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三章 坚狠是一行惨烈的诗

    安静的房间中,许乐闭善眼皓伪装善氏诛从眼唐外透姆小引点线强暗推算着自己身处太空飞船哪个。部位然而只某徒劳。

    很长时间都没有帝国人出期催醒针的药效方该已经作,但他依然没有睁开双眼。因为不知道有没有焰控设备对着自己,也因为不知道醒来后怎样扮演。只是此时的伪装五经专成敌我都心知肚明的伪装。

    轻轻的脚步声沉稳响起,有人走到了他的床边。

    感觉到一根温热手指按在自只的年腕间许乐心生警惧,身躯上放松的肌肉缓缓凝聚着力量。肌肉双纤维细胸却依然处干放松的状态。

    就在此时,一股怪异的力量从那根牟指里喷涌而出。顺着接触的方寸肌肤,猛地向他手腕里涌去。

    无论联邦或乏帝国。普嫡人如果面临这一玄一定会觉得惶惑而心生玄奇之感,人类的身体居然能够产生像电流一样的东西?但许尔对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很多年前跟随大叔苦练那十个姿式后,这种相似的力量便在他的身体内循环往复。

    只是他体内那股灼热力量的纭行温柔一旦暴才像柄刀。而此玄床边那人的手指吐出的力量,却悬暴戾强横到了极点,进入他的于腕后,便开始向四周侵伐!

    许乐意志力极为坚强,承受痛苦的能力异常强悍可面对着这股力量,竟忍不住痛苦地闷哼了一声。

    手腕间那根手指吐出的力量骤然炸开就像垂成了无数把滚烫的刀,在身体内那此神寿力量涌诺内肆意割切一种精神上的血淋淋感觉,一种身体内部难以承受的嫩肉撕裂感令他年臂上的汗毛狠狠竖!

    如果任由这股力量侵蚀割切或许那火他妾练多年,却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神奇线条,在下一外便会十十断型。

    许乐对这方面没有太多认知但那和丰骨悚然的危机感,下意识里催动腰后椎骨旁的肌肉群猛然柚拯灼热的力量骤然爆,高穿过身体,顺着手臂直抵腕间。与那根年指刺入的力量猛然一撞!

    积蓄多日的灼热洪流。自腰后出时还只某一道消消细流。型上臂时,便已是一条浩然大江系年腕处他的力量更芳变作了一头由冰冷海水凝成的巨型猛兽,咱略着嘶吼着狠狠咬下!

    房间内依然安静。却无由一阵风起床单呻啸卷起,片片碎裂。

    那根手指与手腕间接触的极、面积皮肤上却骤然出现了一抹焦黑之色,就像是一个极微型的恒星存那处绽烂新寸!

    那根恐怖的手指,被力量撞击的感力弹离米。手指的主人轻嗯一声,透出一丝早已意料却忽然盅到惊讶局面的情绪。

    但那根手指更快的按下年腕”、臂巾部、臂弯、上臂、腋下、颌下,直指头部。每一次指击像风一般轻柔快谏干可捉摸,又像古代兵器长枪般凌厉至极,势不可挡!

    面对着高密集如雨点的指击,还有指间吐出的恐怖力量,许乐的身体根本无法做出有效的反右,只能本能地摧动体力的灼热力量不停燃烧化形,被动地快谅后撤,极为艰难地抵抗着一省更胜一道的凌厉劲道。

    席勒大师剧作虚拟的某种实教用语巾一弹指需要几秒钟?

    而在这极为短暂的几分之一秒间庄汐那人又弹了多少次手指?

    噗的一声,如钢柱狠狠砸向泥石俱有的地面许乐的为一只于终于抬了起来,呼啸着挡在颈下,挡住了那根年指最凶险的一击!

    他的双眼猛然睁开。一口鲜血喷出肌肉极致紧绷的身躯,几于网时从床上弹了起来、如扇形散开的右年五指缩然一收去抓那根钢锋般的手指,同时右膝自斜外方狠狠砸了讨去砸向那人的大腿外侧。

    那人的手指倏地一收。化作一看看似弯不讲理,实刚精确至极地避开许乐的右手。画一道弧,若向许乐的耳垂下方。

    瞬间内,许乐弓身、低头,左臂悔起紧贴脸颊如铁门紧闭。

    拳头狠狠地砸在手臂上膝件狠狠地砸存大腿上,两个人的攻击网时抵达,同时骤威力,出两声巨大的闷响。

    没有丝毫停滞,已经看不清身影的两个人山束再次靠拢,颤抖的左臂,微僵的大腿。在这一宏都巳,经不存存存存的芳狠辣的屈指直击,干净利落的搂颈折手。简洁清晰的错步顶胯犀利阴险的曲关节技。史多的还是迅猛无俦的双奉猛击。

    更恐怖的是。这些强悍的浙身格斗技甲每一个动作都挟杂着晋通人绝对难以想像的巨大力量。

    高趋避的两个身影让房间内的空车震荡啤啸,紧接着便是刺耳的撕裂破叶丫音大作,坚硬的床被溢出的力量震碎成残片、床单与啦刀洲衣物被劲风卷起,一片狼籍中,一个身影颓然到飞而出。

    许乐重重摔在坚硬的地面上,马上回身用右手撑住身体却终空开法站起,确认自己的胸骨处有些错位,更有可能生了骨裂更令他感到寒冷的是,体内积蓄很长时间的那些灼热力量部分竟出现了溃散的前兆!

    微眯着的明亮双眼稍显黯淡,却没有绝望。只有不甘和倔犟他狠狠地盯着前方不远处那个,年轻的帝**人,有此怪异的咧嘴一算牙龈处渗出的血坯和满口白牙让笑容里充满着不协调的惨烈。

    对方是一名年轻的帝国年人,身材瘦削,肤色既不是古铜的黑也不是高贵的白,只是夹在中间的黄褐色,就像此人给人的感觉那般普通到了极点,扔进天京星的人流中,绝对不会有任何人现他的异常。

    但对与此人交过两次手,不,应该说走三次手的许乐来说,这今年轻的帝**人绝对不简单。

    如果说利孝通身边那位曾哥像一把缚在布中危险的枪,那么这名帝国年轻军官,根本不需要刻意散强悍的威慑感觉。本身就拥有开法摧毁的硬度与实力就是一把由钢铁铸就的夏枪。

    就像那天狠狠扎入黑,压舱,断了许乐回归联邦希望的合金复层锻枪。

    许乐无力地瘫软坐到地上,眯着眼睛盯着不远处的帝**官感受着近在咫尺,已然扑面的强悍与危险感觉,他曾经震惊地猜测讨此人的身份,却因为对方普通的外在和性利,而不敢确认。

    怀草诗轻轻咳了两声,抬起手臂擦拭唇边流出的血,才期年臂上的军袖早已在打斗中被震的如蝴蝶般碎裂飞走。然后他注意到了那个联邦人脸上的笑容。

    “我看过报告。你每次窒息昏迷后总是在笑,审问人员很寺怪存那样的状态下,那些笑容是怎样产生的。”

    怀草诗捂着胸口又咳嗽了两声,面无表情望着地上的许乐问省“现在想来大概明白。你有能力瞒过监控仪器,一直暗巾讲行善恢复,时玄准备着逃亡。所以忍不住心中的愉悦。可我很好弄,你瑚存没办法再伪装下去。你体内脆脏的真气也被我击散了大半,为什么钾存还能笑的出来?”

    许乐艰难地移动了一下牙体,靠着墙壁沙,笑容渐渐退去眯着眼睛沙哑说道:“我现在笑是因为确认一件事情:那天在战舰上败干你手,确实是受了重伤的关系,如果我身体完好无损,应该有机会击败。

    他肩膀上明两个血腥的洞孔不停垮着血,新肉裂开,惨不忍睹。

    怀草诗视若无睹。停顿片刻后说道:“你井行刺杀卡顿机甲损权太大,座脸被毁。你身体受伤,近战能力大打折扣但两番交年我确认,即便你完好无损,也不是我的对手。”

    “这个要打过才知道”许尔往身边啐了口带血的唾沫肖棱棱回答道。

    怀草诗惯常没有什么表情的脸庞上闪过一丝嘲讽,说道:“我赏许失败者进行精神上的自慰,只是希望你能够把眼眸里的那丝恐惧隐藏的更好一些。”

    死路在前,强大而年轻的对手在前,身为联邦军人,许乐必须表钾的更光棍强悍一些。然而忍受十万吨水酷刑这么多天。隐忍这么交却因为这样一个不合理出现的敌人,突然的变故。一切化为了泡影。

    他的心情正在向绝望沉沦,不甘正在上浮。

    许乐抬起头来。眯着眼睛沙哑说道:”我承认自己确实惊惧干你的强大实力但你似乎也有些恐惧,或者说担心我恢复健康。”

    “有一点,你这个。联邦人似于拥有甲虫类动物顽强的生命力。”怀草诗面无表情说道:“所以我在思考用什么方法可以摧毁掉你那可算的生存**,或者说摧毁这种**的基础。你这身还算不错的本事。”

    说完这句话。他拎起房间内勉强算得上完好的一把金属椅击到了许乐的身前,毫不犹豫地举椅过头,然后用力砸下。

    鲜血飙飞,骨裂声起,有肉撕袈。

    监控室内的帝国弄官看到这血腥的一幕。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数股温热的鲜血在脸上滑过,什尔瞪着那双并不大的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年轻帝**官,沙哑说道:”我不是威胁你,我也不知省为什么你们一直没有杀我,但我建议你最好把我杀死。”

    “没有不然,如果有,事情肯足会变得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