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五十五章 朝问道,夕可死,你去死

    ,顿郡王看着那台破壁而入的联邦翼煮机甲。马卜推算瞧一定是己方进入空间通道前看到的那艘小战舰里的联邦军人,只是对方就那么一艘飞船,居然敢就追过来杀自己?

    这个世界真的很疯狂,也很可笑。一抹嘲讽轻蔑的笑容开始在他脸上的横**隙间蔓延。

    在他看来,这台黑色机甲有胆量进入帝国星域,而且在所有人都意料不到的情况下突入旗舰,直至杀到自己面前,确实展现了凡的战斗能力,然而,,依然只是个可怜的疯子。

    帝国组织猎杀计划,准备了近两年的时间,无数人为之辛苦工作才能够达成目标,这台黑色机甲里的联邦军人难道真以为凭借愤怒激荡起来的勇气。疯狂不惜战损换来的时间。便能照着帝国的计划,学习一遍,杀死自己替那头死老虎报仇?

    尖锐的警报声与闪烁的警示灯光混在一起,指挥厅墙壁残洞边缘迸飞的碎块还在空中飞舞,四面八方隐隐传来的沉闷响声,就像是一场交响乐中最沉重的鼓点。

    帝国旗舰最外缘的隔绝重型舱门,在系统的核心电子码命令下,全体完成了物理关闭,从这一刻起。这台悍然杀入战舰内部的联邦机甲,就如被锁进铁笼中的困兽,再难离开。

    “一台权甲?”卡顿郡王嚣粥允哈哈大笑着,搂住身旁金美女文官的腰,向刚刚打开的逃生门走去,准备离开。

    帝国舰认为了猎杀古钟号,各参战舰中的机甲进行了离舰作战,并且最后惨烈的化为机甲炸弹,消散于宇宙之中,付出了极为惨烈的代价。但为了保护卡顿郡王和某位一直隐藏身份的尊贵人物。旗舰上的机甲一直没有出动,直至此时,才强势地站了出来。

    两名来自天京星的帝国皇家王牌机师和三名卡顿郡王属下最强悍的机甲高手,操控着五台新型狼牙机甲,冷漠肃然地拦在指挥厅中间一线,护送郡王离开,然后准备将那台黑色联邦机甲擒下或者击溃。

    因为身处战舰的缘故,五台造型森然而恐怖的狼牙机甲没有动用重火力武器,然而令他们感到有些不解的是,正向自己冲过来的联邦黑色机甲,不知道基于什么原因。也放弃了远程武器的使用。

    黑,轰破墙壁,杀入帝国战舰指挥厅后,时间只过去了短短的两秒钟。

    在这两秒钟内。五台帝国机甲刚刚布置好防御阵形。指挥厅里的帝**人们网刚端起手中的枪。

    在这两秒钟内。卡顿郡王粗鲁外表下的优秀大脑进行了快地判断,说了一句话。冷笑三声,伸出右手,抬起左脚,身体微转,准备离。

    同样的两秒钟,许乐操控的黑,看似被迫减缓了度,将要停下,实际上却一直没有停住沉重的机械脚步,更没有站在原地对那个。将要离开的屠夫将军大义凛然地喝上几句。

    和雪原上那次不同,今日他的目标更为简单,就是杀人报仇,而不是破机立威,在联邦中央电脑计算出来的唯一那条道路上,冲的如此生猛并且苦辣,如果进入大厅后却要停下脚步摆几个,姿式,铸几副风范像,那真是傻嘀到了极点的举动。

    这是许乐的认知,所以黑,沉默着冲了过去,没有一丝犹豫。

    黑青色的帝国狼牙机早嗖嗖数声,破风而起,在相对狭小的指挥厅空间里,爆出几道空气异响,狠狠地向他扑了过去。

    无论在谁看来,那台看上去有些破烂不堪的联邦黑色机甲。在五台狼牙机甲的围攻之下,都不可能有任何侥幸生还的机会。

    然而冲在最前方做为锋头的狼牙机甲中,那名来自天京星皇家机甲营的王牌机师。看着监控光幕里的敌人身影,忽然间脖颈处感到了一阵异样的寒冷。

    这是生经百战的强者,才能拥有的战场危险直觉,这名机师眼瞳剧缩,因为找不到危险究竟在何处。所以逾紧惕,手猛的爆,操披着运动性能极为优异的狼牙机甲。暴烈地攻了过去。

    嗒嗒嗒嗒一阵轻密而急促的声音在座舱外面响起,高地狼牙机甲徒然身形一顿,惨淡地停在了半空中!

    帝国机师唇角被震出了鲜血。却顾不上去抹,他无比惊恐地看着空无一物的监控光幕,不知道那台联邦机甲在先前那刻是怎样避开了自己的攻击!

    更令他不可置信和绝望的。是座舱侧下角的连接处出现的那道深刻裂缝,锋利的金属尖端从这道缝中狠狠扎了进来,距离他的身体只有不到十公分的距离,扎的座舱内部火花四溅,一片狼籍!

    那台黑色机甲居然一刀就扎穿了自己座舱外的强合金护甲!

    狼牙机甲的身躯比联机甲要配以高灵动的机动性能,就如同在丛林间尖啸穿梭追捕猎物的食肉猴类,五台狼牙机甲向黑色扑过去时的场景,带着一丝血腥而蛮荒的气息,异常恐怖。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下一幕的画每居然会是这样。

    黑,在敌袭临身前的那一瞬间”颤抖了起来。机体上的每一个构件与球状关节,都开始一同高频率的颤抖,骤然出嗒嗒嗒嗒如急雨般的金属碰撞声,看上去就像是要散架一般。

    然而它没有散架,相反,随着这种怪异的高频颤抖,黑,两只粗壮的机械腿悄无声息地高趋避。带动着看似笨重的机甲在狭小的空间里拉出了一道道残影!

    一声震耳欲袭的巨响,黑,面临五台狼牙机甲,竟是凭借着骤然爆的哥度反扑而上,沉重的右机械腿猛地挥了出去,劈出一道他在古钟号上学到的惊艳腿光,狠狠地劈中右前方的狼牙机甲。

    几乎同时,黑,右机械臂怪异的一扭,从自己的座舱前方穿过,机械臂前端锋利的合金刀。刺向了最靠近自己的另一台狼牙机甲,这一刺悄无声息,却给人一种鬼魅不可挡的感觉,完全无视对方的任何操控,简简单单地噗哧一声刺入对方的座舱!

    只是一瞬间交手,黑,机甲便踹飞一台狼牙,刺爆一”良牙,在剩下:台狼牙机甲根本反应不及之前,剧烈颤肿犹**的披女疯子。卷起满厅狂风,呼啸着撕裂空气,向正快步离开的卡顿郡王身后冲去!

    在空再通道那边的联邦太空中,在沉默准备复仇的三翼舰上,许乐认真地查看了古钟号最后传回的全部资料,尤其是那些有能力进行长时间离舰作战的帝国新式机甲,更是成为了他主要的研判对象。

    通过那些资料,他确定帝国的新型机甲也采用了多引擎技术,只是对方没有办法解决当年联邦也曾经遇到过的那个问题。所以将引擎强行微缩化后安置在了机甲的构件关节之中,以期望这种新式机甲能够在战斗中获得强悍的机动性能与趋避能力。

    这些年来双方都在研究新式机甲,在这场军备竞赛之中,联邦稍微领先一步,然而因为西林战场上机甲在帝国远征军面前的压到性优势。促使帝国人也加快了追赶的脚步。

    老东西根据画面计算出来的狼牙技术参数和机动数值与联机甲已经相差无几。在小空间内的趋避作战能力上。帝国人甚至更要占优。

    许乐也不的不承认这一点,帝国狼牙机甲的设计理念有些走偏门,但确实大幅度的提升了性能,今后他再也很难像在西林那样,凭借着机甲性能的绝对优势不讲道理地进行野蛮压制”

    可他既然敢凭着一台黑,杀进帝国旗舰,除了习以为常的不怕死精神之外。自然也有所凭恃:根据他的分析;狼牙机甲的机动性确实强的可怕。然而那些附加在构件关节中的微型引擎,一旦全力启动,对于机甲的操控来说,则会提出非常大的难题。

    功率全开下的狼牙机甲,就像是在每个“车轮上都安装了动机的跑车。固然能像风一样快,然而刹车依然是以前的刹车,在强大的惯性作用下。要停下来。可难以像风那般轻柔”

    帝国机师的操控必然要分出极大精力应对狼牙机甲的高,对于许乐而言。这便是最重要的优势,机甲性能的优势被缩那么只要把操控上的差距拉大,他依然可以不讲道理地玩!

    所以正在空中翻滚的狼牙机甲,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飞了起来。

    所以黑烟将要从座舱破洞处冒出的狼牙机甲,怎样也想不明白,为什,简简单单的一刺,便刺穿了自己最坚固的加厚合金护甲。

    那是因为颤抖着的许乐,操控着颤抖着的黑”劈出右机械腿时的度已经出了普通人类的想像,至于那简单一刺,实际上在那瞬间,黑,连续刺了七刀!

    这种高频率的精准微操控,已经很难用手的概念来描述,事实上。在梨花大学图书馆,区失望地连续冲击六级失败后,逐渐成长并且强大的他。再也没有测试过所谓的手和反应度,那些从帝国传来的机甲测试。已不是他难以翻越的尴尬大山。他现在甚至连手的概念都已经快要完全忘记。

    黑色机甲冲到了卡顿郡王的身后,这一刻所有的帝国人都傻了,指挥厅的空间中除了战斗声波的残留外,只有一片死寂。

    被甩在身后的三台狼牙机甲如同被神奇的力量定住了身体,那名金女文官一脸震惊。张着的嘴巴份外猩红,眼眸里惘然恐惧。

    “再!”

    女人抱着头。嘴里爆出了惊恐万分的尖叫,终于唤醒了被凝固的时间与空间,在黑,一脚劈飞的那台狼牙机甲重重地摔落地面,伴着难听的摩擦声向墙壁边无助地翻滚,砸死了两名帝**官。

    卡顿郡王极其艰难地回头,巨大的黑色机甲阴影占据了他全部的眼眸,他满脸的横肉微微颤抖,带着一丝似哭似笑的表情,嘴唇微张似乎想说些什么。

    没有等他完全转过身,没有等他开口说出一个字,哪怕是遗言伴随着滋滋电流声,高大的黑,抬起了机械腿,向身前阴影中的地面踩了下去。

    啪的一声轻响。巨大沉重的金属机械足压过卡顿郡王的头顶,将他踩到了地面上。然后轻轻地左右转动了两平,就像踩死了一个不起眼的。

    机甲脚下的那个家伙肯定已经变成了惨不忍睹的肉饼,对方满脸的横肉想必也成了肉饼上的皱褶,然而许乐并不觉得恶心,反而再次操控沉重的机械足再次左右转动了一下,以确认对方的死亡。

    他此时正处于前所未有的亢奋状态中。

    杀入帝国战舰大厅后的短短三秒钟,不是黑,最强悍的一次攻击。却是他这辈子最强悍的一次爆。那五台狼牙机甲确实厉害难缠。他只有在一瞬间内将自己的力量全部通过拟真系统输出,让自己的状态亢奋到极点。才能如此犀利地破开对方的防守,抢在卡顿逃走之前杀死他。

    此刻卡顿死了。这种亢奋的情绪没有消退,反而更加强烈。

    知道古钟号遇袭后。他的心情便一直处于悲伤低落愤怒的极端情绪之中。却又因为压抑在沉默外表之下,而让这种情绪沁进了骨头里。此刻。那些极端负面情绪,猛然地从导体每根骨头里钻进出来,顺着放肆流汗的毛孔释放出去。感觉美妙至极。

    “**的屁!死去!”

    昏暗的座舱内。满头汗水的许乐瞪着眼睛盯着光幕上的画面,颤抖的嘴唇说出一句脏话。然后用力地挥动了一下拳头。

    从在空间通道那头的三翼舰中决定做这件疯狂赌命的事悄,到此刻真的杀死对方。还没有过去二十四小时一这场酣畅淋漓的复仇,果然是从早到晚。只争朝夕。

    满意。最满意章节名,章节名甚至有些得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