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二十四章 操,是一种人生态度

    被羞辱的,被折磨的,被伤害的的人们,在绝望之时偶尔会迸出一声呐喊;疼痛会令人啜泣,令人辗转反侧,令人咬被角流冷汗,顶椅角面腊黄,有时候也会让人忍不住骂出平时绝对不会骂的脏话。

    棘条无情而羞辱的抽打,下颌处的血痕与纷飞艳红的绷带,刺激着许乐的心,于是他愤怒地呐喊出一句脏话,关于帝国皇帝母亲的脏话。

    **你妈。

    浩翰宇宙中,谁敢对帝国皇帝说出这样的话?不怕死是远远不足够的,过必须那个人清醒地认识到自己必死,恰好许乐满足这两个条件。所以他放肆地说了出来,愉悦自己冰凉愤怒的心情,平衡恰生死之际的恐慌。

    全身瘫痪的虚纣者,似用尽全部体力精力暴出的这四个字,就像一记惊雷,瞬间传遍整座宫殿,远处的帝国侍者震惊地抬起头来,近处屏风上的金黄向日葵转过身’去,假装没有听见。

    怀草诗赔圆-了双眼,不可置信地望着纷飞棘条下脸色苍白的他,盯着空中喷出的那些血沫。

    这句话想必清楚地传入了帝国皇帝的耳中,但他的表情却没有丝毫表化,漠然雍容之中那抹隐现的疯狂继续,手中紧紧握着的棘条继续一记一记地落下,落在许乐的身上。泄着他多年来的郁结。

    皇帝瞪着双眼,盯着被紧紧缚死的许乐,眸子里的目光却像透过他的脸,穿向无数年前的那张脸,那两张脸。

    手中的棘条以一种平-缓、平缓却令人心悸的节奏缓慢而衡定地挥下。酸开血肉,溅起血花,带来痛楚。

    邓人已经死了,那些过往的怨恚再也找不到报复的目标,正似那空中的彩霞,水中的明月,镜中的向日葵,浑然没有真实的回馈,怎能甘●孑7

    于是便将无人知晓的那些怨志尽数放于棘条之上,落在面前这个联邦青年的身上,化在喷溅的血花中。

    因为你是他的后人。

    棘条直接落下,像是要鞭打内心的某种怯懦,皇帝怀夫差神情漠然。眼眸里的疯狂之意渐敛,愈冷冽。

    “我**。

    许乐也瞪圆了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近在咫尺的帝国皇帝,身体每摆一记棘条,泛着灰白色的薄薄双唇便会咧亓,重复这样一句脏话”

    和第一次暴骂比起来,后面的声音要微弱很多,可是依然足够清晰。足以让面前的皇帝和身旁的怀草诗听清楚。

    啪的一声棘条落下,我**,啪的一声棘条再次落下,**一遍你的妈,有多少记涑条落下,便操多少次。

    操是一种人生态度。

    这是一种不低头不眨眼不眯眼只瞪眼盯着你不屈不服不避不惧的人生态度。

    哪怕是你宇宙里最-有权力的人,哪怕你一句话便能让亿万人血流成河。可你还是没法不让我操。

    你可以用烙红的铁针缝住我的嘀,可我能用手指写一个大大的操字。你可以把我的十指全部砍光,我还能在心里不停地默颂着光明的操字。当然,你可以杀死我,但既然死亡都将来了,死之前为什么不多操几次?

    皇帝没有让人堵住他的嘀,只是徽低着头,像是进行某种布式化的祭礼般,缓慢而用力地抽打着他的身体。

    许乐也微低着头,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脸,像是回赠以某种礼仪般,缓慢轻声而有力地说出一句脏话。

    啪。

    我**。

    当时皇宫里的情形就是如此,伟大的帝国皇帝和英勇的联邦英雄因为彼此的性,倩中特有的那部分,变成了两个看似表情,实际上异常疯瘰。被激怒后鸡冠黑红的斗鸡,昂着脖荫,不屑地看着天地与对方,一棘条一脏话地进行着孩童般的对击1o

    战战兢兢跪倒在宫殿外的帝国侍者与女官们,在今后很长时间的岁月里,都难以忘记今天看到的这一幕。

    事实上当时她们以为,听到那个联邦狂徒对陛下母亲无数遍的肮脏问候,自己肯定会被马上处死以避免这些污秽传到更多人的耳中,然而没有想到,陛下事后并没有处死他们。

    大概是陛下太累了的缘故。

    染着鲜血的绷带系带像鸟儿的羽毛那般四处飞舞,然后落下「在许乐身体四周散开一大片区域,鲜血有的凝固成黑漆,有的艳丽若初经。有更多的鲜血,从他身’体上大大小小无比密集的伤口里流淌出来。顺着大腿滴落于地,看上去异常恐怖。

    许乐没有昏迷,因为失血过多而异常惨白的脸颊上始终挂着那丝不在乎的狠辣意味,头颅无力垂落。双眼却依旧强行瞪着,狠狠地盯着面前的帝国皇帝,看上去就像是在轻蔑地翻白眼。

    怀夫差右手紧握着棘条:,表情冷漠里夹着一丝落寞,袍下的膑膛不停起伏,长时间的鞭打似乎也消耗了这位皇帝陛下不少体力,他的日光依然从容,只是从容里又多了一丝复杂莫名的情绪。

    他沉默地看着面前这个血人,听着最后那句轻微沙哑到快听不清楚的脏话,忽然间眉头蹙了蹙,松开了右手。

    染血的棘条落下,络在血泊之中,绽起几抹昶花。

    怀夫差默然转身’,行过那扇巨大的金黄向日葵屏风,走回幽暗尊贵的软杩,轻拂长袍,平静·坐下,对着邓面阔大的古典砖墙呆,似乎有些累了。

    然后他举起手瘦惫地挥了挥。两根手指头划破空气,断定许乐的死。

    “在桑树海中,你给过我一些惊奇,不过相比起来,还是今天更令

    我感到佩服一些。

    磁悬浮电梯-外侧,怀草’诗望着浑身鲜血的许乐,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很抱歉,式曾经承诺过的尊严,今天出了一点意外,不过我可以保证,你会死于枪决,而不是虐杀。”

    半躺着的许乐围难地睁亓肿胀的双眼,想说些什么,终究却只能无力地喷出几粒血沫,只好无奈地笑了笑。

    怀草诗从下属手中接过手帕,替他将唇角的血沫擦去。

    帝国妁医疗-小组这时候已经赶了过来,大剂量的强心针和肌肉松驰剂被注射入许乐的体内,医用胶水的味道在短时间内,竟把皇宫里的花香都掩盖住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许乐终于回复了一些精神,用沙哑的声音低声说道:“刚才看你们皇帝的手势。我应该马上就会被处死,为什么还要医治我?

    “我说过,我会让你有尊严-的死去。”怀革诗徼蹙眉尖,回答道:“陛下的愤怒我无法阻止,但你死之前肯定会享有一位军人应该享有的待遇。

    “我不会说谢诺。”许乐的眼睛肿的只剩下一条缝,他从缝中看着怀草诗的脸,忽然想起联邦一句带贬义的谚语,沙声说道:“因为我不会对想杀死我的人表示任何感谢。”

    “如果有机会杀死我,你会怎么办?”怀草诗问道。

    当然杀。

    许乐回答的很实在,在可以看到的将来,面前这位公主殿下毫无疑问是联邦军队最强大蒗可怕的敌人,如果有机会能够提前把她从历史中消灭,任何一名联邦军人都不会有任何犹豫,哪怕她是个年轻女人。

    怀草诗笑了笑,能从最优秀的敌方军官口中证实自己的能力,心情不会太差。

    “临死之前,有什么话要交待?日后帝国占领联邦,我可以把你的

    这些话传达给联邦人。”

    帝国占领联邦?虞弱的许乐没有心思和她再进行什么口舌之争,围难地眨了眨眼睛,问道:“这算是交待连言?帝国什么时候对联邦俘虏有这么好的待遇?”

    “这是感谢你带回了那名军官钧日记。”怀草诗回答道。

    又一次要交待遗言了吗?许乐想起了那年在332o的白岩峰顶和白仝兰的对话,伤口凄惨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感慨,沉默很长时间之后,他望着怀’草诗沙声说道:“没有什么遗言,我只是想知道封余,也就是你们说的那位纳斯里……到底和帝国方面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生命里最-亲近的人之一。政府说他是叛国贼,宪章确定他为第一序列通缉犯,可是我并不相信。”许乐痛苦地咳嗽几声,喘息着说道:“你们的皇帝陛下很恨他,这样很好,支持了我的叛断,这件事情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

    听到许乐临死前最-后的要求,怀草诗同样沉默了很久,负在身后的手指徼微一动,将场间所有的医生侍卫全部赶走,幽静的皇宫一角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联邦认为他是叛国贼?”她的厚-角泛起一丝极浓的嘲讽,“世界上的事情真的很奇妙。在我看耒,你的父亲和李匹夫这一对兄弟,毫无疑问是帝国历史上最无耻的一对叛徒。

    被棘条疯狂鞭打,无数鲜血流下。许乐的身体应该很虚弱,听力有些受损,那些顺着鬓角流下的血水淌入耳中斯凝,外界的声音显得更加模糊。他艰难地微微侧头,想要听清楚怀草诗在说些什么。

    封余大叔和军神李匹夫是帝国的叛徒?还是说自己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