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五十九章就是强大

    广属长枪咄的一声收缩变短。震落几滴似染料般的液煮桃瘴机甲机械腿外侧护甲从中间打开,将长枪收了进去。如剑匣枪套,渐敛噬魂寒意。

    战舰通道前方响起沉重的金属轨道磨擦声,舰外自动修复装置通过粗壮的滑轨运行过来。无数的焊点在稀薄的空气中开始燃烧光热,终于将那个孔洞临时简单修复完毕,通道内呼啸的飓风轻柔了许多。

    战舰上层的火势和爆炸,却没有办法得到有效的控制。帝国官兵们跑到通道之中。神情复杂地看着倒在地面上的黑色联邦机甲,和那台笔直站立的青色机甲。震惊地猜测刚才究竟生了什么,这台青色机甲里。

    “准备全体撤离。”

    青色机甲里传出一道漠然平静,却不容任何人质疑反对的声音,然后在滋鸣的液压声中。被捅出一个大洞的机甲座舱缓缓打开,黯淡的光线洒了进去。照在家人的身上。

    那是一张普通的脸,并不深刻却清晰的线条,让他的五官在清秀之余多了几丝冷峻,尤其是那自骨子里生出的平静骄傲,无来由地让人感觉到强悍两个字的笔迹。

    怀草诗解开身上的黑色数据带,站在了沉重厚实的座舱金属门上,瘦削的身体在寒冷的通道空气中一丝不颤,格外坚定,看着数米远的地下那台难缠的联邦机甲。听着战舰系统的自动报警声,眼睛不由缓缓眯了起来。

    帝国杀死了那头老虎,击爆了古钟号,这台机甲里的联邦军官,则是杀死了卡顿郡王。将要炸毁这艘旗舰,这场复仇还真是对等,他的心中这般想道。

    机甲下方的军人们操作着沉重的悬挂工具,正在试图打开那台”,机甲的座舱。虽然他们心情沉重紧张,不知道卡顿郡王惨死,陛下和军部会怎样处治自己这些人,但身为军人,他们非常清楚,这台爆机的联邦新式机甲对于帝国而言有怎样的重要意义,必须在撤离之前,尽可能完好地把这台机甲带走。

    几声喊叫声后,机甲的座舱门终于被成功打开,帝**人们愤怒将许乐从座舱里拖了出来,像扔垃圾一样扔到了地面上,同时工程师则是开始进行数据接驳。阻止这台联邦机甲的自爆。

    “居然没有死?”

    怀草诗目光微垂,看向地面,有些意外地想道。

    地面那名年轻的联邦军官腰侧一片血肉模糊,被汗水纠结在一处的黑色短,潦草地休息于苍白的脸颊之旁,紧闭的眼皮下方没有丝毫的颤抖痕迹,应该正处于深层昏迷之中。

    被合金枪刺穿座舱,对方居然还没有死,怀草诗不知道这名联邦军官在最后关头怎样做到了这一点,心中生出一丝淡淡的警意。

    他从桃痒机甲上跳下来,向昏迷中的许乐走过去,皮制军靴的声音异常清脆响亮。在嘈杂的通道中也显得那样刺耳。

    居高临下负手沉默望着脚下的许乐,怀草诗眯着的眼睛渐渐松开,唇角没有一丝笑意。有的却是某种思考与衡量。

    就在这个。时候。躺在地面上的许乐右手手指轻轻颤了一下,似乎是昏迷中的神经应激无数只反应。

    迸的一连串低沉爆破声,在黑,机甲的座舱中,引擎间绝然响起。烟尘大作!

    正在机甲内外进行数据驳接破解的帝**人们,被这场爆炸波及,惨叫声声,被震出舱外。被烧成火人!

    怀草诗眼眸里闪过一道冷狠的光,下意识里侧头望了一眼。

    昏迷重伤的许乐,此时忽然睁开了双眼,本来像垃圾袋一样绵软无力的身躯,猛然间剧烈颤抖着弹了起来,双腿闪电般交错而前:双拳若铁锤般破风而出,轰了出去。

    他不知道面前这今年轻的帝**人是什么身份,虽然看上去只是穿了件普通的士兵制服。但能够拥有如此恐怖的机甲操控水平,拥有如此心境的对方。肯定不可能是普通角色。

    身受重伤濒临绝境的他,如果想活下去,只有抓住这个帝**人做人质这唯一一条道路,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重伤疲惫的身体。只能支撑他进行最后一次尝试。拳风如锤,身躯如铁,脚步如风。许乐将所有生的希望全部寄予在这一击中,修行多年的神秘灼热力量。喷薄而出。借着自幼练习的强悍近身战技,毫不保留的尽数轰了出去!

    近在眼前的这名年轻帝**人,绝对是机甲操控方面的天才,甚至比许乐和李疯子还要强。但是要说到近身格斗突杀,又有谁能是他的对手?

    一道曙光乍现于绝望的末路之中。

    拳风尖啸,空气震荡,残影颤抖,势不可挡。

    怀草诗仁回头。余光里见着如此画面,眼瞳猛然一缩,然后那张普通淡漠的脸庞上。竟是没有丝毫慌乱与恐惧,有的只是冷静与被完全挑起的战斗**。

    啪啪啪啪一连串密集的爆响,在两个人的身体间炸开,就如同先前两台机甲初一相逢便势不两立忘死攻击,拳风腿影骤起骤息,简单直接而强悍的近身格斗关节技挥洒而出,不知道有多少拳打在了对方格挡的手臂上,多少狠毒的突指轰在对方的身体上。

    怀草诗的身体猛然一顿,向后连退三步才稳住身体。唇角溢出一道鲜血,却是强悍地不肯件下。

    在后退之前,他穿着硬质军靴的脚狠狠地跺到了许乐的小腹上。这一脚一味快迅疾。简单到了极点,也恐怖到了极点,就像海浪中的礁石,不曾有太多的姿态。只凭着坚硬沉稳,便能破开白沫咸水亿万。

    许乐的身体被狠狠地踹向地面,本来就受了伤的腰腹部鲜血迸流,腹部一阵撕裂般的剧痛,再也有任何战斗能力。

    双腿无力地瘫开,靠在通道金属壁上急促地呼吸,他望着身前的那个帝国年轻军人,眼眸里全是震惊的情绪。

    败了,而且败的很彻底,机甲操控不是这个。帝国年轻人的对方,就连近身格斗,居然也输给了对方。面前的帝**人究竟是谁?那么瘦削的身体里为什么会笤藏善如此占女的能量?

    隐约间想到一个可能性,却有些不敢相信,许乐脸色惨白,知道自己再也没有可能活着回到联邦,情绪复杂地望着身前的帝国人,想要说些什么,却是一口血喷了出来,洒在身上地面,斑斑点点。

    怀草诗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抬起右脚重重地踹了他的胸膛一脚,只听到一阵骨裂的声音和一句带着无尽怨怒之意的话。

    “李家出来的狗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