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五十六章 施施然地出手(下)

    ……

    ……

    施清海理都没理那个鼻子里插着葱的家伙,意醺然地望着朝自己走来的许乐问道:“没戍吧?”

    许乐摇了摇头,看着那张熟悉却又陌生的漂亮脸孔,忽然大声骂道:“你***到底是还是醒的?”

    施清海是真了,至少开始的时候是这样,至于这时候酒醒了多少,没有人知道,不过所有人都知道一个拿着枪的汉没有太多理智可言,那些围着他们二人的人们,没谁敢冒险。

    邹侑开口问话,施清海却是理都不理,这种羞辱与落在施郁脸上的手掌叠加在一起,令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

    “放开她,不然你酒醒后一定会后悔。”邹侑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平缓地说道。这种威胁说出口其实便落了下乘,只是面对着一个有枪的鬼,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先把眼前的局面解决掉,保证妹妹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要素。

    “你要我吃屎?你要我兄弟下跪?”

    施清海依然没有理他,浑身酒气抱着浑身抖的红衣女子,停止了拍打她的脸颊,吐着酒气说道:“你们这些外乡人还真是横行惯了,居然跑到临海来摆谱。小爷就说你香水喷多了你还不服……除了十三大道的女人会这么用dVc,哪有谁会像你这么用?”

    十三大道是都特区出名的高级妓女公寓一条街,传说中总统办公室幕僚和各部各委的官员最喜欢在那处流连。施清海这句话将邹家小姐比喻成高级妓女,实在是恶毒到了极点。而正在擦拭血迹的许乐,却只注意到了施清海称呼自己从朋友变成了兄弟,他的手臂微微僵了僵。

    “报上你的名号吧,欺负一个女人总不是个戍。“邹侑的眼角抽搐了两下,依然平缓问道:”事情总要解决,不然交给公家去办,相信你会吃更多亏。”

    “我这一辈子就只会欺负女人。”酒后的施清海比平时更像一个流氓,扯着脖子,翻着白眼,像是第一次听到那个人开口,直接喷了过去,“怎么嘀,你咬我?”

    邹侑气极反笑,连连赞叹道:“很好很好。”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钩子忽然开口说道:“你是施清海?”

    ……

    ……

    “他比我低一界,不过当年就是一院里的风云人物,从校长到老师都很喜欢他。现在毕业这么些年了,应该在临海混的不错。至于是在哪个局里,我就不是太清楚。”钩子认出了同一个学校毕业的施清海,在邹侑的耳边沉声说道:“在学校的时候,没有人愿意惹他,不论是打架还是枪法还是心思,都没几个人是他的对手。好在这人没有什么背景,倒不至于惹出大麻烦来。”

    听到这番话,邹侑反而平静了下来,冷冷地看着妹妹身后的施清海,心里有了分数。一个一院的高材生,再如何喝总还是有理智的,这让他最大的担心不再存在。他看着施清海微笑说道:

    “放手吧,我数三声,你不放手,我的人就会开枪,也许不会打你,也许只会打你这位像石头一样的朋友……兄弟?嗯,想必施先生嘴里的兄弟不会这么廉价,而且我相信您后的判断力,你应该能猜出来我们大概是什么人,也应该了解我们这种人的能力。伤害我们,是你不敢做的事情,因为你知道那种后果有多可怕。”

    这番话出口,看到施清海迷离眼光里闪过的那丝忧虑,邹侑少校知道自己赌对了,这个鬼再烂如泥,也多少还保有一些理智。

    “我是联邦调查局临海外勤办事处四科科长施清海。”施清海的声音因为酒精而变得干涩,他盯着那个男人说道,停留在红衣女子脸颊旁的手像变魔术一样变出了一张工作证。

    邹侑少校笑的更开心了,对方的酒渐渐醒了是其一,最关键的是联邦调查局区区一个小科长,实在是让他没有任何退让的理由。他此时也以无视回馈先前所受到的羞辱,含笑数道:“一,二……”

    酒醒后的施公子自然不敢掏枪把这对兄妹打死,哪怕他是联邦调查局的官员,但面对着这些特权子弟,依然不够看。眼前的局面除了放开怀里的女人,似乎再也没有别的办法。Thirteen夜店门口所有人都等着这个漂亮的年轻官员投降……除了在另一边的许乐之外。

    回应这些成竹在胸的人们期盼的是一声枪响!

    这一声枪响响在邹侑少校说出最后那个三字之前。谁也没有现本来在西装枪套里面的警用标准配枪是怎么出现在施清海的手中。他举着手枪的手似乎还有些颤抖,而在枪口下,一名邹家的军方保镖已经大腿中枪,倒在了地上!

    这个人开枪了?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知道对方是背景无比深厚的人,这个联邦调查局的小官居然抢先开枪了!而且开的如此绝决,不留退路,透着股强横与嚣张!

    场间一阵大乱,其余三名拿着枪的军方保镖脸色剧变,想要开枪还击,却又害怕自家小姐受伤。就在这阵慌乱之中,施清海将握着枪的手收了回来,搭在了邹郁的肩膀上,偏着脑袋,极感兴趣地看着邹侑少校那张变了颜色的脸。这时候的邹家大小姐早已经吓的不轻,根本不敢开口,也不敢动弹。场间只听到施清海干涩的声音。

    “开枪还要数数?你以为是在雪地里放爆竹?”施清海无比讥讽地看着少校的脸,说道:“我也挺佩服你们的,小爷我都说了,我是联邦调查局官员,连证件都亮给了你们,你们居然还敢拿枪对着我……袭警啊……这不是袭警是什么?”

    刻薄的话似乎没完没了地从他的嘴里涌了出来。远处也传来了警车的笛声。邹侑少校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你当街枪击现役军人,等着坐牢吧。”

    “我没看见有什么现役军人。”施清海此时的酒已经醒了不少,看着对方打着酒嗝说道:“你倒是自称为第三……军区作战部参谋,可惜你太……嗝……猪头,连证件都没有亮出来。”

    “常三儿这儿的摄像头我倒是调不出来,不过可能你不清楚,我们外勤处在这里一共安了十七个摄像头,只要今天晚上你整不死我,我就能调出来。”

    联邦电子监控网分为三级,最上层的中央宪章负责收集人体芯片信号,而其余的摄像头则归属于不同的政府部门。施清海所说的常三儿便是thirteen夜店的幕后老板,他看着邹侑看似好心,实则刻薄到了极点提醒了一句。

    邹侑的脸色很黑,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在临海遭遇到如此棘手的人物和如此的羞辱。现在的局面已经完全掉转了过来,对方既然敢开枪,自己又能做什么?对方开枪时的果断冷血和绝决,让他清楚,这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望了望临海陌生的夜空,然后盯着施清海一字一句说道:“我可以向你保证,你……完……了。”

    ……

    ……

    “完了是以后的事情,至少今天夜里小爷我爽了!”施清海偏着头,找到许乐的身影,高声喊道:“喂,你还愣那边干嘛?赶紧过来,呆会儿还要进警察局录口供。”

    许乐可比施公子狼狈太多,身上的短袖衬衣早已经被撕成了一缕一缕,脸上青一块红一块,满是灰尘,活像个难民。他往施清海的方向靠拢,与那个一直强行压抑着杀意的少校擦肩而过时,忽然听到对方狠冷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响起。

    “还有你这块东林的石头,你也完了。”邹侑少校冷冷地看着他,说道:“今天有枪护着你,等我先把那把枪拧弯了,再来活生生地打死你,我想知道还有谁能够帮你。”

    许乐本没有看他,只是低着头擦着汗与血,往那边走。听到这句**裸不屑而阴寒的威胁,却忽然觉得骨头疼了起来,似乎是先前被打裂开的肋骨,痛的让他无比愤怒,成功地从伪装自闭的乡巴佬变身为闯入城市愤怒的公牛。

    他转过身体,看着面前这个出身高贵的少校,认真问道:“有几个问题,一,现在你那个疯妹妹被我兄弟逮着,你不敢开枪打我,因为你现我兄弟比她更疯,对不对?”

    “二,既然你不敢开枪打我,那你们这些人都打不过我对不对?”

    “三,无论我怎么哀求你都不会放过我,我们之间不存在脸的问题,不存在撕破脸的问题,你总有一天要杀我对不对?”

    “四,既然你现在不敢毙我,靠拳头又打不过我,将来又一定要杀我,还这么愚蠢地威胁我,岂不是告诉我,我必须趁着这难得的机会把你打一顿。”

    说完这四句话,找到了绝对理由的许乐一拳头杵了过去,杵在了邹侑少校的鼻子上,杵的对方脸上如同鸡尾酒一样精彩,还是血腥玛莉那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