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五十二章 扔石头

    黑暗的宇宙中还残留着前方那支帝国残余舰队引擎喷射秃驯秘子微流。空旷死寂的空间里光线有些暗淡,一阵肉眼隐约能够捕捉到的空间怪异波动生。一艘金属灰色的三翼舰如同唇衔利刃不能言、沉默追杀受伤野兽的夜行强者,悄无声息地进入这片空间。远远跟上了前方那支舰队。

    三翼舰下层。许乐认真地拆解舰上的宪章局布网小具星推动装置,然后安在自己的机甲之上,偶尔余光落在光幕上看一眼陌生的星域,然后又低下头去,沉默不语。

    联邦有句访语说: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此时他和这艘幽暗的三翼舰航行于太阳之上,无数遥远恒星黯光之中。却也觉得帝国的星空,原来也如联邦的星空一般,并没有什么太过奇怪的地方。

    帝国舰队进入空间通道前,卡顿郡王嚣张而残忍的最后宣言,让联邦中央电脑获取并解构了他所在战舰的电子特征码。在许乐和中央电脑商量得出的冒险计刮中,三翼舰会远远跟踪前方的帝国舰队,争取在对方进入帝国边境太空防线之前,寻找到一个机会,直接对那艘旗舰起突袭。

    离舰突袭如果能够成功,许乐必须在第一时间内。启,机甲此时正加装的气流推射装置,三翼舰由老章电脑直接操控进行高尾行,准确地进行高俯冲,接应他再次的离舰操作。

    这是一个疯狂而冒险的计划。

    计划中最困难的部分在于宪章电脑的触角进入帝国之后,怎样保证与,本体之间的联系,而不会因为缺少信号中继站的缘故,直接烟消云散为无数电子微粒。

    最疯狂的部分则,突袭成功后的撤离,三翼舰要在帝国舰队反应过来之并,将弹射入太空,接走,就必须保持极高的巡航度。

    这种难度,就像是青青山丘上的一块碎石,被顽童扔向呼啸而过联高列车,石头必须恰好穿过被刚刚开启的一丝窗口,最后还要落在旅客面前的茶杯之中。荡起几抹深褐色的水花,纸杯不倒,石砾不

    根据宪章电脑的计算,前方这支帝国幽灵舰队强行两次穿越空间通道,并且在伏击古钟号的过程中遭受了强烈的反击,战舰损耗极大,尤其是帝国本来就落后于联邦的电子系统,应该会被空间风暴折磨的千疮百孔,丧失很多的远程监控能力。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对方还有二十几艘战舰,上万名战斗部队环峙,按照许乐的恐怖机甲操控能力,再加上宪章电脑更加恐怖的计算能力,突袭对方旗舰。杀死那名屠夫将军,还真有那么一丝可能性。

    然而之后呢?青色山丘上的顽童便要开始扔石块了,高火车上喝茶的乘客会不会受惊,除了白苍苍的列车长之外,或许最重要的便是。

    在冰冷残酷的太空战场中,但凡需要运气的计刮,往往都是只求前进,不思后路的送死计划,清醒的人们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疯狂冒险的决定,但许乐决定了。因为此玄的他就是环山四州和平演唱会恐怖袭击事件后在港都酒店里的那今年轻工程师,充满了青年特有之愤怒。

    东林孤儿很强大。自幼却没有家。大叔自私地死了,七组确实很像个大家庭,但他却要扮演青涩的家长,他也会累。背后始终没有坚实的墙壁或者温暖的厨房水蒸气以倚靠或温暖。本站折地址已更改为:除咕,洲敬请登陆阅读!

    在栖霞州快餐店里,他找到了一丝那种感觉,和那个男人并不相熟,却真的很有那种感觉。结果那个男人死了,这种感觉还没有来得及变成家常的享受。便成为了奢望。

    还有初抵,时,空港外风雪中的那件西林军风衣,那位见面次数不多但像姐姐一样温和的夫人,直至此刻,他还记的当年曾经脱口唤了一声姐。

    在流风坡会所里。在那些油画下,他曾经很认真地对这位雍容贵气的夫人说道,他欠西林钟家。在前几天的夜晚电话中,他对小西瓜承诺过,她的父母马上就会回来。

    悲伤、愤怒、复仇的**,承诺,一切原因归到最初的考量,终究还是性情二字。

    在路上看见有不平处便想去踹两脚以免绊着过路的孩童的人,遇着这等情感上的大冲击。大愤怒,何其郁郁,若那个帝国皇室郡王不死,许乐的人生无法痛快。

    所以他痛快的决定一个人向那支帝国舰队起复仇战争,并且只

    “帝国边境宇宙的太空防御密度,低的完全出乎我的想像,远程跟踪对方航队已经四十分钟,没有看到任何接应的帝国舰队。甚至没有看到帝国人的监控卫星。”

    “我不知道这是为行么,也许是因为前方的帝国舰队偷袭古钟号的口重要,所以克是在秘密讲行,可既然凡经成功。应咀引再保密,为什么刚刚经过的那颗矿星没有任何的反应?”

    黑色炫光伪装的”,机甲已经准备完毕,身体肌肤被拟真系统包裹的许再,沉默地坐在沉闷的座舱之中,一边缓缓调匀着呼吸,一边对着系统轻声说道,并不像是在询问宪章电脑,而更像是记录自己人生最后一次任务。

    “因为潜伏的关系,上次大战之后,我有很多年没有探知过帝国这边的动静,所以无法回答。另外最后警告:我能感知的范围局限在帝国边境外很狭长的太空范围内,如果你坚持只启用最少数量的信号中断站,我随时有可能与你失去联系。”

    许乐用沉默表明了态度。要完成此次异想天开般的疯狂突袭复仇,他必须需要联邦中尖电脑的帮助,然而他更清楚,联邦数次攻入帝国本土,花费极大代价才隐匿在帝国太空中的那些信号中继站,是为了下一次宇宙大战做的伏笔,这些异常珍贵的资源,绝对不能因为他个。人的行动而提前暴露太多。

    “第十一号潜伏节点开始启动。”联邦丰央电脑在他的眼瞳里显

    道。

    三翼舰前方38万公里处。某颗行星外围的环状陨石带中,忽然有一颗陨石微微一颤,在坚固的石质伪装下,沉睡了十几年甚至是数十年的信号中继电路开始运行,开始贪婪地椒取着四周一切非宇宙背景电波,包括前方不远处刚刚经过的那艘帝国舰队,,

    所有的信息,通过这个联邦宪章局当年散播在帝国宇宙里的潜伏节点,转换成加密数据,向后方的信号中继站不停转输。

    在它启动之前的几个小时内,帝国边境太空里有很多相似的情况生,那些漂浮在宇宙里很久的金属武骸、陨石碎片”收到了久违的启动指令,开始执行宪章网络信号中继站的工作。

    这片宇宙内的画面和信号监控数据,源源不断地穿越空间通道,进入联邦境内的晚蝎星云,以及那艘幽灵般的三翼舰中。

    从空间通道出口处,一直到此时的行星系外缘,航行的距离并不长,前方那支帝国舰队正在热烈的庆祝,而根本没有想到,有一艘联邦轻型高舰,此刻开始扮演他们几天前曾经扮演过的幽灵角色,安静地远远跟随,就像是随时可能弹起暴击的毒蛇。本站祈地址已更改为:慨阶心,删敬请登法阅读!

    帝国舰队借助巨行星的引力精确地调整航行方向,在巨行星背后那片深沉的黑暗中,沉默而轻松地继续航行。

    因为帝国这些年来的战略改动,这片没有任何资源的星系中,自然没有驻扎帝国部队,甚至连军用探测器都廖廖无几,于是这支舰队中,有任何人现,那艘金属灰色的联邦三翼舰,先前某个时玄,借助着巨行星阔大面积的遮蔽,已经提前加来到了行星边弧线黑暗与光明的交会处,开始准备攻击。

    “如果我死在对方的战舰里。那什么都不用说,可如果,我真的做成了,弹出来的时候,你可一定要接住我,不然我会摔死的。”

    许乐看着眼前的薄显示光幕,眼睛微微眯起,眼眸却极为明亮,对此刻唯一的伙伴说了一句。

    “无重力的太空环境下,你不可能摔死。”

    “我宁肯摔死,也不想变成飘浮在这几十艘战舰前面的靶子,或者变成永远漂在太空里的垃圾。”

    联邦三翼舰的下层释放闸缓缓打开,出来的却不是那些金属球一般的节点信号中继站,而是一台黑色炫光的军用机甲。

    轰的一声巨响,三翼舰舰身剧烈地震动起来,强劲的舰载弹射装置,将黑,狠狠地弹了出去。就像是用力地扔出去一块石头。

    “电子屏蔽做的太漂亮了。”

    昏暗座舱中的许乐,在循环维生系统的保护下,没有感受到舱外宇宙的寒冷与可怖,他眯着眼睛盯着薄光幕,看着不远处巨行星天际线处的画面,确认帝国舰队直到此时,还没有现自己的到来。

    帝国舰队的指挥官,为了不让炽烈的恒星光芒打扰舰内的狂欢,所以选择了从巨行星背后通过,最前方的四艘战舰已经进入耀眼的光线之中,而雕刻着异兽舰的旗舰,此时正缓缓地驶出。

    幽灵般的黑色机甲悄无声息却又极为高地向那边扑去,四周的宇宙安静浩瀚空旷,美丽的繁星数不胜数,然而座舱中的许乐视线里,只有此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