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四十八章 找到他们

    “古钟号遇袭的第一时间内,许乐就知道了这个消息,左眼瞳中联邦中央电脑的闪烁警告信息,在那一瞬间似乎变得一片腥红,令人烦闷寒冷。

    他猛地推开舱门,向着运输舰中控室快跑去,焦急大声喊道:“联系古钟号!”

    中控舱内的联邦军官们不知道生了什么,令许乐中校如此失态焦虑,他们惊疑不定地望着他,手上的动作有些缓慢。

    “还***愣着干什么!”许乐愤怒地吼叫道:“找到古钟号的航行图,追上去!”

    沉磐运输舰中,除了舰长之外就属许乐的副师军阶最高,然而毫无缘由地要求改变航行线路,驾驶战舰的军官们没有谁敢马上按照他的要求去做,纷纷将目光投向舷窗旁的舰长身上。

    黑色卷的舰长微微皱眉,问道:“许乐中校,生了什么?”

    此时的许乐,根本没有考虑说出古钟号遇袭的情况会暴露自己与联邦中央电脑之间的神秘联系,沉声快说道:“古钟号……”

    嘀的一声电子码寻道声打断了他的话语,战舰通讯官震惊地站了起来,颤着声音说道:“收到一级紧急信号…………古钟号遇袭!”

    这个消息令战舰中控室内所有军官都震惊地站了起来,黑舰长不敢置信地望着这名通讯官,声音都有些变形,说道:“马上核实情况。”

    情况不需要核实,因为星际通讯的那头清晰地传来古钟号上军官焦虑而痛苦的声音,隐隐还能听到沉闷的爆炸声响起。

    沉磐运输舰内的全体官兵在此刻短暂的僵硬了片刻,然后轰的一声四处散开,按照固定的流程快向后方的太空基地传递信息,同时确认古钟号的位置。

    联邦官兵们强行压抑心头的震惊,进行着自己的工作,耳朵却一直紧张聆听着前方传来的声音。

    伏击古钟号的帝国人的舰队?帝国人的舰队居然能够悄无声息地通过空间通道?联邦和西林内部有帝国人的奸细?

    空旷的战舰控制室内,因为这些激战中的古钟号回的准确信息,而变得死寂一片。

    “许乐在不在?”

    通话系统传来一个浑厚而淡然的中年人声音,黑舰长和有些军官听出了这个声音属于谁,想到他正被一支舰队围攻,不由紧张慌乱起来。

    知道他还活着,至少此刻还活着,许乐轻轻握紧了拳头,向前走了两步,对着通话系统微颤说道:“司令,我在。”

    “帮我照顾烟花。”

    听到这句有着浓郁交待后事口吻的话,许乐垂在身边的拳头握的更紧了一些,感觉到了强烈的不祥征兆,他非常不想回答这句话,然而终究在两次深呼吸后,只是略略停顿了片刻,便认真而简单地回答道:

    “……是。”

    古钟号的通讯从此刻断绝,沉磐运输舰上的官兵们紧张等待了很久,再也没有听到任何前方传回来的声音。

    许乐终于确认刚才大概是最后一次听到那头老虎的声音,沉默片刻后他的眼睛眯了起来,微微低头对舰长说道:“请问二级加什么时候能完成?”

    “至少还要一个小时,运输舰载荷太大…………最关键的是,古钟号离我们太远,全前进,也至少需要五天时间。”

    黑舰长脸色沉重回答道:“来不及了。”

    许乐抬起手腕,看一眼手机光屏上调出来的任务手册,低声快在通话系统里说了几句井么,然后抬起头来说道:“我知道战舰里有一艘宪章局专门用来布网的三翼舰,本来是要送到前进基地,我想暂时先征用它。”

    黑舰长马上明白他想做些什么,表情愈严峻,说道:“布网三翼舰确实是联邦最快的飞行器,可要赶到古钟号遇袭地点,至少需要三十几个小时,就算你去了……也没有办法改变什么。”

    就在此时,白玉兰、熊临泉等一批七组队员已经赶到了战舰中控室外,他们接到了许乐的小组通讯,毫不犹豫地离开了各自的战斗单位,前来集合。

    舰长看了一眼舱外那些正在准备武器的军官,注意到室内军官们低落而惘然的神情,神情沉痛说道:“许乐中校,你要清楚地知道你在做什么,清醒一些,来不及了!我要对你和这些军人的安全负责。”

    许乐向控制室外走去,接过白玉兰递过来的小黑箱,头也不回说道:“可总要有人为古钟号的安全负责。”

    高布网三翼舰的驳离准备时间需要七分钟。

    在这短暂的时间内,七组队员们知道前方生了什么,震惊之余脸色变得沉峻无比,他们快地做着战斗准备,将沉磐运输舰库房内的数台mx和一台mxT机甲运入三翼舰。

    全体队员们走进了舰体,最后是提着小黑箱的许乐。

    “古钟号遇袭的情报正在核实中,基地已经告知国防部,我们正在等待上级指示。”

    黑舰长望着他的背影,带着丝感伤说道:“来不及了,何必再去看一眼?”

    “不看一眼不甘心。”许乐按下了关闭舱门的按钮。

    看着逐渐关闭的沉重舱门,黑舰长表情复杂喊道:“我一个人都不会派给你!”

    轻型三翼舰当量等级极小,按照宪章局的要求,特别研用来布网,可以在高的状态下进行信号捕捉器的精确释放口当年调查麦德林专案时,林半山能够在极短时间内由引赶往百慕大,所依靠的,正是改装后的三翼舰。

    浅灰色的小型战舰缓缓脱离庞大的沉磐运输舰,尾部的引擎群猛然喷出数道流光,舰身瞬间加至极致,同样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安静的宇宙之中。

    一旦启动,三翼战舰便进入了最大负荷的航行,联邦军方会开这种高战舰的人并不多,能够将三翼舰的最快度挥出来的人更是极少。

    刘佼或许能够操控这种战舰,但重组后的他被调到了十七师师部,此时并不在舰上,接班的州长公子达文西只会开车,对于飞行器却没有任何研究。

    沉磐运输舰没有给七组提供航行支援小队,甚至连a名战舰辅官都没有派给他们,本来这将让这艘三翼快舰变成宇宙里的一颗石头,然而很幸运的是,简水儿一直跟在许乐的身边。

    隐姓埋名在第一军事学院战舰指挥系就读的国民少女,在此时终于展露了不同于明星偶像的另外一面,穿着一身无肩章军装的她,安静地坐在控制椅上,清晰地出一道道指令,控制着高的三翼战舰,不停地突破一个又一个的度数值。

    许乐看了她的背影和那头披肩黑一眼,重新埋下了头。

    在此后的数十个小时内,他和队员们一直保持着沉默,除了沉默似乎没有别的方式能够舒缓心头的那抹紧张与压抑。

    某一时刻,三翼轻型战舰在联邦中央电脑的暗中协助下,截获了一段古钟号向引远程传递的画面信号,众人看着画面中如幽灵一般的帝国舰队,那些惨烈的战斗画面,情绪更加沉重。

    秀气的右手轻轻地转运着球形操作盘,驾驶舱内由纯光凝成的立体三维星图缓缓旋转,简水儿简单地将黑扎在脑后,强行压下观看那些画面时的淡淡悲伤情绪,专注地继续操控飞船。

    白玉兰等人则再一次开始检查机甲,他们很清楚自己来不及赶去救援古钟号,双方相隔极远,就连万一的希望都不可能存在,但就像年轻的头儿想的一样,他们要去亲眼证实,第一时间证实那个消息。

    许乐眯着眼睛看着简水儿身侧的那个三维光息星图球,忽然转身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对着空气低声却又无比坚决说道:“找到那支帝国人的舰队,我不想让他们逃回去。”

    “根据画面信息和相关计算,那支舰队至少还能剩下三十艘战舰,度虽然比三翼轻型舰慢很多,但你不可能打掉他们。”

    联邦中央电脑在他的左眼中现出一行白色的字迹:而且他们离空间通道太近,既然有能力过来,肯定有能力随时回去,很难追上。

    “最关键的是,宪章网络在太空中一直都有漏缺的黑暗片段区域,那支帝国舰队应该就躲在这些狭窄的航道之中。”

    “你看不到的黑暗处,就是他们走的航线,我只需要一个大概,……许乐就像是没有听到中央电脑的分析,握着拳头用力说道:“找到他们。”

    安静的黑色宇宙中飘浮着金属光泽的残骸,远处隐隐见到某些变形的联邦士兵遗体与战舰部件碰撞分离,向着太空深处缓慢逝去。剧烈爆炸后的古钟号,已经变成了无数片驳离的零散结构,上面那些焦黑与重新融凝的金属痕迹,证明了几日前那场战斗的惨烈。

    三翼轻型舰第一次降低了度,缓慢而小心翼翼地从密集残片边缘飞过,舷窗后的许乐以及七组队员冉看着这些画面,谁都说不出话来。

    空间里充斥着悲壮与悲伤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