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五十七章 末路桃瘴

    国轻型战舰弹射大空战机的沥道高断二十米,宽度更哭。用小去就像是一个扁平而充满金属机械味道的末世隧管。隔绝弹射通道与太空的大门被轰出了一个大洞,外面黑幽宇宙背景之中有繁星闪烁。

    通道侧壁碎裂成千片万片,那一抹因为高而看不清楚形状,只能感受到锋利甚至凄厉的亮光,准确地劈中了黑”

    正在高外冲的黑色机甲,完全无法避开这这一记将偷袭劈出凛烈味道的攻击面前,机甲平衡系统瞬间失调,沉重的金属机身往前一翻,就像一块被闪电从崖峰之上轰下来的巨石,骨碌碌向前滚去,机甲与通道地面出刺耳的摩擦声及若锣鼓般的金属碰撞巨响。

    失控的黑,在通道内高向前翻滚,撞来撞去,在呼啸的风声中看上去是那样的狼狈和凄惨,然而就在下一刻,黑色机甲再一次撞向通道侧壁时,它的右机械臂如突刺一般拍向地面,沉重的金属机身猛然一顿,如不安份的石头撞到一处突出的岩壁般,再次不安份地弹了起来。

    黑色机甲尚未勉强控制平衡。剧烈颤抖中的机械腿便化为道道残影,继续向前冲去。

    伴随着黑,的否次急加,一些附属构件从它剧烈颤抖的机身上溅飞而出,右肩护甲上出现一道惨烈的创口,就像是人类受了刀伤后翻出来的红中带白的婴儿口,似乎在笑,实际上令人无比心寒。

    昏暗座舱中的许乐脸色苍白,眼瞳里的震惊瞬间转化为一丝狠色,毫不犹豫地摧,进入了频状态。

    他的战斗风格向来强硬却又保守,不到最后关头,他绝对不会亮出自己的底牌,先前突袭帝国战舰指挥厅,在那样的时刻,都一直没有进入频”

    然而此刻,黑,第一次进入频状态,他没有选择回身干掉那台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帝国机甲,而是选择了继续前冲,试图逃离!

    因为他清晰地感觉到身后那台帝国机甲的强大,知道自己此刻正处于生死关头!

    从被偷袭到此玄,他根本没有时间去观察后方那台帝国机甲,却异常清晰地感受到了一股似乎要将通道内呼啸空气全部冻凝住的压迫感。

    在东林跟随大叔锤打身躯,将那身颤抖变成了不起的本领,在都星圈接触机甲,学会用拟真系统直接操控机甲,渐渐的,联邦无数人都习惯了许乐操控机甲的强悍水准,这一点从卡琪峰顶的试机,到西林的无数场战斗,都得到了明证。

    无论是联邦的特级机师,还是帝国远征军的王牌机师,似乎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做他的对手,许乐自己也产生了某种不是骄傲却是绝对自信的认知,每当他坐进专属自己的机甲,穿上那身拟真系统后,便能感觉到绝对的平静与自信,似乎这个宇宙里再也没有谁能击败自己。

    直到此时,直到此刻。

    破壁而出,清冷而精准的一斩,身后那台神秘的帝国机甲只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动作,却给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恐怖压力,因为狼狈避开那一抹亮光绝杀的他,才能知道帝国机甲两个简单的动作,却能伤到高狂突的自己,需要何等高频而精准的操控。

    还有那种平稳不迫却格外凌厉的战斗气息,竟让那台神秘帝国机甲的身上蒙上了一层古代君王般的强势味道。

    许乐的眼瞳因紧张而明亮无比,多年来在机甲中第一次感到了危险甚至是绝境的意味,身后那台帝国机甲给他造成的恐惧感觉,即便当年卡琪峰顶巅狂的李疯子都没有达到这种程度。

    大抵是因为在旧月基地时,李疯子并没有真地想杀他,而这台帝国机甲里的机师,拥有绝不逊于、甚至有可能越李疯子的操控,却一心想要他死!

    在这种局面下,并乐的第一选择当然是逃,凭,频状态下的高机动性能,远远地甩开身后那台恐怖的帝国机甲他的心中生出强烈的警兆,一旦让对方追上自己,会有非常不好的事情生。

    杀死那名屠夫将军,替古钟号报了仇,他绝对不想再次回身与对方进行一对一的殊死机战,那个画面或许很有战地浪漫主义和英雄主义色彩,却不是他想要的。

    他想回家,回到联邦的宇宙之中,而不想在异国人的战舰上,化为一蓬美丽的烟花,哪怕是与时方同归于尽,他也不愿意。

    老东西操控的三翼舰应该马上就要冲到黑洞外的星海之中了吧?

    崩崩崩崩,如同碎石机钻进坚硬山崖中的闷声连续响起,扁平宽敞的金属通道地面时,不时绽开一朵朵金属花,每一朵金属花与刚刚腾起便被疾风吹散的碎砾烟尘,都意味着那台强悍的帝国机甲进行了一次射击。

    黑,在帝国机甲冷静到甚至有些冰冷的高射击下,极为狼狈惊险地做着不规则趋避,在烟甲一分属花间辗转腾挪。侥幸地没有被击中。然而度却被顺饥小来。

    “我”,操!”

    昏暗座舱中,露在头盔外面的脸部微微抽搐,处于前所未有压力之中的许乐近乎呻吟般地吼了一声,将体内那些神奇的灼热力量尽数逼了出来,传递,的每一处传动装置中,催动着机甲在已近峰的情况下,强行再次提。

    眼看着在风中坚若磐石的机械臂指尖将要触到地面的盒子,眼看着快要飞掠出满是金属碎茬儿的洞口,眼看着将要跳入星海之中,投奔自由回家的路”却被再次闪过的一抹冷艳亮光,断了所有的希望。

    亮光冷冷地劈进那个金属盒子,斩的内部的卫星推射装置化为无数残破的零件,叮叮当当乱响个不停。

    在许乐的耳中,这些清脆的声音就像是自己的心脏结了冰,然后片片碎裂。

    黑洞外方,熟悉的三翼战舰化为一道流光,一晃而过,近处太空区域内的帝国舰队已经反应了过来,密集的武器笼罩了这片区域,想来老东西独自操控下的三翼舰,再也没办法找到机会进行这次俯冲。

    计划不是这样安排的,故事的情节本来不是这样展的,许乐明亮的眼眸回复了常态,依旧高操控着机甲,眼睛却缓缓眯起。

    先前突入战舰,他将卫星推动装置预藏在此地,正是准备的唯条活路,他设想过被战舰内的帝**人围追堵截,可能没有机会,没有时间让机甲加装推动装置,所以在他设想的画面中,曾经有一个很惊心动魄又异常美妙强悍的段落。

    黑,机甲抓着金属箱,直接高冲出战舰,在帝国追兵们目瞪口呆地注视下,凭借惯性高滑行,在空无一物的安静太空中,机甲安装推动装置,气流喷射推动机甲与数公里外的三翼舰高对接,然后漂亮至极的的化为一道流光,潇洒万分地逃离帝国,经由空间通道返回家乡。

    然而这一切,因为那抹冷艳的亮光而变成了泡影。

    ,机械腿右侧方地面上爆裂开来的金属箱中,那抹让许乐陷入绝境的亮光,因为难得的刹那静止,终于显现出了真容。

    那是一把只在电影画面中出现过的兵器。

    一把枪。

    一把看上去异常普通的合金复层锻枪。

    枪长近五米,浑身泛着淡淡灰金属光泽,没有任何生机勃勃的感觉,只有死气沉沉的感觉。

    然而很奇怪的是,这把死气沉沉的合金巨枪给人的感觉,却像是有生命一般,随时可能会弹起来,散播致命而冷艳的光点。

    这是因为合金枪的那头握在那台神秘帝国机甲的机械手中。

    推进器被毁,逃离计划中那数公里的太空漫游距离,对于处于战斗状态下,来说,就如同此刻的时间感受那般漫长,就算三翼舰会冲过来接他,然而机甲在太空里飘浮过五秒钟,便会成为帝国战舰齐射下的历史尘埃。

    战舰上层的爆炸与燃烧还在持续,黑,却再也无法离开,许乐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微眯着的眼睛里,出现了人生第一次绝望的情绪。

    绝望,就是没有任何希望,但并不代表放弃,更不意味着投降,许乐最擅长的便是在死路里觅活路,在绝望中见希望,纵使最后前路依然灰暗死寂,可他总要尝试着战斗一把。

    先前不曾回头,那是因为他想活着离开,此刻既然再难活着离开,那为何不战斗,不回头?

    深深扎入金屏箱,甚至扎进了通道坚硬地面深处的那把合金长枪,忽然间如同一条沉睡了千年的僵龙醒了过来,枪头一抬再化作一抹凄厉的亮光,直刺黑,的座舱!

    仓的一声!合金刀锋探出黑,机械臂,自怀间怪异地一抹,恰好砍在了合金枪的枪尖之上,一阵难听的金属摩擦撞击混合声骤然骤止,枪芒一敛沉肃退后,刀锋微微颤抖片刻后,横于机甲胸前。

    暂时的安静,联邦与帝国现如今最强大的两台机甲第一次正面对峙,没有谁抢先动作,各自沉默地站在自己的地方。

    许乐眯着眼睛看着那台将自己逼入绝境的帝国机甲,现这台机甲经过了某种他暂时不能理解的改装,各关节传动部位并没有那些难看阴森的金属刺,而是被小型的金属箱包裹着。

    因为这些小金属箱,让这台帝国机甲的造型显得很奇特,就像身上挂着无数难看的垃圾盒,似乎它每走一步,这些金属盒便会掉下来,就像熟烂的桃树落下果实,砸成一片致命的桃痒。

    “我的机甲叫桃痒。”

    神秘的帝国机甲扩声系统里,响起一道绝对自信而显得格外从容平静的清冷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