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二十五章 一个简单的故事

    三年前。在梨花大学图书馆“区的机战七练室中。邦尔…汁体内灼热力量运行的通道“代替”了神经脉络,将大脑里的指令传递到身体的每一处,从那一天起,他就成了这个宇宙中神经最粗的人之一,直至如今通道暴溃而散,丝丝灼热游离于躯内,神经更是粗的一塌糊涂。

    所以,能够让寻常人震惊到五体投体愕然无语甚至浑身抖的很多事情,很难撼动他那颗像石头一样倔犟无趣的心脏。

    被帝国皇帝疯狂地挥棘条抽打,是很难得的待遇,却无法震住他;虚弱不堪、全身瘫疾的他被暴虐地打到浑身是血,伤口凄惨,只怕连部郁都快要认不出来,他依然能够微微一笑,毫不在意,更不震惊;即便那位皇帝一语道破他埋藏很久的秘密一和封余大叔之间的秘密,他心中的惊讶片刻也便平静,没有留下太多震撼的余波。

    直到此时,听到怀草诗嘲讽怨恨意味十足的这句话,他终于被真正地震惊了,很长时间说不出话来。

    军神李匹夫驰骋于宇宙之中。光芒耀眼不可言,达到了个人武力的巅峰,几乎如同一尊神械。封余大叔虎躯一震,徒手对抗十余台军用机甲,强悍到令人眼神炫迷。

    不知何时起,这一对兄弟陡然出现在联邦中,在不同的领域和光影间展现自己的凡实力,对抗着帝国与宪章的光辉,然而他们的能力却没有传承开来,无论费城修身馆出了多少近战高手,甚至像田大棒子那样的奇才,可终究没有人能够接近那一对兄弟的境界。

    按照怀草诗的说法,大叔教给自己的应该是一种叫做八稻的真气,而这种真气却又是帝国皇室的秘密能力,似乎这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他们是帝国人?”

    许乐那双肿胀的双眼不需要去眯;也能像往常那样表达他的内心情绪。盯着眼前的怀草诗,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语气问道。

    沉默了很久之后,怀草诗微眯双眼。说道:“幸运或者不幸,我们帝国人很难学会你们联邦人的忘恩负义。”

    许乐听懂了这句话,骤然感到一阵混着余悸的放松,如果说联邦军神和自己的老师真是一对帝国兄弟,他真的很难接受这种荒诞的事实。然而随着怀草诗的否认,更多的疑问涌入了他的脑海,如果李匹夫兄弟二人不是帝国人,他们那身惊才绝艳的本领又是从哪里学来的?帝国皇室为什么对封余大叔的化身如此熟悉?

    时近傍晚,红霞斜飞于高高的宫墙之外,淡金色的余晖透过那些不知名的青树,洒在这片安静的角落里。

    “他们曾经来过帝国学习?那是什么时候的事?”许乐的机修师思维模式足够冷静,足够精确,马上抓住了问题的核心点。

    “纳斯里年轻的时候肯定来过帝国。不过他和陛下之间的那些故事。这个宇宙间应该没有人知道了。至于李匹夫”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在他率领军队入侵帝国之前,曾经来天京星学习过。”

    “我不明白许乐沙哑问道。声音显得极为虚弱。

    怀草诗看了他一眼,摇头说道:“你马上就要死了,为什么还要关心这些?”

    “正因为要死了,我才有知道这些秘密的大冲动许乐咳嗽着回答道,“我”我可不想,脑子里画着八百个问号死去,饿死鬼不舒服,好奇鬼更难受。”

    “是的,你要死。

    怀草诗沉默片刻后说道:“关于你父亲和你伯父的往事,让你知道一下也无妨,或许你会理解我们帝国的愤怒由何而来

    “这一定是个很长的故事。”许乐艰难地笑了笑,“不知道死之前能不能听完

    “关于当年的事情,我知道的细节并不多。”怀草诗望着他,手指摁动自行束缚台旁的电动按扭,面无表情说道:“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

    “临死前有故事听总是好的

    怀草诗每复沉默,向皇宫一角走去。捆绑着许乐的自行束缚台出低沉的电机声,跟着他的背影向前移动。在艳红的晚霞下越走越远。

    后方那些帝**官和医师没有听到他们两个人的对话,看着眸行渐远的那再道狭长的背影,不由面面相觑,然后安静地远远跟了上去。

    这个画面很有趣。

    一个被束缚带、绷带、医用胶水包裹成南岭特产操叶米包的死囚,如一个不良于行的稀疾老人,不能自理地倚靠在自行设备上,跟着前面那个背负着双手,身材瘦削却透着股比巨大皇宫更强悍旷契味道的年轻人,在暮色的高高宫墙下缓慢行走。

    似两个惺惺相惜的大家

    “看见那幢建筑了吗?”

    怀草诗站在高高的宫墙上,眯眼望着西方暮色笼罩中的平民区,指着那片矮杂民宅间一幢全白色的院落,问道。

    许乐双眼肿胀。困难地看了半天,点了点头,不知道临死前最后的小故事,和那幢不起眼的院落有什么关系。

    “那是整个帝国除了皇宫之外。最神圣的地方。”怀草诗面露悠然神情,“大师范府。”

    “大师范府?”许乐在心中默念了一遍这个古怪的名字,觉得似乎在哪里听说过。

    “大师范,是帝国最尊崇的称号,却没有太多人知道,因为他们不在意那些俗世的声名。”

    怀草诗缓声解释道:“每一任大师范都是不世出的奇才,或许是学术方面,或许是经济方面,或许是别的什么方面,总之他们是帝国最隐秘也是最重要的根基。”

    “你是意思是说”许乐疑惑不解问道:“这个职位是世袭的?”

    “不错。”

    “一个永远诞生天才的家族?”许乐沉默片刻后艰难摇头说道:“我是联邦人。信奉平等,我不相信命运本身会造成这种不公平。

    “宇宙里从来没有出现过先天公平这种东西。”

    怀草诗漠然说道:“只能拥有皇室血统的人,才有机会练成八稻真气。这是不公平,但这也是事实。所以你必须承认,造物主从一开始就选择了皇室来领导帝国的普通民众。”

    “军神和”纳斯里兄弟不是帝国人,自然更不可能有皇室血统,我也不是帝国人,可我们都练成了。”

    怀草诗双眼微眯,似乎被这个问题也有些困扰,沉默很长时间后说道:“或许造物主在你们那边选择了李家兄弟和你。”

    “我应该感到光荣吗?”许乐摇头说道。

    “你应该感到光荣”

    怀草诗简单做出评语后,直接说道:“现在开始讲那个简单的故事。”

    “请。”

    “在帝国和联邦相遇之后或者之前,有一艘帝国飞船穿越了空间通道。进入了联邦境内,落在了一个叫做费城的地方。”

    “等等,这个简单故事的开头就有很多逻辑上的问题。”

    许乐顾不得虚弱的身体,坚决地反驳道:“帝国的空间技术在那个,时候比现在更落后。不足以支持一艘飞船穿越星河。另外,就算那艘飞船飞过去了,也不可能瞒过宪章的眼睛,悄无声息地降落在都星圈。”

    “我说过,我并不知道太多的细节。我只是要讲一个简单的故事。”怀草诗站在暮色中,眉尖微蹙似要燃起一团火,对身旁这个家伙临死还如此执拗感到有些不适应,“而且我坚信那艘飞船能够做到,因为这是故事的基础,因为那艘飞船上的乘客是前任大师范

    许乐沉默了很久,说道:“好吧。故事的后面是件么?”

    “帝国前任大师范在联邦费城现了一对可以修行八稻真气的兄弟。所以他教育他们。”

    “那时候那对兄弟都还是孩童。足够单纯,足够有天赋,成长的很迅,甚至迅强大到过了大师范的想像。”

    “问题是等他们长大了,就不再单纯了。”

    “其中的兄长改了名字叫李匹夫。参加了入侵帝国的战争,全然不顾帝国是他老师的家乡。”

    “后来有一天。这个叫李匹夫的人,刺杀了帝国皇帝,在那一场战斗中,他还用从帝国学得的八稻真气杀死了他的老师。”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

    宫墙外的落日在耸乐的眼中像是一道缝,无数的鲜血从那道缝里流了出来。怀草诗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却讲述了一个几十年前生的夫事件,也许这个大事件在历史当中永远不会有记载,然而那位远离帝国的大师范,那两个在费城学习真气的懵懂孩童,亲手在历史上写下无法抹灭的几行文字。

    这个简单的故事中,有那位前任大师范不可思议的太空之旅,有种族之间的融合与分离,有亲善的教诲和无情的背叛,大抵还有夹杂在种族之间的心理大挣扎和痛苦的煎熬。

    还有鲜血。

    “真是一个不简单的故事。”

    许乐知道她没有任何理由在此刻欺骗自己,虽然还有无数疑问没有的到解答,然而仅仅是获知的这些信息,已经足够令他震惊再震惊,惘然复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