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六十四章 拜伦

    光明与黑暗之间有明显而不可逾越的界线,黑与白之间的灰够并不能做为解脱罪责的说辞,哪怕那抹灰淡至几不可见,也定然是或浓或浅的黑,又哪里是白?

    当年那个才华横溢、冷漠骄傲、酷劲十足的杜少卿一向这般认为。

    只是自一院毕业多年后,在军队体系内四处冲突挣扎上浮沉默,他已经改变了很多,明白了再美妙清丽的翠色山水画,也需要黑暗矿洞里挖出来的肮脏天然颜料来描绘,为了联邦或者说人类的光辉未来,他愿意牺牲自己某一部分的道德原则。

    尤其当联邦中出现一股令人振奋的隐藏思潮,并且一位值得信赖的优秀政治家站在湘头之后,他越肯定这种牺牲必将获得美好的回报,于是他将所有的精力心血全部投注到部队的建设中,放弃了家庭之类世俗的幸福,在西林钟瘦虎的强势压制之下,依然带出了铁七师这支铁军,进而让整个第二军区都烙上了他个人的深刻烙印。

    铁血部队的目标当然是帝国人,但为了联邦的将来,杜少卿绝不介意动用这支部认为那位大人物保驾护航,事实上这几年中,他的铁七师一直在配合政府相关部门,执行着一些隐秘的计划,而他最忠诚的下属西门谨,正是铁七师配合相关方面计划的重要联络人。

    只是牺牲的底限究竟在哪里?究竟要燃烧多少朵恶之花才能让世间重获圣洁的光芒?需要多少无辜者死去?只是……

    “不包括这种。”

    杜少卿面无表情看着桌前的西门谨,语调格外平静“木谷庄园针对钟烟花的暗杀,你说是特勤局那边的动作,所以我没有继续问下去。”

    “事实上你我都清楚,陈银川从一院肆业之后秘密进入林家,执行的是政府的秘密任务…渗透七大家的任务。如果没有我或者你的命令,他不可能冒着泄露身份的危险,起这次行动。”

    “还有这次。”杜少印沉默片刻,从桌后站起身来,说道:“他不应该这样死去。”

    “这次的行动经过了上级批准。”西门谨脑袋微低,声音微哑解释道:“议员先生……不愿意让您参与到这些肮脏的事情中,所以把具体的计划瞒着您。”

    “最后确定的时间,是你上次从546离o开?”杜少卿双眉微挑,寒意逼人“你究竟还是不是我的兵?”

    “我永远是师长的兵!”西门谨径地抬起头来…站地笔挺,大声回答道“但我更不愿意师长来处理这种难题。”

    “难题?”杜少卿忽然微微笑了起来,笑容说不出的涩意十足,“这不是难题,他就这样死了,就像是扇我脸上的一记耳光…想必会一直痛到我死的那天。”

    “最终下决心是老虎返回西林的前一天。”西门谨声音沙哑,解释道:“这个军阀不可能放弃世家的特权,加入我们的阵营,而且为了保住钟家的利益,西林不可能完全成为联邦的一环。要战胜穷凶极恶的帝国敌人,我们必须除掉他。”

    “这不是私仇。”他咬着牙看着沉思中的师长,语气急促说道:“这是为了联邦。”

    杜少卿惯常没有什么情绪的眼眸中忽然闪过一丝怀念,薄唇微启,缓声说道:“为了联邦……”这真是很耳熟的一句话。当年在一院里他就喜欢如此说…我当时觉得很荒谬,你终究将是一个西林的土皇帝,有什么资格玷污这样热血的宇眼。”

    “如今他却真为了联邦死了。”

    “您主持此次的调查,那么没有人会知道事情的真相。”

    西门谨注意到了师长此时的情绪有些异样…表情黯然说道:“我不是在为自己争取什么,只是如果查到我的话,很多人会怀疑到您。

    对于铁七师从上至下的所有官兵而言…他们所忠诚的对象是联邦,更具体直接坚定些的描绘,则是他们的师长杜少卿。纵然是替政府某些大人物做事的西门谨,隐瞒了杜少卿很多事情,其实依旧狂热崇拜着他,所做的一切隐所指向,只是为了在联邦中打造出一个开阔明朗的舞吧…在师长的带领下向宇宙深处进,打下一片大大的星域……

    “我不打算把这件事情曝光,因为牵涉的人物太多,一旦真相曝光,西林必然大乱,联邦的第一场内战或许将就此暴,到那时,混乱一片的联邦,谈何战胜帝国?”

    杜少卿冷声说道:“我并不是道德完人,无论是议员先生还是你,都想替我戴上一双白手套,可手己经黑了,就再也洗不干净了。”

    “我杜某人担不起引联邦内战的责任,也不再是某个被良心煎熬难以入睡的年轻人力我更不喜欢钟老虎这个人,所以看上去,我没有任何继续调查下去的理由。”

    杜少卿缓缓打开抽屉,然后走向岸前,窗外雨声滴答,室内光线昏暗,肇挺顺滑的军装随着他的步伐颜色渐变。

    “可他不该这样死去。”

    杜少卿惯常冷若冰霜的脸上闪过一丝怪异的红晕,他盯着眼前的西门谨,低沉吼叫道:“他是一名联邦军人,一名真正优秀的联邦军人!他应该死在真正的战场上,也可以死在轰轰烈烈的联邦内战之中,却不应该因为他还没有犯下的错,就死在战友们从背后射来的子弹下!”

    一声清脆的机簧响声,杜少卿举起了手枪顶住西门谨的眉心,寒意十足说道:“今日先毙你还他一条命,日后俘虏帝国皇帝,我再还他一条,到时你我地下再见。”

    他身后的书桌抽屉深处,那张旧式照片安静地躺着,反面朝上,正面亲吻着尘埃。

    黑色冰冷枪管下的西门谨脸色苍白,但他却是一动不动依旧站的无比笔挺,没有一丝躲闪的动作,只是呼吸急促了起来。

    便在此时,有敲门声响起。

    笃笃笃笃,极为稳妥。

    杜少卿稳定握着枪的右手,微微僵硬了一丝,这座建筑里全部是他的兵,是谁能够悄无声息于雨天中来到自己的房门前?

    门外的人没有等到门内的人做出反应,很自然寻常地椎门而入,微胖的身躯半佝裹着a件雨衣之中,关门的动作显得有些吃力。

    此人取下湿漉的雨衣扔到地上,又取下被雨水淋湿成斑驳一片的帽子,挂在了门旁的衣帽架上,轻轻槎了搓手,回头望着桌前的两个人微笑说道:“都说一场秋雨一场凉,可现在明明还是夏天,淋了雨就冷的可怕,真是见鬼的天气。”

    杜少卿此时依旧用手枪顶着西门谨的眉心,只是因为这位不之客的到来,他没有抠动扳机,但他微僵的右臂依然平抬,并没有放下。

    取下湿帽,是花白的头,这位像回家一样进入杜少卿办公室的老人,就像看不到场间紧张的局面,更没有看到空中的那把枪。

    他望着杜少卿,带着一丝劝诫说道:“能够拥有这样一个处处为自己着想、面对着你的枪口躲都不躲的下属,证明了你的带兵能力,又何尝不是你的幸运?这样的下属,你应该好好珍惜,而不是因为一时的冲动和难得的不冷静死去,不然将来你一定会像现在这般自疑且黯然。

    杜少卿目光微垂,还是没有放下手中的枪。

    头花白的老人不再理会他,平静说道:“开会吧,虽然我很不愿意接手这个工作,但既然总统阁下让我处理此次调查的所有具体事务,我总要关心一下。”

    杜少卿剑眉微微抽搐,青筋一隐即现,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枪,语气沉重说道:“是,副总统阁下。”

    联邦副总统拜伦召集了古钟号遇袭联合调查小组的第一次联席会议,因为是临时召集的关系,联邦调查局局长和另外两个部门的长官,无法及时与会,只是在事后拿到了一份情况简报。

    参加这次联席会议的人很少,没有几个人能够想到,联合调查小组的第一次会议,事实上变成了此次阴谋元凶们的一次聚会,这是一个荒谬而令人感到无比寒冷的事实。

    “协会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聚会过了。”坐在长椅正中的拜伦副总统说道:“不过我并不享受这种聚会,因为一想到宪章局可能知道我们所说的每一个字,我就觉得心情不安。”

    昏暗的房间中,响起了一个声音:“虽然事先崔聚冬已经出过警告,但我们还是没有预估到许乐这个意外状况的生。我真的很震惊,此人的序列权限居然过了崔聚冬,能够让宪章电脑重启调查。”

    拜伦副总统微微俯身向前,光彩交错于苍老的面容之上,沉声说道:“就算许乐拥有第一序列权限,可是根据公民**权保护条例,他不可能接触到某些内容,他究竟怎样绕过条例?”

    “崔聚冬在被夺职前曾经试图查找原因,但没有查出来。另外根据审讯室传来的消息,他准备自杀。”

    昏暗的房间里一片沉默。即将成为联邦宪章局局长,成为某种意义上最有权力的男人,在面临审讯的时候,居然不惜一死,在场的人们感到震撼无比。

    “我对此表示强烈反对,他在宪章局中的位置,对于我们的计划了而言非常重要,虽然我很赞赏他的勇气,可这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办法。”

    “看来,许乐从晚蝎星云打回来的那个电话,确实对我们的事业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拜伦副总统面无表情说道:“不过好在这个小家伙应该再也回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