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五十八章 施公子的真实身份

    施清海这个人很奇妙,明明想着不去打探别人的秘密,但不知道是本能里的固执还是他所从事工作的性质,让他总是忍不住好奇的念头。好吧,既然人们都喜欢听奇遇,许乐也只好编造一个全新的奇遇,不然他真没办法解释在夜店门口,怎么可能打败一个军中的强者,一想到这点,许乐便有些头痛,现自己终究还是没有太多处世的经验,为了解释一件事情,总要不停地撒更多的谎,而且他还想到了一个很要命的问题,那就是老板大叔给自己安排的身份,那个远在s1偏远城区的老家,自己是不是应该找时间去看一趟?全新的奇遇故事与在古钟号上和那位胖子船说的故事差不多,只不过这次许乐更谨慎一些,把那个莫须有的班长安排成了面目模糊的隐世高人。

    “那个班长姓什么?”施清海明显不怎么相信他的话,哈哈笑着问道。

    许乐的心头微动,纯粹是下意识里在脑海中冒出一个姓氏,鬼使神差说道:“好像姓……李?”

    施清海脸上还是不以为意,然而却像是想到了什么,眉宇间一凛,陷入了思考之中。他在心里想着这个姓氏,有些不敢往那个方向联想,可如果许乐说的是真话,倒可以解释这一切,不过这些年没听说费城那家有什么子弟流落在外……施清海看着许乐的背影摇了摇头,有些相信了对方的离奇遭遇,笑着心想,只怕这小子自己都不清楚那个教他打架本事的牛人究竟是什么来历。

    既然心里有了确定的想法,满足了好奇心,多了一些值得思考的好玩事情,施清海很自然地换了话题:“你准备一直在梨花大学当门房?国防部退役士兵办公室随便安排一个工作,总比这个强一些。”在他看来,许乐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有很突出的品性,虽然不知道他在别的方面有什么特殊的技能,但就凭着这身打架的功夫,进入警察局下属的保安公司,甚至是找些关系进入警察系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在梨花大学当旁听生。”许乐转过身来,看着他说道:“反正手里还有些闲钱,等我把这两年的课听完了再说。”

    “旁听生可拿不到文凭。”施清海从裤子口袋里摸出皱巴巴的烟盒,叼了一根,扔过去一根,含糊不清说道:“没什么前途,你清不清楚将来究竟想做什么?”

    许乐接过香烟和火机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学着当年老板大叔的模样试图想要吐几个完美的烟圈,结果却吐成了加湿器冒出来的散乱蒸气。他咳了两声,看着施清海,笑着心想对方明明都不清楚将来要做什么,怎么却来问自己?

    “我以前想当一个战舰机修辅官,不过……后来改主意了,想把机修证考到手,然后在s1找间大点儿的制造公司工作,不管将来能升到什么职位,只要从事喜欢的事情,那就不错。”许乐看着消散在眼前的烟雾,有些出神说道。这本来就是他的人生理想之一,可是此刻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已经带了几丝荒谬和不自信的味道,自从植入了伪装芯片,或许他的人生早就注定不能那样安乐和平静,少年的心里其实一直有一块阴影,不给人看的阴影,他想找到那件事情的真正内幕,只是以他如今的地位和能力,别说掀开大叔之死的内幕,就算是要靠近那块黑布,都是痴心妄想。

    施清海看出了他眼里的沉重与伤感,沉默半晌后忽然说道:“好好地完成你的人生理想吧,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尽管开口。”

    ……

    ……

    事态的展没有出乎施清海的预料,清晨七点多钟,临海警察总部便接到了上级的直接命令,打开了看守所的大门,将他们两个人放了出去。那些端着咖啡提神的警察与施清海开着极损的玩笑,施清海反骂了几句,在这样的交谈中,旁边安静听着的许乐,大致知道了事情是怎么回事。

    邹家果然动用了关系,将夜店门口的冲突强行压了下去,第三军区的人和临海外勤办事处的人生冲突,并且拔了枪,这件事情如果被有心人利用,一定会牵扯到国防部里那位大佬,邹家不会眼睁睁看着这一幕生,宁肯将这件事情低调处理。许乐走出了警察局门口,迎着扑面而来的微凉晨风,忍不住摇了摇头,号称民主自由的联邦社会,其实依然是这样的等级森严,一个在民间不怎么出名的邹家,便能伸手进警察系统压下某个恶性案件,让thirteen门口的枪击化为乌有……

    施清海开车将许乐送到了梨花大学后门,靠在车身上看着人数并不多的晨练女学生,盯着对方紧身的运动服,嘴里却说着味道十分严肃的话:“最近这些天,你不要出校门,一切小心一些。”

    邹家从官面将事情压了下来。然而被两个小人物狠狠地羞辱了一番,这种家族出来的公子小姐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紧随而来的,想必就是对方暗中的无情报复,施清海有些担心地看着他说道:“我就不用你担心了,哪怕被开除,我怎么也是一院出来的优秀学生,院里那些级别高的吓人的教授,总可以保着我。”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和那对兄妹生冲突。”许乐正要走进铁门的时候,忽然停住了脚步,回头认真问道:“也许你有你的目的,不过那对兄妹确实不是玩意儿,所以这次就算了,不要有下次。”

    施清海嘴唇上叼着烟往下一斜,就像是被霜打了的叶子。他表情平静,心里却是有些感触,心想自己这个小兄弟的眼睛果然尖锐,自己还是没能瞒过他。

    ……

    ……

    宪历六十六年的春天,比过往年份都要显得更热一些。不过是四月末的天气,却让人感觉到了酷暑提前来临。临海州的建筑内部集成空气调节系统早已打开,给那些忙碌办公的人们提供美妙的清凉气息。然而在微热的暮色之中,临海州最高建筑的顶层天台上,却有两个人正不畏高不畏热地进行着谈话,其中一人年龄约摸在四十岁左右,面相严肃,目光柔和之中带着一丝威严,另一人浑身酸臭还夹着一丝残余的酒气,那身皱巴巴的西装比他嘴上叼的那根皱巴巴的香烟还要令人生厌。

    “005从a到Z的系列电子间谍卫星正在咱们头上五百八十八公里的太空不停地游啊游啊游……你老让我和你在这地方碰面,是不是有些傻啊?天台高倒是高,四十几层的高楼,不怕别人用望远镜看见我的脸,可问题是你知不知道这里多热?冬天多冷?又不准我坐电梯,从楼梯爬上来多累?而且这种接头地点多没创意?”施清海看着面前这个中年人十分恼火地说道。

    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目光没有一丝偏移,冷冷地盯着施清海的脸,忽然开口说道:“两年里都没有开口抱怨过,今天知道事情做错了,抢先想占据心理优势?放弃这种想法吧,不要忘记心理学是我教你的。”

    施清海自嘲一笑,把烟卷放到嘴里吸了一口,回头看着暮下的城市,觉得这座城市越来越像一个怪兽,如果不逃出去,只怕终有一天,自己会被吃掉。

    “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那名中年人严厉地询问道:“你知不知道组织为了保住你在调查局的职位,动用了多少关系?而且还不能让别人知道,从而花费的代价,更是出了预算六十个百分点!”

    施清海嘴唇里叼着的烟卷微微抖了一下,他没有回头,听到没有被开除,那双妩媚的眼睛里透出一丝浓郁的悲哀还有失望。等他转过身来时,眼眸里的这些情绪全部都已经不见了,平静说道:“邹家兄妹和太子以前关系不错,他们这次来临海也是为了见太子,既然我的目标是阻止国防部第一个与太子建立良好关系,昨天夜里的行动,自然就是为了这个,所以你不要指责我。”

    联邦的最高领袖是总统,相关预算法案的通过则有管理委员会的三百多名议员,对案件的审理判结则有法院系统。历史长河里曾经偶然出现的帝制,早在三十七个宪历之前就已经宣告终结,这个社会里自然没有皇帝,当然也不可能存在什么太子。施清海和那个中年人口里所说的太子很明显是一个代号,当然,他们所说的也不可能是帝国的太子,据说那个遥远的星际帝国当今皇帝陛下只有一位女儿。只是……什么样的人物可以让邹家兄妹千里来到临海,只为试图见他一面?什么样的人物能够被施清海称为太子?

    中年人低头思考片刻,似乎接受了施清海的解释,忽然开口说道:“那个叫许乐的人是谁?你和他接近有什么目的,需要备案吗?”

    施清海微微皱眉,吐出了嘴里的烟卷,火红的烟头在地面上溅出火星,他眯着眼睛看着中年人,很认真地说道:“那是我的私人朋友,我警告你。”

    施清海的警告或许起了作用,中年人没有继续问这个问题,但是语气却变得格外严厉:“很多年以前,当你愿意加入这项伟大事业的时候,就已经做出过承诺,你没有资格拥有朋友,你也不能拥有朋友!”

    “那时候我不懂友情。”施清海并不在乎他,无所谓地回答道。中年人静静地看着他,忽然开口问道:“你昨天夜里开枪,是不是想退出联邦调查局?我知道你这些年很辛苦,而且你这两年里开始被动地抵抗组织的命令,可是不要忘了,联邦的未来,需要你们这些年轻人为之奋斗,为之付出努力。”

    施清海沉默许久后,低声说道:“是,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