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四十六章 我是一只来自西林的

    淡灰金属色的联邦运输舰,在晚蝎星云低尺度空间里航行。运输舰上的三千名新十七师官兵,各自运乡休假不足百日,便被迫再次集中踏上征途,心情自然谈不上太多愉快,刚刚驶离上林大召『星域范围,那些思乡的情绪便开始弥漫起来。

    对于部队长官来说,队伍中的这种情绪毫无疑问是负面且危险的,不过好在他们此行的目的并不是进攻帝国本土,而是负责前进基地的安保工作。

    对于许乐来说乡愁并不是他此时最主要的情绪,他看着身前那名黑披肩,清丽异常的女子,更多的是感到惊讶和沉甸甸的责任。

    他怎么也想不到,简水儿居然会出现在运输舰中,并且变成了随军的女记者,更令他惊讶且有些感伤空虚的是,国民很长时间没有看到的国民少女,在掀下连衣白帽后,如瀑般的黑色秀倾淌而出,全然不见当年记忆最深处的那抹蓬勃的紫。

    一场虽不激烈却有些执拗的争论,在两个年轻男女之间生,白玉兰等一批军官极为识趣,早早离开了这间舱房。看着面前清丽依旧动人心魄,美丽无以复加的容颜,和香扇之上微微散开的黑色长,许乐隐隐明白她为什么会做出这样大的改变,在心里叹息了一声,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眼睛却眯了起来。

    “我有点儿事情需要处理。”他对简水儿说道,然后转身回到了简水儿望着他决然的背影,脸上露出无辜的神情,可爱地摊开双手说道:“这是我自己的头,你生这么大的气做什么?”

    许乐知道自己没有理由对某人改变型而生气,这很无聊且荒谬,可他依然生气,因为那抹紫对他来说,意味着太多的回忆和人生痕迹。

    但他此时快步走回自己的房间,留给对方一个冰冷冷的背影,却不是在玩孩子气,而是因为……黑黑的左眼瞳中忽然出现了一并白色的字符。

    在那个军营之夜后,老东西很少主动联系他,所以那一刻,他有些吃惊和紧张,究竟生了什么。

    “没有任何具体的数据?”许乐坐在床边不解问道:“可你是建立在逻辑和信息捕捉基础上的存在,没有任何有效信息,你怎么判断联邦里将有大事生?”

    “混沌计算,我无法列出计算过程,只知道无数细微的变因,随着时间的推移,正在导致一场数据乱流的产生。”

    “基于你的第一序列权限,我正式向你报告第一项变因。”

    “麦德林专案后,宪章局配合联邦进行清洗工作,但是在前年11月25日,我从事的数据清理工作被中止授权,根据事前数据预判,有一名帝国的种子,此时处于监控范围之外。”

    听到这句话,许乐的眉头皱的愈厉害,紧紧地双手互握,快问道:“这颗种子现在在哪里?”

    “无援权,无相应监控报告生成。”联邦中央电脑回答道。”我投权,我知道你知道他在哪里。”许乐低着头,握紧了拳“该帝目与}子怀艘1对象,此时正在52o“中止调查授权的人是谁?”“崔聚冬局长助理。”

    许乐的眼睛眯了起来,他认识这位崔聚冬助理,知道此人正是联邦就认的宪章局下任局长的唯一候选人,他为什么会中止调查投权?如果说连这样层级的联邦官员都出现了问题,事情会严重到何等程度……

    “那你这种糊涂计算一一一一一一”他换了一个动词:“猜出来的问题)宄竞生在哪里?”

    “无法确定。”

    “为什么以前你没有警告过我?”

    “因为这些事情与你无关,而现在……根据我的混沌计算,这件事情持会与你有关。”

    “去你妈的混沌计算。”

    许乐轻轻说了句脏话,用力揉着头,心中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惘然与未知恐tao警报声凄厉地响了起来!

    在轻扬音乐与咖啡香味陪伴中,平静航行了很多天的古钟号飞船里,忽然间警报声大作,飞船的防御系统自动切换能量供应接口,昏黄的灯光代替了明亮的光线,无数指示光条带不停地闪烁。

    “被远程武器锁定!被远程武器锁定!”“男度急升!抓紧!”

    紧张到声嘶力竭的呼喊,在指挥系统内不停响起,古钟号引擎群猛然加,向着上方平静星空里高趋避,在一阵剧烈的颢动之后,舰后出一声巨响!

    古钟号的右后舰体生了一场爆炸,巨大的力量,把舱内的人们狠狠击倒在地面上,在那一瞬间,似乎阔大舷窗外还有十余道凶险的喷射线条擦舰而过,如果刚才这些武器全部击中飞船,那后果不堪想像。

    “怎么回事!”

    古钟号上的军官们艰难地爬了起来,冲回自己的岗位,愤怒而迷惘地吼叫道,这是在联邦的太空之中,那些百慕大三角的海盗怎么敢对古钟号动袭击?

    “对方有我们的电子码频率!马上改变数据,把它们找出来!”

    指样系统内急促的声音依然在持续,骤然遇袭,古钟浩和身旁四艘护卫舰,与死神擦肩而过数次,舰上的人们依然不知道生了什么,他们愤怒无助地试图改变当前的被动局面,以为是百慕大最愚蠢的海盗没有认出古钟号上的西林标识,有些西林军人甚至浑身寒冷地想到,这会不会是政府格阴谋,却没有一个人将这次袭击与帝国人联系在一起。

    古钟号和四艘战舰上的电子码迅进行了随机调动,四周幽暗太空的景象被转换成可视画面,输入了指挥厅里的光幕之上,官兵们看到了一幅令他们震惊无语的画面,战舰内部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就。

    黑暗的太空远方有晚蝎星云的美丽繁星为背景,数十艘森黑色凛然的轻型战舰,出现在古钟号的四周,如同地狱里爬出来的幽灵一般,悄无声息地封锁住了所有的通道。

    西林官兵们表情震惊地看着光幕,看着迳支伏击自己的黑色舰队,他们对这种战舰很陌生,却又很熟愿,陌生是因为对方从来没有在联邦的星空中出现过,熟悉是因为西林边陲之外的荒芜星域之中,有很多艘这种战舰的残骸。

    这些战舰都拥有兽形的舰,而且那面黑榧花的旗帜被激光刀深深地刻在舰身上,号称永不腐朽。

    “是帝国人!”

    古钟号上传来一声大叫,紧接着无数声惊呼响起,所有人的眼瞳在这一俸间,都缩了起来,西林官兵们愤怒震惊惘然不解一一帝国人的舰队居然出现在联邦的星空之中!

    关于这一场震惊整个宇宙的袭击,联邦事后进行了长达两年的专案调查,那些沉重的检讨的反思讨论,更是持续了数十年。两年后议会山审查调查报告时,一位来自西林大区的中年议员愤怒而悲伤地问了很多个为什么和如果。

    为什么联邦军方重要统帅出行,没有联邦舰队护送?西林军区向来不接受联邦舰队的护送,这是一种延续了很多年的旧例,军方就认的强大习惯,如果没有这种旧例和习惯,而是严格按照联邦军事条例,帝国人无耻的偷袭是不是有可能失败?

    答辩席上的联邦将军和西林钟家代表均沉就以对,没有表任何看法。

    为什么加里走廊和晚蝎星云,两个最重要的空间通道外侧,联邦舰队的巡航密度会这么低,以至于古钟号受袭之后,竟无法得到及时的援助,除了第一艘追输舰外,最先赶去救援的居然是西林的民用飞船?如果联邦政府的预算中能够先满足宪章局在那边的铺网要求,如果联邦舰队能加大巡航力度,是不是可能避免这次悲剧的生?

    联邦舰队洪予良上将的轩释是《空间通道的范围大过宽广,不是一般民众认知的小型扭率空洞,哪怕联邦所有战舰全部在此严密布防,也只能像一只蚂蚁试图守住整个宪章广场,但这一点,在前进基地投入使用后,椅得到明显的改进。

    而且在宪历劢年春天,联邦舰队有一部分主力被调到了西林大区外缘的荒芜星域,歼灭帝国远征军的后援舰队,事实上,被抽调的联邦舰队在那片星域中取得了极为耀眼的战果,只是如此一来,对空间通道的监控密度,确实下降了不少。

    联邦政府预算署的答辩是《帕布尔总统上任以来,已经将宪章局的预算比例上调到了最高额度,再进行额外补充,可能会导致严重的金融问题,最关键的是,第一宪章明文规定了宪章局预算浮动区间,政府没有权限对此进行改变。

    质询很多,答辩的理由很多,但其实从总统到普通的公民,所有人心里都清楚,之所以惨剧生,完全是因为联邦从来没有想像过,帝国人有能力把一整支舰队,哪怕只是一支中型舰队成功地送过空间通道。

    没有人想到过,一个人都没有。

    这种可怕的思乡{!惯性,让联邦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当然,如果那名西林议员说的如果,都能成功现实的话,或许这场袭击并不会演变成最后的模样。

    可惜历史没有如果,所以此刻的古钟号飞船和船上那名身份特殊的男子,正处于被帝国舰队无情猎杀,孤身作战的惨烈境地之中。

    晚蝎星云正前方的安静太空,此刻充斥着无声地爆炸和圆形尘环波动,帝国数十艘改装后的黑色战舰,高地穿梭于空间之中,战舰武器猛烈地进行着射击。

    凭借着固舰身合金装甲,顶住了第一轮偷袭的古钟号,因为左后舰尾处的爆炸,而丧失了部分动力,身周四艘轻型护卫舰中的一艘,更是已经变成了宇宙中的烟花,不寂寞,只惨烈。

    在剩下三艘西林战舰的拼死掩护下,古钟号引擎群冒险地进行了二级并车,试图强行加逃离,然而在帝国幽灵舰队更不要命的自杀式攻击中「加过程一直被打断,局面异常凶险。

    “司令,有信号回侦!最近的部队是33』7天文单(ir外的一艘运输舰。

    昏暗闪烁的灯光中,一名汗水与血水在脸上流淌的西林军官,望着舷窗外的那个背影颢声说道,他并不怕死,更不会怕帝国人,但他很怕面前这个背影因为自己和战友们的无能,消失在这片宇宙之中。

    “继续呼叫支援……不过限于军用频道,不要让那些民用飞船赶过来送死。”

    钟瘦虎青颜隐现的右手用力握着椅背,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浇烈的战斗画面,直到此时,双方依然是在用远程武器攻击,没有动用舰载机群,但当古钟号和那三艘战舰打光全部主炮,却依然无法幸运地击毁帝国人伏击舰队中的指样舰时,这场伏击战的胜负已经无比清晰。

    敌我力量太过悬殊,哪怕他的军事才华纵横宇宙多年,雄霸一方,冷眼不屑杜少卿,可依然无法扭转局面。

    “指挥战舰不是我的长项,告诉部队,撒着欢地去打,能打几艘下来就打几艘,司令我最喜欢看的就是这些烟花了。”

    钟瘦虎唇角缏翘,笑了起来,轻轻拍了拍身旁妻子的肩膀。

    钟夫人面色徽白坐在椅中,左手死死地抓着他的军装下摆,她在第一波攻击中撞到了墙角,额角淌出一丝鲜血,往日里宁静大气的神情,此刻显得有些怯弱而无助。

    “是,司令!”西林军官颢着声音,用近乎吼叫的方式回答道,然后扶着舱壁快向控制上室跑去。

    “计算帝国人的战舰数量,全景拍摄回s卜告诉联邦,帝国人能够通过空间通道的消息。”

    钟瘦虎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对身后的军官们沉声说道:“他们最多一次能送过来的战舰数量,大概就是我们看到的这些。”

    这种判断出自他对于自身重要性的清醒认识,帝国研出穿越空间通道的技术,试图猎杀自己,那必然会一次性投入他们能够投入的全部力量。

    要猎杀西林的这头猛虎,不出全力如何敢言必胜?

    听到司令的话,古钟号上的西林军官们集体沉就瞬间,快回到自己的岗位,准备人生最后的战斗。

    作为联邦军方最重要的统帅,在生命面临着最大危险,随时可能结束的时刻,钟瘦虎黍关心的依然是联邦的命运,那些警惕敌视西林的人们,如果看到这一幕,心中的看法会不会有些不同?

    在这最危险的时刻,古钟寺重新组合完好的引擎群,进行全新的扭矩调整,在三艘护卫舰自杀式的掩护下,试图进行最后一次加尝试。

    三艘护卫舰就在古钟号上众人的眼前逐个变成蓬然浑圆散开的烟花,眼看着古钟号将要到达临界度,逃离战场,甩开那些幽灵般的帝国战舰群时,忽然间,帝国的战舰腹部外壳裂开了一道缝隙,一百金台帝国机甲密密麻麻向古钟号高扑了过来。

    看到下属们在无声的太空中化为灰烬,舷窗前的钟瘦虎微微眯眼,紧接着看到帝国舰队的下一步动作,他的眼睛眯的更加厉害了,寒声说道:“离舰作战?皇帝陛下,你为了杀我,还真是不惜代价。”

    冒险进行真空登舰作成的帝国机甲,还没有来得及触及古钟号舰身,便被古钟号舰表的密织近域火力覆盖打毁了很多台,然而剩下的那些帝国狼牙机?”依然悍不畏死地逐渐靠近。

    钟瘦虎的a光落在那些越来越近的机甲上,现这些机甲的造型十分奇特,而且度明显出以往,花白的眉毛缓缓挑起,对下属们说道:“再告诉联邦一个不怎么好的消息,帝国大的新机甲也研成功了。

    “另外提醒他们《帝国人穿越空间通道,也有能力回去。”因为他们准备活捉我。”“最后,告诉s1和西林,我们当中有内奸。”

    帝国的幽灵舰队居然知道古钟号的电子码,对方居然能够躲过宪章光辉,种种细节证明在联邦的内部,甚至是他的身边,都有一些隐藏在黑暗中的角色。

    想到某名忠心耿耿的下属,钟瘦虎的脸上浮起一丝嘲弄的笑容,不知道是在嘲笑帝国敌人试图活捉自己的企图,还是自嘲于自己英雄一世,却因为某些间谍或叛徒而陷入绝境。

    此时,帝国机甲群终于突破了古钟号的近域火力网,像无数颗钉子一样,狠狠地钉进了飞船坚固厚实的合金外壁,飞船内部清晰地不停响起沉重的金属撞击声,官兵们面色苍白,纷纷向这边涌了过来,大声呼喊道:“保护司令和夫人离开。”

    然而接下来生的事情,证明了钟瘦虎先前的判断,古钟号的三大系统在激烈的战斗中一直坚强地支持着,唯独逃生飞船释放系统却出现了问题。

    这样也好,最后可以和战士们在一起。

    钟瘦虎面无表情,牵起身旁妻子的手,低头温和说道:“从一院毕业之后,在公众面前,我总是走在你的身前,从没有牵过你的手,更没有抱过你,今天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弥补一下?”

    钟夫人此时平静了少许,取出手绢擦拭了下额角的血水,定定神后望着他勉强一笑,尽可能轻松说道:“我只给你这最后一次机会。”

    钟瘦虎把她轻轻抱起,就像抱着当年那个新娘,向身后不远处专属于他的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