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五十五章 施施然地出手(上)

    临海thirteen夜店门口,一大群人面色各异地注视着场中,不相干的闲人早已经被夜店的工作人员清走,不会影响到这里正在生的一切。

    “你们都是有身份的人。”许乐听清楚了那句话,望着他说道:“何必和我们这些人一般见识?”

    这个面相平凡的年轻人和这对兄妹的贴身保镖至少打成了平手,在这种情况下,看似示弱的话语,自然多了几分力量。那男人看着许乐,微笑说道:“我妹妹要给那个鬼一个教训,谁也没有办法拦住。”

    特权阶层的微笑怎么就这么可恶这么冷酷?许乐普通的脸上没有太多表情,说道:“他是我朋友,而且这件事情是你们做的不对。做的不对,就不应该继续做下去。”

    “东林人?”那男人听出了许乐的口音,说道:“都说东林人像厕所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果然如此。不过就算你是块石头,我今天也要将你压碎了。”

    夜店老板一直安静地陪伴在这名男子的身边,轻声说道:“邹少校,这两个人害了您的兴致,何必您亲自出手,让我们打了吧。”

    邹侑,现任第三军区作战部少校参谋,以他的年龄能够拿到这样的军衔,坐到这样的位置,他的家族自然极为有力。据可靠的消息,这一对兄妹的父亲应该就是如今国防部后勤部的那位副主任。夜店老板得了后方某些临海人士的示意,刻意交好这位年轻的少校,此时小心翼翼地提出帮助的话,还有些担心对方会不会嫌自己多事,因为毕竟他很少接触那个***里的人。

    夜店老板从来没有想过,面前那个年轻人能够正面对抗身边的兄妹,再能打又如何?如今这个社会靠的是实力,实力绝对不是打架的本事。

    “谢谢。”邹侑听出了夜店老板的小意,温和地笑了笑,用手指指着许乐的鼻子,说道:“我不想耽搁太多时间,要不你让开,我请这个鬼去吃屎,要不你就代替他吃。”

    “我没有吃屎的习惯。”许乐抹去鼻孔里流出的鲜血,看到面前围着自己的这些人,终于控制不住内心的愤怒。小人物再如何弱小,总也不能任由别人一直欺负,他盯着这对兄妹沉声说道:“如果你有吃屎的习惯,可以表演给我看看。”

    听到这句话,邹侑少校的脸色阴沉了下来。这次他们兄妹二人来到临海,主要是想看看有没有机会和那位重要人物安排一次巧遇,重新搭起当年的友好关系,本来想着要低调一些,但没有想到,今天却遇到了一个硬茬儿。只是他们这些人向来把一般人看的极轻贱,更不要说他向来很疼自己这个骄傲而嚣张的妹妹。

    邹侑的脸色刹那阴沉,他身边那些保镖一样的人物面色变的更加阴沉,像是阴天里吸满了雨水的阴云,从怀里掏出了手枪,对准了许乐的脑袋。

    四枝手枪对准了许乐的脑袋,随时可能抠动扳机,这一幕震惊了场间所有的人,尤其是夜店那方面的陪同人员,毕竟这是在都星圈s1临海州,当众拔枪的场面着实给人们极强的震撼。

    许乐看着对着自己脑袋的四枝黑洞洞的枪管,当然害怕,因为他现都星的这些牛叉人物似乎真的不怎么把人命当回戍,对方说不定真的敢开枪。他的面色微微白,唇角却是泛起了一丝苦笑,这半年里已经是第三次被人用枪管顶着脑袋了,难道说自己的命运注定逃不开这些悲惨的东西?

    “我不知道你们是谁,但前面也说过,你们肯定是有身份的人。联邦是法治社会,你们当街拔枪,影响有多恶劣,你们家里的长辈会允许你们这么做?”许乐紧紧握着拳头,一动不敢动,对着那个穿青色正装的男人说道。

    这句话说中了邹侑的心理,但是这位少校并不准备改变自己的行事风格,因为在某些时候,尤其是某些不怎么熟悉的人物面前,他们这些人的面子最重要,面子往往就代表着实力或者势力。

    钩子退回了邹氏兄妹的身边,皱着眉看着眼前这幕,揉着生疼的腋窝。而另一边那位梨花大学的学生,临海州议员家的公子似乎想说些什么,却被这些枪械吓的闭上了嘴。在这一刻,似乎没有人能够救许乐,或者说,没有人能够改变施清海吃屎的命运。

    邹郁便是那位穿着红色短风衣的女子,她的头如波浪一样柔顺地披散在肩后,性格却毫不柔顺。看着面色白的许乐,她的心中闪过一丝变态的快意,这个年轻人执着不认输的性格,她很欣赏,所以她更喜欢这样一块东林的石头在枪口下出恐惧的神情。

    她鄙夷地看着许乐,紧了紧风衣,嘲讽说道:“什么年代了,还想靠拳头生活?我喜欢你,你跪下磕个头,便算了,不过那个鬼可不能这么便宜。”

    这句话一出口,她身边的钩子脸色变了变,却没有说什么。许乐紧紧抿着嘴,眯着眼睛看着枪口视野外面的这对兄妹,似乎想把对方的脸记得清清楚楚。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这样一个普通人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就算将体内的颤抖爆出来,又怎么能躲得过子弹?联邦严格控制枪械,谁能想到这对兄妹身边的人居然身上都带着枪,而且还敢当街把枪拿出来这样嚣张。

    “我不会跪,因为我没有错,而且你们又不是我父母。”许乐眼睛眯了起来,盯着那个掌控一切的青色正装男子,说道:“除非你们把我打趴下。要不你也可以试试一枪毙了我。”

    这是在赌命,赌这些有身份的人物,不会愿意因为自己这种小人物而惹上麻烦。邹侑冷冷地看着犹自倔犟的许乐,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明明怕的要死,却还要死撑,东林的石头,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一记拳头狠狠地打在了许乐的腹部,疼痛险些让他把胃里的东西吐了出来。既然要打趴下才肯跪,邹氏兄妹身旁的人自然不会客气,拳脚狠狠地向着许乐的身体砸去,反正在枪口的威逼下,这个带着东林口音的家伙也不敢反抗。只不过短短的时间,许乐的身上便受了不少伤,抗击打能力再强,这样站着不动被打,也不是轻松的事情,右胸处一阵隐痛,不知道是肋骨折了还是表面裂开了小缝。

    穿着红色风衣的邹郁欣赏地看着这一幕,打的越狠,她心里那股一直散不开的怨气便会泄一些,妩媚而冷漠的五官渐渐散出开心的光芒。

    ……

    ……

    “我只不过说你香水涂多了,用得着这么狠?”一只不请而来的手,搭上了邹家小姐的肩膀,极为亲昵地拍打着她的脸庞,只是拍的似乎有些用力,将她的脸颊拍出了一道红痕。

    邹郁惊声尖叫了一声,却没有反应过来生了什么事情。倒是四周的人群,尤其是她和兄长带着的军人反应神,第一时间内,四枝本来指着许乐的枪管调转了方向,对准了她。邹郁惊叫之后,马上住嘴,转过脸去,然后看到了一张漂亮的不像男人的脸。

    ……

    ……

    当这些联邦里的特权人士威逼殴打许乐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地面上的那瘫烂泥,因为此时事情的重心早已经转移。喝多了酒的施清海,此时被冰冷的地面冰醒,或是被许乐先前那一摔痛醒,晃晃悠悠地来到了红衣女子的身后,伸手像流氓一样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看热闹的人很多,邹郁恰好在人群的边缘,谁也没有想到先前地上的汉,竟然无声无息地摸到了她的身后,并且……攀住了她的肩膀。

    施清海此时像情人一样搂着邹郁,亲昵而轻薄地拍着她的脸蛋儿,或许酒精仍然没有全醒,说话有些含糊不清:“妈的,小娘皮脾气倒挺大,居然敢动小爷的朋友。”

    一记一记拍打落在了邹郁的脸蛋儿上,却是落在了所有人的心上。所有人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心想这个漂亮的年轻人酒醒后会后悔成什么样子?

    邹郁这辈子都没有感觉到被如此羞辱过,那些越来越重的拍打渐渐在向耳光方面展,而那个抱着自己的男人,吐出来的话语伴着恶臭的酒气进入自己的耳朵,她的脸瞬息间红了起来,不知道是被施清海打的,还是愤怒的。她看着面前那几个拿手枪对着自己的保镖,失态地尖声叫道:“打死他!打死他!”

    没有人敢动手,哪怕是她的亲哥哥也只是冷漠地看着这个方向,看着那张越来越重落在自己妹妹脸上的手掌。因为他们现这个抱着邹家小姐的汉似乎真的有些神智不清了,全身的重量都搁在邹郁的娇嫩身躯上,最要命的是,汉半解开的西装里出了一个由真皮做成的小套件,大家都很熟悉,那是……枪套。

    邹侑少校的眼神无比冷冽,看着挟持着小妹的汉说道:“我是第三军区作战部参谋邹侑,还未请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