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五十八章长枪如画

    花朵朵到荼靡花事了。了断残香化为瘴。瘴醉奴。垠再醒,醒不过来便是一个死字。

    昏暗闷热的座舱内,许乐听到桃痒两个字后,脑海里顿时想起当年在州立大学图书馆里见过的一段旧文。

    这抹回忆没能占据他太多注意力,他更吃惊于对方居然拥有如此标准的联邦音,还有对方表现出来的那种冷静至深的漠然。

    通道上方的爆炸还在持续,时不时有剧烈的轰鸣声传来,令地面不停颤抖,火光与喷涌的气流自深处来,向着洞外冰冷足以吞噬一切生命的外太空而去。

    战舰随时有可能解体爆炸,环境异常恶劣凶险,偏生这台造型奇特机甲内部的帝国人,却依旧如此施施然沉稳地自报家门,平静等待着战斗的到来。没有一丝急迫的感觉。

    从声音判断。这名帝国机甲强者的年龄并不大。清冷淡漠的腔调,甚至让人产生一种对方还处于青春期的错觉。

    许乐缓慢进行着深呼吸,调动着体内每一段灼热的力量,眯着眼睛看着光幕上的帝国机甲,确认对方大概是个如李封般的天才疯子,只有这种狂热追求机战境界的人物,才会冒着战舰爆炸的危险,也要寻求一场快意的战斗。

    换一个角度说。也只有在某些方面极端的人,才能在机甲操控上达到这种恐怖的程度,李疯子如此,对面不知名的帝国机师如此,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乐

    略显残破的黑,粗制滥造的外接扬声器里响起许乐的回答。

    在546o雪原上,曾经有一名帝国王牌机师向他起挑战,当时他沉默秒杀对方,一个字都不肯多说,是因为双方间的实力差距太大,一场绝不对等的战斗,何必再去玩那些骑士风度的戏码?

    对面这台帝国机甲有足够的资格让许乐因警忌而尊重,而且他也要借此调息一下仍在震荡中的精神身体,所以他替自己的机甲临时起了一个名字,乐秋二字自然说的是他和商秋,这两个联邦研机甲的最关键人物。

    听到这个名字,帝国机甲“桃瘴”没有任何反应,不知道里面那位年轻的军官,是不是想起了某些情报,猜到了许乐的身份。

    桃瘴机甲没有反应,没有动作,许乐的眼睛眯的愈厉害。

    对方在等着他先动,明知道他,拥有怎样恐怖的战斗力,对方居然还是骄傲冷漠地站在远处,不肯去抢先手,这代表着怎样的骄傲与信心?

    除了那位传说中的公主殿下,帝国什么时候又出现了如此强大的人物?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身体腰后灼热力量的源泉瞬间蔓延至全身,将能够清晰感知的力量感觉传送到每一对肌肉双纤维,每一个毛孔,每一片指甲之中,苍白的脸颊上出现两抹不健康却格外鲜艳的红。

    用来连接卫星推射装置的辅助阀,咯嗒一声从黑,的金属腰线上弹离,在呼啸而过的气流间,向侧后方的地面落下。

    轰!黑,向前暴突,双引擎频全功率幅度提振下,巨大的机身瞬间提至极,竟隐隐破开了通道内的空气。出一声恐怖的音爆。

    几乎同时,叫做桃母的帝国机甲也动了,轰的一声冲了过来!

    这台浑身挂着金属盒,看上去怪异甚至有些丑陋的机甲,比许乐操控的黑,启动稍晚,然而凭借着球状关节处的微引擎全功率输出,竟然在极短的瞬间内,把二者的度差距完全抹平!

    黑色”,剧烈颤抖着,像一个得了癫痛病的壮年男子,两只沉重的机械腿如闪电一般怪异的交错向前,鬼魅难以捉摸的视觉效果之中,偏又充满了强悍的意志。

    青色帝国机甲似乎承受不住此时的度,同样颤抖了起来,机身关节处附加的那些金属盒出急促密集的鸣叫,就像是无数小战鼓在同时敲响!

    宇雷中最先进的两台松甲毫无意外地狠狠撞在了一起,高大机甲身周的空气被同时挤开,卷着那些碎屑残漆,竟变成了一个猛然涨开的斑驳圆球!

    然后剧烈沉闷的撞击声才响起。

    再然后则是一连串无比犀利而尖锐的金属碰撞声。

    谁也不知道在这瞬间之内,黑,和青色机甲做了多少次有效操控,进行了多少次小区域内的近身趋避,肉眼根本无法看清楚那个斑驳球状空间里的机甲流光,只有这些密集的金属碰撞声。荡向四周,竟将战舰空气高外泄而产生的呼啸声都压了下去!

    黑,先前弹开的辅助阀,此时终于落到了地面上,翻滚着撞到通道墙壁。然后停止。

    以恐怖操控频率交手的两台机甲,似乎也同时微微停顿。瞬间滞碍之后,有一道凄厉的亮光闪起,似要劈开这纠缠危险的一切。

    亮光起处,不是青色机甲,而是黑,右机械臂前端的锋利合金刀!

    这是最危险的时刻,座舱内的许乐双眼骤然明亮,半悬空的身体操控着黑”做出了大叔教给自己的十个姿式中最后那个,也是最狠的那一个。

    黑,疯狂地撞向青色机甲的怀中,机械腿猛然弹起,膝尖凹肯煮机甲小腹,动作干净利落到了极点却也是强悍褂伽只,浑然不顾后续动作,只求同生共死。

    然而那把锋利的合金刀,那抹能够同样凄厉的亮光,却以一种与疯狂截然相反的气息,瞬间收敛,悄无声息地自肘下递出,在一片迷眼碎屑与劲风之间,阴险地直刺青色机甲的座舱方位。

    青色机甲没能判断到这一刺的方向,没能猜到黑,在暴突之后的轻柔阴险一击,纵使那位帝国天才的操控再强,只怕也没有办法在这么小的空间内避开这抹忽然黯敛后却更加危险的亮光。

    所以青色机甲没有向后退避,而是机身猛然一振,狠狠的斜冲了过来,左机械臂在最短的时间内,挡在了那抹亮光的前方,而整个机身则是做了一个精妙绝伦的滑步后撤,掠向了黑,的右方!

    黑色”,存暴烈的疯狂攻击之中,隐藏着阴险而悄然的致命一击,青色帝国机甲则是在高的突进中,做出了似乎违背了物理原则的滑步后撤。

    两台机甲在这一刻,展现了自身最了不起的一面,两种截然相反的操控技术,竟是如此完美的重叠在同一时刻,除了座舱中的这两个人外,还有谁能够做到?

    无法避开那一刺的帝国青色机甲,向前一踏步,似有风云从足下起,不可抗衡的君王气息喷薄而出,而同一瞬间的滑步后撤,却让它变成了一把气息森然的王者之弓,坚不可摧,弦上有箭,而”,箭正是那把带着沉沉死气的合金枪!

    许乐的脸上没有任何震惊或恐惧的幕情,他就像个沉溺于动画片中的孩童,盯着光幕上高迫近的合金枪头所挟寒芒,身体不停地颤抖着,没有让”,尝试做出任何趋避,而是强悍地选择了继续出刀!

    他要搏命。搏刀锋当枪芒谁先刺穿对方的座舱,搏联邦与帝国在机甲护板上的硬度数值,搏自己与对方的意志,搏这生死存亡一刻的运。

    此时的场景,就像是在小型扭率通道内相对高飞行的两艘战舰,谁忍受不了死亡的味道。谁先试图避开,便会在这场勇气或者说愚直的较量中丧失气势和先手。

    对于许乐来说,他是不的不搏,面对着这台君王般凛然不可犯的帝国青色机甲,常规的战斗。他没有任何信心,更何况此时是在帝国人的战舰上,更何况他已经没有退路,走入了绝路,此时不搏”更待何时?

    刀锋擦着青色机甲左机械臂的上缘,如遁于风中的幽灵般刺了下去,将对方机械臂关节外附着的金属盒轻松刺破,然后一往无前地继续前进,锋利的合金刀狠狠的刺破了对方座舱外壁!

    直至此时,那台青色机甲依然冷漠沉默,没有任何趋避的动作,似乎面对着马上将要到来的死亡,不曾有半点恐惧,或者是那位机甲内的帝**官,根本就没有把死神放在眼里,他认为自己比死神更强大。

    许乐的心中闪过一抹强烈的不安,然而在这微秒级别的高频战斗之中,一旦决意搏命突杀,便再也没有任何回缓的余地。

    黑,剧烈颤抖。右机械臂前端的合金刀,再破两层帝国机甲座舱的硬合金护板,终于触到了对方的内壁,只需要不及眨眼的时间,便能刺进去,杀死那名不知名的帝国强者!

    然而就在这个时刻。最先前被刺穿的那个金属盒,,却爆了。

    威力并不大的爆炸。精确的弹药爆破角度,自损式护甲,让黑色”,的合金刀猛然一顿,就像是没有电的机械设备般,滋滋空转瞬间,然后戛然而止,变成了没有任何气息的雕像!

    最后半米的胜负距离。原来竟是那般的遥远。

    合金复层锻枪深深的扎进黑色”,的座舱之中,被强大力量震裂的洞口处,不时有电火花闪耀而出。

    青色帝国机甲手握长枪另一端,居高临下俯瞧着正在下跪的黑色””如一位君王般冷漠而骄傲。

    长枪从黑色”,座舱中缓缓抽出,原有的金属灰色被机甲的微微黑,上面还有几大片触目惊心的鲜红,就像是一朵墨与朱砂绘成的春桃图卷轴。

    (车专,了,吵架了,有事不顺,心情沉闷,丈母娘炖了绿豆汤给我喝去火,拿回之后放了一个小时,我这一个小时还在忙碌,忙碌之后口渴去喝,却没想到保温瓶质量极好,结果下巴和胸口被烫惨。

    宅叔猫瞬间脱衣,按照网上查的,赶紧用冷水冲了半个小时,没有水盆,只有喷头,所以举了喷头半小时。

    半小时站在逼厌的厕所里不停冲冷水,起始如许乐般浑身抖,然后麻木无聊,于是湿答答地抽了三颗烟,最后举的右肩剧痛。眼泪被黄的横流。

    被烫的地方很痛,痛并不快乐,希望处理的很好,不用起泡。

    说这些,就是说我的情绪很渣,精神已经快顶不住了”可我还是写出来了,我居然在这种废话里还坚持把逼厌两个字用了。

    ***,我牛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