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十章 大人的逃亡(下)

    ***的地下停车场,凶险的枪械与逃亡,这种事曾相识的***

    让许乐感觉有些不舒服。

    帝国内部势力的倾轧,和他这个联邦军人没有任何关系,自进入地下车库后,他一直沉默地站在后方,看着这一切生,努力听着那些难以听清的帝国话。

    刺杀,内奸,他觉得这些帝国人的对话很像一出拙劣的剧本,只是没有想到粗劣剧本,会有这样一个看上去理所当然轻描淡写却脆辣至极的结局。

    帝**人们鄙夷地看了眼躺在血泊中的碓1徒军官,走向地下车库侧方,拉开外面的水泥墙壁伪装,然后用力扯下一大片蓝色的电子防尘布。

    哗的一声,一台黑青色帝国新式机甲于纷飞的烟尘间露出真容,护甲泛着幽幽的金属光泽,机身细长如妖,各关节处悬挂着奇异的金属盒。

    许乐眼睛微眯,眼瞳微缩:这正是那台将自己带入绝路的桃瘴。

    怀草诗咳嗽了两声,沉默地登上机甲,而其余的帝**人则是快散开。地下车库的灯光骤然全部熄灭,一片黑暗中,低沉强劲的多引擎合奏声猛然响起,划破寂静与压抑的气氛。

    就在叛军合围街区之前,桃瘴机甲高破开大门,在白昼之下化身一道幽冥意味十足的影子,碾碎水泥路面,撞飞拦虢的战车,呼啸着狂奔而走,度迅疾,气势壮烈,根本不像是逃亡,而是骄傲的离开。

    然后投身桑海。

    昏暗的座舱内,只有监控光幕上的青色桑海可以舒缓一下紧张的神经和有些干涩的双眼,那些柔嫩的细枝,风中凌乱的树叶,在光幕上高后掠,渐要变成无数道青绿色的线条,可以推断出机甲此时的度是何等惊人。

    许乐微垂眼帘,不再去看光幕上一成不片近半小时的桑海画面,余光谨慎地落在身旁那名帝**官的身上。

    身旁这人在环形餐厅袭击中受了不轻的伤,鲜血染红了他大片身体,但偏偏此人的表情都没有什么变化,依旧稳定高甚至可以说精妙地操控着机甲,在桑侮间高趋避,躲避着似乎越来越多的敌人。

    难道帝国皇族都是怪物,身体里的血流不尽?

    这应该是紧张的逃亡,但对于许乐来说,他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局外人,所以他有-足够的冷静来观察生的一切。

    尤其是这台桃瘴机甲。

    这是帝国最新研成功的新一代机甲,走的是多关节微引擎加的路子,和联邦新式机甲研思路有所差异,但骨子里却极为相似。

    许乐没有想到在这样紧张的时刻,身边这位年轻的帝国大人物,居然还把自己带在身边,不过这恰好为他提供了难得地近距离观察帝国新式机甲的机会。

    他用自己的双眼观察着机甲座舱内的所有装置,努力记住看到的一切,虽然能够活着回到联邦的希望很渺茫,可如果有机会把这些第一手的资料回去,对联邗肯定会有极大的帮助。

    除了帝国新式机甲的内部构造,他更关心身旁这名帝国年轻军官的操控方式,沉默地观察了很久之后,他确认此人操控机甲的方式和自己和李封子都极为相拟一一也是通过类似拟真系统的装置,将体内的力量直接输入机甲内部传感器,只是对方的装置明显要更小巧些,只能看见袖口处的那些接头。

    在桑海里的逃亡旅途中,这名帝**官操控着桃瘴机?,轻而易举地突破了对方的合围,在几次惊险的遭遏战中,如猛虎撕兔般秒杀数台敌方机甲。

    许备一直盯着他的操控,再一次感受到了那股在战舰上曾经亲身休验过的恐怖。

    在突围的过程中,这名帝**官展现亍强大无比的机控水准,尤其是那种从骨子里散出来的冷静敏锐以及手指间若跳舞般妙到毫.崽的微操作,看上去最简单的指令输入,最标准的机甲动作,一旦以某种频率配合起来,就变得那般强悍……

    不用午夜梦回醒来,有时候许乐私底下分析自身,感到有些小满足小得意的,除了机修方面的天赋外,最引以为傲的逼真是操桩机甲的水准,短短几年时间,即便不说打遍军中无敌手,也至少是没有谁敢耒挑贼他,然而战舰一战,今日一看,他不得不有些落寞地承认,身旁这名帝**官确实水平远胜自己。

    承认不如对方,不代表就要永远认输,他的性格决定了想法,尤其是想到身旁的帝**官如果真是传说中那人的话,败在此人手上也算不得什么丢脸,在这一刻,他无比想念自爆于那艘旗舰上的黑色mxT……

    深夜的桑海,像是巨人王国里的阴森草原,穹顶轻幽星光洒下,那些密密麻麻随夜风轻摇的枝叶,就像是怪物探出的无数支触手,随时有可能将在其间逃亡的人们得住吞噬,那些沙沙的密集声音,就像是妖魔正在微笑着进餐,令人不寒而栗。

    浑身金属盒的桃瘴机甲,此刻就像一堆巨大的金属垃圾般斜躺在林间一片空地中,机身温庋已经下降很多,在微凉的夜里应该能够瞒过追袭者们的红外扫描系统。

    许乐靠在一棵桑树下,身下的杂草有些-湿凉,沁得肺部有些难受,他用手捂住嘴唇,将咳嗽全部堵了回去,挣的脸颊现出不健康的红晕。

    帝国人狗咬狗和他没有任何关系,那些追袭者听到咳嗽声赶过来,杀死那名帝**官,也并不会让他感到丝毫内疚,只不过为了自己的安全,他也必须小心谨慎些。

    他眯眼看着十几米外机甲旁片的空地,黑夜深沉,他的目力却可以清楚地看到那里的一切,那名帝**官先前似乎试图联系什么人,结果却失败了,帝**官的表情有些沉重,用急救箱简单治疗伤口后,便一直沉默地坐在另一棵树下闭目休息。

    从那些有些骇人的血量,可以判断出对方受了很重的伤。不过许乐没有帮助对方的冲动,即便是从自身安全出,他也愿意这个强悍的对手更虚弱些,更何况这种和李疯子相似的怪胎人类,应该不会这么容易死去。

    黑暗的桑林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想着各自的心事,心中有事。

    先前在餐厅中,许乐疑惑这位帝**官表情沉重的原因,现在他越来越确定对方的身份,大致能够想明白,于是真正困扰他的问题,便只剩下今天这场暗杀掀开帷幕时的那记枪声。

    为什么联邦秘密研的ac会出现在帝国境内?会出现在那些刺杀者的手中?

    许乐沉默思考很久,只能想到一个解释,那就是这几十年来,联邦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帝国的渗透,甚至可能在暗中与帝国某些势力合作。

    夜渐深,星渐移,温庋渐低,一棵桑树下的许乐眯着眼睛,看着另一棵桑树下的那名帝**官,看着他的呼吸渐越平静,双肩自然内缩,明白在失血的情况下,那人应该感觉到有些寒冷。

    人类抵抗寒冷的方法除了衣物颤抖之外,还有睡眠,虽然这种睡眠往往是致命的,可本能里的选择总是难以抗拒。

    风还在吹着桑树梢,沙沙沙沙,单调轻和催人入眠。

    许乐一动不动,他沉默地看着那边,数着对方的呼吸频率,一直数了近一个小时,才目光橄垂,用缓慢到极点的度慢慢脱下鞋子。

    紧接着,他脱掉上身满是灰尘血渍的丝质上衣,轻轻在树下小坑里打湿,系在了脖子上,然后悄元声息地站了起来,向后小心地踏了一步。

    **的脚底踩在松软的湿漉杂草上,没有出任何声音,连草里的昆虫都没有惊动一只。

    他踏了第二步,向着身后桑树林中再次靠近,强行压抑着心跳,控

    制着呼吸。

    紧接着是第三步,只要进入身后的黑暗海洋,谁还能抓住他?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双肩忽然传来一阵无声地振动,令他的脚步僵

    硬在原地。

    低头看去,肩肿骨上方那两个血洞上系着的束环微弱地亮了三下,许乐沉默片刻,在心中叹息了一声,轻轻摇了摇头。

    十几米外的那棵桑树下,怀草诗缓缓睁开双眼,眼眸异常明亮,看着许乐哑声说道:“我一直以为你是聪明人,现在看起来,似乎判断出了些问题。

    他说话的声音压的极低,林间休憩的夜鸟依然在黑甜梦中,未被惊动,但他知道许乐应该能听清自己的话。

    “敌人的敌人不见得是朋友,那些想杀我的人,想来也很愿意杀死你。

    怀草存一脸冷漠说道:“帝国境内遍布芯片检测设备,你以为你真能逃回去?”

    许乐沉默了片刻,自然不会向对方解释自己最后的那张牌,他走回属于自己的那棵桑树旁,有些疲惫地坐了下去,就像先前自己什么也没有做过一般。

    “另外,这次我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怀草诗望着他说道:“但我死之前,肯定会先杀死你,所以你最好祈求我能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