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四十九章 从早到晚

    治着舷窗外天空战场惨烈的痕迹,许乐沉默不语,粗自心颤都没有颤一丝,就连那双眯着的眼睛都缓松了下来这就是死了?那头老虎和他那些骁勇善战的西林部属们,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死了?钟夫人也死,了?

    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心中的哀伤情绪消融的如此之快,就如同哟北方的那些冰雪,哗的一下变成了流凌,冲割着厚实的平原大地,就像此时一道一道割着自己的心,不痛,只是有些空荡的感觉,像是抓不住用力的地方。

    在前线通过一次电话,吃过两次饭,深入地交谈过两次。如果不算钟夫人和小西瓜的缘故,他和这位陨落的西林统帅实在谈不上有多么相熟,然而正因如此,许乐的心情在惘然空虚之余,才会觉得无比荒谬。

    这样一个了不起的人物,还没有来得及将人生最艳丽的光彩绽放于浩翰宇宙之中。我与你还来不及变得更熟悉,接触更多你的了不起,你怎么就死了呢?

    “接下来怎么办?”简水儿的眼眸里有淡淡雾气,她微微抿唇,轻声问道。

    白玉兰和队员们看着许乐,他们的心情同样沉重,在出之前众人就预料到了古钟号覆灭的悲惨结局,但依然要前来,是因为他们需要证实,如今不幸的到了证实,他们又能做什么?

    “追上他们。”

    舷窗外无数战舰残骸飘浮着,许乐收回望向那处的目光,对众人重复了一遍他已经重复了很多遍的话。

    那支帝国人的猎杀舰队这时候大概已经进入空间通道返回本土,可这并不能改变他的决定,哪怕存着千分之一的可能,他都要追上那支帝国舰队。

    不,哪怕是没有什何希望,也不用才虑这艘轻型三翼舰追上那支帝国舰队后能起什么作用,他都会坚持自己的决定,这不是孩子痛哭之后的赌气举动。而是基于石头本能的执拗。

    在这一刻,联邦人都不甘心任由那支帝国舰队在杀死钟瘦虎后飘然离去,只是这种不甘心在许乐的身上表现的更加执着。

    联邦中央电脑从古钟号遇袭太空区武为基点进行到推计算,提供了一份帝国舰队可能的撤离路径,许乐将这份路径数据输入星图之后,便任由简水儿驾驶着飞船继续在无人的宇宙中高前进。自己却躲进了房间中,几个小时都没有出来。

    宪章局的三翼战舰如一道流光划,过安静的太空。沉默而有些落寞地高飞行。

    没有任何人对追上帝国舰队抱有希望,所以当三翼战舰的监控系统,现前方宇宙黑幕之中,有一支黑森若鬼魅的舰队的身影正在逐渐消失的时候,战舰上的队员们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帝国人!”

    三翼舰内响起人们的呼喊声。许乐冲到了控制室。看着光幕传送回来的画面,垂在腰畔的右手轻轻地抖了抖。

    前方口万公里外的的宇宙一片死寂空无,肉眼看不到任何异常,只有战舰球状星图中清楚地标注出,那空间之中有一片上下方圆不知多少平方公里,极为旷远辽阔的空间隔断,正是晚蝎星云中域空间通道的入。

    而那支阴险猎杀古钟号的帝国舰队,此时正缓慢地消失在那个入口处。

    七组队员们表情严峻地看着光幕上远方的夫空画面,谁都没有想到,本应该早就退入空间通道的帝国舰队,为什么比计算中要慢了这备久。

    甑不上了。”简水儿看着触式光幕上的计算结果,声音微颤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她比别人都能感受到许乐的迫切与愤怒。知道他是真想追上帝国人的舰队,虽然她无法想出,就算追上去,又能做些什么。

    许乐的眼睛再次眯了起来,在沉磐运输舰上。在三翼轻型舰中,他已经听到了太多次追不上了这四个字,那种空荡无着落兼迷惘荒谬的情绪,在他的心中堆积的越来越沉。

    “帝国人的舰队传来了通讯请求。”顾惜风摘掉监控耳机,吃惊地回头大声说道。

    一位穿着帝国将军制服的男人出现三翼轻型舰的光幕上,这位满脸横肉的帝**官,胸前挂满了代表荣耀的勋章,微挑的粗眉中,毫不遮掩某种快意与轻蔑的意味。

    “是卡顿。”白玉兰在许乐身后眼瞳微缩,带着浓郁的仇恨与杀意说道:“帝国最出名的屠夫将军,上次大战,这个人在苍雷星亲自下令,屠杀了四百名来不及转移走的联邦重伤员。”

    许乐眯着眼睛,看着光幕上那个骄傲而得意的帝国皇族,听着对方叽哩哇啦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话,忽然开口说道:“谁懂帝国话,替我翻论一下。

    白玉兰微一犹豫,站了出来,看着帝国舰队传送过来的通讯画面,尽可能情绪平静的做着同声传泽。

    “他说:你们比我想像的到的更晚一些,联邦”、只来得及派出你们这些小爬虫?我对杀死你们毫无兴趣,因为”杀死那个西林司令的感觉很好。我已经吃的很饱。”

    白玉兰微微一顿,继续翻泽道:“我很乐意与你们共同分享这种快乐,如果你们愿意。我可以提供古钟号爆炸时的美丽画面,,本站斩曲凶丽改为:凹3语臀陆圆诬

    他看了许乐一眼。说道:“后面前是他在自吹自擂,还有”讲述钟司令死时的场景。”

    “照他的话翻泽。”

    许乐微微偏头看着光幕上那个拥有一张可憎面目的帝国屠夫将军,眼眸里没有一丝情绪,就像看着一个死人。

    “一个字都别落下。”本站斩地址已夏改为:脚联凹鹏嵌请登陆圆读

    “他最后说:向你们的总统阁下问好,以后我们会经常到联邦来度假,当然也欢迎你们来度假,只要不怕死的话。”

    到了此刻。三翼轻型舰上的人们才明白为什么帝国舰队一直到此时才进入空间通道,那是因为对方要向联邦**裸地宣告自己的胜利,炫耀那种血腥的得意,毫不忌惮地表现轻蔑不屑,以满足那名郡王的畸形心理。

    通讯中断,帝国舰队最后三艘战舰悄无声息地向着空间通道里面前进,画面看上去有些诡异。就像是三颗锋利而巨大的黑色钉子,刺入了一层无形的薄膜,没有激起任何波动。

    帝国舰队进入了空间通道,回到了自己的本土,此刻就算联邦派出大量战舰过来,也无法开展攻击,只能目送对方离开。

    自从李匹夫暴刺帝国要帝于机甲营后,联邦与帝国双方在战场上对于核心人物的保护严密到了极点,数十年来,钟瘦虎是陨落在战场或者说陨落在阴谋之中最重要的人物。

    对方的指挥官是帝国皇族高高在上的郡王,一旦让对方回到帝国本土,即便日后联邦大举进攻帝国,想在战场上杀死他也将非常困难,一旦帝国舰队嚣张得意的返回本土,再想替老虎复仇,都极有可能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可是他们能做什么?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帝国战舰最后的阴影逐渐消失在空间之中,徒劳的愤怒悲伤无助。

    强烈的不甘情绪在联邦三翼舰内弥漫,许乐透过光幕看着十几万公里之外的帝国战舰的黑色尾巴。眯着的眼睛有些怪异地明亮起来,开始低着头不停地轻声说脏话。

    “**,**。**。”

    他的人生每当操绪将至某临界点时,就会开始不受控制地骂脏话,骂的格外低沉轻柔干净。就如此时。

    低着头的他忽然想到在西林落日州食肆红锅畔与钟司令的那番长谈。

    在那次谈话中。西林猛虎何等样的意气风,胸怀壮阔。谈及联邦内部的倾轧和那些阴影间的阴谋,曾不屑冷笑说道:要杀我,除非联邦派一支军队来,谁能想到,事隔不久,是一支帝国人的军队结束了他的生命。

    许乐抬起头来。表情渐渐回复了平静,看着光幕上已经空无一物的空间通道入口处,忽然开口问道:“谁去过那边?”

    那边是哪边?在这时候不是问题,白玉兰被黑丝遮掩的眼眸里隐隐有寒芒掠过,他和熊临泉还有另外两名老队员同时点了点头。

    帝国没有掌握空间通道技术前,都敢于冒极大风险将那些特种兵送入联邦境内,掌握了这扇宇宙大门的联邦,自然不会放弃这种尝试,在过往相对和平的岁月中,不知道有多少军方精锐曾经进行过危险的潜入

    动。

    “告诉我那边的情况。”许乐眯着眼睛说道。

    战舰内部忽然间变得死寂一片,队员们听到这两句话,马上想到他准备要做什么。竟是没有一个人敢回答。

    “你想做什么?”简水儿尖惊地看着他,急忙站起身来说道:“冷静一些!”

    在众人看来,许乐想要做的事情已经不能用亢奋来形容,而应该是疯狂,即便是像白玉兰这种沉默将命卖于他的忠诚伙伴。都没有开口说话,可偏生他此时的表情竟是那样的平静。

    “我所要做的事情。看上去似乎确实不够理智,可是仔细分析了一下,这应该是最好的方法。”

    “就连你们都不敢想像,那些嚣张得意的帝国人更加想不到,所以这个计划,表现上的疯狂。掩盖的只是绝对的出其不意。”

    “联邦人,帝国人。电影里,似乎都把血海深仇和漫长岁月联系在一起,可在我看来。复仇也许并不需要等太多年。”

    “联邦有句谚语:大人物报仇,隐忍十年也不算晚小人物的复仇,却是从早到晚。”

    许乐转过身来。望着队员们诚恳说道:“我想试试”用没有人想过的度,用最短的时间。或许就是从早到晚一天的时间。来做完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