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一低头,有风雨来

    届郁用指腹轻轻搓*揉鲜艳红花青梗。微笑着坐军车离去煦旧那对年轻人在雨中的林园漫步。

    他们的身前草坪尽头如水墨画般的黑白山崖。在春雨中分外缥缈朦胧,微雨让这个寻常春日带上了一抹湿意,好像无数小水滴蕴积而成的粉,扑到脸上瞬间散开,清爽无比。

    南相美穿着一件剪裁极为合体的蓝色小风衣。腰间系带全素没有任何的珠宝点缀,想必是港都某大道手工制衣店的杰作,毫不奢华刺眼,一味如她的人般秀丽安静,又如这天地间轻扬着的雨。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女孩儿微低着头,老老实实跟着许乐的步伐沿着林园美景行走。身旁的两个小拳头握的极紧,雨花扑上她微烫的脸颊,也无法变得更清凉。

    “我,南相美忽然停住脚步,鼓足勇气望着许乐的侧脸,紧张问道:“你,有没有收到我的信?”

    “嗯。”许乐停住脚步,点了点头,回答道:“所有的信应该都收到了。”

    南相美温柔地笑了起来,明亮的眼眸里继而生出一丝不安,问道:“那”为什么没有回信?”

    许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对于他来说。南相美上次在木谷庄园里的主动示爱,着实是人生里最大的意外及虚荣感的趁峰,甚至”有时候回忆起当时南相美羞涩的神情,他会觉的这种满足感要过研制成功。

    然而意外与虚荣指向的便是荒谬感,许乐直至今日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出色,没有培养出杜少卿那种正确傲娇的心理基础,总想不明白,自己这个长相普通。少年言语有趣如今却越来越乏味的家伙,有什么资格得到这位大小姐的倾慕,所以对于南相美邮件里隐藏着的情意,他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去回。

    大抵正如郜郁所说,他习惯把感情和婚姻家庭这些事情联系在一起,所以一直不自知地在回避商秋是工作理想上的默契伙伴兼迷人身材拥有者,简水儿是青春期时的偶像或梦中情人,如此他还能尝试着亲近对方,遇着并不真正熟悉的秀丽女孩儿,他逃的极快。

    没有得到他的回答,南相美有些失落地再次低头。垂着晶莹小水滴的黑安顺地依靠在白玉般的脸颊上。

    行至草坪尽头,有一方池塘在微雨中轻轻荡着无数个小圆,两个人站在塘边,无声观看。

    “我网从回来,在信里写过,我现在在基金会里做义工。”

    “这很好。”许乐有些笨拙地回答道。

    “真可惜。”南相美低头紧张望着小羊皮靴尖上的碎草,轻声说道:“那部纪录片我每集都看过很多遍,却一直没有找到你的正

    “真可惜。”她轻轻叹息了一声,就像雨点、落入池塘里般悄无声息,可爱地偏了偏头,再次勇敢地望向许乐,说道:“本来颁奖礼那天我就应该到,没想到遇见了射线风暴,耽搁了时间,不然也许我可能会像那些你的狂热崇拜者一样,跑到乔治卡林中心去疯狂呐喊。”

    听着逐渐坦露心迹的话,许乐的大心脏跳动的快了些,声音微沙转了话题,挠了挠湿说道:“难道你是坐利老七的船回来的?”

    “利老七?”

    南相美在心里默默念了一遍,觉得这个男人说话的语气真有意思,利孝通这个一身阴警的男子,在他口中提到,就像是街边卖面包饼的小贩,,真是可爱的一朵男子啊,思及此,她忍不住有些窘迫地捂住了双颊,想挡住那里的热度。

    喜爱令人盲,在堕入爱河的女孩儿眼中,那男子哪怕再无聊的笑话,大抵也是最幽默的,那男子再寻常的举动,她们都能找到一些深意或寿暗示或者是令她们更加喜爱的因素。

    许乐死撑着正人君子的范儿,保持着目不斜视的样儿,余光里却瞧见了南相美那一低头的娇姜,轻柔的斜风细雨间如滴露荷花般的秀丽脸颊,心脏再次异动,下意识里想从军装袋中取出真丝手帕替她擦拭面庞上的水珠,迅清醒过来的大脑却及时阻止了手部的动作,因为那方真丝手帕是简水儿的”

    “雨好像大了。”许乐抹掉脸上的雨水,望着身边的女孩儿关切说道:“我们回去吧。”

    “我马上就回家。”南相美的声音有些失落,轻声说道:“以后不需要这种安排出来的巧遇,你愿意陪我吃吃饭,聊聊天吗?”

    许乐继续挠他那不胜愁,湿似哭的头,闷了半天后,说道:“当然可以,我们留个电话。”

    南相美惊喜地抬起头来,秀丽的脸颊上晶莹别透似珍珠的雨滴里全部是开心雀跃这四个字,她轻声快报出自己的电话号码,然后低头微羞说道:“我有你的电话,是找”利老七要的。”

    学许乐的口吻说出利老七这三个字,南相美更加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深埋着头喃喃说道:“也许你会觉得我有些失态,不过,平时我不是这样的,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和你说话的时候,我

    许乐很想对她说,这是因为我们每次相遇时。你都在以一种难以想像的勇气表述某种情感,完全没有在意你我相遇次数的多少,然而这些话他根本说不出口。只是老老实实地站在她的身前。挡着被风吹拂来的雨丝,嗓音干涩说道:“其实,我比你更紧张。”

    遥远的左天星域镝互。凹座标附近,是一片形似水瓶的繁星大区,在这片被帝国人称为水瓶星河的地方,有一颗巨行星,没有任何人类能够在这颗重力严重标的巨行星上生存,然而在这颗巨行星阴暗的背面,藏着一颗永远相伴的卫星,数千年以来,有无数沉默的军舰借助着巨行星阴影的掩护,悄无声息地进出。

    因为这里是帝国外围最重要、最隐密的一级基地。

    基地的一处角落里,两名身材瘦小的帝国机修兵正操作着机械手,向小型战舰里搬运设备,其中一名机修兵操着他那口韦奇口音严重的语言,对身旁安静的同伴说道:“别的队伍都在做演习前的动员准备,我们却要抢在战舰起飞前,把这几百吨装备搬进去。”

    “机修兵就是机修兵,怀草诗啊,哪怕你运气不错,拥有帝国最伟大的姓氏,可依然没有办法改变自己的命运。”这名机修兵愤愤不平说道:“参加远征军?那倒有可能在主力部队打光的前提下,我们上战场捞些军功。有希望摆脱平民的身份,成为一个小贵族,可问题是,这么多年很少有远征军能够回来,谁敢去冒这个险?”

    他忽然压低声音,神秘兮兮说道:“对了,你听说过没有,最近军营里一直在传。听说联邦那些王八蛋开始反攻了,我们的远征军死伤惨重,就连安布里老将军”都死在了那边。”

    怀草诗沉默地听着,没有给予任何情绪和语言上的回应,他在帝**部的直接安排下。悄无声息来到前线,变成了最普通的机修兵,但并不代表他有足够的耐性与宽容,去和这些下层的民众议论帝国大事,直到听到安布里三个字,他的脸上才第一次显现出情绪,双眼微微眯起。

    三个小时后。帝国卡顿郡王亲自指挥的一次演习,在没有任何观察员和媒体报道的情况下,从这个最隐秘的军事基的开始关于这一场演习,隐藏在军队里的皇家情报署成员,激动而阴冷地向上级去了一个又一个报告。却得不到任何回音,那些茫然而愤怒的军部观察员,更是被舰队直接软禁,直到他们知道真相。

    数十艘夜狼级轻型战舰缓缓升空,追随着足有十七公里长的怪兽级黑色母舰,向着星空里进,在巨行星的阴影遮掩中。遮天蔽日的战舰群,看上去是那样的令人震撼。

    舰队驶离稀薄的大气层,借助遥远桓晏与近处巨行星的引力偏差,如幽灵一般缓慢改变方向,向着黑暗的宇宙深处驶去。

    然而出乎所有官兵的意料,那艘怪兽级黑色母舰,在十七个标准时后,脱离了舰队。停留在了笔苹走廊的入口天幕处,就像是一个巨人父亲,安静而慈祥地目送整支舰队离开。

    帝国舰队从将军到底层士兵,都噢到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

    他们这支舰队名义上是临时组建,实际上已经接受了近两年的特殊练,舰队里全部是轻型战舰,并且在基地里接受了大幅度的改装,除了越洞航行所必需的遮蔽装备外,战舰卸载了所有的防护装置,尽可能地将能量输出和位置,留给那些犀利至极的武器系统,,

    极端至极的战舰改装,出前所有的对外通信被强行屏蔽,航行中的舰队一直处于黑夜沉默状态,没有办法联系基的或是军区,说不定就连军部现在都不知道这支不起眼的中型舰队消失在了何方。

    种种事实与推测让官兵们脸上轻松随意的表情被谨慎和疑虑代替,他们隐隐猜到,这肯定不是一次普通的演习,难道说那位性情暴燥,杀人如麻的卡顿郡王真如传言所讲,心里有大逆不道的想法?可是就凭这些轻型战舰又能做什么?

    这一切的答案,在三天后得到了解答。所有人都以为留在那艘巨型母舰上的卡顿郡王,出乎意料地出现在舰队内部通信系统中。

    冷次是帝国建国以来,最重要的一次军卓行动。

    光幕上那位满脸横肉的帝国重将,对这支执行秘密任务的舰队所有人冷声说道:“我们,将被载入史册。”