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六十五章 回家

    阴暗的房间里安静无比,这些隐藏在黑暗中的身影,想必都是联邦中了不起的大人物,只是除了坐在主位上的拜伦副总统之外,看不清楚任何人的脸。

    很多年前,这个松散的组织便已经存在,最初只是偏重于学术知识方面交流的高等阶协会,后来却在没有任何人注意到的情况下,暗中放宽入了入会的标准,开始逐渐拥有具体的目标,开始变得无比强大起来。

    协会之所以无比强大,是因为它的每一位成员都非常强大,这些在联邦不同领域内呼风唤雨的成员,拥有一般人难以想像的智慧与能力,就如同在天穹顶处的风云雷电一般,一旦相聚在一处,将会释放出极为可怕的能量。

    只有这样一群人。才敢于面无表情地编织如此阴谋。才敢借助帝国人的力量去谋杀一位联邦司令!

    在整个计划中。他们对可能生的所有突情况都做出了周密安排,甚至注意到了许乐序列权限异变的问题,只是包括崔聚冬在内的所有人。依然低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从而为之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崔聚冬是未来的宪章局局长,是协会中最重要的成员,如今在接受调查,为了保护他,协会中必须有人牺牲,而且是毫不犹豫地自我牺牲。

    一天后,联邦国防部大楼顶楼某个房间里传出一声清脆的枪响。

    几年前在相邻的一个房间里,也曾经传出清脆的枪声,那天国防部前任副部长杨劲松。因为临海州体育馆暗杀事件,愤而自杀,留下了一篇愤怒的遗言。

    今天自杀的是国防部一号办公室主任,也就是部长部应星的贴身大秘书焦中校。

    焦秘书同样留下了一篇遗言。

    国防部长郜应星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焦秘书,缓缓取下眼镜,低头捏了捏眉心,将手中的那封遗书递给了旁边的军官。

    在遗言中,焦秘书承认自己擅自启用了部长办公室的电子码,伪造军方秘密情报计划。请求宪章局方面配合,暂时终止了对那名帝国种子的调查,至于他为什么这么做的原因,在遗书中并没有得到解答。

    事情至此,古钟号遇袭事件的调查终于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却也被此人的冷默死亡画了一个句号。

    被审委的宪章局局长助理崔聚冬,洗脱了大部分的嫌疑。当天夜里便离开了调查营地,等待他的将是一个极为漫长的假期。

    部应星部长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边,着着脚下的都特区,久久沉默不语,背在身后的双手轻轻摩娑,似乎感觉指间还有焦秘书遗书上沾着的血渍。

    只不过是一天时间。他的人便显得苍老了很多,从身体到精神都遭受了极为沉重的打击。

    从在总装基地担任部门主官时开始,焦秘书便开始跟随他,二人之间的感情早已越了上下级之间的关系,然而谁能想到,此人心中竟是别有怀抱,今日更是惨淡收场。

    “他们的力量非常强大,而且正在逐渐变得更加强大。”部部长面无表情看着窗外的浓雨,喃喃自言自语说道:“谁能阻止他们?还是说应不应该阻止他们?”

    这些年来,联邦政府和军队内部的强硬派思潮正在逐渐抬头,在最深处的暗流里,甚至有极为危险的军队干政倾向出现。钟瘦虎查觉到了这个严重的问题,部应星自然也早就噢到了这丝味道,甚至隐约能够猜到对方有哪些人。只是他没有足够的证据。也没有改变什么的力量,因为他不知道总统官邸以及费城那边,对这种思潮的真正态度”是什么。

    西林大区,落日州。

    数十辆墨绿色的军车前后相连,平缓无声地在大街上行驶,车身上挂着的红白相间的军用牌照,此时被浓黑色的纱挡住,让街道旁的西林民众都猜到了这支车队的来历。

    没有奔走相告。没有欢欣鼓舞,没有泣不成声,西种民众们站在楼房窗内,站在街道旁的青树丛中,站在小货车的后车厢里,沉默悲伤地看着沉默悲伤的毒队向着纬二区那座老宅驶去,除了沉默悲伤之外,还有无尽的惘然虚无在大街小巷里弥漫,,

    西林的小公主终于回家了,然而却是在这样一种局面下。车队里那个小女孩儿虽然继承了钟家骄傲的血脉,但终究还只是个小女孩儿,那怯瘦的双肩,又怎样载得动这多压力?

    “不要睡了,看会儿电视吧,马上就要到了。”全防弹军车后排,田胖子看着身旁的小女孩儿,温和说道。

    这位已经退伍多年的强者,现在自然接过了照顾钟家小公主的重任,或许因为压力因为愤怒所以暴饮暴食的缘故,他比以前显得更胖了些,眼睛微眯如白墙上裂开来的缝,那缝里并没有促狭滑稽之类的情绪呈现。只有一味冷冽强悍。

    钟烟花的眼睛其实并骡竹乐记忆中那么大,只是异常明亮清新,如安静地坐在嘱跳凝泣上,像西瓜皮一样缓缓起伏的黑下,若弯月般的可爱眼眸里,有一丝与她年龄并不相符的忧郁和哀伤。

    “我不想看电视,那上面前是父亲的纪录片。”她咬了咬嘴唇,带着倔狠味道说道:“那都是假的。”

    旋即她无力地低下头来,怔怔望着怀中那个陈旧到快要脱线的娃娃,清稚的嗓音微微颤,眼圈泛红说道:“他们都骗我,说要带我回家看兔子,我现在回来了,他们在哪里呢?”

    “许乐哥哥答应我说妈妈很快就会回来,耳现在”连他都回不来了。”

    小女孩儿难过地转过头去,肩膀微微抽*动,就像是一个骄傲成熟到不愿意将真实情绪展露给人看的敏感少女,只有当她微微偏头,用脸颊与旧娃娃轻轻摩娑时,才展露了她真实的年龄。

    田大棒子沉默看着小姑娘的背影,无声无息地深吸了口气,将头扭向了另一边的车窗。

    他看着车窗上面残余的些许灼烧痕迹,圆乎乎的脸上闪过一丝令人心悸的情绪。从怀中摸出电话,沉声问道:“你们到哪里了?”

    “划,在前方。”

    落日州府笔直的大街已经进行了交通管制,墨绿色的军车队伍在西林民众情绪复杂的注视下平稳前行,就在此时。大街前方忽然间响起一阵轰隆隆的沉重机械声,震的街畔树叶都开始颤抖起来。

    数百辆装甲车从四面八方面涌来,快靠近军车的队伍,大地颤栗!

    双方在极短的时间内会合在一处,秩序极为良好。但那种扑面而来的铁流气息,依然让围观的民众们感到了一种难以抑止的恐慌。

    墨绿色车队此时也终于撕掉了外面的蓬布伪装。数十辆军车后车厢中的重火力武器一览无遗,毫不遮掩地展示着力量,粗大的黑冷金属管警惧地瞄准着天上地下,瞄准着街巷的每一个角落。

    严密警戒中的车队向前方行驶了三公里,又有七十几台最新式的黑机甲,轰鸣着加入了这支部队。

    向前,向前。向前,沉默而强悍的军队,护卫着车队正中央那位小女孩儿,向着纬二区那座老宅前进。

    与此同时。驻守在落日州府西南军事营地里的两个整编机械师。也早已离开了自己的驻地,沉默悍然、杀气腾腾地进入了城市之中,数万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数千台各式战车,逾百台沉重的合金机甲,变成了一道无可抵御的铁流,令整个。城市的交通与日常运行为之瘫痪。

    紧接着。该整编机械师师长代某方宣布,自即日起,落日州府西城,以纬二区老宅为中心方圆八十公里之内,成为军事管制区。

    非请勿入。

    来自国防部驻西林办和西林军区参谋部的电话。不停地响起,然而那两个机械师却没有任何反应,终于,这些电话直接打到了正缓慢回家的墨绿色车队中。在电话里,愤怒的将军厉声质问田大棒子究竟准备做什么。

    “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田大棒子看了一眼身边的小姑娘,下颌的肥肉微微颤抖。说道:“这是为了小姐的安全,如果你们不敢来缴械,那就当没有看见这一幕

    “我知道。总统阁下马上就要到了,我留了半座城给你们准备仪式,还有什么问题?”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

    再愤怒的将军。在听到这些彪悍到无以复加的宣告后,依然只有沉默。因为说这句话的是田胖子。

    这个田胖子哪怕早就已经退伍,哪怕退伍时只不过是个上校,可他如今依然一个电话便能指挥三个师的兵力。

    整个西林没有人敢怀疑这一点。

    田大棒子挂断电话后摇了摇头,他并不是一个习惯嚣张的人,而且让三个机械师无视联邦军令,大举入城更是早已经越了嚣张的字面意思,只是他必须这样做,唯有如此,才能让那些心存不轨的人老实一。

    司令死了小姐才能回西林,这很想哀,也很令人愤怒,但更悲哀愤怒的是,回家的路上,在大区边境太空站里,居然会遇到一场绝对不是意外的意外。如果不是总统派出的特勤局员工拿到了相关情报,事情或许还真有些麻烦。

    他看了钟烟花一眼,有些笨拙地拿起她身边的:“今天还要做功课吗?”

    钟烟花回过头来,稚嫩的小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她用力地嗯了一声,点头说道:“是的,我以后要更用功地读书,因为我要自己照顾自己了。”

    随着点头。小姑娘黑色的短再次如西瓜皮一般荡了起来,令人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