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六十一章 音在琴外

    联邦的人们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由箕章局兰翼舰自主拍摄。在最后的画面中,帝国人的旗舰在连番猛烈爆炸之后,化为静宁太空中一团耀眼蓬勃的烟火,然后,就连那艘三翼舰也消失在浩淼的宇宙里。

    确认袭击古钟号的元凶,帝国著名的屠夫将军卡顿死亡,让联邦上层很多人感到兴奋激动,然而许乐的音讯全无,却让这种复仇的喜悦降到了最低点。

    当天晚上,受到政府授权的联邦新闻频道转为黑白单色播出,所有广告和娱乐节目全部停止,新闻主播用沉痛而愤怒的声音,向亿万联邦公民报道了古钟号遇袭的消息,同时声称,联邦军方派遣出的特别部队,已经成功地摧毁了那支无耻的帝国舰队。

    重复播放的新闻中间,是西林军区司令钟瘦虎的生平,联邦政府不遗余力宣扬着这头老虎在前线十余年间的丰功伟绩。

    富庶平安的上林大区震惊,遥远落寞的东林大区震惊,整个联邦社会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如果不是联邦政府宣布了成功复仇的消息,这种低落的情绪或许会直接激起社会的不安。

    至于……像倔犟的孤儿一样守护着联邦边境的西林大区,此时早已陷入歇斯底里的愤怒悲伤情绪之中。

    “三个月亮爬上来,照着妹妹筐里的野菜,三个月亮落下来,吃光妹妹做的野菜,三个月亮不见了,妹妹也不见了,三个月亮升起来,妹妹你什么时候回来?”

    就像这产生于数十年前的民谣所流露的那鼻无助愤怒的情绪,正如钟瘦虎在食肆里对许乐感慨的那般,西林人不安哀伤地认为自己只是联邦的孤儿,在宇宙里流浪,在西风里唱着悲伤的歌谣乙

    没有人会理会西林人的死活,幸亏他们有钟家,这十几年间有那头不可一世的老虎,可如今这头凶猛又亲切的老虎,却这样毫无预兆的死了!

    瞬间,西林人失去了自己的英雄,自己的领袖,一时间根本无法接受口当最后确认这个悲伤的事实无法改变之后,无数西林官兵涌到了纬二区老宅外围…抱着武器蹲坐在地上,顺着几条大道一直排出极远,没有任何人组织,他们只是下意识里想要保护司令的家园,阻止任何外人到来。

    更多流着泪的西林公民开始痛斥着联邦政府的腐朽和联邦舰队的无能,朕想到让西林大区流汗又流血的联邦轮战,朕想到整件事情的突兀,无数黑幕阴谋论开始在私下开始流传,层出不穷。

    值此联邦与帝国间的宇宙战争即将启幕之时,地处前线的西林社会动荡,会导致极为严重的后果,更令联邦政府感到忧虑的是,谁也不知道那些誓死效忠钟家的西林军民,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产生更直接强烈的政治诉求。

    联邦必须尽快稳定西方的局势,而在目前紧张情况下,有足够影响力来安抚西林民心…向西林军民展现联邦诚意的人物并不多。

    费城湖畔的老爷子在思考几个小时后,婉拒了总统官邸请他前往西林稳定局势的请求。

    清晨时分的联邦新闻频道,播报了一条紧急新闻,联邦总统将马上启程前往西林大区…主持钟司令夫妻与古钟号官兵的隆重葬礼。

    群情汹汹,民心不定,西林军区各作战部队正处于绝对戒备又全无头绪的危险状况之中,帕布尔总统做出前往西林安抚的决定,毫无疑问展现了他不同于一般政客的勇气与决心。

    而在总统阁下前往西林之前,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凌晨三点半…总统府邸地下作战指挥室内。

    “帝国舰队能够找到宪章网络里的缝隙,并且使用我们的绝密电子印记进行覆盖,这说明了很多问题口国防部三天前已经把所有的电子码系统进行了全新编码,可是如果那些问题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些技术手段将变的没有任何意义。”

    帕布尔总统的嗓音依然浑厚有力,只是那张黝黑的面容却显得有些消瘦疲惫,虽然在钟瘦虎离开都之前,他们之间最后那场谈话没有取得圆满的成果,但起必总统先生依然愿意将钟司令视为同道中人。

    潜在的政治盟友,却葬身于一场谁也想不到的太空烟花之中,这种打击以及随后而至的西林局面,让总统先生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好在这时候,他不用再担心联邦内部有些家族或代言人敢于质疑自己进攻帝国的决定。

    “我不知道许乐中校所说的话有没有证据,我也不想去追询他……”。他在战场上的优异表现,以及此次冒险追击帝国舰队的英勇举动,完全可以证明他对联邦的忠诚与热爱。”

    帕布尔总统的双眼如鹰隼一般扫视室内众人,从国家安全顾问、国防部长,参谋朕席会议成员,内阁重要部长,特邀议会山代表……的脸上扫过,沉声说道:“他说还有一颗帝国的种子依然在联邦之中,那么我就要求你们去找出来。”

    “根据许乐中校的情报,联邦调查局在第一时间进入那间军事监狱,但是并没有现目标。”

    一身纯黑正装的联邦调查局局长望着他认真回答道:“不过根据初步的调查,确实现了一些问题,至于那颗嫌疑种子现在究竟在哪里,我们需要宪章局的协助,既然宪章局一直在观察这颗种子,想必现在也应该知道他在哪里。”

    这句话所指的目标非常清楚,会议室里的联邦大人物们目光集体落在圆桌旁一张椅子上。

    宪章局局长助理崔聚冬,在三天前被临时解除了所有权限,他的身后此时站着三名特勤局的特工,迎着同僚们怀疑与愤怒的目光,他艰涩缓声回答道:“我已经解释过,宪章局之所以中止对那颗嫌疑种子的调查,是我直接收到了国防部长办公室的电子信函,说该嫌疑人牵涉到军方一项特殊任务,需要被暂时隔离。”

    一直沉默不语的国防部长邹应星说道:“我没有出过类似信函。为了最大程度的安全起见,麦德林专案之后,总统先生已经否决了相关的反间计划。”

    “邹局长刚刚确认,那名种子已经消失武者说死亡,可我不能心安,所以崔助理,我想你要接受一段长时间的隔离审查。至于国防部办公室方面,也必须被审查。

    都应星轻轻点了点头,并没有刻意遮掩眉心间的沉重。

    “两个小时后,我就要去西林,我希望在宪章一号飞船抵达落日州之前,相关的调查能够得出清晰的结论。”帕布尔总统严肃地望着众人说道:“在座的都是联邦栋粱,如果我们中间有人出了问题,对于联邦来说,那一定就是大问题。”

    “事情牵涉到宪章局和国防部,联邦调查局没有能力完成,所以我决定,由军方作战部队进行调查,该调查小组直接向我负责,具体事情请拜伦先生处理。”

    “拜伦副总统有权力对宪章局内部工作进行审查,但根据第一宪章,任何政府强力机构,尤其是军队,严禁主动进入宪章异事务范畴。”崔聚冬表情一变,顾不得自己此时的境况,大声提出了反对。

    “军方调查小组不会进入宪章局内部接触相关事务范畴,他们要调查的,是你这个人。”帕布尔总统冷冷看着他,毫不客气说道。

    崔聚冬面色剧变,试图让总统先生收回命令,哪怕在被三名特勤局特工押出会议室门口时,依然回头挣扎着表示反对。

    “杜少卿中将,将负责此次调查。”帕布尔总统望着众人语气沉重说道:“钟司令的死,证明了帝国人丧心病狂的战争侵略本能,在事关联邦存亡的时刻,没有任何部门能够置身事外,宪章局也不能口……

    会议室内的大人物们目光再次集体转移,望向圆桌外的一处阴影角落,一直沉默坐在角落里的杜少卿缓缓站起,笔挺的军姿不容挑剔,他向总统先生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沉声说道:“定不负所托。”

    累积战功至中将的杜少卿,在很多人的眼中,必然不可能再在铁七师的师长位置上坐太欠,虽然人们依然习惯用敬畏的语气称他为少卿师长,然而他在西林前线所展露出来的军事才华,确实需要一个更大的舞台。

    没有人想到,他最新的大舞台居然是总统先生亲自任命的联邦调查小组,而且调查的,……”…是那位一生之敌的死亡谜团。

    全副武装的士兵们在他的指挥下,如同作战一般分割包围,干净利落地将宪章局和国防部的相关嫌疑对象,从家中请回军营,不顾律师们的激烈反抗,用尽一切手段,尽可能地延长羁押期限,将调查逐渐深入……”

    杜少卿则是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沉默,桌上有一副倒下的旧式相框,桌前是一个小提琴的琴匣,长匣未开,无清音透出。

    沉默长时间之后,他拨通了一个电话,语调有些怪异而冷漠:“把西门给我抓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