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章 破功

    不是威胁?实际上依然是威胁,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敢这样对怀草诗说话,他的眯眼看着脚下血泊中那个联邦人,唇角渐翘笑了起来,这人禁受酷刑多日都能一声不吭,沉默倔狠的像块滚烫的石头,这时却开始说狠话,难道是因为打了他脸的缘故?

    真是个有趣的家伙。

    怀草诗向前走了一步,抬起右脚踹了下去,军靴狠狠地踹中许乐的腹部,踹得他整个人像醉死后的河虾般痛苦卷曲起来。

    对于面前这个联邦军官,怀草诗并没有太过特殊的爱憎,从很小的时候,他就非常不喜欢卡顿郡王这个粗鲁而淫秽的家伙,只不过因为皇族统治的需要,父皇需要卡顿活着,而卡顿死了,他更为高兴,对于杀死卡顿的人,他自然也没有太多恨意。

    但对方是联邦人。那就只能痛苦活着或屈辱死尖的下场。

    房间门无声滑进倒方,帝国专案和军人们涌了讲来,快地将许乐带离现场,用最快的度将狼籍不堪的房间整理干净。

    刺刺声响,怀草诗向四周喷洒自只最喜欢的淡橙空与清新齐,然后坐在舷窗边沉默片刻。接通了天京星。

    “大师范府有没有消息”他对善俑话器面击表情问道。

    通话器那头的帝国皇家情报署官员离声回答诺“我们带着陛下的电子印章过去,大师范府终于开了三门但某我们确实没有办法找到名

    苏单,这些年来陛下一直命令情报署试图恢复但某一自没有任何线索,大师范府里复制的那份名单也只某份残卷,缓”

    “我知道。”怀草诗目共微垂看着俑话器上的皇家横花标志。冷声说道:“几十年都没有找到的杰西我自欲不今怪你们。但陛下也很关注这件事情,所以希望你们有所讲展哪怕某贼卷如果能多恢复一些关键词也是好的。”

    皇家情报署的高官连连应是,颤声承诺一宇继续追杳,继续努力。

    通话结束!后,怀草诗坐在满某淡橙妹省的房间里重新陷入了沉默,

    暂时留着许乐不杀。除了帝国政治方面的需卑帝**方还想从此人处得到更多的情报但对他来说他更感兴赫的反而是许乐这个人

    身。

    费城李家余簧一派所修和的八稻直车对干整个帝国而言,尤其是对高高在上的皇室而言,是一种绝大的差辱所以哪怕许乐终将被冷酷处死,可在此人活着的时候皇室也要活寸寸地将他体内的真气摧毁,算得上是另一种意义的收回。

    先前他亲自出手。摧毁许乐身体内的直车同时再次确认,此人果然是费城李家余孽一流。并且老的悬井天一派。可皇家情报著和年部辗转杳到的情报确认,此人并不某李匹夫的私寸午那他为什么会练成先天派的八稻真艺?

    基于某种考虑他事井就;经请示了天京星自巾还被迫惊动了闭关数十年的大师范府,可依然没有一个明确的结果

    小概率事件,等于不可能生怀草诗眉尖微皱自嘲地笑了笑。旋即面色微变,以拳堵唇,轻轻咳了数声。

    撕心裂肺般的剧烈咳嗽声在房间甲回荡躺存墙角的许乐脸色苍白,额头上的汗珠像黄豆般颗颗滚落井前他五经注黄到太空飞船已经改变了航行轨道,向着远方一颗蝼黄韦星球飞尖只嘉此宏他大部分的精神与意志都被这些咳嗽所控常难以分心尖思考接下来的计划与行动。

    咳嗽一般与感冒有关。与不健康的讲食习惯有关并不芳什么大事,但对现在的许乐来说。不把这个咳嗽解决掉他的前路一片黯淡。本就没有什么希望的逃亡之路将宇全断绝。

    被那名年轻帝**官摧毁积蓄,交的体内力量又被识穿了伪装昏迷的本事,被重新关押进单独囚房的他起始并没有绝望相反毫不犹豫地在独处的第一时间内。凭着曳强的竟杰开始重新修练。

    然而当他身体内那股神秘的灼热力最顺善孰煮的俑道运行至胸腹部时,便会被某种无形的事物堵住涨积难以前行。

    如果他强行摧动灼热线条试图化作亢数锋利刀芒打穿那片无形的阻碍时,胸腹部那此密织如网的诵省便会同时紧缩就像嘉紧紧缚住刀锋的薄膜管道,被割裂的异常痛妾其车可以禅县痛不欲生。

    此时他自己的灼热力量,变得像那名年轻帝**官指尖喷吐出的力量那般恐怖。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是两条分分的绝路。

    如果打不通那个帝**官神寿布下的屏障陪伴他多年,无数次在生死存亡之际拯救他的力量,就此垂作腰后的一方死潭再也无法挥作用,他变成一个普通人。

    没有人能够忍受那种刀锋在敏感俑宿里割弄的痛禁纵使许乐某日忽然将白牙咬碎。于痛昏前强悍宇成这种举动他也清楚,那些通道被割破后,自己或许会要得非常凄惨连卓俑人都不如。

    做一个普通人。许乐接受这个事实并不困难有足够良好的心理基础,然而眼下被囚禁在遥远的帝国巾与时叠而焰善而亡以及比死亡更可怕的未来

    他不能只是一名普颌人。

    红蔷薇皇家飞船。安静的停泊存离陨星大车层外的中转基地边缘。接近二十公里长的巨型舰身。让旁汝的立体六向太空基地显得异常渺在此后数日的停泊整修巾,太空基地将扭泣离防旱上的物资,源源不断地送入红蔷薇号中,看上去这艘巨型皇家飞船就像是个贪婪吸食食草类动物血液的大昆虫。

    离队星自辖舰队纷纷升空队干大车层外浩翰的牵宙之中,护卫着自红蔷薇号皇家飞船飞出的三艘轻刑战舰向下方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