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二十七章 船毁,人亡

    怀草诗抬赶头来的那一瞬间,正在感慨许乐的死亡,高贵而寂寞的人生里少了一个有资格为敌的对手。

    做为一名难得的有足够实力资格如此感慨令人生不出厌恶嘲讽情绪的人物,刹那之后,这抹感慨便迅转化成为坚定不二的意志决心一一先皇和大师范都死于李匹夫之手,我的人生目标,就是击败李匹夫,纵使他已老去,静卧病床,也必须败在自己手中。

    夜风扑面而来,豪情壮志在胸之际,却看到那名军官踉跄慌张着跑来,扑倒跪立于她,听到军官颤着声音说了那句话:“殿下,他跑了。”

    怀草诗蹙着眉头眯了眯眼,如同数十分钟前许乐怀疑自己的听力,她也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殿下自然说的是自己,可……他是谁?谁跑了?

    蹙着眉尖陡然挑起,眯着的眼眸里绽出一丝寒厉,明明自己已经确认他经脉尽断,全身瘫痪,今天又被陛下虐打成那副虚弱模样,居然在全副武装的一队士兵押送下跑了?

    怀草诗走下,一身军装笔挺里透着杀意,一掌将那名军官重重扇倒在地,沉声喝斥道:“没用的东西!”

    军官挣扎着站起,再次低头跪在她的脚下,不敢有丝毫争辨。”地点。”

    她快步向皇宫外走去,从下属手中接过联络设备,知道这个消息应该已经到了父皇的耳中。”镜泊湖,飞船失事,逃生的士兵报告囚犯不在舱中。最近的警卫营已经赶了过去。”

    那名军官站了起来,根本顾不得拍打膝上的灰尘,踉跄着跟在她的身后,用尽可能简洁准确的语言做着汇报。”通知皇家交通署,关闭所才空港码头车站口……”通知各区联防办,打开所有的芯片扫描设备。””命令皇家第二机甲营以最快度赶到镜泊湖。”

    怀草诗快步前行,通过手中的设备,向天京星所有的耍害部门布自己的命令,神情异常冷峻。

    她不知道许乐为什么忽然拥有了行动能力,也不明白为什么他肩胛上的炸弹没有爆炸,一种隐隐的忧虑浮上心头。

    片刻后她回复冷静,想到那家伙颈后的芯片,深吸一口气,面无表情说道:“把卫戌区所有的地面部队都派出去,我耍求镜泊湖方圆四十平公里之内,人和人的视线之间没有任何遗漏。投寻的重点放在南面的森林处,梯次推进……格杀勿论。”

    联邦人颈后的怎片就像是黑夜里的***,帝国街区建筑之中密布着防范联邦间谍的芯片脉冲监控设备,在这种情况下,许乐想耍逃走,那么就只有远离城市,进入深山老林这一条道路。

    几分钟前。

    帝国研的近地飞船腹部的四位喷射筒不停地喷吐着高压气流,带动着飞行器快而平稳地远离斜阳,擦着高大耸立的古老三角枫树林,向着天京星都南方的目的地飞去,澄黄艳红的树叶在窗外快后退,融入最后那抹血红的暮色,归于黑暗。

    全身被缚的许乐,安静地坐在靠近驾驶舱的中舱中,隔着玻璃窗看着地面美丽的景致,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负责押送他的帝**人清楚这名联邦俘虏马上就耍被枪毙,所以对他此时的沉默并不在意。

    虽然知道此人已经全身瘫痪,军人们依然严谨地执行着安全措施条例,四名精干的特种兵在前后左右四个方位死死地盯着他,而且身边没有任何枪械。

    狭长舱室的前后两端,则是数十名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军人,纵使全身瘫痪的许乐忽然暴起杀人,也无法抢到武器,马上便会被密集的弹雨射成一排肉泥。

    沉默地飞行,飞船轻微的振动,窗外的夜色越来越浓,尤其是远方地平线那边已然如墨,只有一方湖水犹自闪着光泽,像美丽的宝石。

    许乐安静地看着越来越近的湖。

    来时他专门注意过这方湖,计算过飞船与湖面之间的落差,计算过飞船的度,计算过帝**人反应的度,计算过自己的度,计算过很多很多。

    计算是为了算计,搏命是为了活命,片刻之后他就将被枪毙,此时不搏,更待何时?

    所以他的眼睛眯了起来,望着身前那名表情冷漠的帝**人笑了笑,然后低头。

    低头的动作看似寻常轻柔,然而在下颌将要抵住胸膛时,他的头猛然抬了起来,向后一顶!

    碰的数声碎响,束缚台片片碎裂,许乐的后脑硬生生砸破台面,狠狠地砸到身后那名帝园军人的额顶!

    几乎同时,紧紧束缚住地身体的那些绷带束带骤然一紧,坚硬的合成纤维似乎受到某种巨力,快地拉伸扩延,似要断裂。

    许乐眯着肿胀的双眼,快地狠狠低头,一头撞向对面那名正准备张开嘴唇呼喊的帝**官。

    左摆头!右摆头!

    四记沉闷而愁怖的头骨碎裂声响起,再在他身边的四名帝目特种兵哼都没方来碍及哼一声,头骨尽碎瘫软着向地面滑去!

    就在此时,许乐身上的束缚带也鞍于被崩裂了,无欺像雪花一样的密纤维带碎片哗哗溅射开去,就像一个巨大的雪球绽裂。

    漫天飞舞的绷带中,他的身体化作一道黑影,呼啸着向前方扑了过去,脚蹬舱壁,在合全壁上留下一道淡淡的脚印,右手看似随手一掠,将计算好了的那把沉重金属椅捞在手中。

    右臂一振,游走于身体内部各处的灼热力量骤然一收,化作一道雄浑至极的力量,伴着一声暴喝,将手中的金属椅甩了过去!

    他的度已经奇快,这蕴藏了他多日潜伏力量的一掷,更是让金属椅化作一道金屑流光,凄厉地割裂空气,高前冲,砸入那群持枪军人之中,暴起无数道血花肉片,威力简直可以与一炮弹相提并论!

    七米的距离须夹即逝。

    沉重的金属椅轰的一声巨响,砸在驾驶舱的舱门上,烟尘一片,许乐紧随而至,一脚狠狠端下。

    因为力太狠的缘故,他此刻脸上的伤口迸裂些许,血滴飞溅,五官狠戾致极,看上去异常恐怖。

    负责者守他的帝**人终究还是太过放松了些,谁都想不到一个被殿下判定全身瘫痪的人,居然真的能够暴起杀人,明明先前看上去还是虚弱无比,一旦暴起,竟真是势若疯虎!

    直到许乐暴力一椅轰开一道血路,一脚端开驾驶舱时,飞船内的帝目军人才反应过来,端起了手中的枪械。

    不得不承队,帝**人在这一刻的反应,完美地展现了优良的军事素养和恐怖的纪律性,眼看着目标将要进入驾驶舱,所有端起枪械的帝**人,似乎根本没有考虑过在飞船内开火会让大家一起死亡的后果,毫不犹豫地抠动了扳机!

    噗噗噗噗,密集的子弹有的穿透了合金壁,有的生了跳射,如暴雨一般倾泻在狭小的舱内。

    明知必死,他们也耍开火,因为此时许乐巳轻进入了驾驶舱,他们不能给他任何操控飞船强行降落的机会!

    ……

    ……

    许乐从来没才奢望过能够在一批精锐帝**人的面前,抢夺一艘飞船进行逃亡,从拟定计划的最初,他的目的就非常筒单。

    不是抢船,而是毁船。

    一掌砍翻正在掏手枪的驾驶员,一肘击烂自动行飞仪,一脚将操作杆踩到了最底部,在高袭来的弹雨下,他用近乎闪电般的度做完了这三个动作,马上将身体缩到座椅下方,左脚死死地抵住下方。

    操作杆被踩到了最底部,飞船腹部四个喷射孔瞬间调姿,功率社提升到了最大,飞船猛她一振,头部狠狠拖向着下方加飞去!

    剧烈的颤抖,瞬间俯冲,让舱后帝**人枪械喷吐的子弹,大部分都射到了上方,锋利的弹利轻加地击窗舱壁,露出无数密密麻麻的小孔,像夜空里的星星,像烧饼上的芝麻。

    后续的后展完个符合许乐的计算,高俯冲的飞船,撕破湘畔高耸枫树的林材,于2.2秒之后,毅然决然地冲入了那面澄静开阔的湖泊之中。

    近地飞船飞行的高度并不高,所以从许乐暴起到坠落入湖的时间极短,然而沉重的舰身与冰冷的湖水骤然相撞,依然震起了一道巨大的水柱和愁怖的巨响!

    以如此高冲入朔中,柔软的水面和坚硬的水泥地面其实没有太大的差别,沉重的合金船身着颤抖的悲音,扭曲变形,伴着四周汹涌的波浪,向着深深的湖底沉去。

    船毁。

    舱内的帝目军人被巨大的冲力击量震的四处飞舞,然后重重样落,有的昏迷不醒,有的重伤呻吟,有的双眼惘然,眼睁睁看着无数湖水从碎裂的窗户里涌了进来。

    一名军官眼中满是绝望神精,他用最后的力气按下了腰畔的电控炸弹接钮,然而驾驶舱内却没有他预想的爆炸声响起,湖水瞬间淹没了他的身体,将那口吐出的血冲淡无影。

    驾驶舱内空无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