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二十三章 棘条在谁身

    许乐一直以为,除了费城李家那少数几人之外,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知道自己和封余之间的关系,然而谁能想到,在远离故土无数光年之外的帝国,面前这位皇帝陛下居然一语道破了无数玄机。

    站在金色向日葵屏风旁的怀草诗和软榻前的那位白贵族,比他的反应要更大一些,听到纳斯里这个名字后,向来冷静从容的怀草诗惊愕地抬起了头,贵族的眉梢挑的极高,然后迅低落。

    帝**务大臣柏乌亲王,他是陛下的亲兄弟,皇族和大师范府当年的那些纠葛秘密对于他来说并不是秘密,他很清楚纳斯里这个名字对皇帝意味着什么,在震惊于这名联邦军人与纳斯里关系的同时,更有些黯然地想道,陛下既然让自己听到这些事情,大概心中已经做了决断。……帝国皇帝怀夫差缓缓站起身来。长袍如流云倾泻而下他没有理会场间一人的震惊错愕看着拍乌亲王面无表情说道卡顿的死我本不需要向你解释但我没有想到。你会愚蠢到这种地步。你们总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在那样的情况下杀死卡顿所以他的死一定是我的阴谋是怀草诗的决断而此时。纳斯里的后人亲口承认是他杀死了卡顿你还有没有新的疑虑。”

    拍乌集王深默很长时间终于不再谦翠地佝着身体缓缓站直背若苍松挺拨望着怀夫差平静说道其实真的不需要解释你应该期清楚我只是一直畏惧你卡顿的死让我的畏惧难得地变成了勇气。不过我真没想到纳斯里居然还活着居然还有了一个儿子。”

    世界上令人想像不到的事情还有很多。”怀夫差冷漠回答道。

    拍乌亲王微涩一笑说道你终究只是想让我心服口服。”

    你们可以反抗我试图推翻我的统治事实上自从当年父皇选择我为王储之后几十年间你一直在做这样的事情。”

    怀夫差负双手于身后目光悠远望楼外悠远之云悠悠说道但我很难接受你们会因为这样一个愚蠢的理由而动手我更不愿意为自己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承担道德上的责任。”

    拍乌亲王不再回答任何话沉默地整理衣着然后向栏边走去。

    栏杆尽头几名军人正等着逮捕这位贵族叛乱的幕后主使。

    拍乌集王笑了笑满是皱纹的手轻抚拦杆然后摇了摇头身体一科摔了下去坠落于满天晚霞之间。

    怀夫差冷冷地看着这一幕看着自己的亲兄弟跳楼自尽表情没有毫变化只是那双仿似能穿透霞云的眸子向下望去似在追着那个半空中的身影。

    被紧紧捆住的许乐沉默地注视着这一切知道自己亲眼目睹了帝国的一页历史他不知道这一场贵族粗乱的真相是什么帝国皇帝遇到过怎样凶险的暗杀又是怎样强悍的平息叛乱那名年老的贵族是谁。但他能猜测到随着那名贵族堕楼而亡这场叛乱终于告一段落。

    帝国皇帝绑自己进宫大概是想让这些叛乱的贵族相信卡顿的死亡与他无关。许乐沉默地思考却被有此灼烫的两道目光惊起再次想起那个问题从那句话中明显可以推测出帝国皇帝居然认识大叔

    难道大叔真的是所谓叛国贼。

    他抬头看着近在眼前的那名中年男子双眼微眯哑声问道我能知道纳斯里是谁吗。”

    皇帝没有回答…引司颗反而带着五复杂的神情端详着他的容颜问道地现在在哪里。”

    已经死了。”许乐回答道。

    皇帝沉默了很长时间挥了挥衣柚就像要驱赶走某段极为不愉性的回忆和一只绿头苍蝇说道这种人早就该死了。”

    你为什么知道我和他的关系。”

    许乐忽然想到了一个很致命的问题如果帝国皇室时封余的能力非常了解知道他有手段取出颈后的芯片那么怎么会不防范着自己的逃亡。

    李匹夫这种人不会有私生子。”怀夫差漠然说道再你又是一个会八稻的联邦人那你就自然就是纳斯里的儿子。”

    想到先前帝国皇帝和那名贵族间的对话许乐愈感觉古怪为什么帝国人坚持认为自己是封余的儿子而没有想到是学生难道正如怀草诗曾经说过的那样八稻真气这种古怪的玩意儿真的是一种血统论的无聊存在。

    这是很简单的推论很有趣的是整个宇宙中大概也只有几个人能够推论出来。”怀夫差面容冷淡。并不显得有趣现在我的问题在于他既然死了二十几年来我蕴积着的怒火应该向谁去诉。”

    有风自楼外来并不猛烈也不轻柔一味的寒冷就如此时场间的气氛。

    站在屏风侧一直沉默不语的怀草诗忽然抬起头来望着自己的父亲。似乎想说此什么但双唇终究还是紧紧抿住一言不。

    我不知道当年生过什么事情。”许乐没有向时方解释自己和封余之间真正的关系他望着皇帝眯眼道至于你的想法和我关系也并不大我现在只是你们的个俘虏。”

    怀夫差背负双手沉默站立很长时间就像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然后他缓缓低下身体拾起脚边那把陈目的棘条。

    棘条握的很紧上面隐隐有泛黑的目日血清。

    棘条重重地落下没有挥舞成花。只是狠狠地直接劈开空气然后撕裂许乐身体上的绷带和束博带撕裂他的血肉带着无尽的怨怒。泄着不知从何而来的君王的仇恨。

    啪啪啪

    棘条里再隐藏着无数小金属钩。每次挥下就像老虎的舌头恐怖的亲吻刮下一层极薄的血肉令人痛楚异常。

    怀夫差沉默地用力地挥舞着棘条像个冷静的疯子鞭打着全身瘫换的年轻人宫殿里呼呼破风声和碎布卷起声夹在一处。

    许乐的脸色异常苍白眼眸异常明亮全身瘫疾的他本应感受不至痛楚但这种被凌辱的折磨似乎让他痛在心里。

    呼啸风过他的下颌出现一道凄惨的血口。

    他没有眯眼明亮的眼眸瞪的圆怒无比盯着面前那个疯狂的君王。喷着血沫吼叫道**你妈”

    (差六章并两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