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四十四章 刺激宪历70(中)

    “太刺激了!”

    西林钟家的小公主尖叫道。此时她的双手紧紧抓着身前的扶杆,充满天真意味的双眼瞪的极大极专注,盯着眼前快掠过的画面,黑澄的眼瞳里满是兴奋与快乐的神情。

    她那头西瓜皮般的垂顺黑,在湛蓝的天空里荡起落下,如同雨后轻轻开阖的嫩花,丝将头顶天穹射下的明亮光线剪裁成了无数道线条,随着高过山车的极俯冲和穿越黑洞时的减,而不停聚拢或是散开。

    这是宪历沁年最美丽的深春,这是栖霞州最出名的游乐场,这是人们最快乐的日子。

    钟烟花小朋友童年有一次游乐场之行,令她一直暗暗难过,但今天与那次不同,她的父母没有包下一座空荡荡游乐场,过山车座位前后,全部是兴奋恐惧尖叫着的同龄人,这种难得的氛围让小女孩儿的心情非常好。

    但坐在她身旁的许乐心情非常糟糕。

    他来了栖霞州,钟司令夫妻相信他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小西瓜的安全,所以才答应了女儿的恳求,没有选择清场,任由她像个普通家庭的孩子一样,跟着许乐疯一般地四处游玩。

    然而就像去年在木谷庄园山崖下的游乐场中一样,飓风船和过山车让许乐十分痛苦,脸色苍白,眉头皱出了苦艾草的味道。

    ——世上最强悍的身体素质与军事素养,似乎在这些孩子们最喜欢的刺激项目面前,没有任何作用。

    直到走下过山车,他还觉得自己的双腿有些软,胸腹部有些烦恶,似乎想要呕吐。

    “李封十二岁去西林时,我带他去过游乐场,可他对这些孩子们最喜欢的东西不屑一顾,根本不愿意尝试。”

    “但两个月后,他在前线第一次杀人后,呆坐了整整一夜,然后清晨进入游乐园,连续坐了三十八次过山车。”

    “当时游乐场里所有人和接到消息后赶过去的我,都看傻了眼,可谁也没有想到,这个面容青涩的小男孩儿,走下过山车时,表情一如平常般沉默安静,只走向我要了一根香烟。”

    “直到今天,我还记得小家伙当时点烟的动作虽然笨拙,极不熟练,可是叼着烟的嘴唇和拿打火机的手指,没有一丝颤抖。”

    “所以看到你今天的表现,我真的很怀疑,你在林园里与他打成平手,在卡琪峰顶机战取胜,这些传闻是不是真的。”

    钟司令夫妻今天扮成了一对普通的夫妻,普通的父母,在过山车下方的人群里等着那一大一小两个家伙。

    这时钟夫人正牵着女儿的手,听她不停地兴奋唠叨,而钟瘦虎则是嘲讽望着许乐,毫不留情地说着打击的话语。

    许乐下了过山车后一直在灌冰水,以平伏自己快跳动的心情,让那满身汗水能早些敛去。嗯到先前的表现一如既往地丢脸,尤其是在小西瓜面前丢脸,他已经觉得非常难堪,这时听到身旁大人物嘲讽的话语,终是忍不住了,咬着牙冷声反驳说道:

    “我这是心理问题,又不是能力问题。至于李封,艳本来就是个疯子,我又不疯。”

    因为许乐来到了栖霞州,那位实力恐怖的田胖子不再需要时刻跟随在小西瓜的身边,此人随便找了个理由便去过自己的人生,于是许乐便代替了他的位置,包括餐桌上的位置。

    接下来的午餐,四个人就在游乐场里的快餐店解决,这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安排,对来自西林的一家三口来说,明显是很久没有接触过的生活,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儿都十分满意。

    在餐桌上,在快餐店嘈杂的声音中,在那些辛辣的油炸食物味道里,穿着一身便装的钟司令,依然没有停止对许乐的嘲讽打击。

    从过山车到那场据他说很有催吐效果的星云奖颁奖仪式,再到许乐无辜成为联邦两大势力间冲锋小兵,无数冷薄淡漠的分析话语,从这位西林霸主的嘴唇里喷吐而来,打的许乐脸色再白,无言以对。

    钟夫人听不下去了,蹙起眉头,就像一位姐姐那般,护着许乐淡然反驳。

    柳眉偶一倒竖,猛虎自当雌伏。

    许乐一直认为老虎这种大人物,因为长年在西林边陲与帝国人作战,脑子里想的全部是战略和阴谋,又因为太久没有过正常而健康的家庭生活,所以心理上一定会出现如同自己面对游乐设施时相同的心理问题,所以并不怎么在意。只是当他现此人开始将严肃的i诫口吻指向乖巧地令人怜惜的小西瓜时,那双直眉终于忍不住皱了起来。

    “一个女儿家家的,天天只想到玩这些无聊的东西,还疯疯癫癫的大喊大叫,成什么体统?”钟司令望着低头沉默的女儿,语气严肃亦斥道:“偶尔玩一玩便罢了,想想李封,他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在做什么?”

    女儿家家?西林老虎说话也会这么唠叨?像身旁小女孩儿一样低头啃着玉米棒的许乐,忍不住摇了摇头,心想钟老虎为什么总要拿那个小疯子来做对照材料,难道他不知道那个家伙真是个疯子,还是说他希望自己的女儿将来也那么疯癫暴戾?或者钟老虎一直失望于自己没有儿子,所以下意识里把李疯子当成儿子在看?那他岂不是成了费城老头儿的儿子?

    快的联想最后直接把西林老虎狠狠损了一遭,许乐忍不住笑了起来,钟司令皱眉问道:“笑什么?”

    许乐抬起头看着他,忽然想到自己的胡乱椎论说不定是真的,一时间不由生起了几丝恼火情绪,觉得小再瓜有这样一个爹还真是失败。

    “没什么口我只是很想说,但凡优秀而独立的女生,小时候必然都很喜欢坐过山车。”

    他自然不知道自己这个纯粹站在小西瓜立场上的无逻辑推论,其实隐隐指向了遥远宇宙那头,并且在某位优秀甚至应该说是天才的某人身上,得到了完美的印证。

    在座没有任何人能够想到这一点,钟司令夫妻听着许乐认真而似乎有些赌气的话语,愣了愣后,不由笑了出来,真切又微感诧异地现,这今年轻人似乎真的很宠爱自己的女儿。

    四人异,气氛非常好,钟司令夫妻并没有让许乐感到太多联邦大人物的味道,其乐融融间,真有了几丝家庭聚餐的味道。

    只可惜盛宴也有散场的那一刻,更何况是一顿快餐。七辆防弹军车,在游乐场群众愕然震惊的目光注视下,开到了快餐店门口,将里面的四个人接走。

    车中后排,钟烟花小朋友清亮的眼眸开始蕴含湿雾,她将头藏在母亲的怀中,间或偷偷望一眼窗边的父亲,低声细细说道:“妈妈,你可要快点儿回来。”

    “乖,我会以最快的度回来。”钟夫人微笑着说道。

    “爸爸,你也一样。”;卜女孩儿鼓足勇气,望着窗边表情严肃的父亲,说道:“就像许乐哥哥说的那样,等你替联邦打胜最后这场仗,我就回西林看你好不好?,,

    钟司令如雕刻出来般的硬石脸庞,在这一刻终于微微松动,替联邦打胜最后这场仗,需要多长的时间,女儿继承家业之后,才能回到西林家乡,这又需要多长时间?

    “好。”他回答道。

    联邦第四军区司令兼西林前敌总指挥,钟瘦虎将军,在宪历沁年的深春结束了议会山的述职报告,踏上了回程的古钟号。刚刚将帝国远征军消灭干净的西林大区,需要他的坐镇,联邦筹划已久的进攻常国本土战略,更需要他在西林前线进行配合与安排。

    在很多新闻媒体与政论家的眼中,联邦进攻帝国本土,毫无疑问只有这位刚刚在西林前线展现了天才军事才华的猛虎,才有资格与实力担当总指挥。

    与往常的回程不同,这一次他的妻子,古钟公司总裁凌氓女士,也将与他一道前往西林,这一对联邦最出名的夫妻选择了由战舰改装的古钟号飞船,只是如今这飞船已经换了船长。

    钟夫人回西林表面是生意需要,只有很少人清楚,她是要回老宅去处理钟家某些外戚人心浮动的问题。

    许乐并不知道这一点,他此时正在安静倾听钟司令临行前的话,感觉到军事基地停机坪上的春风,忽然间变得有些冷。

    “昨天晚上在官邸,我和帕布尔总统进异了最后一次谈话。我答应总统先生,一旦联邦开始准备空间通道战略,进攻帝国本土,我很荣幸能够担任三军总司令一职。”

    钟瘦虎眉毛里的银丝在风中轻颤,他沉默了片刻后继续说道:“但问题在于,我与总统先生在兵力布置和资源配比方面还存在很多的分歧,谈话进行到最后,我们的分歧依然无法解决。”

    许乐沉默倾听,上次在食肆红油锅边的谈话,加上一些分析,他很清楚那些分歧代表着什么。

    钟家是七大家中唯一握有兵权的家族,控制着西林大区的军事经济命脉,联邦政府如何能不警惕这实同割剧的势力?如果没有宪章光辉,或许一直流血牺牲,替联邦死守宇宙一角的西林大区,早就开始闹独立了,在这种的政治局势面前,政府与西林之间很难有真正的信任。

    帕布尔总统和他的政府,极具政治智慧和勇气,选择钟司令担任这场战争的总指挥,可他们同样要担心西林方面会不会因此坐大,所以肯定会在资源调配和钟家直接控制的军队数量方面,提出自己的严正要求。

    “这种时候,不能有分歧啊……”,

    许乐不可能有能力解决困扰了联邦无数年的大问题,他只能低着头出自己的感慨。

    “面对着帝国这么强大的对手,分歧本来就不能有。“

    钟瘦虎面无表情说道:“削我钟家兵权,基层事务官员跨大区互换,将西林整合进联邦的政治架构,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比如对帝国的战争,比如联邦长治久安的将来,这些举措都是绝对正确的,而且总统先生也给出了他的诚意,可是……我依然无法答应什么。”

    “千万年来,钟家一直是七大家中背景力量最弱的一环。因为长年征战,我们和其它六家的关系很疏远淡漠,而且还有开东林时的一些旧怨,所以我们向来是政府下手的要目标,历史上的那些教训很惨痛,联邦不敢相信我们,我们也不敢相信联邦。”

    “所以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比如我的童年,比如我女儿的童年,比如以后无数代钟家继承人的成长一一也要把军权牢牢握在手中,只有这样,我们才有与政府对话的权力,才能……生存下去。”

    “钟家不是我的钟家,是钟家的钟家。”

    话语至此戛然而止,就如同此时停机坪上的忽然停止的风,钟瘦虎眉头微挑,带着一丝趣味望着沉默的许乐。

    他并不想通过许乐向费城李家传递什么信息,事实上,这些年来,因为隐隐不悦或者说愤怒于那位军神老爷子的西林轮战策略,他甚至没有通过李封与费城进行任何私下的联系。

    只是想和这个有意思的小子说些东西,钟瘦虎却不明白为什么想说,最终只能归因于许乐可能天然具有某种令人相信的气质,只是这小子只是个不知人间险恶,一味勇敢正义的家伙,不知道将来会不会有碰到头破血流的那知……,

    “四有青年?死胖芋这个形容还真有些准。”

    钟司令拍了拍许乐的肩膀,俯身难得抱了抱乖巧的女儿,转身严肃地对留驻引的莱克上校说了几句什么。

    然后他在妻子前面,微笑着向战舰走去。

    转运舰腾空而起,停机坪上气流大作,许乐在尘风间眯眼送别,直至那艘战舰化苏大气层里的一个小黑点。

    春日有风偏具萧瑟意,许乐心头微动,轻轻握住了小西瓜的手,就在这时,他衣服里的电话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