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十三章 错抽丝

    离阪星戒备最森严的一处庄园。

    仿照夜穹星光铺设的碎灯洒下的光线,在阔大的建筑内部折射波动,像流水一样,让黑檀桌面上那件精美的玉雕仿似要活过来一般。

    玉雕雕的是春蚕,白色的弯曲下方是一片薄翠玉拟成的桑叶,相衬之下显得玉蚕身躯浑圆憨喜,全然没有一般虫类带给人们的恶心感。

    桑树和蚕对这颗星球有着重要的象征意义,所以当这处庄园重新装修时,帝国最著名的雕刻大师选择它为雕刻对象,得到了庄园主人及所有贵族们的赞赏。一个穿着黑色丝质外衣的年轻贵族,轻轻抚摩着玉蚕的身体,略显阴沉的脸颊忽然抽*动了一下,冷声说道:“陛下已经老了,已经糊涂了,但帝国与皇族。没有道理为他的老且糊涂付出代价。”

    数十年来,在左天星域中,没有任何敢这样评价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那些偏远星球上的贫民起义者,或许曾经在烈火并愤怒地宣讲过类似的话语,不过他们腥臭的头颅已经堆在了古老的城墙。他们的尸体被烧成飞灰,扔进了臭水坑。

    年轻贵族说了这样一句话后,却依然显得十分平静。望着庄园外的夜空,抬臂冷笑说道:“看看这颗星球吧,皇帝居然让那些贱民和我们在同样的校园里同食同学,他究竟想做什么?难道他忘了皇族高贵的血统,忘了贵族盟誓?”

    “还有这次的猎杀计划。”他的脸上泛起一丝冷笑,“帝国最有可能改变宇宙局势的三项技术突破,居然被他用在杀死一名联邦司令上,再想想前年西林远征军因为他的乱命而覆灭,怎样疯狂的陛下,才能做出这样疯狂的事情?”

    玉蚕后方那位衣着华贵的中东人一直沉默,没有回答这些大逆不道的指责,直至此时,他才抬起头来皱眉说道:“穿越猎杀计划,是军部拟定的,至于西林远征军的覆灭,,我也不知道陛下究竟怎么想。”

    中年人是柯保宁,帝国著名的开明派贵族重臣权势极盛的离队星总督,因为长袖善舞的能力与迷人的风度,此人在贵族圈中风评极佳,而且在离阻星的平民阶层中,也拥有很强的号召力。

    然而这十几个昼夜中,柯保宁总督已经很难保持自己的风度,他沉着脸,盯着面前这名年轻贵族,说道:“说到疯狂,陛下不顾元老会和你父亲的坚决反对。把年纪轻轻的你封为公爵,难道不是疯狂?而年轻的公爵居然浑身捆满炸药,把我困在总督府中,难道不是疯狂?”

    “如果你真对陛下如此忠诚,在我表明来意的时候,你就应该选择召唤部队击毙我,哪怕是与我同归于尽。”年轻的帝国公爵脸上泛起一丝嘲弄的神情,“可你犹豫了”对于至高的陛下和那位至强的殿下而言,犹豫便意味着背叛,如果让殿下活下来,你以为自己还有活路?”

    柯保宁总督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沉默片刻后说道:“我真不敢相信这是你父亲的意思。亲王殿下怎么可能因为这些事情就背叛陛下?”

    “不,父亲的警惧开始并没有多久,如果不是卡顿郡王惨死,他哪里会有勇气去迎战他的兄弟。”年轻贵族微垂双眼,缓声说道。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柯保宁总督沉声说道。

    “卡顿叔叔为帝国,为陛下做了多少事?”年轻贵族带着一丝感慨说道:“当年整个帝国的西星线,全部被他的部队染红,为了帝国的稳定,他杀了无数的贱民,却只得到了一个屠夫的绰号,那些恨他入骨的人,谁能想清楚,他其实只是一把刀,刀,却一直握在陛下的手中。”

    柚转过身来。盯着柯保宁总督的双眼,寒声说道:“现在帝国内部那些最残暴最坚持的贱民都被这把刀杀死了,我们的皇帝陛下,在这颗星球上搞跨种族教育。搞阶层大和睦运动,想要在亿万贱民面前扮演仁爱与公平的君王形象。又怎么会容忍这把刀继续出现在人们的面前,提醒那些贱民,皇族曾经杀过他们多少亲人?”

    “你在胡说什么?。柯保宁总督盯着年轻贵族,大声说道:“卡顿郡王为帝国牺牲于战场之上,这和陛下又有什么关系?”

    “死于战场之上?”年轻贵族的眼瞳微微散开。带着一丝疯狂的嘲笑意味,“以您的智商,会相信这个说法?还是说陛下以为所有贵族的智商都已经下降到了这种程度?”

    “一艘联邦飞船。一个联邦人,强行穿越空间通道。然后在帝国星域之中,面对着一支战斗力惊人的幽灵舰队,轻轻松松地杀死舰队指挥官,炸毁了旗舰。”

    “这可能吗?”

    “难道那个联邦人是李匹夫?”

    年轻贵族叫四双眼。寒声说箔!“最令人心寒的是一一一我们那位无般比口微当时正在旗舰之上,谁能当着他的面杀死卡顿叔叔?”

    柯保宁总督沉默了很长时间,脸色铁青说道:“你,,认为这一切都是个阴谋?”

    “当然。”年轻贵族的声音渐趋平静,冷漠说道:“谁也不知道,为了讨好那些贱民,为了打造自己的万世仁君形象,陛下手中的屠刀,什么时候会再次挥动,而下一个会是谁死在他的屠刀之下。”

    “父亲和我,还有天京星很多人看明白了这一切,我们不愿意坐着迎接死亡,那就只好站起来迎接战斗。”

    “旗舰虽然最后爆炸,没有留下太多视频资料,但当时有很多目击者,而且军部也进行过调查,确认卡顿郡王的死因没有问题。”柯保宁皱眉说道。

    “皇威之下,就算找出四百万名目击者我都相信,至于父亲那边的调查那位殿下手里握着情报署,自然不会让军部查到什么东西。”

    “你认为是殿下杀死了卡顿郡王?”

    “是”

    “注意你的言辞,你这种推测毫无根据。”柯保宁总督厉声说道:“我不允许你如此抵毁殿下的人品!”

    “像太阳一样燃烧,温暖整个帝国,是当年少女时期的殿下。这些年她很少出现在人们的面前,谁知道她变成什么样了?对于一位未来的女皇陛下而言。什么样的残忍与狠辣是她做不出来的?”年轻贵族冷漠说道。

    柯保宁连续深呼吸才压制下心头的愤怒,盯着对方说道:“你们究竟把陛下如何了?”

    年轻贵族没有回答他的话,手掌抚摩着光滑的玉蚕。沉默良久,直至眉宇间露出一丝惨淡的阴影,旋即骄傲仰头,在心中自言自语道:即便不能如何,但只要杀死他指定的继承人,相信将来的帝国或许还能走回正确的老路上。

    就在这个时候,他手腕上的腕表微微震动了一丝,他低头一看,唇角泛起一丝怪异的笑意,淡然说道:“总督大人,通知你一个好消息你可以不用担心我对你动刑逼问卫星权限了,因为,我们的殿下已经被包围。”

    黑夜中的红色磨房并不黯淡,反而显得有些醒目,当怀草诗那张没有任何表情的寻常容颜出现在红磨房窗口处时,更加醒目,引来四周包围机甲的微微噪动。

    此时有数十台帝国月狼机甲包围了红磨房,这些机甲只需要一次简单的机炮扫射,便能把这排简陋的磨房和房中的她射成红色的粉末,无论她拥有何等恐怖的实力,都只能迎来必死的下场。

    然而这些敢于背叛皇帝陛下的帝**人们,却保持着暂时的沉默,透过各自机甲里的光幕,情绪异常复杂地看着那方。

    因为磨房窗口处出现的那个人是帝国所有军人的偶像,当她还是一名少女的时候,就已经迎得到无数臣民的崇拜喜爱。

    因为。她是殿下。

    “纳松。谁派你来的?军部还是你的家族,你那体弱多病的父亲,是否知道你参与了此次叛国行动?”

    怀草诗看着单膝跪在房前的帝**官,平静问道,虽然此时她此时重伤未愈。但只要她愿意,依然可以随时抢在叛军机甲进攻之前,秒杀此人,或者擒住对方做人质。

    然而这没有任何意义,这些叛军机甲敢于冒着满门抄斩的危险,加入此次刺杀行动,自然早就已经将生与死放在了考虑范围之外。

    平静的对话,保持一位殿下的风度,反而能够让紧张的局面暂时得到一些缓解。但她清楚,正如面前这名贵族军官所言,如果她不投降,磨房前这些军用机甲总是会动的。

    怀草诗耳廓微颤,听着身后被流水声覆盖住的那些细微杂声,默默计算着时间,不知道能不能拖到那个联邦人完成他的任务。

    “殿下。父亲并不知情,请您愿谅我们的行为,因为我们只是想让帝国重新走回正确的道路。”

    叫做纳松的帝国贵族军官,单膝跪地大声说道:“联邦人已经准备进攻,我们需要更强有力的领袖。如果殿下愿意接受已经生的事实,并且宽恕那些被迫参与此事的贵族。我愿意做为您的亲兵,陪你一起打胜这场战争。”

    说完这段话,纳松觉得心情轻松了很多,他深吸一口气,正准备继续劝说时,忽然间眼瞳微缩,紧张顿生。

    他膝下的土地忽然传来一阵轻微的颤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