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章 几千万吨海水

    无边无际浩翰的宇宙间,不知该用哪种带着繁字的词汇来形容极远方光芒永恒的星辰。有初凝聚的星云如烟伸出第一根旋臂,有古老不知年岁的星河如银带轻悬,极深的红与极白的冷在幽黑的背景中相隔无数光年遥相对看,冷漠互炫,令所有观者无不感到自身的渺小易逝而生出令身体颤栗的敬畏感。

    红蔷薇号上的工作人员们对透明穹顶外的太空景色却已经有些麻木,长年在各种太空飞船上的工作经历,漫长而枯燥的航程,让他们没有多余的兴致与精神去打量透明穹顶外那片星空,再美好的东西也禁不起时间和一成不变的搓磨,初遇时如初恋的少女美丽到惊心动魄,看久后却渐如老妻般面目乏味……

    比较之下,这艘豪奢至极的飞船内部纹施,还能让断近通过审核加入工作团队的人们感到震惊。尤其是那面碧监一斤的人造湖,更芳令他们感到了不可思议。

    帝国的太空飞船从来都是以性能最优,材料最省的目的出进行工程设计,在亲眼看到这面湖前。谁能想像到,克然有飞船居然会如此奢侈甚至有些疯狂地容纳了一片人工湖?

    幽淡的星光从玻璃穹顶洒下。伴着飞船内部光线。穿过空旷巨大的空间,与高大舱壁上的金属光泽一混,落在水面之上。将那几千万吨海水照耀的幽蓝一片深不见底,水浪徐动,竟有江洋的感觉。

    几千万吨海水金部来自天京星南半球最者石的皇家避方胜地迦马海岸,那里据说有整个帝国最澄净的海水。

    飞船内部这片人造湖或人造海的边缘,铺设的则是来自班沙郡星的银沙,据说那里的沙粒最为匀称细腻,人类的脚底皮肤踩上去触感非常美妙。

    人造沙滩之上,有数百棵热带植物在对流风甲栓栓摇楼。树旧有吊床,有大绿叶片植成的阳伞,隐隐还能听到马儿鸣叫的户。

    云此美景,出现在寂静宇雷中的一艘太空飞船内部,则显得有些令人触目惊心。

    这里是红蔷薇号,帝国皇帝陛下御用的顶级太空飞船。

    却不知道为什么它会出现在远离天京呈的边境呈域之中。

    在海的最深处,在几千万吨海水的压力最集中处,一片死寂安静,与水面上方的清丽美景不同,这里的安静充满着令人室息的死亡与息

    水底铺就的那层细沙之上。有一个全牙赤棵的男人在不停挣扎扭曲,他想要呐喊出自己的痛苦,却被四面八方沉重的海水压住,喊不出任何声音,背部抽搐的强悍肌肉群,可以显示他此刻用了多夫的力量,却无法摆脱系在脚踝处沉重的金属块和上方那条黑色的线索。

    没有可以呼吸的空气,没有可以抓住的稻卓,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水,那些深蓝色的、冰冷的、像针一样扎着皮肤的海水,那些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的海水。那些本来温杂却渐渐艾待像铅块一拜沉重。透着股水腥死亡气息的水

    也没有声音,水底深处那个男人如同疯狂般的挣扎弹动。荡起的水流在更多的水中都看不到如隔异观生死般的戏台感,却清晰地传出那人正处于何等样绝望痛苦的室息死亡状况之中。

    一般人在这样长时间无法呼吸的情况卜应该早就已经写息身亡,但那个男人却坚持了更久的时间。但他毕竟只定人,不定押,所以最终那些不甘绝望的挣扎。还是渐渐平息了下来,被死死系住的双腿无力地蹬动一下,脚掌泛着一丝惨不忍睹的白,最终停止。

    就像一只临死前翻身以肚皮朝皮妄图看一眼大光的到怜死鱼凸

    轻微的电机鸣叫声从水面上响起,黑色的线索快向上拉动。牵动着沉重的金属块和那个不知是生是死的赤保男人离开水底细沙,带着几道细卷水沙,向着水面前进。

    巨湖对岸的沙滩上有人正在钓鱼,哗的一户轻响,一尾红色的锦鲤被细线扯出水面,拼命挣扎甩脱尾部,却怎拜都尤法摆税致命的鱼钩。

    **男人被黑色的绳索拉离开湖面,水流从牙体上到流而下。顺着湿漉的黑,倾泻到湖面之上。

    “根据计算,湖底的压力和深层窒息状态,已经定六级痛苦,而且这种痛苦和恐惧感是没有任何耐受力利言的,为什么这个,家伙还能笑的如此开心?”

    一名穿着白色工作服的帝的专家,看着工作台上全牙**的男人,取出毛巾胡乱擦拭了下此人的肩膀,不解说道:难道真的有所谓濒死,体验?他在临死之前,看到了…不息看到的画面?一,

    “这个你耍等他醒过来后问他才另一名年长此的专家微笑着说道:“我相信这位联邦英雄应该不介意与你分卓,如果他不愿意,或者你也可以进水里去试

    “还是免了吧。”先前那位专家想到这此天的审讯工作,报到令人恐惧的大空间水刑,不由轻轻打了个寒颤,拿起年汐的营着针,捅了进。

    帝国专家打针的动作很简单粗暴就像某存为一只食用猪打瘦苗,长而锋利的针尖深深扎进身体,台上那名浑身水迹的男斗却没有任何反应,看来正处于深层的昏迷之中

    他的肩膀上有两个**,里面套善高强度央金绵伤口处早已结疤,又被冷水泡的脱离露出粉粉的嫩肉,看卜尖异常热怖身体肌肤上还有密密麻麻的刑后伤痕。经历过如地狱般遭监的他,大概即便处于清醒状态,对这粗暴的一针。也不会有太大的反方吧

    “催醒针oo毫

    “是”

    白衣专家开始调配药剂。目光却落在台上男子的左年腕间疑惑说道:“我还是对这手镯很感兴料很有煮思,居然难以取邦什么时候研出来如此高强度的金属问葫悬看上安居然不像是合金,而且连光都探不进去

    另一名专宗耸肩回答道:“我更好寿这家伙的身体吾用什么材料做成的,各项生理数据强悍的不像话,难宿禅联邦曹任出夹的英雄,真的是用特殊材料造出来的?审问进行了这么多天,居然一点儿有用的情报都没有问出来。”

    两名帝目专家完感慨后。互视一眼,同时摇头叹甩眉,“还是缺乏专业设备。”

    红蔷薇号是帝国皇帝陛下的御用飞船,太空火力和舰身装甲自然强悍无比,却没有装备足够先进的探测设备和开讯工具,毕音皇帝陛下再如何变态冷血,想必也没有在自己的度假飞船上欣赏血肉模糊场景的

    趣。

    “殿下有命令,明天如果还不能有进晨,就井把他的左臂切除。”专家微笑着说道:“这样可以好好分析一下泣今年镯另外棋必这家伙的心志也不可能再坚强多久习”

    “好主意,我早就提出过这个建另一人耸耸肩,用力地拍打了一下工作台上的研究对象。手掌落在那男人湿漉漉的肚斗上清脆作响,如同在市场里拍打着新鲜的猪肉

    生理指标监控仪器收集至的蝉吸及心赫频率开始报警台上的男人醒了过来,双眼却依然没有睁开。只有那双粗旨浓墨的眉毛,在被咸水浩了这么长时间后,依然没有疏散平静如同存鞘甲的刀

    全无新意的提问,全无新意的沉默

    电机声的嗡鸣再次响起。黑色的线索提赶台上的男子和他脚上系着的沉重金属块,横移出玻璃隔到湖面上,然后骤然放开,激起一团浪花,又是一次沉沦。

    越来越深,他缓缓睁开了眼,眼角的皮肤,经被咸水浸泡的有些溃烂,但那双眸子却依然明亮干着越来真暗的水失,看着越来越近的水底细沙,听着耳膜里的微微水声,感受着耳膜处传来的压力刺痛感。到时候了。

    他在心里默默计算着数字,然后五官开始痛妾的扭曲开始再一次不甘心和绝望的挣扎,张大了嘴试图哗吸永氓听吸不到的空与,感受着窒息与死寂带来的双重折磨。肺部一片火辣

    一串珍珠般晶莹的气泡,从他的唇汰倾滥而出向善水面热慌地逃。

    再一次昏迷安静,男人的身体贴在水废的细沙中,因为井前昏迷前的挣扎,他的上半身躯已经沉到了薄蒲的沙层废部

    数千万吨海水聚成的人工湖。直抵飞船座部,湖座细沙下方正是红蔷薇号飞船的某处透明材料舱壁,舱殿那汝自欲具一望亢尽,浩翰无边的幽静太空。

    死寂幽静的太空中,太空飞船稳宏匀谏地航行,如果此时有人从太空中近望,或许他能够看到。有一张苍白的面容,正印存彼璃那边,令人心生悚然。

    就在此时,苍白面容忽然睁开了双眼,他微微眯起眼睛,贪婪地望着近在眼前,却永远难以触及的宇宙

    别的话不多说,我这两天是真快疯,我会努力写好间客,至少保持今儿这章的水准再次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