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十一章 红磨房(上)

    之后尽沉默,夜林无声,许乐和怀草诗就伍两座雕像一样,沈默地坐在各自的桑树下。直到天边泛起柳木白,每一抹晨光穿透林稍,落在脸上,他们忽然同时睁眼,不是被天光惊醒,而是月时嗅到了桑林里传来了某种危险的气息。

    许乐将手掌放到她面,专注而仔细地感受着那丝若才若无的震动,杯草诗则是来到了桃瘴机甲之下,看着机甲侧甲处的外挂声波监孔装备,缓缓皱起了眉头。

    “走。怀草诗干净利落地说道。

    许乐没有任何犹豫,起身向机甲走去。

    件随着清晰的电流声,桃瘴机甲如神诋般站立,越过桑树梢头,面向朝阳升起的地方。

    两个人向机甲上攀采爬,一面攀爬一面大声地咳嗽,咳嗽声沙而枯涩,就伍是风干多年的桑叶,被愤恕的蚕虫撕开丢弃,却又带着一股放肆快活的感觉,受伤疲惫的二人忍了一夜咳意,此时确认对方追了过来,自然不用再忍,当然耍尽情地咳一咳。

    十几公里之外那支叛军部队,应该嗜重型装甲车或者是机甲,不然不会在监控仪上留下那般清晰的曲线。

    桃瘴机甲舱门关闭,引擎再次轰鸣,那些今许乐感到心痛奢侈的晶矿,进行了原始雾化,催动着沉重的机身,化为清晨的一只巨鸟,斜斜掠起,巧妙她饶过密集的桑树,高前行。

    十分钟之后。

    这片恢复安静的桑树林外传采巨大的轰鸣声响,整个大地都开始颤动,初醒的林鸟与草间的昆虫惊恐万分地四处奔逃。

    近二十台黑青色的帝园夜狼机甲围了过来,沉重的合金机身,将林间的草她压的狼籍一片,泥石翻滚。

    确认目标巳轻再次远离,这支机甲部队没有盲目地进行四处散击,而是暂时停了下来,一台机甲座舱打开,一名上校军衔的帝**官表情阴沉她走了下来,蹲在一课桑树下,认真拖拙寻着任何痕迹。

    帝园军官的指尖轻轻滑过树干,触碰到一抹将要凝固的血水,阴沉的表恃显得放松了些许,只是谁也没有汪意到,他的拈尖抖的非常厉害。

    在下属们的面前,这位军官要保持绝对的从容冷静及自信,可是在他的内心深处,要执行这样一项恐怖的任务,耍追杀那位大人物,他的心早就无限恐怖……

    在此后的十几天时间内,在离坂星桑植州的桑树海中,出现了七八支像这支机甲小队一样的队伍,这些不知属于何方势力的帝园部队,沉默而坚忍地追击着那台机甲。

    一直没有援军到来,桃瘴机甲孤单地在桑树海中与这些叛军周旋,纵使机甲座舱中的二人,是宇宙中最强大的机动战士,然而面对着近两百台机甲的追杀,也不可能主动选择正面对杭,更何况许乐体内力量尽毁,而怀草诗身受重伤……

    情况非常危急,幸亏这颗星球上的桑树种植面积大的惊人,才给了桃瘴机甲足够的摆脱空间,在逃亡的过程中,桃瘴机甲冒着被敌人监控电子信号的危险,终于成功联络到了某处情报来源,但怀草诗依然没有办法完全掌握离坂星当前的局势,眼下他只能争取尽快地找寻到一条安全的逃亡之路。

    进行此次追杀的帝目机甲部队,很明显知道他们要追杀的对象是谁,纵使是那些一开始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军人,在十余台机甲惨烈倒在桃瘴机甲之手后,也确队了这个事实。

    所有的帝目军人对那台桃瘴机甲,准确来说,是对桃瘴机甲里那人感到无比敬畏,然而他们既然一开始选择了这条大逆的道路,便再也无法回头,反而因为内心深处令人颤抖的敬畏,而变得更加疯狂起来。

    桑林海中最近的几次机甲遭遇战,叛军的机甲一次比一次更疯狂,更不耍命,他们明知必败必死,却像扑火的飞蛾般源源不绝地围堵姚瘴机甲,不惜一切代价对桃瘴机甲的机身起攻击,似乎哪怕用机毁人亡的代阶去换取桃瘴机甲一个最不重耍的传感器失灵,他们也觉得很划算……

    沉默旁观的许乐逐惭明白了那些叛军机甲的用意,脸色越来越苍白,却依然操控着桃瘴机甲,如帝王般不可一世,无法击到的杯草诗,也明白那些叛军的用意,可他没才办法改变这种局面。

    桃瘴机甲动如闪电,趋避进退天下无双,近战长松迅猛无涛,没有一台叛军机甲能在它的面前支撑过十秒钟。在常规战场上,这场机甲战毫无疑问将以桃瘴机甲的胜利而告终,因为他可以像一头鲨鱼般,冷摸地四处周游,残忍寻机攻击鱼群,然后再次远避,就这样简单的重复下去,叛军机甲群将灭亡。

    然而在这片桑树海中,桃瘴机甲无法做到这一点,因为这里没有后勤基地,没才机甲修理所需要的构件材料。

    叛军的机甲群不停不歇地疯在追击,就是要逼迫他们最敬畏的那人,永远没由休息的时间,让伤势与疲惫不停地蚕食那人的强大,同时更是要不停地损耗桃瘴机甲的机身,在这片原始的农业区中,机甲无法修复,那便只能被鱼群一口口咬到死亡

    在逃亡的过程中,许乐一直认真地观看或者学习这名帝国强者的机甲操牲,哪怕明天清晨或者说下一刻,他这只池中的无辜鱼儿便会被烧死,可他依然将很大的精力放在这个工作上,因为对方的机控水平实在是非常高妙,在他这种程皮的人看来,能体会到更多的东西,甚至有那么一种凛咧强悍的美感。

    最令他感到震惊或者说惊惧的是,逃亡了十几个昼夜,身旁这名帝**官居然一直保持着强悍的战斗力,还才他无法理解的旺盛的战斗**,虽然此人的脸颊显得越来越消瘦,可那双并不大的眼睛里的光彩却从来没有黯淡过。

    然而就如疯狂追袭的数支机甲部队期望的那般,伤重难复,疲惫入骨的杯草诗强悍地坚持了下来,而桃瘴机甲,却终究是无法承受越来越多的零件损耗和金属疲劳,在某个安静的黄昏时刻到了下来。

    如血般的暮色中,沉重巨大的桃瘴机甲轰然倒下,震起纷乱泥土与少许烟尘,幸亏被四周密集的桑树遮住,没才弥谩到空中。

    不远处是一排简陋的乡村房合,从房后那排水力齿轮装置看来,应该是一处用来进行桑树副加工的机械磨房,这排磨房笼罩在夕阳金光之中,隐隐泛着鲜艳的红光。

    应急液压阀启动,桃瘴机甲座舵开启了一道口子,斜躺在拖面上的新式机甲,此刻看上去就像一个大口呼吸,垂垂等死的病人。

    怀草诗和许乐从座舱开启的口子中爬了出来,两个人的身上桂满了零碎的小伤口,看上去有些狼狈,然而从沉默的面部表情上,却看不出丝毫。

    一个小时前,当许乐正在思考要不要捉醒此人,机甲的零件损耗已经过临界值,随时可能停机时,桃瘴机甲的中控电脑出了尖锐的报警声,怀草诗沉默地操控机甲,开始了逃亡以来最快的一次突袭,直至这片红磨房处。

    叛军的机甲应该还在二十公里之外,杯草诗站在倾覆的机甲下方,徽微眯眼抬头看了一眼天边的落日,默默计算着时间,然后他咳嗽了两声,带着许乐向那排红蘑房走去。

    两个人走进红磨房,补充了一下水份,却没才现有人的踪迹,看来背叛皇室的那方势力,至少巳轻控制住了桑植州,将这片面积阔的桑林农业区清扫的非常干净。

    喝完水之后,杯草诗走到了红磨房西侧的墙边,眯着眼睛向外望去。

    红蔷薇号还是没有联系上,现在他只有署里那些乌鸦的零星情报反馈,根本无法摸清楚当前的局面究竞危险到了哪一步,但居然才两百余台帝目机甲在追杀自己,可以想见这颗星球的局势巳轻非常不妙。

    这次真的会出问题吗?杯草诗眯眼想道,他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的帝**官,但事实上他绝对不普通,他这一生从来没有自我怀疑过,然而却也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

    只耍身处机甲之中,他便是不可战胜的神,然而此刻桃瘴机甲巳然变成了磨房外的一堆合金垃圾,整整一片桑树海中,都不可能找到修复需要的配件,迎接他的将是什么?

    在自己的星域之中,被自己的臣民杀死?

    怀草诗的脸上泛起一丝自嘲的笑容,忽然觉得天边那轮红通通的落日是假的,不然为什么身体感到有些寒冷。

    眯眼望着磨房下方坑道里的流水,沉默很长时间后,他忽然开口问道:“你有什么看法?”

    此时红色的磨房中只有两个人,这句问话的对象自然非常清楚。许乐皱着眉尖看了过去,看着暮色之中这位面色惨白的帝国皇族,没有想到看似普通实则孤傲到了极点的他,居然会问自己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