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二十一章 修身!

    窗外的枫树在动,树梢间的流风在动,晨光从窗外透了进来,照耀在病床上。

    身体内的神经系统完好,那些复杂的难以捉摸的周游于神经束周边的力量通道却碎了,不知该怎样形容的伤势,成功地干扰了神经束的信息传递,于是病床上多了一个全身瘫痪虚弱无力的病人。

    老树下晨起的蚂蚁,清风中试嗓的鸟儿,坚硬楼墙上的裂纹与楼墙里驻目的人,天京星上所有的事物似乎都在动,只有病床上那具消瘦虚弱的身体不能动,但好在他的心能动。

    心能动就好,随着他沉入脑海最深处的意念运转,瘫卧病床上的身体似乎在某个与现实相联却又完全相隔的空间里动了起来,抬膝、伸臀、扭腰、沉臀、折肘……那十个烙在脑海里的古怪姿式,缓缓地逐一展示,那股熟悉的灼热颤抖感觉,终于再一次出现,虽然只走出现在脑海中,可依然让他感到极度的宽慰。

    被怀草诗以奇异手法打进体内的障碍,因为他用生命为赌注的冒死,一搏而碎裂,那些被堰塞多日的灼热力量,就像是骤然获得自由的洪水,凶猛地轰了出来,拍溃大堤,没有任何方向感地散落体内各个角落,然后化身为锋利小刀、犀利细鞭,抽打切割着他的敏感,带来无尽的痛楚。

    然而此时,随着脑海中摆出的那些姿式,散落身体四野的洪水蔓延的度似乎变得慢了那么一丝,四处切割的锋利小刀似乎钝了那么一分,胡乱抽打的犀利细鞭短了那么一寸。

    虽然这种变化极其细微,但对于时刻都要抵抗难以抵抗痛楚的许乐来说,却是无比清晰,他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怎样生的,却知道有变化终究是好事。

    只是似乎那些散落四周的力量碎片,对于意念的这种要求,有某种先天抵触,他每每试图要重新拉回远离固有通道的力量碎片时,精神便会大量的损耗,而且如同空手去握锋利的刀面那般,痛的鲜血淋漓,淋漓尽致,竟至难以忍受之境。

    能够忍受一般人不能忍受的痛苦,才能摆脱绝望之中的绝望,病床上的许乐很清楚这个道理,他紧闭双眼,谨慎而小心地体会着这种感受,强悍而坚狠地忍受着越来越可怕的痛苦,这种痛苦让他的那双墨眉深深皱起,就像一个思考哲学问题的痴呆儿那般。

    黄豆粒般的汗珠汇聚成河,哗啦啦地淌下,瞬间打湿衣物和床单。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旬,许乐终于睁开了双眼,往常在联邦时诚恳可亲明亮照人的眼眸,已经变得无尽疲惫,甚至带着一丝在他身上难得一见的惧怕与后悔。

    这种痛苦太可怕了,不是用**的手握锋利的刃,更准确的形容,应该是初生婴儿纤嫩的手握被烧红了的锋利的刃,意念与体内溃散力量的每一次接触,都会产生类似的感觉,而就在这一段过程中,这种解除又何止千次?

    还是那句话,世界上能够忍受这种痛苦的人有几个?他是年轻一代中最有毅力的东林石头,然而在这一轮胜似一轮的痛苦折磨下,石头表面的青苔已经剥落,石面已经现出裂痕,快要崩溃离散。

    在意念的作用下,虚弱身躯内散落的灼热碎片,逐渐减缓了散播的度,就像是大爆炸后期的宇宙,忽然间迎来了一段长时间的安宁,然而这种变化终究是细微的,许乐并不知道自己还要禁受多少次这种痛苦,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意念能够收拢溃散的力量,还是说这些只是痛苦之下自己的幻觉?做为一名从小接受唯物教育,理想是成为机修官的工程师军官而言,这确实是很大的问题。

    在桑树海逃亡的旅程中,怀草诗为了保证这个联邦机修天才能够保持活动能力,跟上自己的节奏与步伐,曾经认真地警告过他不要试图冲破自己指尖植下的真气禁制。

    事实证明这个警告是真实的,然而许乐没有任何选择,第二天便要在皇宫门前被枪毙,他必须冒险,若不成功则成鬼,至少也是有尊严的鬼,让帝国人的政治想法难以实现的战斗鬼,若成功,一旦恢复体内的神奇力量,那么他逃离帝国人控制便多了很多的成算。

    这个赌局他逼不得已必须投入,而且必须是全情投入。

    可惜自杀式冲破真气禁制的后果谈不上成功与否,他没有死,却也没能恢复力量,全身瘫痪倒在在床,可他依然没有绝望。

    封余曾经教过他,人体是第一序列的机器。

    他不知道什么是八稻,什么是真气,更不知道帝国皇家有经络这种说法,但他闭着眼睛也能绘出身体内灼热力量运行的通道,能够以精确到极点的数值差异来描绘力量运行时的图景,他能像解构mx机甲那样,在脑海中准确地绘画出无数张三维立体结构图。

    或许和机甲战舰之类的金属存在比较起来,人体的三大系统显得更加繁复甚至难以捉摸,但他是许乐,是连封余都暗中感慨的机修天才。

    如同修理一台机甲,他开始修理自己的身体,只不过修理臂变成了脑海里的意念。

    以往大概从来没有人想到过这种解决问题的方法,李匹夫没有,封余没有,帝国的强者没有,谁都没有,因为他们都不是许乐,不是那个从小抱着机械臂生活,一辈子在和机械打交道的家伙。

    费城那边有很多修身馆,不知道修身是不是修理身体的意思?不过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修身馆培养出……像自己这样的人,就连田大棒子也只是技击天赋惊人,力量惊人。

    许乐看着雪白的天花板,默然想道。

    怀草诗已经很多天没有来了,身为帝国的公主殿下,皇家情报署的最高长官,肯定需要处理无数事务,尤其是在贵族叛乱尚未完全平息的当下。

    病床边几名帝国医生正在低声分析他的身体状态,身体内的痛苦还在不停地侵噬催毁他的意志,如果不强迫自己分神去回忆一下往事,他真担心自己会痛晕过去。

    除了回忆往事,暗中修理身体,大部分时间他都用来思考,思考联邦宪章电脑的问题,自己的问题,总归是一些越想越糊涂,越想越不可思议的玄幻问题。

    依照他的性格,想不明白的事情一般不愿意花太多时间去想,只是现在瘫痪在床,时间太多,痛楚太多,不想无以度日。

    帝国方面的医疗小组没有察觉到他身体内微妙的变化,只是现这个联邦俘虏的电解质平衡经常出问题,如果不是及时抢救,好几次都险些因为失水过多,体内循环出问题而宣告死亡。

    在这几十天中,时常会有帝国贵族前来参规,帝**部偶尔也会有人前来试图拷问出某些情报,好在因为有怀草诗的承诺,所以并没有受什么苦,事实上和身体内的那些无尽痛楚比较起来,他不介意喝点儿辣椒水什么的转移一下丄注意力。

    除此之外,医院里没有任何帝国人敢和病床上的他交谈,包括那两名体毛有些茂盛,但依然漂亮的帝国女护士,只有雪白的天花板,刺鼻的杀毒水味道陪伴着他。

    窗外的枫林红了,许乐却看不到,只能通过雪白天花板上反射的淡淡光泽椎论出这个结果。

    他不知道在这间医院里呆了多长时间,最开始的时候还有心情数一下日子,深呼吸迎接每天的晨光,然而重复的痛苦令人麻木,叠加的孤单使人颓丧,数日子的工作终究没能持续下去。

    许乐很清楚,这种日子并不会太久,一旦帝国方面确认他压榨不出任何东西,也无法重新站立成为向贵族解释的标靶,那么他自然会被杀死。

    帝国贵族们再富,也不会养一个废人,一个没有价值的敌方俘虏。

    就在很寻常的某一天,病房的门被打开,一队全副武装的帝国精英持种兵鱼贯而入,沉默肃然地将整个病房控制起来。

    时间到了吗?

    许乐眯眼看着眼前这一幕,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静而虚弱地等待着,被床单盖住的右手食指微辙一颤。

    就在此时,几名穿着华贵服装的帝国贵族官员走了进来,其中一位约四十岁年龄左右的官员,面无表情望着病床上的他说道:“虽然一个废人应该没办法掌握相关的礼仪,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学会一些东西,否则你一定会知道,全身瘫痪并不是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

    此人说的联邦语无比生涩拗口,许乐沙哑回答道:“我听得懂帝国话。”

    “很好。”那名官员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梢,说道:“你做一下心理准备,陛下要召见你。”

    听到这句话,许乐感到无比吃惊,帝国皇帝为什么要见自己?但马上他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沉默片刻后,艰难地说道:“我不认为这是什么荣幸。”

    这不是荣幸,是机会,床单下那根食指慢慢放松,然后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