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八章 餐厅里一抬头(下)

    怀草诗眯眼抬头。

    许乐抬头眯眼。

    这几天的游览过程中,跟着他们二人,出现在明处的帝**人全部穿的便衣,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有人穿着军装,马上想到这名军官应该是隐在暗处的安保部门成员。

    “大人,昨夜收到的情报回馈确实有问题。”那名帝**官站在怀草诗身旁,恭谨而简洁报告道:“我们加大了监控力度,就在刚才电侦室监控到一段低能波段曲线,似乎是民用电器,但曲线有些怪异,波谱排除无法得到结果。”

    怀草诗眉尖微皱,接过波谱分析电子手册,看着上面那道正在不停颤动的曲线,问道:“武器?”

    “已经排除军用及民用机甲热启动,和远程武器的基准频率也不司,正在进行分析研判,应该是安全的,但这间餐厅所处的地点太过暴露,所以请求您马上离开。”

    帝**官直接说道,根本没有避着许乐的意图。虽然他和很多同僚一样,不明白为什么尊贵的大人要带着这个低贱的联邦俘虏同行,但在他们眼中,此人已经是个死人,就算听到一此机密情报也没关系。

    怀草诗看着电子手册上那道曲线,细而黑的眉毛蹙的角度更大了些,疑问之余有些自嘲,在帝国星域中,难道还有谁敢对自己不利?

    许乐听到了帝国人的对话,他那双墨眉没有无奈地蹙作一团,而是骤然间如刀般挑起,因为余光落处,他看到了一狠狠眼熟的曲线。

    眼瞳锰然一缩,明亮忽至,他感到脖颈处传来一阵寒意,催的那处的毫毛狠狠竖起!

    这确实不是机甲热启动波段曲线,也不是战斗机悬挂导弹的预热曲线,事实上,整个帝国的监控部门,应该都没有看过这条曲线,联邦里看过这条曲线的人也很少。

    但他看过,在546o的冰川里,施清海与他和顾惜风曾经讨论过很多次,应该采用什么电子手段,来湮灭这件恐怖武器唯一而没有太多人现的漏洞,只不过因为时间太紧的缘故,他和顾惜风只找到了某种方向,却没有成功地实践。

    是a***bsp;这道曲线是ac电脉冲打火装置启动与磁振附属效果叠加所产生的冗余溢出波段!

    一把枪居然会惊动电子监控装置,这听上去很荒谬,但放在这把集合了联邦无数武器专家智慧,昂贵的令前任国防部长连骂三天娘的大枪上,却显得理所当然。

    这把威力恐怖的单枪之王,第一次在s2基金会大楼外的秋林坡上出现时,将麦德林训练有素的下属和强悍的特勤局特工轰的肢离破碎,在西林前线冰雪世界里再次出现时,则像个幽魂般连续攫取了十几名帝国高级军官的生命!

    整个联邦只造出来了三把ac,其中一把一直在他最好朋友施清海的手中,所以他比其余人更清楚这把大枪的恐怖,因为造价和材料稀缺的关系,在战场上,ac是性价比极低的狙击枪,可如果用来进行暗杀,那绝对是最令人感到绝望的选择。

    顶楼餐厅里有微凉的新鲜空气轻拂,许乐后颈处不寒而栗的小疙瘩却快要冻僵了。

    那名狙击手在哪里?透明玻璃围绕的环形餐厅四周一片清空,只有远处有一道山梁似条黑线静伏,应该是在那里。

    狙击手的目标是谁?自己?可如果帝国人想杀现在的自己不是太容易了,怎会弄的如此麻烦,而且很明显餐桌对面那名年轻尊贵的帝**官,对这件事情并不知情,更不知道接下来,便会有三颗高钨合金尾翼大口径子弹飞来,难道狙击手的目标是对方?

    在某些危险的时刻,人类的思维度甚至会显得比光更加迅,在极短暂的瞬间内,许乐思考分析了很多事情,然而却依然来不及判断清楚局势,也知道没有时间去继续思考,不管那名狙击手的目标是谁,他此时要做的事情,唯一能做的事情是:

    以最快的度倒下,寻找足够坚硬的物体挡住身体

    哗的一声,银制的刀叉,白色的骨瓷餐具随着许乐的动作四处溅飞,他不是圣徒,更不在乎餐桌对面那名帝**官的死活,所以自然不会愚蠢地跳过去扑倒对方,只是倒下,坚决到有些狠厉、以一种被人重重击落的态势狠狠倒下!

    他的身休已经快要接近地面,银制的刀叉、白色的骨瓷餐具还刚刚跳离花纹丽石桌面,懵懂无知地在空气中扭动身躯,那名前来汇报情况的帝**官嘴唇变形咧开,警惕的神情来不及浮现,想要呼喊出的字句还在胸肺间酝酿,尚未变成气流,更没有拨动如弦的声帝。

    就在这宛若停止的冰冻时光片段中,怀草诗的眼瞳忽然骤然明亮,他从许乐的动作中明白了一些什么,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感觉正在高靠近自己。

    来不及跳起,来不及倒下,在那颗正撕裂桑植州明亮空气,高旋转袭来的子弹面前,就算是强大如怀草诗,也来不及做出太多的动作,他只来得及抬起自己的右掌,像要拍走面前激起的牛肉汁水般,简简单单向面前的花纹丽石桌面拍下。

    谁也无法计算出,在这一瞬间,怀草诗这一个简单的动作,需要怎样可怕的神经反应度。

    右掌拍在花纹丽石桌面边缘,号称最坚硬石材的花纹丽石竟有些微微变形,他的掌面变形的更厉害,接触桌缘的部分苍白桥出红润,也奇妙地挤出了无数道喷射的气流!

    怀草诗休内的八稻真气全力狂吐!

    他右臂上的丝绸衣袖片片碎裂,将要飞舞。

    他身下的座椅无声碎裂,将要坠落。

    他的身躯则是在这股浑厚巨大的力量作用下,瞬间提向后方倒退而去!

    环形餐厅坚硬的墙壁上,忽然开了一朵花

    花瓣是被轰开,惨然翘起的混凝土碎块,花芯是被高物体害裂,狠狠如怒般竖起的合金筋条,花的颜色是光,从墙外透来的天光。

    建筑外的光,就从这个如花般的洞中射入,在行进过程中,与像影子般高后掠的怀草诗轻轻一擦。

    然后才是一声若闷雷般的嗡然巨响。

    这颗夺命子弹的度太快,快过声音,竟似要过光与影

    墙上瞬间又多出两个如雕刻出来的破洞,沉闷的枪声,戈破死寂,打碎被冰冻住的时间。

    碰的一声闷响,怀草诗瘦削的身休重重地掉倒在墙壁上。

    “殿下遇袭!”

    愕然看着这一幕的那名帝**官终于醒了过来,浑身颤抖尖声叫道,司时向着墙角处扑了过去,本能一般把自己的身休挡在了怀草诗的面前

    远处那道山粱传来的夺命子弹,依然在不停射击,餐厅内豪花的设施像柔脆的纸片一样被撕裂,飘起,难地落地又被击飞,碎瓷片与银制餐具当当乱响个不停。

    烟尘大作,一片混乱,许乐藏在坚硬的花纹丽石桌面之后,脸色有些苍白,此刻确认那名狙击手的目标不是自己,但他的心情却没有丝毫放松,因为他现那名狙击手的Qc……使用的是高转破甲硬墨弹,而且在最开始三次点射后,便开始全范围覆盖射击,看样子并不在乎顺便打死自己……

    高转破甲硬墨弹,可以击穿军用机甲的普通合金档板,身前这块号称最坚硬的花纹丽石桌面,又怎么可能挡得住?

    下一秒,许乐稍微安心了此,因为餐厅内的帝**人们反应极快,环形玻璃在最短时间内调整了光折射角度,虽然这肯定挡不住狙击手的子弹,却可以让对方的射击变得更困难一些。

    紧接着,更多的帝**人涌入了空旷的餐厅,这些军人就像看不到那些凄厉的子弹线条般,扛着弹出式合金护盾,勇锰地冲向墙角处,有四五名帝**人倒在了路上,最终还是成功地构置成功一个简单的护弹角。

    许乐可不指望那些帝**人会为自己提供相司的待遇,事实上,他认为这是自己的一个好机会,正在烟尘的掩护下,半躺于地面,用脚跟蹭着满地狼籍,悄无声息地向后方慢慢挪移。

    “ooxxooxxoxox……”

    就在这个时候,被帝**人们被合金护盾围住的墙角里,忽然响起一句响亮的帝国语,这个声音此刻依然显得极为冷静强势,竟没有被呼啸的子弹破空声遮掩。

    许乐能懂一些帝国语,至少能够准确地听懂这句话。

    “看住那个联邦人。”

    他停止了缓慢后退的动作,皱着眉尖,在心底狠狠骂了一句脏话,没想到在这样紧张的时刻,那人还没有忘记自己,那名狙击手居然没有杀死这个明显是联邦最强大的敌人,更令他感到有些可惜。

    枪声忽然暂歇。

    一片安静中,忽然有震动响起,四周已经破碎不堪的落地玻璃窗开始嗡鸣起来。

    躲在桌后浑身尘土的许乐,被下属们紧张围在墙角半身血水的怀草诗,看不到彼此,却司时做了一个动作,他们眯眼抬头,低声说了一句脏话:“我丄操。”

    建筑外部有一抹云,有一架青黑色的帝国战机忽然破开云团,高扑来,更恐怖的是,战机机翼下方的导弹已经脱离,正于高天之上喷吐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