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六章 圣徒的几日游(下)

    站在桑树海边的小缓坡上,听到身旁年轻帝**官没有一丝愤怒的火气,只有淡淡的轻蔑嘲讽意味的问话,许乐那双如墨般浓重的双眉似要挑起,却终究在一阵急促的咳嗽声中回复了平静。

    “已经过去了几十年的时间,还要争论是由谁挑起的战争,没有太大的意义。”许乐隔着丝质上衣

    ,揉了揉痒的肩处伤口外围,忽然说道:“不过如果我没记错,当年是你们阴险地炸毁了联邦的科考船。”

    关于是哪方引起了这场血腥而旷日持久的宇宙战争,谁应该承担开启恶魔之匣的责任,联邦和帝国中无论青年还是老年历史学家,都有各自坚定的叙说,因为双方星域相隔遥远,战火纷飞,交流隔绝的关系,才没有太过热闹的学术战争产生。

    怀草诗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出人意料地没有就此表意见,而是接(着)走下山坡,背对着桑海市区里走去。

    许乐有些不舍地最后看了一眼如海的青青桑林,听着那些曼妙的沙沙声,转身跟上。

    ……

    ……

    接下来怀草诗又去了另外几个地方,在这个过程中,他一直保持着沉默。许乐不知道这名年轻帝**官的身份,心中虽然有所猜测,但缺少足够的证据,不过现在他已经基本上能够猜测出,此人在帝国内的身份地位相当崇高。

    于是他更不明白为什么此人要带着自己这个必死的囚犯,持续这带着荒谬气息的观光游览,难道帝国人真的只是想让联邦打造出来的英雄人物,当着整个宇宙承认联邦的罪恶?这种推测是在没有任何道理。

    如果许乐知道帝国政坛水面之下的某些异动,如果这名帝**官真是他猜测的那位传奇人物,或许他便能知道为什么对方刻意拖延返回天京星的日期。

    下午时分,两个瘦削的年轻人以及他们身旁上百名伪装的便衣军人所组成的奇怪参访队伍,来到了离阪星桑植州立大学。

    根据帝国皇帝当年的特殊法令,离阪星成为了帝国境内位移实行无差别教育的行政星球,也就是说,在这颗星球上,无论你是贵族还是平民,甚至是最底层的农奴,只要你们的子女足够努力足够优秀便能够得到公平教育的机会,甚至最优秀的那些人,还能够得到皇室提供的专项奖学金。

    这项计划被称为跨种族教育试点,甫一推出,便招展(致)了整个帝国贵族阶层的愤怒反对,每当想到自己某某荣耀家族三十八代继承人,要和某某泥腿子的儿子在一个教室里学习,帝国贵族们便觉得自己问到了某种腥臭的味道,感到尊严受到了极大的羞辱,身为贵族,怎么能和那些庶民,甚至是奴隶一起生活?

    在这件事情上,先来用温和方式安抚规则阶层,用血腥方式镇压贱民的帝国皇帝,表现出令人吃惊的坚持与强势。在帝国皇帝的强力镇压下,帝国元老会的贵族们,看着门口的士兵和皇家情报署的官员,才忍气吞声地通过了法例,将离阪星确认为跨种族教育试点区域。

    饶是如此,当第一名农奴的儿子满脸紧张畏惧地走进离阪星黄山矶学院大门时,依然需要荷枪实弹的帝国士兵保护。

    当日,黄山矶学院院长愤而辞职,接下来的一念间,离阪星上的贵族们纷纷将自己的后代送到了别的星球,他们宁肯花费巨额的财富,也要自己的儿女去接受纯洁的贵族教育,而不是在离阪星上人手皇帝陛下突奇想的恶劣行为。

    为了领地源源不断产生的财富,这些贵族自己肯定不会离开离阪星,不过这改变不了某种趋势——随着越来越多的平民子弟进入各所新式大学,这颗星球空气里的气氛变得越来越活跃,或者说危险。当然,这些因为解除了更多知识而变得更有能力更加自信的年轻人们,对于赐予自己这一切的皇帝陛下无比忠诚,无比狂热。

    桑植州立大学最大的建筑一楼中央,挂着帝国皇帝陛下怀夫差的巨幅画像,学生每每经过,都会马上停止激烈的学术辩论,满脸严肃地立正敬礼。

    许乐收回望向那幅画像的目光,听着后方传来的争吵声,眉头不由微微皱起,他的帝国语并不好,只能勉强听出那几名学生似乎是在讨论引擎输出功率可监控的问题,讨论程度还比较浅显,可是他依然感到了强烈的警惕,要知道,在联邦的时候,可没有人能够想到,在帝国大学里,居然能够有这么多平民学生在宽松的氛围下讨论学术问题。

    他一向认为联邦对帝国最大的优势不在于经济,而在于教育、科技以及最根基的思维方式,如今帝国似乎正在不声不响地作出改变,以帝国恐怖的人口基数,想要追上这种差距,或许并不是太难的事情。

    怀草诗注意到了他皱了皱的眉头,依旧面无表情地保持着沉默,到这他走上了三楼。

    三楼顶头的会议室里正在进行一场历史大课,数百名衣着朴素的帝国年轻人,正安静而饥渴地听讲台上的教授讲课。

    课件播放设备,逐行扫描过滤光幕,就是激光点触笔,这些在许乐眼中显得未免有些寒酸,不要说第一军事学院或者梨花大学相比,就算是与她老家东林的大学条件相比,帝国方面也要落后很多。

    但他听的很认真,因为那位帝国教授正情绪激动地在讲授很多年前那场战争的起因,教授用的是标准帝国贵族用语,他能勉强听懂大部分。

    桑植州立大学的职位历史教授,并不知道今天下方听课的人群中,多了两名身份特殊的年轻听众,他更不会奢望此刻所讲授的历史会对将来的历史产生什么影响,他只是按照帝国皇家教育署拟定的标准教材,向帝国的青年们讲述联邦人的残忍与阴险。

    “对于联邦这种由商人控制的无耻政客联合体来说,什么能够让他们不惜耗费巨额军费累动一场长期战争?国家的荣耀?不,他们从来不知道荣耀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教授情绪激动地挥舞着手指上的激光笔,红色的光点在会议室的天花板上快跳飞,就像这颗星球上最常见的蚕蛾临死前的壮烈的舞蹈。

    “是利益!只有利益驱动才能让这个商人联合体疯狂。是晶矿!只有晶矿才能维持他们的无线度星域扩张,从而缓解内部的深层矛盾!”

    “两百年前,联邦的晶矿资源已经接近枯竭,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条道路,一是尽快寻找或新型的替代能源,要不然就是马上寻找到新的晶矿资源,不然他们以晶矿为基础的太空飞行器将全部瘫痪,太空武器将全部失效,换句话说,联邦随时可能崩溃。”

    “然而联邦人耗费了一百多年时间,也没有哦找到新的晶矿资源,这些本来可以用来研新能源的时间,也被白白浪费一空。为什么?因为控制联邦政权的商人中的某一家享有法定的晶矿资源采掘权,并且凭借这种权力谋得了大量的利益。如果联邦研出新型能源,这个家族的特殊地位将荡然无存,他们不可能允许这种情况的生。”

    “为什么联邦政丄府会允许这种事情生?因为你们永远不要忘记,那个政丄府实际上就是被控制在这些家族的手中。”

    “联邦米有晶矿,帝国有晶矿,当那几艘应该被诅咒的联邦探测飞船,误打误撞来到帝国,并且现这一事实之后,战争,也就再也无法避免。”

    “强盗来到了家门口,他们不需要抢劫的理由,那我们所能做的,所必须做的也很简单。”

    历史教授没有了最初的平静,紧握着拳头,愤怒地说道:“把这些强盗打死。”

    ……

    ……

    许乐毫不怀疑,如果自己是联邦人的身份被人知道,下一刻肯定会被会议室里数百名愤怒的帝国学生撕成碎片。幸亏他的黑黑眸与身边的那名帝**官一样,虽然有些引人注目,但引来的都是略带敬畏的目光。

    听完这节历史课后,许乐跟着对方走出了校园,在门口他沉默了片刻,难得地提出了一个要求,要了一根烟抽。

    烟雾阵阵里,他对那名帝**官说道:“和我们那边的历史课很像。我所看过的历史书籍中关于这一段的记载,说的是,那一任帝国皇帝为了缓解你们内部的种族与阶层矛盾,悍然动了战争。”

    沉默与香烟是思考的良伴,之所以思考是因为许乐必须承认,这堂帝国的历史课,对他而言,确实是另一个角度去看待当年的战争起源,尤其是关于晶矿导致战争的说法,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那个能够控制政丄府的家族,自然便是莫愁后山的邰家。

    “席勒说过,人们有各自的是非。”他把烟卷掐灭,握在拳心,望着那名黑帝**官说道:“而且我不是圣徒,虽然怕死但也不是太怕死,所以……你不用指望我会叛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