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五十一章 去那边

    左天星域至高无上的皇帝博下,今日离开了高高在上的摘星楼,而是漫步在青树遮蔽的皇宫之中,他的右手提着一个小青壶。黑中夹着银丝的长披散在肩。像位诗人般顺着宫中回池行走,脸上挂着一丝若隐若现、诡异却又痛快的笑容。

    那头在西林拦了自己很多年的老虎终于死了,他的心中没有一丝诗人或许该有的敌人逝去徒留空虚的怅然,只有美酒入喉后的满足。

    但与此时军部大楼中的狂欢气氛不同,皇帝陛下的情绪控制的不错,漫卷浓春痛饮酒。笑容并不枉放,因为对于此次穿越猎杀计划,他有绝对的信心。

    帝国臣民们花了数十年时间才成功的三项重要研究成果,此次全数投入到猎杀钟瘦虎的计划之中,甚至代替了他原本的擒杀联邦国民少女的计划,怎能失败?

    但关于此次猎杀计哉的情报来源,皇帝的看法有些不同,在他看来,那位最后的“英雄”很难做到这一点,联邦内部或许正在生某些有趣的变化,不过这种变化是帝国非常乐意看到的,只是可惜那位带着皇族血脉的英雄,想必马上就要成为牺牲品。

    宫廷侍从远远地跟在他的身后,知道陛下的心情极好,他们的脸上也充斥着快慰的笑容。

    军务大臣拍乌亲王距离前面的皇帝陛下更近一些,清晰听到了对方冷漠的声音后。眼神不由轻轻闪烁起来。

    “其实我知道。军部拟这个计划,只是为了平息我的怒气,平息远征军覆灭对帝国造成的负面影响。”皇帝微嘲说道:“就连你这个军务大臣,只怕都在心中暗自嘲笑我,嘲笑你的下属,居然把帝国最大的秘密。全部砸进家子气的暗杀中,而没有去换取最大的利

    “臣不敢。”拍乌亲王惶恐地低下身体。

    “现在就我们兄弟二人,不要说这些没用的话。”皇帝淡淡说道:“我只是很想让别的人,至少是你知道,为什么我要杀钟瘦

    “因为,我要逼联邦人提前进攻。”

    拍乌亲王缓缓直起身体,沉默不语,内心深处却闪过一丝寒意。

    “远征军覆没,那个,好战的贫贱总统,肯定会不遗余力推动联邦对帝国的进攻。只是迟早罢了。”帝国皇帝缓声说道:“而我的帝国所拥有的资源。非但不足以支撑对联邦的全面进攻,甚至要应付他们的进攻,都极为困哦”

    “联邦没有准备好的时候进攻,总比准备好了进攻。要容易应付一些。”

    皇帝目光微垂,落在回池安静水面上,说道:“把帝国空旷的边际星域全部让给他们。联邦人占领一个星系,总要留下兵员资源驻守。联邦人占领的星域越多,资源和兵力便会摊的越薄,也就会越吃。

    “更何况这些人向来习惯在自由的名义下做无耻的事情,,既然一直扛着这个名义,他们自然不好意思杀太多人,而那些星郡上的平民,总是需要管理。需要食物的,饿死太多人,那个贫贱的总统脸土想必也不会太好看。”

    “联邦人进的越深。日后就会失败的越彻底,虚伪,将是他们最终的墓志铭。”本站薪地址已更改为:脚联凹鹏嵌请登陆圆读

    拍乌亲王带着一丝震撼想到,自十余年前大战结束。身前的皇帝陛下便强行扭转了帝国的战略布置,加强了远征军的派遣以给联邦压力,却将皇家最精锐的兵团全部从空间通道出口边镜处收了回来,原来这一切安排早有深意。

    “今天是很有纪念意义的一天。”帝国皇帝转过身来,看着拍乌亲王淡声说道:“我们去陵墓走走吧,父亲和老师遇刺的纪念日,我想去告诉他们这个不算好也不算差的消息。”

    相关的谈话在联邦总统官邸和帝国皇宫内展开,宇宙中的两大势力都在进行大尺度下的战略布置。那只西林老虎的死,固然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也可能会成为一场大时代的揭幕曲,然而此刻的人们会哀伤悼念或庆祝。却来不及思考复仇与防范复仇的事情。

    那支执行猎杀计划的帝国幽灵舰队残军已经进入空间通道,马上便要抵达帝国本土,在这种情况下,包括帝国皇帝怀夫差和联邦总统帕布尔在内的所有人。都不会想到在宇宙中有一艘小型战舰和一个人正在近乎疯狂却又格外冷静的筹划某项事情。

    “我们没有晚蝎星云空间通道的数据,这些数据是宪章局的第一序列绝密资料。政府上层绝对不会同意你做这件形同自杀的疯狂举动,自然不会把数据给你。”简水儿看着许乐。很认真地说道。

    “我无法解释太多。但我有。”许乐微低着头,轻声说道:“帝国人能偷袭古钟号成功。是因为联邦没有人能够想到他们有能力送过来一支舰队。同样,那支舰队里肯定也没有人想到,我们会像一群傻叉样跟过去进行一次反偷袭。”

    “对方至少还有三十艘战舰,我们只有一艘轻型舰,无论从哪个角度上看,这都是自杀。”一直沉默不语的兰晓龙忽然开口说道:“头儿,我不是怕死,只是觉得这样去自杀有些不划算,要替钟司令报仇,我们应该先好好活下去,然后在战场上找回来。”

    许乐没有解释太多。微笑着抬起头来说道:“我拟定了一个计划”成功机率很高。至少有百分之三十。”

    队员们沉默想道大家一直在一起,你又什么时候拟定了计划?然而沉默之后,熊临泉粗豪的声音响了起来:“三成”可以试一下,那我们就干吧。”

    “干吧。”顾惜风说道。

    “干。”达文西脸色略微有些白,但依然咬着牙吼道。

    静地站在旁没有开口,其余的队员也没有开口,只贞旧一的身体动作已经表明了这个小集体的态度。对帝国人的无耻偷袭,进行最强悍的反击,是每个联邦军人都愿意尝试的事情,尤其是先前那名帝国屠夫将军临走前的表现。更已经刺伤了他们的自尊。

    怎能任由这些人杀死联邦军方统帅然后安然离去?

    “好吧。”简水儿轻轻叹息了一声,她掀起耳垂旁的垂顺黑,系着马尾辫,美丽容颜上闪过一丝笑意,“那我们就赶紧准备一下吧。只是我很好奇。你计划里回来那部分怎么安排的?”

    “当然是坐船回来。”许乐回答的极为自然简洁,微笑着说道:“当然,先我们应该去计算室把这个计划完善一下。”

    “你能过去吗?”

    “当然能,除非你要去天京星偷看帝国公主洗澡,我真做不到。不过我必须提醒你,我在那边基本处于沉睡状态,而且”力量很微弱,如果你深入帝国境内太多。我随时可能与你断开联系。”

    “没事,我只需要过去很短一段距离,把那个郡王杀了就回来,,如果真要深入帝国境内,估计那时候我也已经死了。”

    房间内的七组队员和简水儿在桌面光幕上快拟定着突袭计哉”他们现在最需要的,当然是许乐承诺的空间通道数据,然而许乐这时候并没有进入房间,而是站在门外低着头与脑海中的联邦中央电脑进行着。

    虽然很久以前就想到,联邦掌握着空间通道,并且进攻帝国本土多次,肯定在对方的星域中隐藏着某些手段,比如处于死寂伪装状态下的信号中断站,比如宪章网络触角上的某块鳞片,但此剪的到宪章电脑的亲自确认,许乐才真正放下心来。

    “舰上确实有不少宪章局用来布网的卫星喷射推动装置,问题是没有办法安装在全部机甲上。如果突袭对方旗舰成功,我们怎么回船上来?”

    一名七组的战术专家皱着眉头,看着桌面光幕上的拟定计划,不解说道。室内众人同时抬起头来,疑惑地望向门外的许乐。

    如果是一台机甲那就够了,许乐在心中默默说道,然后对宪章电脑出关门的指令。

    一声柔滑的声音过后。高强度隔阻可视门快落下,把门外的许乐和门内的众人分隔成了两个世界。

    舱内的队员们怔怔了。马上反应了过来,脸上流露出不可置信与慌乱的神情,冲向了门口。

    他们知道许乐的性格。没有一个人大呼小叫试图说服许乐不要去做傻事,而是直接试图打开这扇舱门,顾惜风迅地打开工作台,蹲在地上与飞船系统进行驳接,十根看上去有些粗笨的手指以从来没有过的度进行着操作。熊临泉更是冲动地端起身旁沉重的达林机炮,想要开火把舱门轰烂。幸亏被身旁的兰晓龙死死地抱住了。

    白玉兰没有什么动作。只是仰着头透过三层透明隔阻瞪着许乐,往常向来低头顺眉的他,此复的表情显得阴怒而可悄。

    简水儿怔怔地望着门外的许乐,紧卓握着拳头,眼泪没有任何声音地流了下来,故事不应该这样展,黑的自己,骁勇善战的七组队员,应该和门外那个小眼睛男人一起出,一起战斗,而不是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一个人离开。本站薪地址已更改为:脚联凹鹏嵌请登陆圆读

    “如果不是你告诉我,我还真想不到宪章局飞船的逃生舱设计居然这么有趣。”

    许乐对宪章电脑说道。他看着门内众人的举动,心头一片温暖。

    “根据我的计算。你活下来的机率确实不太大,所以想哭就哭吧,不要说这些不好笑的笑话。”

    许乐笑了笑,心想英雄这种无聊的生物总是容易变成死人,所以这种机会还是留给无聊的自己比较好,自己还是习惯一个人战斗啊,这样就算是死,也只会死一个人。

    然后他轻轻地拍打着舱门,对门那边的伙伴们告别,伴随着刺耳的气流喷射声,三翼轻型舰的逃生舱被释放了出去,那些熟悉亲切的脸慢慢远去。

    就在此时。宪章电脑回报道:“和总统官邸的秘密线路已经接

    许乐拿起电话。说道:“我是许乐,我在晚蝎星云通道入口处。”

    “我是帕布尔。请讲。”电话那头传来总统阁下意外而快的回答。

    “帝国还有种子在联邦,他现在应该在”许乐说了一个地址,然后继续说道:“是宪章局局长助理崔聚冬终止了专案时的清洗调。

    帕布尔总统沉默片刻。明显被这个消息再次震动,旋即他反应了过来,沉声问道:“你想要做什么?”

    许乐没有回答。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走回三翼舰控制室,坐到中控椅上,对着空气说道:“走吧。”

    “其实我可以把空间通道的数据和操作手册直接传到你的大脑里,然后由你亲自驾驶”要知道,我被严格禁止直接进行物理操作,这是第一宪章的基础定律。哪怕你拥有第一序列权限,也没有办法改变。”

    “在比的时候。你直接操作过机甲送过我一程,后来你也做过同样的事情,事实上。你已经触犯第一宪章很多次,而且在我看来,这和我的权限无关。纯粹是你很喜欢这种乐趣。”

    许乐不再理会陷入沉默的中央电脑,眯着眼睛望着舷窗外的安静宇宙,说道:“麻烦你。我要去那边。”

    金属灰色的三翼轻型舰开始加,向着空无一物的空间通道入口处驶去。驶向那个防生而危险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