的老鼠爬过,而更多的主要下水道则修建的无比巨大,甚至让人感觉能够容纳下太空里的战办……,

    许乐在漆黑的下水道里爬行了很长一段距离,又沉默地走了一段距离,看着面前四通八达,巨大的管道系统,忍不住摇了摇头,心中那道带着乐观主义的欢快歌声也暂时停歇。

    在水中一是条自在游动的鱼,从枫湖里爬出来后,疲惫伤痛随着干冽的空气快侵占他的身体。

    那一顿残忍的棘条鞭打造成的大量失血,让他身体异常虚弱,更可怕的是,在飞船坠湖那一瞬间,顶住驾驶舱前台的左腿承受了太过恐怖的力量,纵使体内神奇的灼热力量全部暴,腿骨和膝关节依然受了严重的震伤,有骨折的迹像。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他不知道该往何处去。

    面前约三层楼高的地下空间里,有十几个洞口,有的洞口里漆黑一片,有的洞口里透出淡淡灯光,谁也不知道哪条下水道会通向城市里的哪一处,还是会重新绕回那面已经被重重包围的大湖。

    天京星都城的排水系统最开始的设计远在千年之前,无数年来无数代执政者不停进行着改造,城市地下的空间尽乎有半数都被挖空,似蛛网般的管线复杂到一种可怕的程度。即便是帝国城市管理署的工程师拿着所有的历史管线图进入此间,也极可能会陷入迷宫无法离去,只能生生饿死。

    更何况是他这个没有任何地图的异乡人。

    四顾惘然。

    i,第五杯酒,少年将飞,穿越层林叠翠……”

    i,小爷喝水喝的这么美。”

    沉默思考很长时间的他,从内裤边缘取出树叶草草编织的水袋,贪婪地喝了第五口水,然后咧着嘴,深吸了一口气,就像喝了一口极烈的美酒。

    他急促地喘息数下,让胸腹部那些烦闷的感觉平静些许,灰白的薄薄双唇轻轻无声启合,又开始唱那熟悉的悲伤的旋律,脸上平和的笑容依旧,竟唱出了很多愉快的感觉。

    身周下建筑和污水里的帝国食物袋都带着敌对的味道,在这片湖,这片森林,这座城市,这颗星球,这方宇宙里,他得不到任何的帮助,只有一个人战斗,孤单而凶险的战斗,永远不知道下一步将踏向何方,如果他没有这种将水饮成美酒,将悲曲唱成战歌的心性,那么总会陷入绝望。

    但他是许乐,所以他不绝望,休息片刻后,他吐了一口浊气,艰难地移动双腿,向着面前复杂的地下水道里走去。

    既然不知道应该往哪里走,那就随便挑一条通道走,因为逃亡的人总是需要往前走的,走是一切行为的基础。

    帝国方面没有人想到他敢顺着的下水道往城市里逃,怀草诗也想不到,所以追捕他的大部队基本上都集中在枫湖南面,他在地下水道里悄无声息地走了很久,也没有遇到一名帝**人。

    直至此时。

    他像一只游走于夜色里的野猫,悄无声息顺着锈梯爬上两人高的下水道半空平台,然后停住了脚步。

    面前地面幽暗的灯光里有幽暗的几个人影,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些人手里拿着枪械,可以清晰地听到他们用带着方言气息的帝国语进行低声谈。

    帝国部队搜捕的主要精力放在湖的南岸森林里,但依然派出人手控制住了地下水道的几个中转通道。很明显,无论是那位陛下还是怀草诗,对他的成功脱逃感到了无尽的愤怒,没有准备为他留下任何飞出去的缝隙。

    很奇怪,水声哗哗的地下水道里的空气偏生很干冽,许乐站在拐角处沉默地倾听着前方的细微声音,抿了抿干裂的嘴唇,缓缓取下内裤上系着的树叶袋,蹲下身体放在脚边,没有出任何声音。

    堕入湖中后,除了那条很舒服的棉质内裤,许乐的身上没有一件衣衫。**瘦削的身躯上清晰的肌肉长块线条安静地潜伏在肌肤下,随着这时,线条缓缓现出,似在蕴力。

    一道干冽的风在幽暗的下水道里刮起,许乐就像一只捕食的猎豹,随着这道风,快过这道风,悄无声息的弹了起来,向着左前方扑了过去。

    **的右脚在干燥的地面连续蹬步。嗖嗖嗖嗖,他的身体如同化作了一道轻烟,快杀到那三名目瞪口呆的帝国士兵面前。

    这些负责看守下水道45通道入口的帝目士兵,本以为只是一次很寻常的勤务工作,根本没有想到那名联邦逃犯居然胆子大到选择潜入地下水道,更没有想到,这名逃犯居然敢赤手空拳对自己起攻击。

    一名帝国士兵反应奇快,端起枪对准了那道身影,准备抠动扳机。然而下一刻他绝望地现,自己右手的食指根本抠不下去。

    因为许乐的手已经先到。

    喀喇一声脆响,许乐右手嗖的一声自左肘下奇异弹出,狠狠砸中那名帝国士兵的持枪的肘弯,逆着关节方向的狠狠一击,瞬间将此人的肘部击的粉碎。

    几乎同时,他的左手快弹出。像一道闪电般刺中此人咽喉。

    紧接着,他的左手以更快的度弹回,根本没有看一眼这名捂着咽喉无助瘫软的帝国士兵,五指散舁,以肩为轴,暴勇无比地向着另一名帝国士兵扇了下去!

    第二名帝国士兵来不及射击。只来得及下意识里将枪械横起挡在面前。挡着那记暴烈无比的手掌前。少主威武,

    掌风呼啸凌厉,许乐眼眸微眯。面无表情,蛮不讲理地拍了下去。连着那柄冰冷的枪械一道拍在第二名帝国士兵的脸上。

    一声恐怖的闷响,帝国士兵的脸就像是柔软的奶油,多了一道血肉模糊的枪械痕迹,多了一道掌印,声音都没有出一声,就直挺挺的倒下。

    还有最后一名帝国士兵。

    许乐右腿向前一顶,右肘斜斜举起。狠狠击向那人的眉角,正是深植他骨髓里十个近战强技中最常用的那一招。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这一肘居然被那名帝国士兵挡了下来!

    许乐眼眸骤然明亮,不假思索。右腿再进,左手回揽,指尖直插对方咽喉!

    他弹指,拧腕,挥肘,顶膝。对方错指,挫腕,劈肘,蹬腿。

    啪啪啪啪,一连串密集如骤雨的**碰撞声在安静的地下水道里响起,荡起怪异的回响。

    幽暗的地下水道里,快要看不清楚那两个凌厉厮打在一起的身影,战斗中的双方来不及思考,来不及做判断,只能凭借无数年练就的战斗本能进行着绝对近身的格斗。

    在此刻,许乐将从少年时开始学习的十个姿式,不断强化的灼热力量。淋漓尽致地挥了出来,他的眼眸愈明亮,却看不清楚那名帝国士兵的面容,只知道对方在自己的压迫下无法出任何呼救的声音。

    两双强硬的手最终像两把冷兵器时代的武器般格在了一起,如铸铁般无法分离,双方每一根手指死死地抠住对方的腕间虎口,鲜血迸流。

    没有任何预兆,许乐一直拖在后方的受伤左腿忽然间弹了起来,暴烈地击中这名、帝国士兵的肋部!

    一声闷哼,许乐没有给对方任何反击的机会,借着这一蹬之力,弹了起来,双手依然死死控住对方的手腕,右膝再次顶出,正中那人胸部!

    那名实力出奇强忤的帝**人。终于没能抵抗住这犀利的连环两击,喷出一口鲜血落入下方污水之中,激起一道浪花,昏迷或死亡着随波而去。

    受了重伤的左腿落地一阵剧痛,许乐脸色骤然一白,踉跄着连续退后几步,却死死地抿住双唇没有出任何声音。

    急促地喘息数声,他带着一丝余悸看了一眼已经风平浪静的下方水道。又看了一眼鲜血迸流的手腕。

    普通帝国士兵中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强者?

    凶险搏命战斗里的细节在他的脑海里快闪回,许乐的表情忽然变的有些怪异,他总觉得先前有一种很奇妙的气氛,只是产生这种气氛的真实原因却怎么也抓不回来,只记得最后双方厉指抚腕之时,他的指尖似乎触到了一个极坚硬的东西。

    是手表还是手镯?

    他低头望向自己的左手手腕。那根样式普通的金属手镯,此刻被血水涂抹的异常狰狞。

    下意识里,他的脸上生出一丝期待却又疑惑的神情,指腹轻轻槎揉手镯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