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六十三章 西门瑾

    “罪恶?什么是罪恶”

    “在伟大光荣正确的历史必然规律之前,没有罪恶,只有光明背后令人尊敬的黑暗。”

    褐军官的声调忽然拨高,就像一只愤怒的水鸟,颅顶的羽毛惊恐地高耸,细长的脖颈让穿流其间的气流变得尖锐起来,尖细的声调里,还有一览无遗的轻蔑与鄙薄,那只踩在青青水草间的水鸟,正居高临下俯视着脚下的贝类。

    他的话语显露内心的坚定骄傲以及由之延展开去的自恋,幽暗的地下房间中,竟似有道看不清楚颜色的光芒,笼罩在这名双手沾满了鲜血的联邦军官身上,让那身墨绿色的军服闪闪光。

    “只有一个强而有力,得到全方面支持的联邦中央政丄府,才能击败帝国,带领我们走向胜利。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有很多人必须被清除,其中就包括钟瘦虎这个顽固不化,破坏联邦团结的大军阀。”

    或许是因为何友友临死前的这番质询,让褐军官感到了一种理想受到误解的愤怒,他阴沉着声音,带着不屑却又隐隐兴奋地说出前面这段话。

    何友友脸色苍白,眼眸浑浊无神,他盯着面前阴影间兴奋挥舞手臂的褐军官,忽然间有些神经质地笑了笑,喃喃低声说道:“打败帝国,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这是关系到生死,高于生死的问题。”阴影中,褐军官的鼻粱高挺,就像是一把凛厉的剑,冷声说道:“帝国这种原始而血腥无耻的存在,早就应该被抛进宇宙历史的垃圾堆中。既然你们不能自行变化,那就让我们来做吧。”

    “我们不是侵略者。”军官加重语气说道:“我们要做的是解救帝国下层人民,让宪丄章的光辉笼算全宇宙,人类重新回到和平,有充裕的时间精力向宇宙深处进。”

    “这个美好和谐的新时代,才是我们的历史使命,为了这个历史使命,任何人都可以牺牲,任何手段都可以被允许。”

    “问题是……帝国里那些下层居民们,需要你们,渴望你们去解救吗?”

    何友友靠在冰冷的墙壁,双眼中依旧没有什么神采,但渐渐的,他终于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我们只是要做这件事情,并不需要帝国下层民众的同意或理解口我们的文明是先进的,是优越的,所以我们有责任去帮助他们。”褐军官冷冷说道:“一件正确的事情,如果就因为对方一时不能理解,我们就不去坚持做到底,这是不负责任的态度。”

    “联邦优越于帝国,在于宪丄章、法治、自由的精神。”

    “而你们呢?暗杀联邦司令,向帝国出卖情报,用我妻子和女儿的性命来威胁我……我女儿今年才四岁!”

    何友友瞪圆双眼,愤怒地玉斥道:“为了胜利,为了消灭那些凌驾于法律之上,与你们不同路的人们,你们不惜破坏这种精神,把自己凌驾于法律之上,你们和你们仇视的人们有什么区别?这样的你们,有什么资格去谈解救帝国的不公平?”

    这些狂热的联邦军官提醒了他,惊醒了他,原来身为一个帝国人,并不是天生的原罪,这个宇宙中无处不存在因为各种理由而产生的罪恶。

    幽暗的地下房间里一片死寂般的沉默,很长时间之后,阴影中的褐军官声音微哑说道:“所以,我们将来也会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不过……”

    旋即他抬起头来,骄傲冷漠说道:“但将来无论谁来书写历史,都不能否认,我们的行动,推动了段历史的前进,做出了自己的贡献,我们不争朝夕,只争万年。”褐联邦军官自内心的骄傲与那种殉道似的表述,落在何友友的眼中,只是荒谬可笑的狂热亢奋,疯了,所有人都疯了。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其实自己何时又能真正看穿。褐联邦军官低头瞬间,旋鼻再次抬头,依旧从容优雅自信里透着骄傲,看着何友友微笑说道:“我们送你去百慕大的时候,你可以试着逃去帝国,但你没有。”

    何友友身体微僵,想到那次与帝国皇家情报署专员的会面,想到当时自己的心理挣扎,不由握紧了拳头,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之中。

    “可你没有逃,因为你舍不得自己的夫人和女儿,担心你逃走之后她们的遭遇。”褐军官微笑着赞叹道:“在这方面我很欣赏你,一个帝国人为了联邦里的家庭,居然有勇气放弃生存的机会。

    何友友没有说话,沉默地低着头,想念自己的妻子女儿,心情低落而伤感,不知自己死后她们可会活的好,不知她们能不能知道自己死亡的消息,不知道柔斯明年能不能把那个小商店开起来,不知道女儿长大后会不会给别的男人拿拖鞋。

    不知道,自己死后,所关心爱护的一切会生什么,全都不知道了。

    “我很难信任像你们这样无耻的人,但我除了信任你们的承诺,也没有别的办法。”何友友低头说道:“说吧,你们最后还要我做什么,不要忘记,你答应我让她们活着”

    “很简单,把这件事情结束。”

    褐军官递过去一支简易的录音笔、一把样式朴素的黑色手丄枪。

    何友友接过录音笔,却没有拿起手丄枪,他怔怔地盯着桌面上的黑色金属手丄枪,目光又抬起来,落到对面那名军官在阴影中若隐若现褐色的和挺直的鼻粱线条上。

    几分钟后,一声枪响。

    地面林场已是一片暮色,西门谨从经年陈腐旧叶堆间爬出来时,入目处正是遮天盖地煞眼的红,就像是刚才从何友友额心间迸出的血花一般,他微微怔了怔后,靠在一颗大树旁,取下棕褐色的假,点燃了一根烟,看着远方落下的太阳和夕光间的军事监狱建筑,久久沉默不语,略感唏嘘。

    何友友最终没有拣起那把枪向他开枪。

    那个家伙应该是个好人,幸亏自己没有成家,不然如果轮到自己选择,在临死绝望恨怒与妻子女儿安全之间,还真不知道应该怎样选择为好,西门谨深吸了一口烟,在淡青色的烟雾间想到。

    他坐了下来,靠着大村打开手中的工作台,手指快地操作,将电脑中相关资料与何友友电子签名的文件,化为信息片段向太空中传了出去。

    从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就没有想过杀死何友友——一颗掌握在手中的帝国种子,并且通过钟瘦虎之死将要赢得帝国方面无穷信任的反间,对于联邦来说,意味着难以想像的巨大利益。

    然而他们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人能够越宪丄章局的权限,知道他们隐藏下来了一颗帝国种子,并且将这件事情揭了出来。

    西门谨的眉头深锁,千暮色青烟间苦苦思索不得其解,根据宪丄章局那边的情报,许乐拥有第一序列权限,问题在于:他凭什么能够拥有如此高的序列权限?

    一阵骤急如雨的脚步声和炸雷般的暴吼,打断了他的思索。

    “不许动!”

    “把手举起来!”

    “不要动!”二十几名全副武装、杀气腾腾的联邦士兵宛若天降,出现在林场边缘,手中端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将西门谨包围在了中间。

    这些明显训练有素的精锐战士一出场便完全掌控了局势,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依然表情严峻地咆哮不停,似乎感觉非常紧张。

    反而是被包围的西门谨却依旧一脸平静,手指间还夹着那根燃烧了一半的香烟。

    平静只是一种表象,因为他很熟悉这群士兵,所以才能强抑心头震惊,伪装冷漠。

    铁七师近卫营特种连,西门谨当年最直接的下属,结果今天居然把枪口对准了他。

    “不要动!”

    铁七师特种连连长平端着潘能微冲丄锋枪,瞄准了西门懂的眉心,嘶哑着声音吼道:“营长,你不要动,不然我只好毙了你!”

    烟卷从指缝间滑落,西门谨低头用军靴踩熄,并没有按照这些士兵的要求,保持绝对的静止,反而抬起头来盯着那名连长的双眼,向前走了一步,沉声问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铁七师的连长跨前一步,用冰冷的枪口抵住他的眉心,沙哑说道:“营长,我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但如果你再动一步,我就真的只有开枪了。”

    “这是师长的命令。”

    古钟号遇袭事件联合调查小组里的其他部门,并不知道生在军事监狱十几公里外井场间的这一幕。参加调查的铁七师官兵,以最快的度,最隐秘的方式,将他们逮捕的目标通过一艘军用战舰送回了s1。

    都特区新玛大道44号,杜少卿坐在办公桌前,面无表情地看着联合调查小组呈送上来的相关报告,身后有雨点轻敲他窗,屋内屋外的光线都有些昏暗。

    宽大的书桌前,西门谨低头站立,他的双手被高强度塑料绳反绑住小指,没有办法动一根手指头。

    杜少卿没有抬头去看他,只是沉默地审看报告,房间里的气氨压抑到了极点。

    直到这种压抑的气氛快要令人窒息时,他才抬起头来看了西门谨一眼,说道:“我以前就和你说过,有很多手段是我不能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