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十六章 小溪边,乱石处

    怀草诗为许乐展现出来的机修水平暗感震惊的同时,许乐的心中对她也充满了不尽赞叹甚至是敬畏,他此生未曾见过这样的人。

    除了集中精力进行机修工作,许乐一直保持着正常的休息,因为虚弱的身体在不停地警鸣。然而负责操控桃瘴机甲的怀草诗,既要逃避叛军部队的追杀,还要不停地偷袭对方的机甲,根本没有什么休息的时间。

    多日的紧张逃亡过程中,许乐没有看到过这位殿下哪怕闭过一次双眼,但对方却依然能够保持高度集中的精神,甚至连一丝疲惫的感觉都看不到!

    离阪星大气层外的叛军部队,在控制住了红蔷薇号之外,源源不绝地向这片桑树海里投放着兵力,如同涛涛不绝的巨浪,不停拍打着黑色的礁石,一浪高过一浪,力量一次比一次猛烈,然而没有丝毫休息时间的怀草诗,操控着桃瘴机甲平静近乎冷漠的将这些攻击全部抗了下来。

    人类才是第一序列的机器,许乐的心中再次响起大叔说过的这句话,接触的时间越长,他愈震惊,原来世间真有钢铁一般的存在。

    破烂的机甲在幽暗的林间高穿行,衣衫破烂的一对男女青年在幽暗的座舱内沉默无语。

    轰鸣的桃瘴突破斯玛丘陵地带的重步兵屏障,暴雨下的一次合围只留下暴烈的战斗身影,紧急空降入桑海的帝国叛军某师团,刚刚抵达地面,便被桃瘴突然攻击该师团长死于斩计划……

    为了有尊严死去的承诺,为了家国的责任,为了一些或许完全不同的原因,许乐与怀草诗携手合作,日复一日惊险而又生猛的继续逃亡和反击,紧张的修理与激烈的战斗成了他们全部的生活。

    背叛帝国皇族的贵族们想不到,在桑树海内近乎疯狂寻找公主殿下想不到,事实上没有人能够想到,联邦与帝国年轻一代中最不平凡的两个人一旦联手合作,会暴出怎样惊人的战斗力,完全近乎不可思议的目标。

    ……

    ……

    清晨时分,惊险逃脱叛军第一次空中袭击的桃瘴机甲,迎来了难得的暂时休整的时间,强大的殿下如神魔般不需要休息,叛军的官兵们却难以在这种强度的战斗下一直支撑下去。

    晨光黯淡未能铺洒整个大地,小溪四周的雾气让可视度下降的非常厉害,破烂的桃瘴机甲沉默地半蹲在溪畔的乱石地中。

    许乐蹲在溪边捧了把溪水扑打在满是胡茬儿的脸上,冰冷的溪水顺着纠结凌乱的脏淌下,从脖颈蔓至**的长半身,让他身体一颤,感觉清醒了很多,不由快活地笑了笑。

    回头望去,怀草诗正沉默地看着手中的电子手册,指间捏着的笔不停地划弄。应该是在进行某种联系,她身上那件丝质外衣早已破烂成丝,换了件机甲作战服,很多天未曾洗过,远远似乎都能闻到上面泛出来的酸味,配上那张满是灰土的面容。哪里像一位身份尊贵的公主殿下。

    通过猎杀叛军机甲,他们知道了一些离阪星上的局势,尤其是许乐成功的修复那台电子机甲的设备之后,怀草诗联系上了更多的忠诚部属,对当前的局势和这场惊天刺杀的内幕,有了更多的了解。

    叛军舰队已经控制了离阪星外的泛太空区域。虽然缺乏远程攻击能力及战舰,无法控制整个星球的局面,却成功地截断了天京星与离阪星间的联络,现在没有任何人知道,在天京星上究竟生了什么,那片浩瀚若海的伟大宫殿群里的皇帝陛下可还安好。

    离阪星上局面危险却又怪异,几名大领主已经先后向叛军投诚,然而总督府掌控的数支整编机械师——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陆军力量——却一直保持着诡异的安静,似乎根本不知道这颗星球正在生什么,也没有看到大气层外那些耀武扬威的舰队。

    通过散布各地的情报署下属冒险传来的情报,再加上许乐上次的分析判断,怀草诗猜到了造成当前局面的原因,总督府应该已经被叛军控制,柯保宁总督却没有投降,叛军担心杀死他会引总督府控制军队的反扑,所以留了他一命。

    “大概只有路易这种蠢货,才会做出这样愚蠢的事情,偷袭总督府成功,却把自己陷进了泥里。”

    怀草诗面无表情的想道。旋即眉头微微一蹙,想到了部下传过来的几份关键情报,正是从这几份情报中,她知道自己遇袭之后,一直没有想明白的一件事情。

    即便这几年帝国的改革措施,损害了一部分大贵族的利益,可是在父皇的强大威迫感下,这些贵族还敢如此仓促地起反叛?

    “他们居然认为卡顿是我杀的。”

    怀草诗下意识里望向溪边,那个联邦男人这时正**着上身,在溪中洗澡,露出一口整齐的白色牙齿,令人有些厌烦的笑着,如果他知道自己杀死卡顿亲王,引帝国内部这场大动荡,他还能如此没心没肺的一味快活吗?

    不,他应该更快活,怀草诗蹙着眉尖并不愉快的想道。

    ……

    ……

    许乐感觉到了她的目光,有些莫名其妙的挠了挠头,从小溪中走了上来,赤足踩着坚硬的石头,走到了她的面前。

    他坦然的站在怀草诗身前,没有急着去拿衣物遮掩自己**的上半身,因为在那件华贵的丝质外衣变成丝缕后,身边没有半件衣物,他也没有从那些死去叛军身上剥衣服穿的习惯。

    更重要的原因是,许乐很难把面前这位殿下当成异性看待,所以没有什么不自然。

    曾经有一个笑话:男人幽怨的询问一位气魄强悍的女人,你为什么这么不像女人?那女人很冷漠的回答道,因为你们太不像男人。在怀草诗这样强大的女人面前,绝大多数男人大概都很难寻找到清晰的性别感觉。

    “上次你说的那个问题,我现在可以回答你。”怀草诗看着他的眼睛说道,“陛下没有死。”

    天京星方向情报渠道被封锁,离阪星上的人们根本不知道那边生了什么,身处桑树海中的她更没有任何情报确认,然而正是这种令人窒息的沉默,让她确定了皇帝的安危,如果叛军真的成功暗杀了那位左天星域之主,又怎么可能如此平静。

    “对于你这应该是个好消息。”许乐稍一停顿后说道,“但对于我们的逃亡没有太大帮助,我必须再次警告你,这台桃瘴机甲撑不了多久。”

    “多引擎容纳室的中枢联线已经出项了问题,我是机修师,不是魔术师,这种核心部件一旦毁坏,除了进行更换,没有任何办法。问题是我们没有进行悬挂拆解的大型装备,就算有……整个桑树海区域中,也没有任何新式狼牙机甲的踪影。”

    他摊开双手,盯着她的眼睛认真问道:“究竟还要在这片该死的桑树海里逃亡多少天,你的人才能赶到接应?”

    怀草诗沉默很长时间,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说道:“时间越长越好。”

    许乐的眼睛眯了起来,皱眉说道:“你在想拖得更久一些?”

    怀草诗微微一笑。

    帝国皇帝没有死,叛军就无法完全掌控局面,只要天京星的局势稳定,强大的皇家舰队可以像刀锋破开纸片般,轻而易举地解决离阪星上的问题,而这需要时间。

    怀草诗在这片凶险的桑树海中以绝的毅力坚持着逃亡与战斗,哪怕三天前下属已经做好了接应她逃亡的准备,可她依然没有走,正是在拖时间。

    只有她活着,并且通过战斗向总督府证明自己活着,柯保宁总督才会一直坚持下去。

    “原来如此。”听到怀草诗平静的解释,许乐说道,“如果事情真按你的想法展下去,那位柯保宁总督肯定会被疯狂绝望的贵族们杀死。”

    许乐摇了摇头,在她身边随意拣了块石头坐了下来,用手掌捂住嘴唇,又开始难受的无声剧烈咳嗽。

    ……

    ……

    桑树海内的惨烈战斗,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戛然而止,被亢奋与恐惧双重情绪占据身心的叛军大部队,终于成功地迫使那台幽灵机甲现出了身形,无数重型火力武器包围之下,破烂的桃瘴机甲似被吓破胆的金属雕像般,无声停歇于一片农场之中。

    然而桃瘴机甲里已经空无一人。

    皇家情报署打入叛军内部的谍报人员,以死亡为代价,成功的诱使叛军的包围圈出现了一道小裂口。

    收到了最新情报反馈的怀草诗,毅然决然抛弃了她赖以声震宇宙,横扫四野的机甲,与许乐二人冒着极大地危险,顺着这道裂口,沿着桑树海中一条隐秘的小道,抵达了西南方向某处蚕丝加工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