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六十七章西林的妥协后湖的泪

    悠扬空远的军乐声渐渐止歇,清脆的枪声空中阵阵回荡,穿梭于密集的雨珠之中,惊飞广场四周正在梳理湿漉羽毛的飞鸟。

    似乎葬礼的时候天气总不会太好,纷飞微凉的雨水就像是上苍正在哭泣。阴冷的雨天里,战地公墓前方帕布尔总统的演讲,大概算是唯一的一抹暖色,他的演讲感动了很多人,安慰了很多人,令很多人哭泣。

    西林老虎的葬礼结束后,总统阁下没有休息,马上接见了钟家的实权派人物,并且与他们荷进午餐。在当天深夜,他又召见了田大棒子和几名西林军区的青壮派军官,会面的时间长达整整三个时。

    第二天,强行进入落日州府,宣布军事管制的三个整编机械师,有两个师撤回了军营。纬二区的老宅也终于再次打开大门,得到总统先生某种承诺的人们,选择了妥协与和平。

    经过帕布尔总统不懈努力的调解,西林紧张到快要爆炸的局势,终于缓和了下来。

    要保证西林大区的稳定局势,人心浮动,暗流涌动的钟家必须被安抚,有些利益可以牺牲,有些限度可以退让,毕竟那些让出来的利益从来都没有真正归属于联邦政府。

    钟家庞大的家族产业究竟由哪方继承,联邦绝对不会给出明确的建议,只在暗处隐隐显露了一丝倾向。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钟家家产的争夺局面将变得更加复杂,肯定会闹上法庭,波澜壮阔,旷日持久。舆论哗然,丑态百出,”

    但只要不动用部队。以一种相对和平的方式解决,不影响到联邦难得的大好局面。不影响马上即将打响的宇宙战争,那就很好。

    与古钟公司和那些产业群归属权相比,真正棘手的是西林军区司令的人选,钟家千万年来把持着西林军权,这是他们的最大凭恃和底线,此刻虽然逐渐分裂的钟家十分需要联邦政府的支持,却也不会把这条底线让开。

    或许可以抓住这个机合改变一些事情?西林人不可能同意杜少卿进入西林军区司令部任职,那应该选派谁前来?

    帕布尔总统沉默地站在窗旁,看着脚下的碧落银沙与遍布天地间的雨丝,思考着自己的西林之行。

    金星酒店顶楼一片安静,楼外的世界除了雨声也是同样安静,这个远离都星圈的星球。在那幕悲剧之后,终于获得了暂时的放松,但这位联邦最有权力的男人。却依然找不到片刻放松的时间。

    “无论处于何种情况。政治家都应该保持绝对的冷静。这样才能保证自己不被软弱所击倒,保证决策的正确,为大多数民众谋取幸福和利益。但今天我的情绪有些糟糕,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钟司令葬礼的关系。

    帕布尔总统望着玻璃幕墙外的雨空和淡淡反射出的影子,沉声说道。

    一只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左肩,总统夫人在旁边安慰说道:“有时候做些妥协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帕布尔总统知道妻子肯定误会自己是因为决定支持钟家另一派而挫败,不由微微苦涩一笑,轻轻拍了拍肩上那只温暖的手,低声自言自语说道:“有时候我们被迫做出的牺牲,或许远比妥协更严重。”

    总统夫人有些忧虑地看着他的背影,现丈夫的心情似乎真的有些低落,赶紧强行扭转了话题,快说道:“女儿昨天又打电话来了,她很关心许乐丰校的情况,我该怎么回答?”

    帕布尔总统想到依然被忧郁症困扰的女儿,想到那今生死未知的年轻人,黝黑的脸上不由闪现出几丝感伤,用真挚的语气说道:“只能祈求那个家伙好运了。”

    ,都特区也在下雨。

    杜少卿师长神情有些复杂地观看完那场葬礼的直播,在昏暗的房间里沉默独立很长时间。走到书架旁取下琴匣,开始拉琴。

    清新的小提琴曲。在那双不再稳定,有些微微颤抖的手中,变得有些不一样,在空间里流淌挣扎碰撞的音符,汇在一处,然后决然分开,流露出淡淡的悲伤。极深的惊惶,无言的迷惘,情绪复杂到了极点。

    曲调毫无预兆的终止。杜少卿怔怔望着窗外被大雨凌虐的青树叶,往日里笔挺的身姿。竟显得有些佝偻,从来挑不出星点不妥的军姿仪容,竟有些黯然无光。

    他忽然暴喝了一声。用力地将名贵的小提琴用力地砸到了窗棍上,砸的玻璃粉碎若四处溅飞的雨!

    当天夜里。杜少卿将前期的调查结果草草写就了一份报告,同时向总统官邸办公室附上了自己的辞职报告,建议由议会山继续调查古钟号遇袭事宜。

    第二天凌晨,他带着几名勤务兵返回了3,要回到自己的部队中,去准备与帝国之间的大战。

    只要西林局势安定下来,联邦部队便会大举进攻帝国。在帝国人无耻偷袭古钟号之后。联邦内部没有任何势力,任何派别敢于,碘总统井生和军吉的决然民众的怒火将直接把他顺胤忱灰烬。

    在登上战舰前霎那,杜少卿忽然转过身来,取下墨镜,露出那张冷漠而骄傲的容颜,神情复杂的望着晨雨中的都特区,忽然开口问道:“许乐还没有消息传回来?”

    “报告师长,没有任何消息。”

    杜少卿重新戴上墨镜。沉默无语。从当年戴上这副墨镜开始,他对头顶上方那片星空和内心深处的某些东西的敬畏便不再那么执着,一旦开始妥协,或许便要被迫不停地妥协下去。

    正是这种认知。让他想起了许乐这个令他心情非常不愉快的年轻人,如今联邦最硬的一块石头也死了,似乎有些可惜。

    又是某处远离联邦普通民众生活区域,深山碧湖间的幽静庄园,这间庄园属于七大家中最低调的南相家,然而看庄园阔大的面积,豪奢的陈设,又哪里和低调有关?

    “听说政府弈面有人传话。说官邸很乐于看到钟子期继承钟家家主的位置?”

    南相美握着拳头,睁着明亮的双眼,震惊地望着面前的母亲。秀丽的脸颊上沾惹着几丝被雨水打湿的黑色秀。

    “为了尽快平定西林局面,总统先生做出这样的暗示,很多人事先都能够想到。毕竟钟家那位小姑娘年龄太而且一直生活在栖霞州,而钟子期则得到了大多数钟家成员的支持。”

    南相夫人微笑望着自己的女儿,她很清楚自幼坚持过着普通人生活的女儿,为什么今天忽然回家。并且极为难得地对联邦局势提出质疑,这自然是因为那今年轻男子与钟家小公主的关系极为亲密”

    “可钟烟花才是法定继承人。”南相美不可思议地摇头说道。

    “西林人都知道,钟司令很宠爱钟子期,很多人都把那今年轻人当作钟家未来的家主看待。事实上在我们这些人看来,那头老虎似乎有某种企图,想让钟家继承人必须在,为质的历史终结。既然如此,政府选择钟子期,说不定正好符合了老虎的遗愿。”

    “我不相信。”南相美坚定地摇了摇头,“政府不是善心人士,而且我知道部家、利家,甚至包括我们家,都派人去了西林,大家的反应很奇怪。”

    南相夫人沉默片刻后,平静回答道:“你想的没有错。钟子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成为一名优秀的家主。钟家群龙无,眼下又有分裂之迹,政府在暗中推波助澜。也许,,也许这是七大家有家族第一次崩溃的前兆。在这种情况下,六大家必须抢先进入西林谋求利益。”

    “钟家毁了,对其他的家族有什么好处?”南相美难过地质问道:“嘴唇与牙齿的关系,家族长辈们难道还不如我清楚?”

    帅家一直游离在七大家体系边缘,他与我们之间没有联姻,没有深刻的利益纠葛。更关键的是,如果钟家真要走向衰落,那些像黑洞散体时释放冉的大能量,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由政府吸收。”

    南相美眉头蹙起,望着母亲难过说道:“听说您当年和钟夫人是很好的朋友,难道您不能为她的女儿做些什么?”

    “你不明白,一切都是为了利益,为了生存。”

    南相夫人眼帘微垂,沉默很长时间后才继续说道:“像七大家这种庞然大物,纵然衰败直至崩溃,也不可能是短时间内的事情,这个漫长的过程或许要持续整整一个宪历的时间,也有可能,钟家会忽然半道中兴,就像当年他们在东林险些被覆灭之后的历史一样。”

    “但面对着这种前所未有的局面,所有人都必须投身其中,去拨取利益。强大自身,不然下一个衰亡的或许便轮到我们自己。”

    南相美没有就这个问题再表任何看法,只是有些失望悲伤地看着母亲。

    她抬起头来,忧虑地望着明显消瘦了一圈的女儿,知道她的失望悲伤由何而来此为寄情,此为爱屋,此为寻求最后一点念想,然而南相夫人终究什么也没有说。

    回到后湖自己小院中的南相美,安静忧伤地坐在窗边,看着雨水在湖水上击打出的无数小圈。想起那天在林园池塘上看到的那些相同的圈。

    这些天,似乎整个联邦。无数星球的陆地上都在下雨,淅淅沥沥地令人心情低落阴沉。

    南相美看了一眼手中的电话。用微颤的指尖按下一串号码。从利孝通手中得到这个电话号码后,她一次都没有拨打过,今天是第一次,然而电话那头”已经没有任何声音。

    晶莹的泪珠从眼睫毛前端落下,越来越多,串成珠帘,滴滴答答地落到地上,她伸手去抹,却有更多的泪水从指间涌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