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十七章 人形弹药库的突围

    位伪装成经绸加下厂外贸商的帝国皇家情报署官员亚儿明池说,一位为帝国皇家情报署工作的丝绸加工厂外贸商,在某不起眼的蚕丝加工坊墙外下水道处,接到了两个衣衫破烂,十分消瘦的年轻人。

    对这两个接应目标,商人不敢直视,不敢在心中议论,只敢低头恭谨领路过了围墙,抵达一处昏暗偏僻的小房间,他才敢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然后回身下跪,颤声说道:“殿下,我等工作不力,让殿下身处险境多日,实在是罪该万死。”

    怀草诗并不认识这位商人,她接手皇家情报署的时间并不长,连各郡星的主事官员都没有全部见过,更何况这名商人只是离除星很不起眼的四级联络官。

    未能事先现贵族们的叛变阴谋,未能提前预警,令公主殿下身陷叛军重围之中,这是帝国皇家情报署最大的耻辱,也是最大的恐惧,如果殿下真的在这场叛乱中遭受到伤害,陛下的悲痛与民众的愤怒,只怕会让数千名情报署官员丢职甚至死去。

    “责任以后追查,接下来的安排是什么?”怀草诗并没有在这种紧张时玄对下属给予任何温言劝慰和激励,十分冷漠地说道:“天京星有没有消息传来?”

    “信息通道应该已经打通了。”商人又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说道:“不过属下级别序列太低。无法接触到情报。”

    怀草诗明显不满意这个答案。

    商人继续恭谨说道:“离除分理署在桑树海四周拟了十七条撤退通道,外面已经做好了接应殿下离开的所有准备,现在的问题是怎样从这些通道里撤走。”

    “叛军不是已经被调开了吗?”怀草诗皱眉问道。

    “桑海内的所有工厂都处于叛军的控制之中,尤其是行商道路和空中航线的管制非常森严,属下用了些手段才深入此地,但这座蚕丝初级工坊距离下一个接应地点,还有七公里”商人畏怯地看着她的脚尖,说道:“叛军的机动部队大部分已经被错误情报调走,可是这七公里的路途上还横着一个重步兵营。”

    许乐一直认真地在听怀草诗和这名帝国情报官员的对话,现这名情报官员说话时舌尖总是卷着的,有些好听,颤音又显得格外畏惧,帝国语水平相当一般的他,好不容易听懂了这些口音颇重的句子,才现原来依然没有脱离险境。

    “接下来怎么办?”他问道。

    怀草诗平静回答道:“当然是闯过去。”

    “那是一个重步兵营,而我们没有机甲。”许乐皱了皱眉头,用生疏的帝国语问道:“为什么不试一下其他的通道。”

    “因为没有时间。”怀草诗转过头来,冷漠地看着他说道。

    许乐耸耸肩,没有再表任何意见,到是那位商人看到这一幕,心情却是有些震惊,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人敢用这样的语气和殿下说话?这个口齿不清,像是很多年没有开口说过话的家伙,有什么来头?

    “这里是四级据点?”怀草诗不再理会许乐,向那名商人问道。

    商人低头回答道:“殿下,这里是二级据点。”

    “很好。

    怀草诗眉梢微扬,清声说道:“既然是二级据点,那你马上准备好枪械。”

    商人和许乐同时怔住,望着这个脸颊消瘦的人物,心想你真准备拿着把枪就往那个重步兵营里有

    “我要很多枪,大枪。”怀草诗加了一有

    一个人身上背的枪再多,也不可能像树林一般森密,但如果她身上扛着的是三把特林机枪,那么喷射出来子弹,真的会比暴雨更加密集狂烈。

    高锋利的子弹从特林机枪粗扩的枪管中喷射而集,伴随着刺鼻的焦糊味道和骤冷系统怪异的药剂味道,撕裂草坡上方的空气,集成无数道恐怖的射线,将道路前方远处的那座军营轰出了无数碎片烟尘。

    脸色苍白的许乐跟着面前的移动集射人形阵地,快向前奔跑。看着这幕画面,不由想起了一个不停喷吐火苗的史前怪物,而且还是个母。

    怀草诗长的不能算是千娇百媚。但如果洗干净脸颊,到也称得上是清秀,与那些恐怖的史前怪物没有丝毫相似之处,然而一个身材瘦削的女性,扛着三把沉重的特林机枪进行奔跑中的狂射,军袖下方的手臂隐隐能看到清晰的肌肉痕迹,如此恐怖的女人已经不能算是女人,甚至不能算是人。

    “他嘀的,真是个怪物。”

    许乐下意识里咕哝了一句,声音马上被震耳欲聋的枪声掩盖,在联邦部队和曾经与他交过手的帝**人们看来,他毫无疑问是个怪物,可是如今他才现,这位公主殿下要比自己更加怪物,那么瘦削的身躯里,怎么可能蕴藏着如此恐怖的力量?

    帝国的特林重机枪与联邦的达林机炮齐名,十分沉重,再加上连续射所需要的海量弹药,谁都能估算出一个令人膛目结舌的重量数字。

    但怀草诗偏就这样举重若轻地举了起来,以瘦削的身体扛着移动的弹药库,向一个重步兵营起了攻击。

    “你说什么?”

    怀草诗细腰微转,身上背载的三把特林机枪呼啸着转了角度,将三百米外那辆轰鸣冲来的军车轰成了碎片,引了一场小型的爆炸。

    “我说,我也有肌肉。”许乐有些恼怒地大声回答道。

    在这一刻,他想起了熊临泉。那个力如霸王,却也只能扛动一把达林机炮的熊临泉。

    沉重的三把特林重机枪被扔进了池塘,震起一大片波浪,惊的池鱼四处逃散,滚烫的枪管与微凉的池水一触,哧哧作响,升起几缕白烟。

    几名扮成工人模样的情报署官员,神情紧张地将怀草诗身上的空弹匣取了下来,却险些砸了自己的脚。

    成功突破,不,应该说蛮不讲理的轰破叛军在桑树海最外围的防线后,怀草诗与许乐二人,跟随着等候已久的情报署官员乘坐着单轨运货火车,以最快的度抵达了下一个接应点。

    他们登上了一艘小型全域飞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