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四十七章 我是一只来自西林的

    厚重的舱壁将外界的嘈杂脚步呼喊尖叫声仓部隔绝在外,低沉而清晰的液压管线音与电机声中,钟瘦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睁开了双眼,眸子里泛起一丝寒意,他那双稳定如钢铁的手终于离开了妻子的手背,落在触式光屏与操作杆上。

    多年未曾亲上战场骁勇杀敌,操作可会陌生?身下的机甲可还会如当年一般疯狂且勇敢?

    “司令!我们和后面那艘军舰联系上了!是沉磐级的运输舰,上面有新十七师一个团,我们如果能坚持住,说不定有希望!”

    沉磐级运输舰是联邦军方大级别运输舰,除了载荷过人之外,自身的防御系统非常先进,加上舰载机群和那个机械团的全域作战能力,如果对方能够赶过来,也许就像系统里那名西林军官说的那样,真有希望。

    钟瘦虎花眉沉静,看着光幕上呈现的战斗情况,面部的表情被机甲舱内闪烁的光线映的有些莫测难明。

    一言不坐在身旁的钟夫人,忽然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脸上露出一丝恳求的神色。

    钟瘦虎知道妻子想说什么,微微一笑,说道:“我明白,那个小家伙确实在那艘战舰上。”

    他按下通话按扭,接通了相隔极远的那艘联邦运输舰,淡然问道:“许乐在不在?”

    片刻后,明显慌乱一片的通话系统那头传来许乐微颤的声音:“司令,我在。”

    “帮我照顾烟花儿。”

    “……是。”

    钟瘦虎听到那今年轻人的回答,轻轻吐了一口浊气,那个死胖子做事做人都太过冲动,自己死后不知道他会什么样的疯,把女儿托付给他,实在不怎么令人放心。

    毫不犹豫地中断通迅,他猛地一雅操作杆,沉重的机甲伴随着悦耳的金属音,向着古钟号上层空间驶去。

    就在先前,帝国悍猛的新式机甲群,终于突破了飞船外层的坚囡合金壁,疯狂地杀了进来。

    他的脸色愈平静,神情愈轻松,眼眸里却蕴着前所未有的坚定与狠厉。

    被无数合金壁区隔开来的飞船内部,无数惨烈的战斗正在打响,电磁束炸弹喷射出的电弧碰线条,烧灼着鼎壁,出哧哧的响声,到处都是武器射出的蚀孔和激起的烟尘。

    帝国人的新式机甲就像一样嗜血的野兽,破开飞船外壳,疯狂地向着下层进,此时进入飞船内部的机甲数量并不是太多,然而这些如同黑色幽灵一样高趋避闪动的新式机甲,让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西林官兵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很多制式反机甲武器全部落空,黑烟阵阵,爆炸连连,却无法将这群兽潮挡住片刻!

    帝国新式狼牙机甲群一直冲到了目标所在的区域,才终于停了下来,并不是他们准备集结再一鼓作气完成计划,而是被迫停了下来,因为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台黑色的没有标识的联邦机甲,在这台机甲的身后,则是西林军区直属特种机甲营。

    望着面前那些气息森幽的帝国黑色机甲,座舱内的钟瘦虎花眉渐挑,像一柄被花布缠绕多年的利剑,终于将要破开束缚,尽情挥斩。

    他对部下们沉声说道:“战斗。”

    身为联邦方面最重要的军事统帅,西林第一人,钟瘦虎很难有机会亲自操控机甲参加战斗,事实上自都星圈回到西林继承家业之后,再也没有人看到过他操控机甲,在战场上呼啸如虎的模样。

    人们或许会敬畏他的权势,惊叹他的指挥才能,却很少有人注意过他的机战水平,只有联邦军神李匹夫,曾经在费城湖畔某次私下谈话中,给予这头西林猛虎以至高的评价。

    无数道机甲残影破开空间的拘束,凌厉地互相撞击,有座舱被击垮,有火星四溅,有沉闷而震耳欲聋的金属撕裂声……

    古钟号上的机甲战沉默而冷酷的开始,暴烈而迅疾的结束。

    侵入飞船内部的帝国狼牙机甲,出现在这片平台上的有二十台左右,这些新型机甲凭借着在小范围空间里更胜机甲的机动性和趋避频率,成功地击毁了十一台西林特种机早营的机甲,却不可思议地付出了全体爆机的惨重代价。

    这是因为西林特种机甲营机师们优秀的操作技能,是因为西林军人们最后一场战斗中表现出来的大无畏精神,但更是因为那台如黑色流光一般冲杀在战斗最激烈中,如天神势不可挡的黑色机甲。

    没有任何标识的联邦黑色机甲,站在一片混乱的平台上,站在满地帝国机甲残骸之中,篓缓收回右机械臂前的合金刀,冷厉沉默,似无敌,实无敌。

    “西侧角弹射装置准备完毕。”

    座舱系统里传来飞船控制军官的大声回报,钟瘦虎花眉再挑,露出一丝笑容,轻声自言自语道:“想活捉我?我还想试着杀到你们舰上,活捉你们的指挥官。”

    帝国幽灵舰队中,有一艘与别的轻型战舰完全相同的战舰,一直没有投入同僚们凶猛的攻击,而是冷漠藏身阵中,注视着太空里的激烈战斗。

    战舰下层某个普通机修兵房间内,身材瘦小的怀草诗,一直通过自己的专属频道安静地观看着这一幕猎杀的画面,他看着舰队成功地伏击对方,围困对方,击毁了四艘联邦护卫舰,帝国机甲群侵入古钟号的内部。

    然后便是一片安静,再也没有任何声音响起。

    片刻后,侵入古钟号内部的机甲拍摄的战场画面才传了回来,看着画面中那台恐怖的黑色机甲,怀草诗的眼睛缓缓眯了起来,执行活捉计划的帝国机甲居然全军覆没,那头来自西林的老虎,在机甲之中竟然也是如此凶悍。

    直到此时他才明白,为什么陛下一直对计划活捉的环节表现的相当淡漠,大概是因为陛下非常清楚,像钟瘦虎这种人物是不可能被机甲击败的。

    第一次,怀草诗心中生起某种强烈的战斗**,他很想和那台不可一世的黑色机甲打一场。

    就在此时,他的目光敏锐的注意到古钟号在漫天弹火间,艰难而冒险地做了一次舰姿调整,舰身旁的一块合金护板正在打开,露出黑暗无关的内部,方向正对着自己所在的战舰。

    这头老虎想做什么?

    怀草诗的眼睛眯的更加厉害了,猛然间他明每了对方的企图,眼瞳猛地一缩,泛起一丝荒谬而震撼的情绪,已然处于死境绝地,这头老虎居然还如此狂妄强悍地试图让帝国指挥官为他陪葬?

    一股强烈的危险感觉涌上心头,他椎开舱门,脚步沉稳而快地向着战舰某处走去,在那里有一台蒙着灰尘的狼牙机甲,正一直等待着他。

    卡顿郡王的情绪,比任何人都觉得荒谬,他震惊地看着古钟号的最后一次调整舰姿,猜到那头老虎想做什么,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派上去的机甲被对方全部干掉,对方明明处于必败之境,结果竟敢想到执行如此疯狂的计划一一究竟谁才掌握着这片太空战场的主动?为什么那个目标给自己的感觉,似乎自己这个猎人反而是被猎杀的目标?

    因为某种胆寒的情绪,他恼怒羞恚地挥手,大声吼道:“放弃计划,杀了他!”

    古钟号的弹射装置终究没有能够启动,钟瘦虎操控的黑色机甲,也失去了绽放人生最后一次壮烈光彩的机会,因为随着帝国指挥官的命令,高巡航在古钟号四周的战舰群,将准备了很长时间的一次集射,送给了他。

    同时,侵入古钟号飞船内部的帝国机甲,也按照穿越猎杀计划中的最后环节,生了猛烈的自爆,平台上方那些变成残骸的二十台狼牙机甲,变成了令人胆寒的烈性炸药,其余侵入飞船引擎系统的帝国机甲,则是成功地凭借自己的自爆牺牲,毁灭了古钟号最后的动力系统。

    飞船内外爆炸声此起彼伏,高温的火焰烧灼着稀薄的空间,火舌吐出舱外,猛然一敛,倒卷而回,场面异常惨烈。

    坚强地支撑到现在的古钟号,终于毁了。

    正准备掀开机甲上幕布的怀草诗,看到画面上的这一幕,身体微微一僵,然后沉默回转,向自己房间走去,心中默然想道,像这等人物,最后没有得到公平一战的机会,着实有些可惜。

    古钟号右侧方的舰体被炸出了一个巨大的豁口,飞船下方的爆炸还在持续,无数金属碎片和西林官兵的遗体飘浮碰撞粉碎燃烧,那台黑色机甲右机械臂死死地抓住豁口旁的金属条,没有飘出去。

    黑色机甲的对面是一片繁星为背景的死寂宇宙,没有任何声音,美丽地令人无比恐惧。

    机甲座舱中。

    脸色苍白的钟夫人身体颤抖,无力地靠在他的身边,说道:“我害怕。”

    又有一场爆炸响起,艳丽的红光占据了巨大豁口那片令人心悸的宇宙画面,像是夕阳正在落下。

    “我们在一起,不要怕。”

    钟瘦虎看着如大海般的星辰,看着归路,紧紧地抱着妻子,把她的脸埋进自己厚实的胸膛,用温柔的声音安慰道:“不要看,不要看……”

    然后死去。

    就此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