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九章 大人的逃亡(上)

    是不是一抬头一眯眼便总会看到什么不吉利的东西?许乐圆睁双目,盯着建筑外空气中那架高驶近的飞机,还有那四道令人鼻腔里尽是死亡幽寂气息的刺眼导弹喷射气流线条。

    在联邦人的认知中,帝国皇室应该是他们星域中高高至上,无人胆敢轻慢的存在,可是怎么居然有人敢刺杀那名年轻的帝**官?甚至还出动了战机!

    死亡瞬间后便要到来,许乐依然不甘心,他急促地呼吸混着烟尘的空气,努力向墙角处跑了几步,那里的建筑梁柱结构,应该能在楼塌后为人们提供更多生存下来的可能,哪怕只是从万分之一提升到千分之一,终究也是可能性更大些。

    嗖嗖嗖无数密集的声音,上百道白色气流线,从餐厅所在高层建筑下方升空,快……掠过环形玻璃落地窗,然后猛然急转,向着那四枚导弹迎去。

    帝国的防御诱弹集耸阵?

    在爆炸到来前的那刻,许乐认出了这些东西,电光火石间忽然间生出一个念头,够资格让这些战场武器随队保护,那今年轻军官的身份应该和自己的猜测相差不远。

    急升空的密集诱弹,在最短的时间,成功拦截了三枚威力极大的导弹,却遗漏了最后一枚。

    剧烈的爆炸,刺目的火光,纷飞的碎砾,刺鼻的硝烟,瞬间占据了整座餐厅,右前方的墙壁被炸出了一个巨大的豁口,外界的风呼啸着灌了进来,被燃烧着的火苗一砥,高温滚烫。

    细高秀美的高层建筑大楼,如同少女被顽劣的男同学拍了下后脑勺。摇晃了一下,然而对于建筑内的人们来说,就像是经历了一场可怕的地震,地板剧烈的震动,人们根丰无法站稳,重重地摔落倒地。

    至于那些靠近爆炸中心的帝**人,很多连声音都来不及出一声。便被气浪震出了建筑,变成在空中急降的黑点,有些人则是撞到对面的墙壁上,喷血而死,有的军人则是变成了火人,凄厉地惨叫数声。然后到地抽搐,再也难以爬起。

    许乐很幸运,没有被拦截的那枚导弹爆炸的点离他的身体很远,除了被震起的碎砾擦伤了眉骨之外。他的身体完好无损。

    离他几步远的墙角,被帝**人和他们手中合金盾像蚕茧一样重重包围着的怀草诗,自然也没有死。

    墙角的军人群迅疾散开,怀草诗一脸冷漠地站了起来,他半边身体被血水染的通红一片,与冷漠脸上那丝一闪即过的狠戾配合起来,令人感到有些不寒而栗。

    转瞬间,他脸上的情绪忽然变的异常沉重,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事情。令这个在亡命刺杀面前依旧镇定。只愤怒不惊恐的帝国年轻强者,也感到了有些惘然失措。

    不过这些情绪只是暂时,怀草诗冷冷瞥了眼不远处的许乐,大步走了过去,一把抓住他的后颈拎了起来,扔给身后的下属军官,然后带着众人快离开。

    这是一种像抓小鸡般的羞耻待遇,只是许乐清楚,身为联邦俘虏并不能奢望能够得到真正的尊重,所谓浏览观光。所谓帝国美食,只是对方有所求罢了,此刻环境危险。对方哪里还顾愕上什么攻心?

    那名身份特殊的帝**官受了重伤。可探手一抓的动作依然那般强劲,并不大的手掌比钢铁还要坚硬。顺着此人手臂淌下的血,在他的肩上湿成一片,粘粘的。

    帝**人以最快的度保护着怀草诗,推搡甚至是拖踢着许乐,来到了建筑下方,在街边已经有十几辆防弹军车正在等待出。

    然而那些胆敢进行这次疯狂刺杀的人们,并没有放由这一行人就此离开的意愿,负责安保监控的帝**人,有些表情难看地监测到,就在三个街区之外,有一支机械化部队正在高迫近。

    此时此刻,没有任何电子码通讯验证的机械化部队,代表了绝对的危险,而监控确认,这支部队战力配备至少过一个加强营,他们这百余名军人绝对无法抗衡。

    “大人,请先离开。”

    负责保安作的帝**官满脸通红向怀草诗敬了一个军礼,然后对四周的军人大声说道:“就地阻击,马上构筑临时工事!”

    帝**人整齐的齐声应是,快地行动起来。

    他们大声喝叫着,将街道两侧的巨型电子招牌全部炸了下来,拦在街道中央,做为阻止对方机械化战车的工事,同时他们把决定留下的军车开了过来,也同样横在了街道中。

    明知是必死的阻击任务,可是这些帝**人没有任何犹豫,他们的脸上也没有任何畏怯,反而满是强悍的战斗**,为了保护帝国的骄傲。最崇拜的长官大人,他们真正做到了视死如归。

    怀草诗望着下属们点点头,转身坐上军车,整个过程中,他依然一脸冷漠,不一语。身为军人,此时此刻,任何离别伤感,都是浪费及虚伪的情绪。

    伴着车轮刺

    …擦耸。几辆军车快驶离。许乐看着前排那个能够让无数帝国士兵甘心赴死的年轻军官,眉头微皱,咳嗽了两声,他不明白此人脸上的凝重忧虑因何而来,明明半身染血也不皱眉的怪胎强者,这时候是在担心什么?应该不是在担心后方的追击,下属们的生死,像他们这类人早就已经把这些看的很淡才是。

    后方的街道里忽然响起密集的枪炮声,轰炸声。许乐回头看去,只见那处火光隐作,硝烟冲天。

    帝**人们为了掩护怀草诗的离开,在桑植州的街巷中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甚至是血腥的战斗,百余名军人逐渐死去沉默,驶离的几辆军车中,最后甚至也留下了两辆进行了惨烈的自杀性阻击。

    怀草诗一行人终于惊险地暂时摆脱了敌方部队的追击,来到了一处安静的民宅外围。地下车库的大门缓缓开启,三辆军车鱼贯而入,随着大门的再次关闭,再也没有人能够现此地的异常。

    昏暗的地下车库内,怀草诗依然表情沉重,他看着电子地图,开口问道:“中断与外界的任何联系,在此地停鲁二十分钟,观察状态。”

    “是,大人。”一名帝**人应道:“这里是署里最新布置的接应点,只要那些叛徒无法渗透进皇宫,就应该不会找到这里。”

    关于那些胆大包天行刺的势力,他们有所猜测,但不管对方是谁,竟敢行刺大人。那毫无疑问就是叛徒。

    怀草诗嗯了一声,对于他来说,选择这个接应点最重要的原因不是因为这里隐秘,而是因为这里有他纵横宇宙的信心来源。

    帝国的历史是由血书写的,他自幼就很清楚这一点,然而自陛下继位以来,帝国内部或者说贵族阶层前所未有的团结,至少是表面的团结,没有任何人胆敢挑战皇族的尊严,更不要说进行这种丧心病狂的行动。

    谁敢行刺自己?怀草诗的表情异常沉重,正如许乐分析的那样,他并不是在担心自己的安全,而是想到那些人居然敢刺杀自己,必然会清楚会遭致陛下怎样的怒火,那么,,陛下的安全。此刻会不会也在遭受

    胁?

    忽然此时警报嗡嗡响了起来,那名帝**官满脸震惊地看着光屏上的数据回馈,愧疚到了极点说道:“留在外面的哨子确认,那支叛军忽然改变了方向,正向这边走来。大人,这里应该暴露了。”

    说话的同时,帝**官的手一直放在腰畔的佩枪上,余光寒冷地扫过场间的众人。想要找到那名隐藏在自己人中的叛徒。

    “不要动!”右前方的一名军官忽然从身后取出一把金属械枪,对众人大声吼道:“不然我马上杀死大人!”

    冰冷的枪管微微颤抖着瞄准着怀草诗,那名军官的声音也有些颤抖,可以想见他此刻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罗西,你这个叛徒,把枪放下来!不然老子毙了你。”先前那名帝**官愤怒地吼叫道,想要冲上前去用胸膛堵住此人的枪口,却因为害怕对方的子弹伤害了大人,而不敢有任何动作。

    “马上我们的人就要到了。”那名叫罗西的帝**官有些神经质地笑了笑。尖声说道:“到时候把你们全部都毙了!”

    “罗西,这是为什么?难道你忘了大人对你的恩德?”

    怀草诗面无表情看着这名下属军官,他已经记不清楚这名军官是什么时候进入署里工作,又是什么时候成了自己的直接下级,他没有听忠诚于自己的人愤怒的质询,甚至没有看一眼那根不停颤抖的枪管。

    而是直接向前踏了一步,没有任何征兆地踏前一步。

    半身浴血的他如同一步踩存风中,瞬间前掠两米,一掌拍下,拍弯那根枪管,同时拍断了那名叛徒的脖颈。

    略喇一声。那人顾然倒地,头颅已然恐怖地歪向后背。

    站在众人身后的许乐瞳孔剧缩,大感震撼,那位“大人”此刻深受重伤。居然还能强悍如斯!

    (终于写出来了,我不行了。

    嗯。我承认上章那句帝国话就是圈圈叉叉。

    另外说个小得意的事儿:一位看书的朋友,一脸坏笑君,前几天告诉我,他这次公务员考试又考的非常好”呃,我为什么要说又?那是因为他前两次似乎也考的极好,但都在面试中被淘了。

    说回正题。他说有一道题是问道德星空那句话是谁说的,就是我简介里用的那句。他说看了你的书,自然晓得是康德。我说不看我书也应该晓得,他说不看哪里晓得是康德。

    所以有些满足感啊,帮了读者大人啊,如果还有考河北公务员,并且是通过我的简介记住是康德写的同志,请记得请我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